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九章 好美的月光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章 好美的月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见到眼前白衣白甲的长马尾丽人,已经失了理智的妖物,生出一股愤怒、怨恨,不待她把话说完,就直接一拳轰了出去。

打托尔斯基现身,这还是首次认真攻击,一拳打出,风压已经撕裂大气,狂飙而去,虽然距离地面有十多米高,却把地面都铲出长长的坑,污秽的黑红邪气,更是缠卷而去。

只是单纯一击,寻常地阶就难以接下,但同为地阶,武苍霓却很不寻常,不仅一身修为已踏在地阶顶峰,同境界内几乎横压,更重要的是,她打天阶战的经验丰富,更曾横斩天阶,对上托尔斯基,她没有分毫怯常

一见这记攻击,武苍霓心下大定,力量虽然强大,远胜于己,却未能完美驾驭,集中爆发出最强的杀伤力,有不少空子可以钻,然而,动辄撕裂大气,构成真空旋风,沾之削铁如泥,威胁极大,这该是狼族血脉中的风系发挥,必须谨慎提防……

蹑影形绝乍动,武苍霓身影分化,撕空爪破枫而来,将她的残影撕成粉碎,而真身却趁势飘退,更还带着王思退,一同飘远。

“用苍天**的换日诀续气,稳住伤势1

一声低喝,武苍霓一记紫度神掌,拍在王思退右胸伤口,电劲伴随掌力贯入,帮助止血,强化生机,做好紧急处理,跟着掌劲一吐。

“走1

武苍霓一掌送走王思退,相信以他的功力基础,配合玉虚真宗的道门神功,经过紧急处理后,可以恢复行动力,联手别想,逃离却是没问题,只要送走了他与冰心,自己就心无旁骛……

整个动作,说来似乎很多,却在短暂两秒内完成,一掌推飞王思退,武苍霓正待回身,一道黑影仿佛罩顶乌云,出现在极近处,***的血红眼,瞪视而来。

……好快!

武苍霓心下一凛,托尔斯基重拳击出,这次不再只有风压,而是实拳重击,并在近距离压迫下,轰顶袭来。

哪怕未能集中爆发,妥善驾驭,这股狂暴的力量,在近距离之下,也压得蹑影形绝无法分化,像被巨大岩石压在身上,呼吸困难,动作都变得吃力。

这甚至不是神念***,只是在力量过大差距之下,形成的压制,眼看重拳将要打中,骤然,凄冷的月虹一闪。

冷月横过,将压制状态斩破,更反斩回去,那只晶石化的拳头,首次被砍破,却未有滴落鲜血,只是掉下一些怪异的碎屑。

两股力量对撞,这边拳头被砍破,那边锵然一声,冷月宝刀从中破碎,像是破裂开的冰块,纷坠落下。

武苍霓不感意外,极锐易折,自己当初在无神铺众多宝兵之中,挑上这柄冷月宝刀,就是因为它够锋锐,杀人不沾血,虽然也因此导致刀刃易折、易碎,但这宝刀的异能之一,正是重生,只要花点时间,就能重新痊愈回去。

冷月粉碎,武苍霓这手收刀,另一手已经拔出驺牙,仁刀一斩,就劈在适才冷月砍开的伤口上。

加持不杀之诫的驺牙,每次挥出,气力翻倍加乘,千斤、万斤地翻乘上去,最适合砸、捶之类的攻击,重击之下,大块晶体崩碎,虽非血肉,托尔斯基似乎也感痛楚,嚎叫一声,黑红秽气自伤处喷涌而出。

污秽深重的黑红气,沾之则被感染,身不由主陷入混乱、软弱、恐惧的情绪中,肉身更会被腐蚀,刚才王思退的玄武气甲被一击而破,就是受这秽气沾染,但这一回,却碰上了对手。

驺牙刀上闪现一片金芒,神圣平和,仁刀之光,清除邪祟,黑红之气不侵,这片仁光一现,托尔斯基眼神闪出厌怒情绪,虎吼着重击回去。

仁光能抗邪祟,刀身却未必能扛下天阶的力量冲击,清楚这点的武苍霓岂会硬碰,身后骤现巨大影像,顶天立地的剑齿猛虎,生着翼龙一般的翅膀,凶威赫赫,睥睨众生。

法相一现,武苍霓的速度陡增,身如飙影,从托尔斯基的攻击圈中脱出,暗自庆幸这头东西的神识有亏,未能充分发挥天阶之能,只要不被正面打中,自己不是没有周旋游斗的余地。

抬头仰望天空,云象受周边能量变化而大乱,大地又开始新一波的震动,被黑红秽气蚀成腐土的地面,被撕裂开来,出现多道大缝,朝地平线的那端延伸,这一切都显示,遮日那王他们***大地骚动的法阵,正在发动,而且恐怕到了关键时刻……

