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一章 圣僧伏魔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章 圣僧伏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看见温去病潇洒现身,龙云儿惊讶得无以复加,大家都是刚刚穿越过来,都还在努力适应,怎么自己一头雾水地在这里出丑耍笨,他就飘在半空,**炸天地猛耍帅,还成为什么五绝神人了?

……五绝神人?

……这事有古怪!

龙云儿一下反手,抓住身旁欢呼中的陈有龙,后者恼怒欲骂,却见眼前这***脸色不善,寒霜般的眼神中,自有股不怒之威,到嘴边的骂言登时馁了。

“……请问一下,五绝神人成名很久了吗?你们都好像很熟啊1

“那当然!天下五绝的列位,超过三百年,人族哪个不知,哪个不晓?”

陈有龙说到一半,忽露尴尬之色,“不过,妖龙底下的魔将厉害,一代强过一代,两边硬碰硬,五绝的殒落与替换也很频繁,新进榜的人物里,女爵是七年前入榜,病僧才刚满一年……”

……一年!

……太一这奸商,把人扔过来的时间轴有偏差,自己才刚到,温家哥哥已经来了一年!

龙云儿有种快要晕去的感觉,总算克制力还不错,手上才没有发劲,而脚踏金色莲花,白袍飘飘的温去病,大袖一扬,足下金莲忽然散开,化作无数光字符文,笼罩全身,对面魔将打出的一击,也在此时轰到。

石魔通体由坚实岩壁组成,紧握住的拳头,光直径就有十米,足足两辆马车打横并排,重重一足踏在地上,附近的地面全在剧烈震动,这一拳打出来,声势就是毁地摧天。

和巨大的石拳相比,温去病的存在,就像一只蚂蚁般渺小,这一拳打来,所有人最直接的想法,就是他会被这一下打得支离破碎,粉身碎骨。

轰!

没有任何奇迹发生,就在满城军民眼前,温去病的身躯被巨拳打爆,散成千百碎屑,轰落满空。

杜华城中军民见到这一幕,没有惊愕,反而爆出狂喜欢呼,好像被打爆的不是病僧,是那名魔将,这反应惊呆了龙云儿,难道这满城的人全是疯子?神经没一个正常的?

但她随即也看出了异常,被打散在空中的千百碎屑,不似血肉,倒像木石之材,虽然炸散,却没有坠落,反而在一阵飘荡后,受到某种力量操控,重新又聚合起来。

……这是什么手段?

……来这世界一年,温家哥哥怎么就成神了?这种技巧,地阶也做不到吧?他变成天阶了?

龙云儿好奇兼诧异,睁开命运之眼,凝望半空中的那些木石碎块,看不到任何的因果之线,却都有一条黑线,连结到底下的大阵。

情况很诡异,任何生命体存在于世,都有因果牵连,都能看到因果之线,如果没有,就表示这堆“尸罕,并非温去病的真身,而是某种障眼法的假体,由底下法阵……或法宝分化出来的一部份,至于他的真身……

命运之眼扫过底下江山大阵,大阵的层次太高,演化世界,一眼望之不尽,看不出端倪,不过从关系推判,温去病应该正藏身在大阵中,扔了个投影出去,愚弄那个魔将……不过,这倒投影似乎很不普通。

一度缤散的千百碎片,忽然重新聚合起来,在半空中重新凝为人形,但在命运之眼注视下,却清楚看见,一道道若隐若现的土黄暗光,犹如蛛丝,又像流水,在刚才猛拳打碎躯骸时,就透过接触,渗入石魔的拳头内。

短短时间,这些土***的暗光,不但遍布整条右臂,甚至还在快速蔓延,已经散播到右半身,不住隐隐发亮,偏偏……石魔自己似乎全然不觉。

“般若波若密,照见五蕴皆空1

一声禅唱,身形重聚,雪白僧袍的飘逸身影,再次脚踏金莲,飘立半空,石魔见影,发怒如狂,吼啸着一拳挥去,却打了一个空,连再次击碎都做不到。

半空中的身影,莫名消失,看似离奇消失,龙云儿却看出一丝空间变动的痕迹,这不是什么身躯化无,而是空间转位的挪移,在被打中之前,直接挪移到别处,目标是……

龙云儿目光转动,顺着光线牵连的痕迹,先一步落在石魔的右肩上,而白袍僧影也随之在那出现。

“苦海无边,回头太难。”

