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九章 我佛的霹雳手段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章 我佛的霹雳手段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刚刚还闹哄哄的场子,一下变得鸦雀无声。

……谁能料到,看来那么神圣**的高僧,居然有那么俐落的短打身手?

……而且还说打便打,前一秒还好好说话,忽然就出手一阵暴打,还打得那么凶狠,插眼、膝撞脸,招招都往死里去,这哪还像佛门高人?

……刚刚他曾自称年少时遭遇不堪之事,勘之不破,这才愤然出家,遁入空门,加上他对淫徒如此愤恨,该不会……当初他就是遭遇类似事件,羞愤、伤心之下,从此为僧……

连急赶过来的平剑秋,都一脸错愕,病僧大师不是自己请来救命的吗?怎么一转眼就变成来要命的?自己请鬼拿药单,找错人了?

温去病对倒在后头,满身是血,好像只剩一口气的少年,看都不看一眼,站在场中,冷对各方注目,眼中直直盯着杨猛,似笑非笑。

身为事主,杨猛被盯得直发毛,病僧大师的目光,仿佛直透自己心里,能看穿一切,之前的满腔怒火,不知何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在病僧大师的注视下,心虚生惧。

“杨施主,多谢。”

“不、不敢……呃,大师为何要谢在下?”

杨猛心里直发毛,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谢,怎么听都不是好事。

温去病合掌道:“多谢杨施主让贫僧忆起旧事,明白自己还压抑着这么多的贪嗔痴怒,唉,劝人放下易,劝己就难。”

这话一出,不只杨猛,现场众人都开始叫不妙,一个高僧面对本身积压的贪嗔痴怒,有所感悟,若是就此得证菩提,那也还罢了,但也不是没有就此自暴自弃,一步入魔的例子,如是后者,在场的自己不就好危险?

病僧是五绝高人,心性修为姑且不论,实力摆在那里,如果忽然失控,这里谁制得住他?谁来得及逃生?

温去病望向杨猛,道:“杨施主胸中怨怒,可好些了?”

杨猛看了地上那少年一眼,眼见情况未明,有些停手,却又有几分不甘,抱拳道:“大师,请让一让,平家小***辱我如此,我与他不死不休。”

“原来施主还放不下……这也难怪,想当年,贫僧也是放不下……这么多年了,贫僧才明白自己终究没能放下……却又为何要放下?”

病僧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益发诡异,看得杨猛心里直发毛,就听他缓缓道:“其实,贫僧还想起了一事……”

“……………”

“杨施主不问贫僧想起了什么事?”

要是有得选择,杨猛真***不想问,但和尚都主动提了,看来自己想不问都不成,而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好像也在催促:你就自己认了吧,别拖累大家一起下水。

“……大师想起了什么?”

“贫僧只是想起,除了淫徒,贫僧也痛恨**,既然施主你怨怒难消,与贫僧同病相怜,贫僧又如何能见你耽于嗔怒,陷入无明,堕因果轮回之中?不如,天下怨债都归贫僧。”

温去病双掌合十,行了一礼,“杨施主,请将你妻子唤出来,由贫僧当着你的面,将她与这淫徒一起打死,消你心中怨怒,如此可好?”

“这……她……”

“杨施主不愿?却是为何?奸夫**,一体同罪,他们对不起你,你便打死他们,这不是你的初衷?却为何又要迟疑?”

“我……”

两人的几句问答,几乎吓跪了平剑秋,他哀号一声,就要冲出阻拦,却给旁边龙云儿横伸一脚,绊倒扑砸在地,仆街当场,没机会跑出去。

……温家哥哥的事正进展到重要关头,可不能让他去坏了事!

“我……”

杨猛站在白袍僧人对面,怔怔出神,双拳握得死紧,脸色一下青,一下白,对着病僧的要求,他想起与妻子之间的一切,想起这些年忙于事业,将她冷落;想起自己声名受辱,今后可能抬不起头作人,也想起膝下幼子……

短短几刹那,杨猛就像与强敌恶战了数年,最终,他一声长叹,双肩垂下,满腔怒意尽化无形,向白袍僧人长长一揖到地,道:“谢神僧点化!我明白了。人谁无过,这件事我自身也有责任,今后将会善待内子,与她好好过日子,不想再追究什么了。”

语毕,杨猛又是深深一礼,而后转头离去,带着自己的同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在场其余的人则呆若木鸡,想不到事情会这样发展,愣了老半晌,这才低低赞叹起来,高人行事,果然高深莫测,病僧大师从头到尾没念一句佛,没说一句佛理,却消了杨野的怨与怒,化解一段仇杀,点化于他,这等大德手段,不愧为当世高僧,自己在旁看了整场,都觉得好像领悟了什么……

