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章 万年不解之惑(周一求紅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太一的跨界传送,送到的地点,肯定都有的别样深意,如果说那些林中妖兽,不是其真正目的,那出林之后必然经过的这座石寺,就是其用意所在。

如果是什么魔窟、仙洞,那也还罢了,但佛寺的存在,确实让自己想起了一些事来,关系到一度对碎星团倾力支持的金刚寺。

咒武传承的四大势力中,玉虚真宗与碎星团是一路勾心斗角过来的,天斗剑阁、封刀盟与碎星团则是相当亲密,天斗剑阁因为燕无双的关系,被团员们视为“姻亲”,司徒无视更对碎星团毫无保留地支持,所以进攻妖都的计画中,尽量减少这两派的成员,不想让他们损失太重。

站在碎星团的立场,已方是特意留手了,但遭受损失的天斗剑阁、封刀盟,可不认为这是善意,后头碎星团覆灭时,两派都有参与捕杀,封刀盟也还罢了,天斗剑阁的追杀尤其狠辣,在燕无双这疯女人的主导下,几乎是追杀父仇人那样死咬着,对比起大战时,碎星团给天斗剑阁的种种好处,想起真让人气炸了肺。

封刀盟也不值得信任,当初司徒无视与四大武神称兄道弟,交情何等深厚,原以为碎星团遭剿灭,他怎么也得出来说句话,逃亡中的碎星者曾对此寄予厚望,结果从头到尾,他不曾现身,对此置若罔闻。

香雪因此对他气愤不已,自己虽能理解封刀盟的选择,也猜想内中或许也有几分无奈,但不可能对他们毫无怨言,至于信任……那是再也休提。

唯独对金刚寺,自己的感觉挺复杂,愧疚多于***……

大战中,金刚寺一路支持着碎星团,双方合作愉快,自己更因为宝相金身、金刚身之故,与他们多所交流,晓得这群和尚确实是够意思的人,更因为***之故,修为越高,性情越趋于朴实耿直,那些思虑复杂,心存奸险的人,大多都被早早淘汰出去,十不存一。

如果有得选择,妖都之战时,自己真不想让金刚寺折损太多,这都是一群好人,但很无奈,因为***之故,修练金刚身的禅师,堵门、牵制的效果,远胜***门派,如果不用金刚寺的僧人,换***门派,牺牲的人还要增添数倍,可以用几个禅师就堵住的缺口,要动用天阶……就算不吝惜别派人物的死伤,又哪有这么多人可用?

情势无奈,妖都一战到尾声,金刚寺的伤损最重,一众天阶、地阶殒落,战前本来都快可以排到八门第一的硬实力,一下元气大伤。

这恐怕也是贾伯斯一开始就预备好的收场,当初在他的引导之下,不但金刚身被修创完成,让金刚寺全体修练,后头更在舍利之法上,协助金刚寺有大突破,直接造成的影响,就是寺中的初段天阶、地阶,雨后春笋般冒出来,高手的总量,几乎是另外三家的总和。

不是没有人质疑,这些提升过快的修行法门,练出来的地阶、天阶初段,会否只是水货,中看不中用?但在战场上连打过几场后,攻击、防御俱皆强横的硬实力,让人无话可说,反倒开始怀疑,碎星团独厚金刚寺,背后有否什么目的?

……当时,所有人被金刚寺众僧过于出色的攻防力震惊,被引开了目光,相对忽略了,这么快速提升上来的力量,不但放大了金刚身原本欠缺变化、速度的缺点,更有根基不稳的问题。

这种缺点,各派高手自是一目了然,可这种程度的根基不稳,还在正常范围内,只要花几年时间,夯实基础,隐患自然消失,相较于快速提升上来的好处,这点隐患根本微不足道。

……没想到,贾伯斯没留时间给他们。

碎星团创立后,不足十年,就把江山底定,更把这些花费偌大力气栽培起来的高手,当成可抛的工具,在妖都之战,一口气消耗掉,藉以完成封神之战的最后一步,天地安定。

……凡给予的,必加倍收回,贾伯斯所给予的好处,从来也不白给。

这一战,是为了天下苍生……至少从结果来说,确实是这样,至于贾伯斯的个人心态,了解他的人压根就不会想去追究,自寻烦恼,更何况大义名分确实在他手上,所以他对自己的行为相当释然,连带金刚寺众僧似乎也对此事颇能看开,虽然颇有追究、讨个公道的意味,却没有复仇的打算,在碎星团覆灭后,他们基本袖手旁观,没有一名禅师参与追剿。