一声低叹,温去病稳稳站在石魔肩上,像一只小鸟停在壮汉肩膀,石魔暴怒,张口露出四排尖森刀牙,发着巨吼,就朝温去病咬下。

“冥顽不灵1

温去病神情肃穆,沉声一喝,连串闷响发自石魔体内,不住往外迸炸,石魔的动作一下停住,赤红色的双目内,流露不可思议的惊恐之情。

山岳般高耸的参天石躯,露出无数道破碎裂痕,每一道裂痕都渗出强光,像有大量岩浆要从体内喷涌出来,火光的亮度,璀璨到让人不敢正视,前后只是短短一瞬,那巨大的石躯在轰然声中崩散。

石魔惨嚎一声,大半身躯炸成了满天流火,剩余的部分,也摇摇欲坠,不住发生爆炸,晃了两晃。

爆炸的胸膛内,忽然闪现七彩光华,似有什么保命手段发动,但温去病却一声唱咒,拂袖击出。

“般若波若密多1

法咒龙云儿不懂,但他拂袖的那个手法,摆明就是神手大劈棺,虽然张冠李戴,效果却显著,一击之下,石魔倚仗器械欲发的最后手段,半途而废,一道青色光芒摇摇晃晃,自溃散中的石躯中飞出,要冲上天空。

这似是元灵脱离的手段,在龙云儿的记忆中,不管是凭藉本身修为施展,或是依靠道具,元灵脱体的遁光都是奇快无比,哪是这么摇晃蹒跚,飞也飞不快的模样?

“茫茫苦海,还请回头。”

温去病一声轻笑,大袖一挥,一个法钵飞空而起,抢在前头,将那道青光收入钵内。

青光在钵中左冲右突,快速撞击,拉出了一长串残像,万分急惶地想找出路,却始终无路可出,随着法钵一同落下,被温去病袖袍一挥,重新收了起来。

前后没有多少功夫,仿佛浩劫一般的石魔已然伏诛,温去病挥挥袖袍,连地上的大阵也拔起,先拉成长长一道光虹,半空中还原为江山社稷图,多张木石牌组,一一归入温去病掌中。

本来被困于社稷图中的***魔虫,尽数消失无踪,不光是地面上的巨虫,就连领空中的那些飞虫,都没有能够逃过,随着江山社稷图的收起,一同消失。

龙云儿肯定,那么钜量的魔虫,不是单纯被收摄起来,因为在大阵被收起的同时,它们的因果线同步被切断,大部分是在被收起前,就快速断去,肯定有什么别的理由,造成它们的死亡。

不过,这些东西都不是重点,龙云儿真正担心的,是温去病救完全城人以后,该不会就这么飘然离开了吧?在这个乱七八糟的世界,这下错过,后头要碰面可能就不容易了。

“温……大师!请留步。”

龙云儿唤了一声,就看见白袍僧人迈开大步,凌空虚渡,踏风而来,一转眼间就踏上城头,龙云儿还正迟疑着要不要迎上去,但整座城池上的所有人,全都跪了下去,部分甚至连头也磕在地上。

杜华城内,不晓得多少人都跪倒磕头,齐声化为一句震动云霄的叫喊。

“谢圣僧1

呐喊形成浪潮,内中更有再清楚也不过的喜悦,这么纯粹的欢欣之情,就算在百族大战,人族打赢妖魔时,龙云儿也没听过几次,这感觉……真复杂。

不过,满城的人这么一跪,唯一还站着的自己,就成为最显眼的一个人了,至于温家哥哥……他站在那里,负手背后,静听着满城之人的欢呼,形象说不出的自在写意,就这么站了一会儿,这才伸手摸摸下巴。

“真不错……很久以前就想这样,不用装谦虚、假厚道,完全虚荣地享受这感觉。”

轻轻说着,温去病转头望向龙云儿,招了招手,“表妹,迟到了,还以为不来了……迟到好过不到,这时候来,刚好赶上大铸,管他的。”

龙云儿大喜过望,也不管什么别的问题,急急忙忙跑到温去病身边,压下想问他怎么会变成和尚的冲动,道:“……表哥,你好,我来得晚了,你变化真不少。”

温去病微笑道:“习惯就好,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再大还能大过上次?”

龙云儿笑而不语,比起从山陆陵到温去病的改变,现在只是简单换个僧袍,剃个光头,这变化已经不算什么了。

杜华城里的军民,此时纷纷站起来,对这一幕都快看呆了,几名本城的武官,本来还对龙云儿有些疑虑,看到她与病僧站在一起,什么怀疑都化为乌有,陈有龙更连忙过来见礼。

“圣僧、女侠,你们……”

“表哥,我向你介绍。”龙云儿抢着道:“这位是陈匠师,我新结识不久,元剑秋大匠就是他同门师兄。”

……来这世界后,自己就只有这么点成绩,如果不尽快在温家哥哥面前表个功,自己就只剩下一个糗字,后头不知道要怎么被他嘲笑。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