左一句,右一句,此起彼落,尽数落在温去病耳里,只让他暗暗好笑,自己原本是打算把杨野的老婆拉出来,赌上一铺,他若真舍得当众把老婆打死,再来要杀平家少年,自己唯有抢先出手,把他打趴,以力服人。

你不要面子,我就不讲道理,最多就是一起比拳头大,反正自己完成任务就要跑路,不用担心以后怎么作人……

估不到,面对自己抛出的问题,他竟然自行悟了,当场放下屠刀!慧根明悟的程度,比自己还通达得多,说不定他才是真正有佛缘的人物……无边佛法,这因果还真是让人无从索解……

心里好笑,却仍不妨温去病摆足高人的范,面带微笑,向着杨猛等人离去的方向,深深一礼,示意祝福,跟着就是袖袍一扬,转身而走。

本来事情到此,可以画上一个颇完美的句号,偏偏平家那少年摇摇晃晃站起来,他确实也硬气,碎了肩骨,又满身是血,仍指着眼前僧人,一脸的痛与怒。

温去病心中骂娘,才不会给他开口的机会,抢先便道:“小施主,你可有所领悟?”

“你这妖……”

“冥顽不灵1

四字如喝,温去病一下逼近,又是一下插眼,双指轻触到眼皮便收回,听那少年哀叫出声,反手一掌便切在他咽喉上,把哀叫声打断,跟着扣指成龙头拳,一记上勾拳正中下巴,少年哼也不哼一声,倒在地上,晕死过去。

温去病甩了甩手腕,一脚踩在那少年的胸口,指着人道:“竖子!可知我佛亦有霹雳手段?有大光明忿怒相?有伏魔狮子吼?你门缝里看佛,注定不得善果1

……全场群众,被过度的震惊再次弄至鸦雀无声,讶然看着这所谓的“狮子大吼”、“霹雳手段”,还有那毫不飘逸,把反抗对象打成了血人的凶僧。

……原来,除了充满禅机的点化,还有这么直接了当的当头棒喝?佛门手段,真是千变万化碍…

“大师,我是信任你,才请你出来救命的,可你……你怎么……”

“废话什么?你要我救命,我不是救了吗?谁死了?你还是那小子死了?”

“人是没死,可……你怎么把他打成***头一样?”

摔得鼻青脸肿的平剑秋,气急败坏,急急问责于温去病,后者压根不放心上,接过龙云儿递来的手绢,随意擦去拳上沾着的鲜血,这才淡然道:“我已经看准地方打了,换了那群杂碎上,别说***头,火车头他都当定了。”

“呃……什么是火车头?”

“九龙寨研究中的一件远古神器……算了,和你解释这个太复杂。”温去病道:“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和平家有缘,帮帮手是缘分,却不是来助恶为虐,替你们家当***的,你家小子干了这样的好事,送命是太过了,但要护他一点代价也不付……你平家何德何能?有这样的大拳头吗?”

心里有气,兼现场只有龙云儿、平剑秋两人,温去病也不再装什么高僧样,索性大马金刀,用江湖豪客的谈判架势来说话。

见着这原形毕露的恶和尚,平剑秋更觉糟糕,好像看到家乡的那些黑帮,大摇大摆,上门讨要保护费时候的架势。

这些江湖大佬,个个都是请神容易送神难,有往必有来,平剑秋心中叹气,手中掏出一片玉板,不待温去病开口,主动道:“神僧,之前给您的设计图,有些缺漏部分,这两天我们讨论解决了,有所更动,麻烦您再帮忙看看,指点一二。”

委婉的说法,藉机补过,把平家真正的兵器设计图交出,温去病自然也不会听不出来,没说什么,接过了玉板,却不忙着读取内中讯息,而是随手交给了龙云儿,开口道:“你家那小子,我出手时后都留了力的,看起来伤很重,不过都是皮肉伤,顶多鼻血流多了点,伤倒是不妨,让他自己以后小心些,自命风流的男人,可不是个个都能善终。”

平剑秋唯唯诺诺,称谢就要离去,温去病微一皱眉,道:“忘了问,你家那小子……叫什么名字?”

“这个……”平剑秋顿了顿,迟疑片刻,拱手道:“那孩子叫平春,是我亲弟,自幼便少了母亲,缺了管教,让我非常头痛,平某刚刚忽然生出一个念头,不如让他拜在神僧门下,接受神僧教化可好?”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