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四章 任务成功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四章 任务成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好不容易干掉托尔斯基,兽族内照说没有***的威胁了,温去病饱经战阵,倒是没完全放下戒心,认为没有人会在这时候杀出来,然而,忽然冒了这个人出来,就是怎么都没有料到了。

无匹剑气斩了过来,温去病险险双手一拍,双极轮转,先用阴阳化,化消开头锋锐后,剑气仍太强,已经没有足够时间继续化劲,唯有变化连招。

双极轮,天下卸!

虚耗太过,已经没有能力再动双极虚轮,勉强切换成天下卸,将剩余的剑气卸开,胸中剧痛,险些一口鲜血喷出,虽然强行忍下,心内却没有半点欢愉。

这道剑气,足以斩杀刚才的托尔斯基,但这并非出剑之人的全力,只是因为顾忌过强的力量,会影响到时空乱流,难以追踪,才压抑了力量出手,而现在,凭藉着这道剑气沾身,对方可以穿越乱流,直接找过来。

……百族战后,居然是在这个最糟糕的情况下,重新见到这婆娘,自己的运气可不是普通衰啊!

天斗剑阁阁主,燕无双!

层层妖王、兽王乱战的场景中,一名红衣妇人缓慢踏足过来,年近四十,作着***打扮,但貌美如花,望之如同二十出头的少女,着实令人惊艳。

十多年前,她就是大地上著名的美人,不晓得有多少男子对之倾慕,想要一亲芳泽,但成为剑下亡魂,一路垫尸在她身后的数目肯定更多,“血燕子”、“血手红燕”的绰号,完全是用鲜血涂写出来的。

她撑起一个破落的门派,收容一群战争中家破流离的女子,面对江湖各处的虎狼目光,她表现得无比强悍,谁欺上门来,就剁头留下,天斗剑阁一个人少势小的门派,在大战巅峰时期,累积杀掉的生命,比封刀盟还要多。

碎星团上上下下,都熟识这位辣手凶人,一介女子之身,杀性比妖魔更重,哪怕是身经百战的碎星者,见了也想避着走,然而,这个凶神却偏偏是整个团的“团长夫人”,到访碎星团的次数之多,想避也避不了。

温去病更知道,那个人很多时候私下行动,不知会团员,而是与这位女性密友合作,干出的事情多数都沾血,是那种不想在团里拖拖拉拉,要快剑斩乱麻的行为,她依着那个人的要求出剑,不问杀的是什么人。

团内的老兄弟一直都有猜测,上代死曜组织无声无息地崩溃,就是她与那个人连手所为。

碎星团覆灭时,天斗剑阁中人追杀余孽,不遗余力,她本人都亲自出手过几回,温去病一直猜测,以她与那个人的关系之深,这一切很可能也是两人联手所为,是那个人指使燕无双来追杀。

受那个人的各种资源倾注,燕无双修练苍穹闪,在战争中期就已踏足天阶,一路高奏凯歌,战争结束时,虽然没能踏足九重天阶,也在天阶中的高位,是真正的绝顶强人,半调子的托尔斯基根本没法比。

要雪碎星团的恨,找上这女人是必须的,但……现在是个最糟糕的情况,虽然她一向不屑捡尾刀,可是天底下哪有保证绝对不***的猛兽?

“山陆陵……你果然还活着……”

熟悉的嗓音,却含带着刻骨的恨意,天阶强人所应具备的心性修养,在这个女人身上似乎全不存在。

“贾伯斯呢?他在哪里?叫他出来见我1

厉声说话,温去病却听得莫名其妙,那个人藏身在哪里,自己怎会知道?虽然外界有不少人,认为能从自己身上,找到那个人的线索,可……这种误会,怎会发生在这女人身上?

要说起与那个人的关系,燕无双比自己只近不远,那个人最终连她也一起坑了?她在这种时候离奇现身,是追寻什么踪迹到了这里?

温去病心念电转,确认对方的手,按在腰间的剑柄上,这是碎星团中褒丽妲那一系作风,不管要问什么,先把目标人物砍得不能反抗再来问。

……这女人就要动手了,在这种时候与她动手,是愚蠢行为,但要找机会脱身……只有最后一个机会了……

“叫那个人出来1

红衣丽人一声怒啸,剑未离鞘,身上却无形剑气喷吐,一道细针般的利芒,封神禁魔,飙射而出。

魁梧的巨汉,虎吼出声,似乎运上了什么逆转经脉,自爆同归的***,一下巨爆,无数血肉四散炸开,那一剑失了目标,不知射到什么地方去了。

红衣丽人一下皱眉,放开神念,想在时空乱流中搜索,但极度浓烈的血怨之气,却在此时到来,笼罩整个天空,把整片天染成一片血污,仿佛要滴下血来。

时空乱流中,处处异象,天阶强人的神念探索本就受到干扰,山陆陵自爆后,气息缥缈,迅速消失,又被浓烈的血怨之气一盖,什么也探索不到了。

“……死了?哪有这样简单?”红衣丽人喃喃道:“不可能再被你骗过一次了。”

