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五章 今生因果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章 今生因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被温去病点醒,龙云儿才想到自己手上还有万古江山钟,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天阶神器,就算伤损,仍足可力压地阶宝兵。

况且,这是已经认主完毕的神器,自己凝聚神魂依附,也不怕遭到反噬,只要不使用时间过长,基本就没问题。

温去病把神魂依托的诀窍,简单说了一次,龙云儿问清楚几个困惑点后,确认道:“等我们回去之后,这个技巧还能用吗?”

“……不好说,不同的世界,存在不同的天地法则,我现在构思出来的东西,是在这个环境下勾连天地法则成功,等回到我们那边……”温去病沉吟片刻,道:“就算能成,也不是这种威力了。”

龙云儿点点头,正要说话,外头有人敲门到访,却是本城总兵官,完成了高僧的嘱托,把城内搜刮了一遍,带着大笔金银与物资到来。

“病僧大师,照足您开的单子准备了,不过仓促之间,有些东西不是很够,还欠了些数……”

“善哉!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佛度有缘人,不是贫僧不尽力,看来确是天意如此,贫僧有心,却是无缘了。”

温去病一脸沉痛,旁边龙云儿只有赞叹的份,明明就是有钱收便救,没钱收就不救,偏偏被他左一口天意,右一口缘法,配上满面无奈,真弄到好像他有心无力,却还满怀慈悲的样子,真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牌救世工作者。

总兵官被这作派吓着,双膝一软,跪在地上,“大师,天无绝人之路,请您救我等一救。”

温去病叹道:“贫僧想救,但尔等准备不齐,贫僧又如何能够回天呢?除非……唔,你们有没有珠宝金刚钻什么的,或者能用?”

总兵官失声道:“大师,你拿完金银,还要拿珠宝?”

质疑刚出口,就听见一声如雷大喝。

“孽障!还不自省?知否你已心魔缠身?质疑我佛,时时打入十八层地狱,不得超生1

温去病一脸刚正,道:“珠宝钻石之类,是灵石之属,蕴有先天灵气,数目累积够多了,或能***妖邪,贫僧也是勉力一试,你认为是贫僧自己敛财吗?金银钱财都是身外物,贫僧乃是方外人,于我何用?你们既心有碍,那贫僧什么也不要了,你们留着这些东西,待石魔脱困,魔军重来,请他们放过你们吧。”

说完,温去病一拂袖,带着龙云儿就往外头走,龙云儿暗自腹谤,这就像是购物杀价失败的掉头走,看看店家老板会不会追出来拦人……

“大师1

等在门外的那些军官、富商,惊得一起跪下,想让病僧再作考虑,总兵官也急急忙忙追上来,向温去病求恳,温去病不置可否,但看龙云儿也是一副期盼的眼神,只得摇摇头,让那些军官、仕绅再去筹备。

当所有人离去以后,温去病斜眼望向龙云儿,“好像很不满的样子,有啥不爽的,可以直接说。”

龙云儿苦笑道:“云儿绝对支持温家哥哥的作法,只是……好像也不用那么赶尽杀绝?既然有收获,大可不必捞尽每一分。”

“……以为我想啊?”

温去病叹道:“魔军的进攻脚步越来越快了,横竖守不住,我不榨干,就是留给那些魔军浪费,这不是太可惜了?更何况,还有个抢生意的同行,那家伙更讨厌。”

“同行?也是神棍?”

“……喂!注意的用词,怎么在眼里,现在的我是神棍吗?”

温去病没好气地道:“当前的五绝之中,那个叫女爵的,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简直是专门与我对着干,到处和魔军干架,干完架还不收钱,弄到一堆人敬仰,好像我这正常收费的,像大坏蛋一样……为什么又眼睛发亮?”

“没、没有。”

龙云儿连忙揉了揉眼睛,收敛心神,暗地里却猛叫一声好,救人危难,不取分毫,这才是真正的英雄人物,最难得的,这位似乎还是女子之身?

温去病哂道:“那***听说是仙帝后裔,皇室血脉,手上功夫很硬,早早登临五绝后,斩了不少妖魔,两年前不自量力去挑战九头妖龙,几乎殒落,伤愈后修为更进一步,半年前重出,到处斩妖除魔,还放话说看不起***的有心人,去,我和她又不是一国的,她家国难,关我屁事?我是穿越的啊1

龙云儿点头道:“所以温家哥哥你是想趁百姓们都被她点醒……不,被她迷惑之前,尽量有多少捞多少,捞完了赶快跑?那也就是说,你打……”

话到嘴边,龙云儿急急把“你打不过她”这句咽下,温去病白了这边一眼,道:“江山社稷图的特长,不在于攻与防,而在推演变化,如果要不择手段胜过她,我有把握做到,要打赢她……只有打过才知道,但我绝不会打没钱可收的仗。”

说话中,这边又迎来了新的访客,却是一名留着短须,三四十岁的蓝袍中年人,与陈有龙匠师一起,前来拜会。

“在下平剑秋。”蓝袍中年人拱手道:“听闻圣僧与女侠要找在下,不知有何要事?”

