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七章 可叹众生未悟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章 可叹众生未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听了温去病的判断,龙云儿倒也能够理解,一个莫名其妙的外人,哪怕是高人,忽然索要自家最宝贵的机密,换了是自己,也绝不会老实交出,只是他们怎么都想不到,遇到的不只是高人,还是行内专家,他们玩的手段一眼就被看破。

温去病道:“一百多年前,长京平家曾是一块响亮招牌,打造出来的几柄宝刀宝剑,威震一时,不过……也就只是那个时代而已。”

就像所有曾经辉煌的势力一样,平家也盛极而衰,受盛名所累,卷入江湖风波,又被妖魔劫杀,迅速衰弱下去,如今仅靠着几项祖传的重要技术,勉强在四五流的铸造派门中混着,半死不活的窘样,如果不是为了太一的任务,特别调查过所有平姓的铸造派门,温去病还真不会晓得他们。

温去病道:“祖宗传下的技术,是他们如今的存续之本,看得比命还重,可以理解。”

龙云儿道:“那……为什么要看他们的设计图呢?温哥哥你就算对他们的作品有兴趣,总不至于会想帮忙他们打造吧?”

温去病道:“我们接的任务,是护送他们到帝京,帮助神兵出世……指名是要神兵,万一最后神兵生不出来,任务不能完成,不就糟糕?安全起见,提前介入稳当些。”

龙云悄苋〉盟堑男湃危蝗弧窃趺炊疾换岽鹩Π颜嫔杓仆冀怀隼窗。俊?p> 温去病摇头道:“比起这个,我更担心这些家伙实力不济,设计图从第一版换到第十八版,最后也造不出神器来。”

龙云儿笑了一笑,眼中满是倾慕,“那时,就由温哥哥亲自出手,替他们造出神器,完成任务?”

“……我真心觉得,家里养了很亏,总是想些对自家全没好处的念头。”

温去病苦笑着,就这么带过龙云儿的想法。

事实上,这个收拾善后的可能性非常高,但龙云儿委实太低估整件事的难度,这可不是随便造个强力武器出来就算了,九头妖龙估计有天阶水准,太一的任务中也指名要铸造神器,神器这种东西,是拔条毛就能变出来的吗?

据自己的了解,此方世界中,神器、神兵是有几件,但都是远古流传,机缘巧合下诞生的,至于被人制造出来的……没有!

即使在自己的原世界,神器也不是那么好打造的,当初之所以会叫神器、神兵,就是因为都由神魔所铸造,器物带有一丝天地规则,其法不传于人间。

温去病道:“……我们那边,很多先贤、前辈研究现存神器神兵,试图找出铸炼法,也留下了一些心得,但说穿了,要嘛是拿来自异界,本身已带有天地法则的素材来加工,要嘛就是用砸资源的方式来堆,和抽奖没两样,根本不是确实可行的方法……”

龙云儿认真道:“但前人不行,不代表温家哥哥你不行,对吗?你那么多的作品,发前人所未见,一定能作到他们作不到的事。”

温去病摇头道:“我不会比那些前辈更强,只不过术业有专攻,他们没得到炼成阵这种异界技术而已。靠着江山钟,我对神器的构成有点心得,可是还远远没到有把握完成的地步。”

龙云儿道:“那……我们该怎么办?把希望都放在平家人身上吗?”

温去病笑道:“我这一辈子,从不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就算他们不行,我也不是没有后备方案,要不然,以为我为什么主动要帮他们找火种?”

龙云儿之前非常好奇,以温去病的个性,没趁机抽水,在铸炼过程中偷藏贵重材料也就算了,居然还主动提供火种?事反寻常必有妖,就是不知他打着怎样的盘算了?

此时,前方的人车渐多,除了少量的商旅、行人,大多数都是前往帝都的铸匠队伍。

青武仙帝举办大铸,不光许下厚酬,更向天下晓以大义,魔军兵锋日盛,攻袭人族城池的动作,近日益发凶狠,已到了危急存亡之秋,退一步,即无死所,全体人族必须尽心一战,争取最后生机。

在这号召下,天下铸匠齐往帝京出发,有人想搏个功名,也有人只是想逃难寻庇护,各路人马形形**,小至寻常铁匠,大至传承千年的铸炼世家,纷纷派人上京。

比较起综合实力,平家大概是四五流的中下水准,在地方上小有名气,却与那些真正擅长铸炼的大派、世家不能比,从护卫队的规模就可以看出,之前四辆马车的队伍里,武装护卫不过两辆,人员不过十多名,但现在大路上的队伍,带上几十名护卫的比比皆是。

知名匠师之间,大多彼此认识,早有人看见了平家的队伍,过来见礼,平剑秋、陈有龙也抢着迎上,相互问候,甚是亲热。

龙云儿见状,低声道:“好像有点糟糕,平家本来就不太想受你保护,现在和那么多朋友会合,胆气壮了,会不会直接把你一脚踢开?”

