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二章 月好美,请去死!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二章 月好美,请去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十二章月好美,请去死!

生命遇到危险时,此生种种,会像跑马灯般在眼前走一遍,这种事在武苍霓的生命中,并不是第一次遭遇,当前也无暇再去想什么,退路既已被封死,就只有奋力去杀出一条路来。

一直所避免的,就是以地阶力量正面硬撼天阶,这基本是毫无悬念的必败行为,但已***至绝境,退无可退,就只能去拚这一记,至不济,也要尽可能去创伤对方,拖延他的脚步。

震动的心神,刹那间归于平静,武苍霓目光中闪现厉芒,身后法相变动,剑齿巨虎长身咆哮,龙翼伸展,浩瀚巨力集于体内,先组成金甲禁绝,既提升躯体抗击力,又压迫体内气脉,将最强的爆发力给催逼出来。

当这些准备在瞬间完成,剑齿龙虎的法相瞬息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长、一短,两道紫红光焰,交织成滔滔暴流,打崩空间,直向前方吞涌泄去。

七绝合一之刀.末日霓凰!

紫色的凰焰,飞噬向敌人,出刀的一瞬,武苍霓把一切生死、胜败都忘记,只想着把这一式的威力催至最强,斩出此生的巅峰。

尽封武苍霓四周空间的托尔斯基,四臂齐动,挥舞之间,生出莫名异力,仿佛掌握某种虚无的法则,所打出来的,是天阶对底下阶级的强行封锁。

飙狼族与风的联系,千百倍强化,范围内的大气,一瞬被封冻起来,武苍霓无法动作,硬生生被截停在半空,连呼吸都被切断,无法吸到任何空气,但手中的紫焰之刀,到底是发了出去。

托尔斯基妖躯之上,黑红秽气缭绕,似溃堤一样倾泻出来,涌向武苍霓,与紫焰相遇,两方不住烧灼、污化彼此,短短两秒后,紫焰便被汪洋般的黑红秽气蚀尽,罩向不能动弹的武苍霓。

刹时间,武苍霓觉得仿佛坠入滚烫的酸液池,天与地的差距,金甲禁绝瞬息被破,**被蚀烂的剧烈痛楚,她几乎张口就要嚎叫,只是一股宁死不示弱的意志,强自压下了嚎叫冲动。

超越**的坚强意志,让精神无比昂扬,崩碎的法相,逆吸回体,与神魂融为一体,抵抗着刺脑的剧痛。

黑红秽气罩身,托尔斯基眼中闪过残忍的兴奋,却不料一道微弱的紫焰,在己大获全胜时,破黑红秽气而出,猝不及防地斩在他的晶石胸口。

紫焰微弱,却是仁者不屈的具现,仁者可败、可死、不可屈,宁死也不会死得全无价值,这不起眼的一击,恰如一把小而无比锋锐的短刀,***着末日霓凰的锋尖,狠狠将托尔斯基的胸膛斩开,不见血,剧痛却令他疯狂嚎叫起来。

“呜哇哇哇哇哇~~~~~”

听见这声痛嚎,武苍霓露出一下无力的笑容,至少,自己不是那么失败,与天阶一拚,败的是自己,惨叫的却是他……

睁开眼睛,想在敌人补下最后死手之前,再多看一眼天光,作为对这人世最终的纪念。

……这月色,真美!

日头未落,为什么会有这么美丽月光的?

淡淡的疑问,在意识蒙胧的脑海中生出,眼中所见,是托尔斯基怒恨交集的眼神,还有那秽气深深的一爪撕下。

……这是……此生的最后一眼了吗?

“砰1

一声巨响,伴随剧烈震波,出现在眼前的,是另一条横伸过来的巨臂,与托尔斯基撕来的一爪交勾而过,硬生生将这爪截停住,无法再进分毫。

强势截住天阶的一爪,这条手臂……出手的是谁?手臂……看来好熟悉!手腕的位置像戴了什么,兽王爪?是遮日那?他为何会……

“喝1

一声怒吼,崩天震地,这条巨臂箍锁住晶体狼臂后,一箝、一夹,臂上肌肉如老树盘根,肌肉虬起,硬生生在托尔斯基的痛嚎中,将晶体狼臂折断、迫碎。

毁天霹雳!

