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七章 女儿当自强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七章 女儿当自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平阳城之战,最终以兽族的败退作为收场,和誓死守卫家园的人族相比,征伐的兽族,本就是一支各怀异心的联军,兽王们存着各自的心思,率领队伍参战,彼此间没道义可言,稍有什么不对,就会互扯后腿。

先前的战事不利,损兵折将,这些兽王们本就心里嘀咕,意存观望,不少甚至私下与遮日那王往来,接了他递出的橄榄枝,打算见风使舵,必要时改投阵营,或是两边拿好处。

托尔斯基为本身利益强攻平阳城时,飙狼族的直属兽兵,为了自家王子,舍生忘死,一路冲在最前头,伤亡极重,但其余的兽族军队,虽然也在战场上,却有些出工不出力,落在后头,冲锋喊得震天价响,一遇人类顽强抵抗,就顺势撤到后头去,绝不打硬仗。

之后,当托尔斯基中伏失踪,战场上就流言四起,说是托尔斯基已经被狙杀,连脑袋都被挂了出来,这消息传出,本已不齐心的兽族登时大乱,虽然后来又有消息说,托尔斯基凭个人实力杀出重围,还重创了人族的首脑,司马令公、枯荣首座都伤重倒下了,但这消息……没法证实。

各种流言满天飞,最终能看的只有事实。

不管怎么说,托尔斯基下落不明,就是兽兵们所看见的事实,可能是真死了,也可能是独***出重围后跑了,少了他,飙狼族的部队没人指挥,兽族打仗本来就很随兴,最高统帅不在,其余将领各打各的,很快就乱成一锅粥。

战况不利,士气不振,指挥混乱,各怀异心,各种不利因素加在一起,兽人军队就是再骁勇善战,也承受不起,很快就从败退,变成了溃败,然后又成为惨败。

人族全面反击,把兽军逐出城外十余里,而后鸣金收兵,在指挥系统的维持上,饱历战事,经验丰富的司马家,胜过兽族不只一点半点,上面的倒下了,底下的接着就补上去,体制摆在那里,千百年血的教训,没人会有异议,因此,哪怕司马令公伤重退出指挥,司马家的狼军也没因此就乱了。

但打到这样,也就是人族的极限了,决心与觉悟可以当***使,终究不能当饭吃。

本来司马家的部队,就已经是严重伤损状态,这一仗豁出性命去打,早进入透支状态,好不容易打垮了兽族,自己也不行了,如若兽族能支撑得久一点,托尔斯基持续统军,再战上大半天,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不过和上次平阳城破相比,这回的追击虽然也同样是虚张声势,没有太多意义,可效果却比上次好得多了。

失去了托尔斯基,飙狼族的兽军又伤损奇重,减员超过七成,北方兽军全无战意,只想尽快回归领地,这一败退,直接连苍凉山都扔了,仓仓惶惶地向西撤离。

急于回归的他们,还不晓得前头将是一段艰困的旅程,飞云绿洲易主,防御法阵已开到最大,闭门拒客,他们将无法从那边得到任何补给、援助,而经历这场天地异变,地脉改易,飞云绿洲外连通飙狼族的那条空间隧道也消失,他们必须以伤疲之身,在烈日下迈过几百里的黄沙地,再无复来时的轻易。

侵略者的归家路,向来残酷,也多亏兽族的**强韧,远胜人族,否则这迢迢黄沙路,就足够让他们再多留下大量亡魂……对如今的兽族而言,每一条命都很重要……

“托尔斯基到底哪里去了?”

“现在都还没现身,应该真的死了吧?”

“真是不中用的东西,口口声声要给我们繁荣富贵,结果就这么点能耐,还累得我们损兵折将,没捞到反折上一笔,真是不划算。”

归途路上,兽王们垂头丧气,不住交谈,但说到后头的打算,个个的想法都是一样,北地兽族经此一役,元气大伤,短时间内纵然还有野心勃勃之辈,也无力作为,甚至难以自保。

在这情况下,接过南方递来的橄榄枝,就非常重要了,遮日那王雄才大略,虽然对于一统南北兽族的大事,始终表现得云淡风轻,成固欣然,败亦可喜的态度,但会否真心如此,还很难说,如今托尔斯基败亡,兽尊嘎古恐怕也不得不转向支持,南北兽族的统合,将在眼前了……