作者不介意,受者似释怀,反倒是身为参与者的自己,对金刚寺有一份歉疚之情,总希望要是有机会,能够补偿他们点什么,尤其是阻挡香雪对他们动手。

香雪作为贾伯斯的嫡传,从她眼中看出,可不会对金刚寺有什么歉疚,虽然觉得“这群大光头倒是一群厚道人”,但也仅此而已,不会主动针对,可若是有需要,而他们挡在途中,她也绝不会有分毫容情,这是自己希望能避免的……

料想不到,今日自己有另外一个机会,能够回报这份人情,这是自己来到此方世界后,方才察觉到的东西。

金刚寺的传承,虽然是把**练得如铁似钢,成就金钢不坏之身,却又把肉身修行视为末节,重视禅定,也就是精神、心灵上的修行。

这点是正确的,因为步入天阶之后,主要都是元神、神魂的锻炼,肉身的提升空间不是很大,佛门以禅定为正道,正是符合天阶之后的无上大道。

然而,也正因如此,金刚寺的处境也异常尴尬,典籍中记载,修行需视**为臭皮囊,一切执着于肉身的贪嗔痴念,均是心魔之所根,可他们所得的各种***诀窍,又均是肉身锻炼之道,这……就让众僧无语了。

百年修行,朝暮勤拭,最终所成就的,是一个全然不重要,甚至可能有碍大道的无用皮囊,那……修行何意?

这是一个让人非常哭笑不得的窘境,修练修练又修练,练到最后,如铁似钢,金钢不坏,却是往前无路,前路唯一的指引,则说之前大半生练的东西,全没意义,练了也白练。

……那***的倒是传点有意义的东西下来啊!

金刚寺的历代高僧,估计练到最后,心里都有这样的一声吼,真是佛都有火,千载万年前,开创本方佛门,留下金刚寺法门的那位尊者,或许是个个性与贾伯斯相若,专门坑人到坑爹的人物,要不然……就是自己也被人坑了。

就因为这样的处境,所以当贾伯斯出现在金刚寺,抛出那句话,立即震动金刚寺众僧,上从闭关的太上长老,下至高阶的上师,个个如痴如狂,争着跳坑。

本方世界的佛门,所传精要残缺,只见一隅不见天,并非真解,我有无穷妙谛,能解尔等万年不解之惑。

这个坑,他们不得不跳,如果不跳,此刻的修行最终也毫无意义,哪怕是陷阱,只要有一线曙光,都好过继续在这千载万年哭笑不得的回圈中转。

很显然,直到今日,金刚寺仍没从贾伯斯手中得到解答,他们对于碎星者的找寻,不是为了报复,或是想得到什么宝藏,所滋滋在念的,就只有一个***。

……贾施主,说好的无穷妙谛在哪里?

……千载万年,这人世就是个坑,我们何时解脱啊?

那个***的***,贾伯斯应该是知道的,只是他也没有告诉碎星团内任何人,否则,自己一早就转告金刚寺,作为诚意之礼了。

但如今,自己似乎有这个机会,把那个***告知金刚寺了。

这座石寺与金刚寺都是佛门,却明显有着不一样的传承,或许,自己能藉着这次到来的机会,对此方世界的佛门有所了解,比较一下两边的不同,然后……

不过,这个念头显然有点难度,因为自己才刚表示要出家,那名僧人就一脸错愕,“施主,你昏了吗?老和尚身上没钱的啊,这座寺里也是没钱啊1

……钱?

……在此方世界里,剃度出家都是为了钱吗?听起来好糟糕的感觉。

收起戏谑的表情,正经地提问后,稍稍有了了解,这座寺院曾经兴盛,但破落已久,离森林又近,妖兽频频骚扰,寺中僧人不是跑光,就是早被吃光。

老和尚是游方僧人,曾许下宏愿,逢庙必拜,听人说这里有破落寺庙,就过来***一二,见到有个年轻人枯坐,开口便要出家,还以为遇上了强盗要打劫。

这个解释,让温去病啼笑皆非,却也看得出在此方世界,佛门……甚至整体人族的处境都相当不妙,在以妖龙为首的魔军攻袭下,这些僧人甚至没法保障自身安全,过得异常辛苦,种种情境,与自家世界以前的模样,异常相像。

“……人族真是多灾多难的种族啊,不管在哪个世界,好像都活得有够苦难遭灾的……”

仿佛为这句感叹作注解,才叹息完未久,忽然杀来的妖魔大军,就替这座破寺带来灭顶之灾。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