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四章 舍利飨宴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章 舍利飨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龙云儿错愕道:“那座佛寺被摧毁了?温哥哥你来得及取传承吗?你当时就遇上魔军了,打得赢吗?”

看温去病刚才随手降魔的风采,些许魔军根本不在话下,最合理的解释,恐怕就是他在寺庙中得到了什么,治好了肉身问题,强大起来,但事情这么顺利,听起来不像是太一的手笔,把自己二人送到这里来,可不是来度假兼捡宝的。

“没这么好运啦,老和尚告诉我,这里的佛门传承也是有缺,大概上万年前,是佛门大兴的时代,后来随着妖魔祸起,毁道灭佛,各种传承断绝,现在只有一些残缺法门,还散诸几处大寺,敝帚自珍,不让外人有机会接触。”

温去病摇头道:“说没几句,那个老和尚就***掉了,我还以为他是什么高人老爷爷咧,嘿,弄到我被魔军追得连裤子都来不及穿,连滚带爬地逃命,结果在寺庙后院找到一座舍利塔……”

龙云儿表情一阵古怪,舍利塔中自然有舍利子,是高僧圆寂火化后所得,也是佛门传承的重宝,但既然是重宝,在此方佛门传承有缺的大前提下,东西早该被掠夺干净,哪会留着让温去病捡宝?

温去病笑了笑,“不同的世界果然有差别,我至那时方知……这个世界,没有化纳舍利之法,舍利子对本地僧侣全无用处……他母亲的,难怪传承会支离破碎。”

说着,温去病忍不住大笑起来,舍利子是金刚寺重要的传承物,毕竟有些佛门绝学过于高深,就是写成秘笈,时间一久,随着佛法解释歧义,往往就会走样,远没有透过舍利,真意传承这样安全,本方世界少了这法门,就像做学问缺了纸笔,难怪传承破碎。

龙云儿闻言瞪大了眼睛,不是惊讶于两个世界的差别,而是意识到,在技术独占之下会有什么结果?

“难道……这两年你……”

“猜对了!这两年我隐姓埋名,白天扮高僧,到了晚上……”温去病摸着下巴,怡然道:“我挖坟掘墓,干的就是盗墓贼,只要有舍利子的地方,我逐个去造访,就连天下六大寺院我都去了三家……”

那着实不是易事,六大寺院戒备森严,相当于本来世界金刚寺、玉虚宫那样的龙潭虎穴,自己孤身一人,如何能进?说不得只好驱虎吞狼,趁着或直接引来魔军攻城,兵荒马乱之际下手。

纵使遭战乱,六大寺院仍将经书、法器一类的重物,严密看守,难越雷池,但又有谁料得到,窃贼的目标不是传承重宝,而是毫无用处的舍利子?加上有心算无心,就给自己轻易得手。

后来,佛门也算***入绝境,一年前的法华寺攻防战,五绝高人之一的顽石和尚殒落,法华寺将破,僧众穷途末路,竟然把舍利子碾碎成粉,当成避邪圣灰那样挥霍使用,正在窃物的自己,看得是心痛如绞,再也顾不得危险,跳出来阻止,阻退魔军,获得满寺僧众感谢,就这么成了五绝高人之一。

反正,妖魔势大,什么人族顶峰的名号,轮替太快,毫不值钱,就算是自己这样不太把名气当回事的,上位后也只觉得讽刺,没什么荣耀感……

“……我还是来得晚了些,舍利子都是最近千年内的,传承已残缺,我化纳了三五十个,最终所得的讯息,是一些以罗汉、观音为名的***,出自传闻中的佛门典籍,尘妄沙典。”

温肉方世界的佛门……比我们那边多出了很多神明,明王、韦驮、罗汉、菩萨、如来……”

龙云儿讶异道:“这些都是什么啊?这个世界的佛门神只吗?怎么……从来没听过的?”

温去病道:“恐怕不只是此方世界的佛门神只,而是诸天万界所共通,只是在我们那里缺了……每一种神只的背后,都是不同的法门成就,我们那边……只有金刚……缺了那么多,难怪金刚寺往前无路……”

如果能把这些法们都带回去,金刚寺肯定把自己当神拜,不过,太一显然不打算给自己那么好的便宜占,舍利中所得到的,基本都是武学***,而不是佛门神通,不是直接可以拿回去传法的东西。

倒是那些佛经、佛典,自己囫囵吞枣地看了几十部,记下了不少,原来是想用来扮高僧,增加点气质,但读到后来,却觉得内中有些玄妙,恐怕要整个读通,有所领悟,才能澈悟,只是如此一来,花耗的时间精力也太大了,不合目前的需要。

龙云儿道:“那……温哥哥你就是靠化纳舍利子,现在才变得那么强的?”