熟到不能再熟的战技,武苍霓朦胧的神智,一下被彻底惊醒过来,双眼圆睁,只见在身前不远处,一个魁梧厚实,有若花岗岩般的巨硕背影,屹立在那里,仿佛万古不曾移。

像是从这些年来徘回的梦中走出,心心念念牵挂的那个男人,此刻就站在眼前,武苍霓只觉得全身血液,都冲向头顶,激动得无法自己。

哪怕他不曾回头,自己也晓得就是他在那里,因为这些年来,自己就是这么在后头看着他的背影,一路追赶过来的。

……山大哥,你……真的还在,你……还好吗?这些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

不知是哪里来的气力,伤重的武苍霓一下挣扎起身,按着胸口的出血,摇摇晃晃地往前走去,不顾一切地想去接触那个男人。

然而,莫名波动扫过,眼前景物骤然一花,巨汉的身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群疯狂冲过的兽兵。

兽兵丢盔卸甲,狼狈至极,在他们身后追赶的,赫然是一队妖族,领队者是一个八臂的猿妖王,杀气腾腾,率队朝这边冲来,武苍霓吃了一惊,想要躲避,伤重之躯动作不及,兽兵、妖王、妖族先后从她身上透体穿过,对她视若无睹。

……幻影?

……刚才的山陆陵也是?

短短时间,无数画面在眼前掠过,有妖王纵横,有兽人捕猎,有古老异兽奔走,甚至还看到了无神铺的骆驼商队,都是发生在这块土地上,不同年代的过往景象,在这一瞬交错而过。

……一切都是幻影?

……多年追寻,终究只是梦一场,梦醒成空?

极度精神激动后的失意放松,加上伤重,武苍霓压抑不住脑中的晕眩,一下昏死过去,倒卧地上,没能再去确认眼前的幻与真。

十方大阵的影响力正式扫来,将这边的时空轴打乱,今与昔的景象,在这片土地上反覆生与灭,却因为没有足够的能量推动,单纯只是影像重播,没能真正打破十方分际,错乱过去与现在,生与死。

已经取回神智,并渐渐适应天阶神使基,非常困惑,发现自己的神念探索,被这茫茫天地封锁,离体超过一尺,就伸手不见五指,眼前各种影像似是梦幻,本质却是时空乱离,只差没有能具现了。

这一切的时空乱离,若出自个人之手,那起码是天阶八、九重的高人,如果是大阵所发,那也是非常高位的天阶阵图、异宝,是什么人有此神通,布下这样的大阵?

惊愕之余,托尔斯基重新审慎起来,提高了警戒。

有那么短暂的一瞬,自己以为这一切只是时空乱离的幻象,可断掉的手臂与力量冲击,都提醒着自己,刚刚发生的事并非幻觉,那个突然出现的巨汉,爆发出惊人的力量,粉碎了自己一臂。

……奇怪的男人,是谁?

……那个形象,似曾相识?

托尔斯基纵目环顾,身前身后,景物再变,一群古老的兽兵、妖族,穿戴着几千年前的服色,激烈厮杀着,虽然只是时空幻象,却无比真实,自己释放的神念,模糊能感应到他们的形体,却伸展不出一尺外。

天阶的神念,尚且受阻,更别说耳目感官,明明知道武苍霓近在尺尺,却捉摸不到具***置,不能追击,煮熟的鸭子就要这么飞了,托尔斯基怒火中烧。

本来可以无视幻象,直接无差别广域攻击,把在附近的武苍霓干掉,但这里有一名强敌在侧,又无法确认位置,就不敢胡乱攻击,否则露出破绽,被强敌趁隙攻击,后果难料。

那个巨汉……手上戴着兽王爪,这个大幅度克制所有兽族的杀器,很大程度上让自己也受制,这才为他所箝制,然而,他爆发出来,粉碎自己晶臂的一击,那力量……似乎只有地阶……

以地阶之力,粉碎天阶的手臂,这是什么力量?这是什么***的力量?更别说晶臂之坚,远胜寻常血肉,经过天阶之力加乘后,竟然扛不住他的一击?

这哪里还是个人?简直是一件专门为了杀神而打造的兵器,较诸身化神兵的自己,那巨汉才是真正的人形兵器!

如此人物,当前世上不存,但百族战时确实有一个,那个男人的名字是……

托尔斯基的血红双目,蓦然剧瞪,看着在前方激烈厮杀的妖族、兽兵中,一个魁梧如妖的巨硕身影,缓缓踏步而来,像是在怒潮大海中航行的巨舟,平稳地破开波涛,直直向这边过来。

靠得近了,这汉子踏出的每一步,都像敲击在大地上的战鼓,令己胆颤魂摇,感到不应有的惧意,仿佛他才是天阶强人,而自己只不过是普通的喽,连抵抗一击的能耐都没有。

托尔斯基瞪大眼睛,**般叫出了那个记忆中的名字,“山陆陵……你真的还在世上……”

巨汉停下脚步,没有乘着气势,一鼓作气地冲杀过来,反而抬起头,看着那洒满身上的月光,还有那因为时空错乱,提早出现的日蚀,与……高高悬挂天上的三个月亮。

“……好美的……月亮啊1巨汉咧着嘴,露出白牙地笑了,“该有人去死了……过来吧!就一下,不会很痛。”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