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八章 有人在那个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章 有人在那个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温去病想定策略后,没有再与队伍同行,但也没离开,只是远远落后大队伍,与龙云儿在后头跟着,既让前头的人们安心,也让他们有几分惊疑不定,维持着警戒。

由日入夜,温去并龙云儿就在后方远望,监视着长长车队的一举一动,他们没有夜间赶路,而是扎营休息。

夜间,温去病坐在树下,与社稷图建立联系,推演一些东西,山林中似有异动,龙云儿赶去查看,没几下功夫,她惊惶地跑回来,样子活像见了鬼。

温去病皱眉道:“怎么了?”

龙云儿脸色乍红乍白,老半天才冒出一句,“有人……在那个……”

没头没脑的话,听起来比禅机更难懂,但考虑到龙云儿的个性与此刻表情,温去病的表情一下变得古怪。

……荒郊野外,有人在那个?

……这也不是什么花前月下的浪漫场景,天黑、闷热、蚊子多,哪对小年轻如此猴急,居然就这么***苟合?

……年轻还真是好啊,活力旺盛。

温去病笑了笑,瞥向龙云儿,她惊魂不定的惊悚表情,比和强敌血战了十场还精彩,虽然不好意思,却忍不住想调笑她几句。

“出嫁之前,家里没给个什么图谱看看?”

“啊?”

“大户人家嫁女儿之前,不是都会给个图册什么的,让女儿有个印象,预习一下,省得洞房花烛夜什么都不懂,闹出笑话来?”

温去病说得淡定,龙云儿的脸红得像是煮熟南瓜,想说话,发出的声音细若蚊鸣,如是四五次后,她双手捧着脸颊,转过面去,几下呼吸平复心情,这才转过头,坐回温去病的面前,幽幽道:“这些……都是家里女性长辈作的,我娘她早就不在啦……”

“喔。”

温去病点了点头,想起一些旧事。

龙家姊妹的母亲,很早便已亡故,屈指算来,就是自己被轰出龙家之后或稍早的事。

记忆中,那是一个很美的贵妇人,而且是典型的贵族夫人,无论吃穿用度,全都精细而奢华,哪怕生于战乱年代,仍是打从出生起,就享尽荣华,不沾凡俗劳务,天生就该是受人宠爱的女人。

还记得,自己第一眼看到这位贵夫人时,就惊讶世上怎么有这么漂亮、这么艳丽,气质又那么高贵的女人?对年幼的自己,着实是个震撼,龙家三姊妹的出色外貌,可以说完全继承母亲。

可惜,天妒红颜,像这样娇柔的花朵,终究是容易摧折的,她亡故时甚至还没满三十岁,真是令人惋惜……

提及故人,双方一时沉默,龙云儿想到温家哥哥不喜欢那段回忆,自己无意提起,不知他会否触景生情,连忙想要改话题。

“那个……不知道那边怎样了?要不……我们去看看?”

话一出口,看见温去病的错愕目光,龙云儿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慌忙嘴,恨不得直接给自己一记耳光。

温去病笑道:“他们搞他们的,我们去了干什么?再说……现在才去,早就没东西看了,还是早点睡吧。”

任务未完,温去病着实不想多事,但很多时候,自己不想找事,事情仍会自己找上门来,这边才说完话,远处忽然乱了起来,更隐约有气劲交击,刀兵碰撞之声。

龙云儿一下跳了起来,望向声音源头,“有人在动手,我们……”

温去病冷笑道:“既然都是人的事,那就不关我们的事,除非有妖魔,否则他们自己的恩怨,我们都作壁上观,别打没钱收的架。”

话甫落,急急的脚步声,温去病一下苦笑,知道麻烦上门,原本还打算把问题往外推,继续装高人,但看见来人身分,就知道这想法已破灭,因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平剑秋。

这位知名匠师,此时全无半点优雅风范,急急忙忙跑过来,一见到温去病两人,立即跪倒,纳头便拜。

“圣僧!请你救我家一救1

“呃……平大匠,你还真是赶进度,贫僧还来不及挖坑,你就自己找地方跳了,你该不是挖了洞想坑贫僧吧?”

“大师,您别取笑在下了,救人如救火,这回真是救命,是救命啊1

平剑秋几十岁的人,满头大汗,急成热锅上的蚂蚁,温去病倒是很好奇,什么事情会让他急成这样?