温去病扬扬眉,道:“不是没有这可能,但我好歹也是五绝高人,他们总不至于想要承受五绝高人的怒火吧?嘿,平剑秋这老奸,花花肠子还挺多的。”

龙云儿闻言好奇,却看平剑秋与几名匠师交谈时,不住伸手往这边指,***匠师看过来,满面惊愕,显然是得知了五绝高人在此,大为震惊,跟着,他们就一起朝这走来。

就算温去病没开口,龙云儿也猜到是麻烦上门了,就看平剑秋一一介绍,这位是南华老仙,那位是丹羽先生;这位擅长各类火法的铸术,那位本是丹道高人,却在造器上别有一功。

全部介绍完毕后,这些匠师集体朝温去病一拜,“拜见圣僧1

态度非常恭敬,五绝高人的名头,确实镇得住场,更别说这位高僧战功赫赫,堪称魔将辗碎机,有他在此,所有人都安全了。

平剑秋道:“圣僧,前路未明,我们几家想说一起上路,相互间也有个照应,不知您意下如何?”

多拉上几家同行,就不用怕普通程度的魔军来袭,如果一路平安无事,那就算不上是病僧的功劳,他无法挟恩相逼,平家多几分议价余地,而若路上真有什么事,几家联合都挡不住,也有病僧这棵大树能依靠,可说是进可攻、退可守的理想策略……

平剑秋低着头,望向病僧,暗忖这和尚尽管年轻,却是前辈高人,自当庇护苍生,总不可能当面拒绝吧?

面对众人的请求,温去病双掌合十,面带慈悲微笑,长吟道:“拥毳对芳丛,由来趣不同,发从今日白,花是去年红,艳冶随朝露,馨香逐晚风,何须待零落,然后始知空。”

病僧笑***的,甚是可亲,说出来的话禅意深深,偏生众人一句也没听懂,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可病僧却又一副众人理所当然会懂的模样,这让众人不知该怎么答,陷入一阵尴尬的沉默。

好半晌,还是平剑秋厚着老脸,拱手道:“圣僧,我等愚钝,不知您老的意思究竟是……”

一直笑***的温去病,流露无尽的悲悯与遗憾,好像在痛心苍生虽有机会得闻至道,却难以明悟,让一众匠师心生愧意,更不敢多问,就看圣僧衣袍一扬,策马回头,只余一声禅唱。

“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

声如暮鼓晨钟,字字震耳入心,像是明白了什么,又完全不懂,众匠师看着龙云儿也策马离去,远远地追上了病僧,两边交谈起来,这才从浑噩中清醒。

圣僧……他到底说了什么啊?怎么自己好像错过了一场大机缘呢?高人行事,果然是高深莫测……

众多匠师患得患失之间,龙云儿也低声问话,“温哥哥,你刚才那是什么意思啊?”

“……没啥意思,背书而已。”

“啊?不是禅机吗?”

“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才是禅机,我连我自己说了些什么都不知道,那就只是背书了。”温去病笑道:“我越来越喜欢高人的身分了,遇到那些不想答应,又不好拒绝的时候,这么说话很好用埃”

简单拂袖而去,形象有伤,于后不利,但若真的答应了,扛起责任,遇上大批魔军,万一抵御不了,有违承诺,自己搞不好会结上莫名因果,非常麻烦,还是用这方式搅稀泥为上。

自己驾驭江山社稷图的应敌手段,虽说攻守俱佳,却有时间***,如果陷入消耗战,引越来越多的魔将围殴,那牛皮就吹破,暴露出弱点来,还是审慎些为妙。

平剑秋想玩什么小手段,自己可没理由遂他心意,任务的重点,横竖只是护送他上京,造出神器,自己也仅需要护住他就行。

魔军若来袭,最坏状况,自己胁持他跑路,他***光无所谓,他残不残废也不是重点,哪怕抵达帝京时,只剩下一口气,重残卧床,任务也算完成,顶多自己吃亏点,代他制造神器就是……

车到山前必有路,只看这条路能不能走车而已……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