红裳的身影,探索一阵后,眉头微皱,往西走出数十步,伸手在诸多异象中一抓,抓着手拎起一人,脸色苍白,气息微弱,已经完全昏迷过去。

“苍霓吗?怎么伤成这样了?朋友一场,不会看这样完蛋的。”

红影闪动,两个女人的身影消失不见,自时空乱流中脱出,也直到这边没有半个生命体存在,混乱的影像才恢复平静,展现出已经一塌糊涂的实况,还有地上的晶体妖躯。

碎成两段的妖躯,落地的上半截,支离破碎,敞开的胸膛内,并没有心脏的存在,满盖着破碎血肉的地上,也不见兽王爪……

各种乱象,渐渐消失平复,在数十米外,几棵重新显露出来的树下,有一处乍看没问题,却景物朦胧的空间,是某种视觉屏障,掩护住底下的事物。

在变化掩形的披风底下,温去病满身是血,气喘如牛,用手着口鼻,不让声音传透出去。

种种天时地利人和的配合,好不容易才逃过那女凶神的追杀,最重要的一张牌是武苍霓,那婆娘以前就和武苍霓相互看得对眼,相交莫逆,只要看到重伤的武苍霓,肯定不会袖手旁观,自己可以藉此脱险,也了却一桩心事。

……算准血怨之气到来的时间,提前一刻自爆要解除变身的废弃血肉,更利用时空乱流,综合在一起,屏蔽燕无双的感知,果然成功逃逸。

……运气不错,但……后头就得靠***人了。

温去病大口喘气,疲惫地垂下目光,看着刚才趁乱捡回来,差一点就没能回收的重要物件。

……兽王爪成功回收,总算能回去见遮日那王。

……贪狼之心成功入手,太一给的要命任务,总算完成了。

……剩下的工作……就交给大家了。

………

这方的战事完结,十方大阵的运作却到了最紧要的时刻,超过十万的生命烙印,飞快归入三方阵,循次灌入地下,勾连地脉。

狼王庙遗址、飞云绿洲地下,两处相同布置的所在,不约而同地释放出豪光,笔直冲天际,犹如两根顶天之柱,在这两根粲然天柱的辉映下,月煌滩上的孤城,同样一道光柱,由云端直贯城楼,穿透地下。

吸收了足够的生命能量,命魂还诸天地,滋养此方世界,第二重的起龙脉大阵发动,周边的大地震动更为剧烈,一下猛过一下,但却没有造成更大面积的裂缝,只是以月煌滩的那座城楼为中央,大地渐渐隆起。

整个西北,数千里纵长的土地,尽数在剧烈震动中,有些地方隆起,有些土地却凹陷下去,如此大的变动中,不可能生灵不受影响,部分河流截断改道,部份山峰化为乌有,平阳城周边龙卷风狂啸,飞云绿洲泉冲九天高,天空更是浓密乌云笼罩,雷霆不息。

平坦的月煌滩,迅速拔高为山,带着周边大地往上升,迅速蔓延出去,直至天的尽头,在黄土大地上,成形了一条绵延千里的新生山脉。

若从高空俯视,山脉蜿蜒伸展,形势似龙,仿佛一条巨龙趴伏于地,分隔了人土、兽境,旧月煌滩则成龙脊上最高的一点,那座孤立的城楼,被几侧高拔的山峰一拱,竟然有些近似之前的云岗关。

炸了一城,复立一城,看似揶揄,却把人族的守卫边线,一下合理地从苍凉山,西移到这座新出现的月煌峰,收复了中间的***土地,不啻于打了一场大胜仗。

意识到这点的龙云儿,感觉异常复杂,不知该怎么去评价这一战的得失,倒是有几分哑然失笑的冲动。

城楼之下,那些跟着造山运动一起被升上来的兽人们,最初全然陷入痴迷,根本没意识到周遭环境的变化,也未有挣扎,但现在……随着两个大阵接连着完成,他们也像是力竭,渐渐停下歌舞的动作,眼中也慢慢恢复清醒,特别是那些兽王。

先前的狂乱之态不见,似乎血雨所造成的影响已经解除,那个操控着他们的祸源被抹去了,温家哥哥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又一次在关键时刻,挑起大梁,出色地完成了工作。

不过,从刚刚开始,香雪就没有再唱歌了,静静地站着不动,地上的“银色月光”也早就消失,自己把这当成是工作结束的意思,然而,城楼下那些兽王们越来越清醒的眼神,显然新的问题正在成形,这该怎么解决?又该怎么脱身啊?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