另一方面,司马家不费吹灰之力就收回了苍凉山,虽然云岗关已不在,但看着兽族狼狈远逃的背影,司马家人个个苦笑,怕只怕……很长一段时间内,兽族再也无力东侵了。

如果换成往昔,得到这个结果,足够司马家上下鼓噪欢欣十几年,但眼下没人高兴得起来,这一战,司马家的伤损又何尝轻了?往后十几年,也无力西征,如果没有金刚寺在后头支持,只怕兽族随便再来一次联军,平阳城就守不祝

这是一场,说不上胜或败,双方都惨到快成灰烬的战役,过大的伤损,让人整颗心完全麻木,连什么恩怨仇恨都没气力去想,只希望能维持一段时间的和平,将精力投入建设,至少……别再有战争了。

平阳城中,也没什么打胜仗的欢欣气氛,司马老令公伤重退下,原本司马家的几个骨干成员,不是在战场上殒落,就是涉入先前的清理,犯罪下狱,没有司马令公的赦令,谁也不敢将之放出,而这位素来硬颈、驴脾气的老人,就算情势再恶劣,也很难让他改变立场,这些人……基本是完了。

老令公倒下,能扛事的也基本倒光,剩下的第三代中,也是减员严重,威信不足以镇服全族,结果放眼一看,能够站出来扛事的,就只有武苍霓一个了。

在大战结束后,武苍霓回到了平阳城,没人看到她何时回来,怎么回来的,这点倒也没什么人意外,反正以她武功之高,悄悄潜伏回平阳城,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就只有武苍霓自己,晓得一切非是如此简单。

记忆的前一刻,还在决战托尔斯基,却离奇见到故人的背影,这一切迷离得像是一场梦,但若要说这些是梦,一觉醒来,已经回到平阳郡公府中,这梦也未免太奇幻了!

……发生了什么事?自己怎会回到这里的?难道一切真是梦?

……自己从头到尾没离开郡公府,杀不老仙、遭遇托尔斯基、看见山陆陵,全都是梦中所见?

……这也他妈的太扯了!

武苍霓排除掉过于荒唐的可能,注意到自己身在一间普通的客房。老令公礼遇,自己在郡公府内是有房间的,如果自己是在那间房里醒来,就真是扑朔迷离,不好判断,可醒来的地点是这里……很可能是被人放进来的。

有个人,从托尔斯基手下救了自己,在极短的时间内,把自己送回云岗关来,甚至没惊动这里的任何人,这种事……理性想来似乎不可能,可在层层分析掉***可能后,这反倒是可能性最高的一个。

忽然,武苍霓察觉身上有股香气,微微皱眉,自己去飞云绿洲杀不老仙,是偷袭出手,自然不可能抹什么脂粉,让人察觉,这股香气也与自己平素所用的不同,却有些熟悉……

“……绮萝香1

一下想起了这香氛的名字,武苍霓登时恍然,这种香氛是天斗剑阁独有的珍稀药材,既可提取做为香料,也有非常好的止血、拔毒效果,在自己熟识的人里头,只有一个,使这珍品血药当烂泥一样爽快。

再一抬眼,发现门口的墙上,有水渍拖写成字,歪歪斜斜,潦草字迹非常丑,也不知是抹完药,洗了手,出门前随便写的,还是临时兴起的留书。

‘女人当自强/

那个儿字,写上之后又打叉,打完叉好像还嫌不够,用手掌涂抹了几下,勉强算擦掉了,整行字看来就像小儿涂鸦,硬要往好处说,带有几分童趣,但往大实话讲……在这行字之前,什么高人范都掉光了……

“原来……是来了埃”

武苍霓伸手抚着墙上字迹,露出苦笑,喃喃道:“天山鸟飞绝,故人两相忘,今生还能见到出山,真是太好了……谢谢了。”

天阶中的高位强人,当今世上,除了司徒无视,敢说能稳赢燕无双的人,基本是没有的,她在此时出山、出手,着实帮了大忙,若非如此,自己恐怕活不过这一劫……

但……自己昏迷之前所见到的东西,当真只是单纯的幻觉?不是真的?

……那感觉,好真实!

那个背影,就像从自己日日夜夜记挂的思念中走出,每一个细节,都好像真的,怎么可能是幻觉?

武苍霓拍了拍脑袋,觉得整件事里还有太多的谜团,一时难解,需要找来温家人,甚至遮日那王相询,才能解自己心头困惑。

与此同时,龙云儿也在飙狼族中,见到了自家家主……一层又一层包裹成大粽子的糗样,旁边……坐满了兽王,看到自己进来,所有兽王一起转过头来,表情非常奇怪。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