温熔京大铸,以平氏一门的手段,当能在其中大放异彩,成就诛妖圣器,贫僧不才,愿与龙家师妹一同护送平宗师上京,成就大功德。”

“这……”

平剑秋与陈有龙对看一眼,这位病僧大师,确是新近崛起的高人,最难得的,还是他转战四方,战功彪炳,连着多次击退攻城的魔军,还展现神通,擒杀数位凶名赫赫的魔将,大见余力,崛起的时间虽短,累积起来的战绩,却绝不逊于***三绝高人,只在女爵之下。

然而,普通小老百姓可能不太清楚,看到救世主便拜,但这位大师在匠师业界非常有名,是付出多少,绝对收回多少,半点亏也不肯吃的人物,每次被他救完,命是保住了,被狠剥一层皮的感觉,也委实让人痛不欲生。

现在听他说得大义凛然,可那双眼神所流露的讯息……根本就是待价而沽,如果可能的话,最好还是另作他选,听闻女爵独孤剑也在附近活动,如果能与她碰上,请得她出手保护,那就……

“咳咳。”

慧眼似乎看透了一切,温去病淡然道:“听说不久之前,女爵也在附近活动,如果她也能及时赶到,与贫僧联手,那便胜算大增,不过……她最后露面的那次大战,好像落了陷阱,被多名魔将围杀,在那之后就没了消息,搞不好已经殒落,可惜,可惜……祝愿她吉人天相,善有善报。”

一句话让两名铸匠呆若木鸡,这世界好人不长命,女爵若是殒落,自家的打算就成空,以眼下魔军的活跃程度,自己一行人想安抵帝京,基本是没有可能。

“……其实,两位如果不愿意,贫僧也不勉强,听闻拔山剑庄也***入京,正在路上,原本贫僧是要去与之会合的,不若我们就此别过?”

拔山剑宗,在世上几个铸造大派之中,名列前茅,可比平家大得多了,病僧若倒向那边,平家就没希望可言。话说到这个份上,平剑秋、陈有龙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垂头丧气,晓得自己根本没有谈条件的资格,只能任和尚宰割。

平剑秋脸色黯淡,拱手道:“就有劳圣僧保护了,但不知……我们要付出什么代价?圣僧三个月前,从不破门得了九天奇金,又自烈火宫得了六禽妖焰,平家的基业远无法和这两派相比,就怕……”

“平大匠不用担心,贫僧乃方外之人,不是什么事情都要好处的……”

温去病笑道:“只有两点要求,抵达帝京之后,大匠所要的火种,由贫僧提供,待大师完成诛魔之兵,杀灭妖龙后,这柄兵器需得交由贫僧,持咒净化二百年。”

平剑秋一怔,道:“但我家铸兵,需得使用……”

话要出口,却临时顿住,脸色变幻一阵后,平剑秋一咬牙,拱手道:“如此甚好,就有劳圣僧了。”

双方商议既定,平剑秋、陈有龙如丧考妣,正想离去,温去病又道:“且慢,贫僧要替两位找寻火种,但若不知道平家的铸炼设计,又如何代寻?”

平陈两人闻言,一起色变,对于那柄诛魔之兵的设计,不但涉及平家上下三代人的构思心血,更含带几项平家的独有技术,那是何等的机密大事,岂能容别人说看就看?

直至此时,两人才知道上了贼船,但泥足深陷,想要下船,又怕对方堂而皇之地翻脸,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不久之后,总兵官送来了一袋宝石,看温去病老实不客气地收下,心痛到不行,虽然不好明白表示,但总兵官委婉地表达,询问圣僧何时离开,逐客的意义十分明显。

温去病笑道:“贫僧做事,有始有终,既然替杜华城降伏了石魔,绝了后患,总要再替本城百姓念上几天经,消灾解厄,这才算尽了责任,军爷真的不要贫僧再多留一段时间?”

总兵官苦笑道:“怕就怕再来一批魔军,圣僧你又要调集物资才能***,魔军未退,杜华城却要先破了。”

温去病叹道:“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贫僧也很纳闷,为何总有那么多人不付代价就想被救的?”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