结果,还真是一件破事,平家的一个小辈,仗着相貌英俊,自命风流,极不安分,素来喜欢勾搭妇女,今晚就是他勾搭别人老婆惹了祸,更招来对方门派的追杀,平家势单力孤,无力庇护,平剑秋只能连滚带爬地冲过来求人。

温去病真心没想到,自己还会碰上这种麻烦,但以实际状况而言,有机会伸手介入平家的事,并不是坏事,倒算是天赐良机了。

三人急急赶去,事发现场已经围了一票人,几支铸匠队伍的人都有,平家的人在中央,与事主那一派斗得甚紧,陈有龙头破血流地倒在地上,还有两名武装护卫已尸横就地,其余的都让到一旁,显是权衡利害后,不愿再为平家出力。

护卫们一退让,平家登时大败亏输,敌对门派的人马冲上来,直向被平家人护卫在中心的一个少年,他衣衫不整,模样生得非常俊秀,看见敌人杀来,根本来不及闪,就被敌人给拿祝

出手的,是一个络腮胡的汉子,满面怒色,一把擒住少年后,一爪扣肩,微微施力,肩骨登碎,少年疼出满头大汗,络腮胡大汉喝道:“淫徒!你服不服?认不认错?”

少年碎了肩骨,痛得厉害,却满面桀傲之气,抬头吼道:“我偏不服!她也愿意的,你情我愿,有什么错?我不服1

络腮胡汉子勃然大怒,扬起的一掌,朝少年的脑门劈下,眼看就要将他击毙,忽然,一只手打横伸来,拉住少年的衣领。

虬髯汉子看有人插手,冷哼一声,掌势变动,震出电光涟漪,阻乃型寺罚闹驮谒型寺范级先ナ保晕蘅商油训纳倌辏谷挥采叵Я恕?p> 一瞬间,络腮胡汉子几乎不相信自己眼睛,但事实明摆在眼前,人确实不见了,不是循隙脱离,不是高速移位,是确确实实的凭空消失。

……空间挪移?

……这不是寻常的武技,已经踏入神通的范围了。

虬髯汉子惊出了半身冷汗,抬头一看,少年已经被挪移到二十步外,旁边有一名白袍僧人,衣袂飘飘,大有出尘意象,世外高人的风范,登时心中一凛,叫出声来。

“病僧1

惊叫声震响全场,众人回望,就只见大名鼎鼎的五绝病僧,无声无息地站在那边,满面和气,双掌合十,弯腰一拜。

“般若波若密,诸位有礼,贫僧欲与各位了结一段因果,还请成全1

摆足高僧的架势,温去病的真实想法没人知晓,自己一个出家人,居然要出来摆平这种事情,岂不是成了平家的围事、护院?

如果平家是受欺负、有委屈的一方,那也还罢了,但这回摆明就是过在己方,偏偏还要强出头,心里的感觉真是糗到爆。

既然理屈,就不能讲理,讲也讲不过,只能大家讲拳头,以力服人……幸好自己现在是出家人,除了讲理、斗力,还有第三条路可以走……

“大师1

络腮胡汉子怒道:“在下五龙峰杨猛,素来敬仰大师,大师今日……”杨猛指向那名少年,“可是要为这淫徒出头?”

随着这声喝问,在场各路匠师、豪杰,都将目光投向温去病,议论纷纷。

“病僧要替那淫徒出头?他是当世高人,不会这么倒行逆施吧?”

“也未必就是淫徒,你没听他自己说吗?男的肯,女的愿,一不用药,二不用强,奸夫**而已,说是淫徒……嘿嘿,姓杨的一厢情愿吧?”

“不管怎么说,病僧为这种事跨出来,太掉价了吧?这还是五绝高人吗?莫非是收了平家什么好处?”

“五绝高人哪是平家收买得起的?这个病僧莫非是个假货?是平家推出来以假乱真的?”

诸多议论,说的人没打算隐藏,尽数传入温去病的耳里,他脸上笑意不减,看杨猛似乎被这些议论鼓舞,要有所行动,自己必须开口了。

“杨施主此言大谬,贫僧虽是方外之人,但年少时是遭遇不堪之事,勘之不破,这才遁入空门,生平最痛恨的就是淫徒1

话一说完,温去病猛地转身,重重一掴,就甩了那少年一记耳光。少年压根想不到救命恩人会有此一着,一下被打懵,还不及反应,温去病一巴掌接着一巴掌,劈哩啪啦,二十几下耳光,交错掴在他那张俊脸上,打得血沫横飞,差点连牙都要掉。

连串巴掌,打得又快又急,不但少年懵了,连杨猛都看傻了,就看少年挨了这一串后,摇摇晃晃,病僧犹未停手,先双指一记插眼,少年惨嚎目,踉跄后跌,却给病僧扯着衣领拉得弯腰,一记膝撞,正中面门。

少年还不及仰头,病僧双脚连环,一下侧踢踹了面颊,跟着又一脚踢中胸膛,把人像打烂的沙包般,踹飞出十余米,滚倒在地,所展现的俐落身手,看得在场众人目瞪口呆。

“咳1

温去病双掌合十,正色道:“失态了。重说一次,贫僧这辈子……最恨就是淫徒1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