温去病摇头道:“没有的事,舍利子化纳,我是读取里面的传承***,剩下的,顶多就是很补身体,至于变强什么的……想太多。”

龙云儿讶异道:“舍利子不能增长修为?那你是怎么变得这么强的?”

温去病诡异笑道:“还用说?当然靠作弊啊,堂堂正正与人交手,那还能算是碎星者吗?这也正是我要告诉的东西……”

与这个世界接触不久后,自己就从他们小兵也能打出近乎地阶之力的震惊中平复过来,进而看透背后的玄机。

“这世界的战斗主流,和我们截然相反,不是以本身驾驭血脉,而是完全把自己奉献给血脉之源,换取短暂而强大的力量。”

温去病笑道:“换了是,用这种方式战斗,立刻就玩完了,冥界尸龙直接夺舍,吞噬神魂后连声谢谢也不会说。”

龙云儿闻言气馁,本来还想说自己能否借鉴,哪知道直接就碰上这个槛?

不过,这里的修行法门确实凶险,血脉觉醒的力量非常强大,所有人打从接触的那天起,就小心翼翼学着驾驭,一旦失控,基本就是走火入魔,而这里的人竟不畏走火,抢着把自身交给血脉操控,争着附魔……既然是魔道,那难怪力量强横如斯,却又短暂了。

想通这节,龙云儿又往温去病多看一眼,敢肯定温去病的变化与此无关,因为,打从碎星团时期开始,第一武神山陆陵的血脉***,就是个谜团,他似乎从来没用过血脉之力,而还原为温去病之后,更是连提都没有提过。

自己对此自然好奇,但想也想得到,这种牵涉到力量***的底牌问题,必是不容触碰的绝秘,自己可不会如此不长眼,专挑不该问的话题去问……

温去病道:“我的情况比较特殊,自从发现了他们的力量运使方法后,我就试着分拆,找寻他们所没发现的东西,最后在一个舍利子的古老传承中,发现了他们曾经进行的一个研究。”

舍利子不能用于传承,无法读取,这点自然是可惜的,过去的高僧竭力找寻可能之法,最后,生出一个奇想。

使用血脉力量,是要将本身神魂,与血脉之源结合,如同奉请血脉之源的魔兽、妖兽降临,发挥短暂的强大力量,但如果结合的对象并非妖兽、魔兽,而是在舍利子中留下神念的古代高僧,结果又会如何?

同为人族,又同是佛门修行者,两相结合,怎么都比以身饲妖魔安全吧?基于这个理念,那个时期的僧人们进行不少研究,只是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他们所遭遇的难题,在自己这边很好解决,利用那个人与金刚寺合作开发的舍利技术,再开几个炼成阵,直接就摆平了,问题是……自己有那么没脑子,抢着把本身神魂,交给某个根本不知道是谁的古代僧侣依附吗?

这种抢着把命奉献给人的事,自己可真是作不出来,就算自己愿意,实行上也很有难度。

自己的肉身虽然残损,神魂却在持续锻炼下,远远超出现有的肉身水平,距离天阶只剩半步,能够稳稳承接住自己神魂的对象,这里可实在不多……自己压根没遇着天阶级数的舍利子,就是有也不敢碰,省得一不小心,被人夺舍重生。

舍利子不能用,那能否改别的东西依附,来勾连此方世界的天地法则?

最理想的依附对象,莫过于神器,但神器往往都生成器灵,贸然依附过去,同样危险,更别说……茫茫天地,自己从哪里去找件神器来?

苦恼之时,忽然想到,自己身上就有类似物件,江山社稷图是神器的仿制品,不是神器,部分妙用犹胜神器,最重要的是,江山社稷图是数算一道的极致,道路与寻常的神器、神兵不同,也不会生成元灵,正是最好的依凭对象。

温去病道:“……江山社稷图,本身带有许多时空类的演化异能,几乎自成世界,神元与之结合,化为半个器灵的状态,再配合一些装高人的忽悠手段,唬唬那些魔将正好埃”

龙云儿道:“只能对付那些魔将?不能打魔王?那条妖龙恐怕……”

“所以我等很久了。”

温去病微笑着,瞥向龙云儿手上的护腕,“江山社稷图守御没问题,要攻就挺要命,毕竟不是真正的神器,但……万古江山钟就不同了。”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