自己并非樵峰那种悲天悯人的仁者,如果这场天灾只发生在兽族,自己大可袖手旁观,看托尔斯基去和遮日那王拚个两败俱伤,用不着以身犯险,损敌不利己,哪怕是震灾祸延大半西北,自己也有操作空间,靠着迁移民众,减少己方伤损,坐看兽族先遭殃。

但事情涉及封神台,自己就不敢赌了,虽然封神计画是那个人的卑鄙奸谋,可那么多人为此牺牲了,更保住了人族这些年的平安,效果明摆着,自己没有权利看它崩溃,让那么多人的牺牲毫无意义……

……必须要替遮日那王争取时间!

……胸口的伤隐隐作痛,如果战斗强度维持在这个程度,自己还能撑上十分钟。

……遮日那王,你们可千万要把握时间啊!

武苍霓又看苍天一眼,眼中闪过毅然决然之色,驺牙挥砸,剑齿龙虎咆哮,与缠绕着黑红秽气的巨拳再拚一记。

执着的意念,仿佛透过虚空飘传,让身在月煌滩上的人也有所感应,香雪看了天上云象一眼,淡淡吐出两个字。

“弹琴。”

“啊?又弹?”

正挽起袖子,扎束起裙,准备和敌人动手的龙云儿,一下傻眼,底下敌人拆的拆,爬的爬,都快要杀上来了,不战斗却去弹琴,这又是哪招?

不过,刚提出的质疑,在与香雪目光交触的瞬间,就化为乌有,什么疑问都吞入肚里。

那不是一双允许人发问的眼睛,虽然是小女孩子,可那一瞬所闪现的威仪、霸气,尊贵有若女皇,高高在上,睥睨苍生,不容质疑与反抗,若否,下一秒就是死亡!

一刹那,龙云儿所感应到的气势就是那么强,那不是香雪的气息,而是当年以女皇之姿,君临百族战场的“毒霸”褒丽妲之气势。

与之相识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服从她的命令不是因为无奈心情,而是胆颤心惊的恐惧。

……如果反抗,真的会被杀掉!

浑浑噩噩,脑里一片空白,龙云儿恢复意识时,听见了琴音,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重新坐了下来,指放琴上,不自觉地弹起了琴。

铮铮琴音,乍听仍然动人,却少了之前的平静,龙云儿察觉到这点,连忙收敛心神,试图平复心情,而目光往下一扫,看得很清楚,黑压压的一***兽人,数量累积德好快,在他们合力之下,城楼根基损毁,甚至都开始摇晃了。

这……这哪还能撑得下去?

杂念一起,琴音登时乱了,但一道清辉,却从身后照映过来,虽然是光,却如冰凉的秋水,无声无息,倾泄了一地。

……天未黑,为何会有这么美的月光?

这疑问刚冒出,一个音符入耳,似是歌唱,却又不像,因为人间不该有这么美好的音色,入耳瞬间,像被人当头打了一记闷棍,意识几乎飘出体外。

已经开始修练的金刚禅定,在这时发挥了效果,龙云儿极吃力地稳住心神,就看到从身后歌唱开始的那秒起,下方的那些兽人,全都不动了,像承受过大的冲击,等了几秒,才纷纷抬头望向上方。

而自己更看到一幕奇景,洒满城头的月光,变得仿佛实质,如同满溢出来的流水,自城头倾泻下去,流速好快,一下子就覆盖满了六方城壁,伸展到地面。

或许,那不是月光,因为自己的命运之眼莫名发动,透过这眼可以看到,蔓延“月光”似在蠕动,里头好像藏着什么,蔓延过城壁后,顺着兽人的脚下,延伸向四面八方,速度奇快。

转眼间,方圆一千多米的土地,被月光染成了银白色,开始蒸腾出雾气,将这范围那染成一片白茫茫的,看得见,又不太清楚。

来自城楼上的美妙歌声,仿佛传自异界,清清亮亮,高亢入云,一顿挫、一拔高,声音越来越高,更与月光之土相呼应。

当声音拔至高处,银白土地上,忽然“波”、“波”有声,成千上万的绿苗冒出,飞快生长,十几秒间,***喊不出名字,却无比鲜艳的奇花异草,开了满地,化荒土、沙地为瑰丽花原。

瑰艳奇花有异香,中人欲醉,在这浓郁花香的薰染下,本来狂暴化的兽人们,情绪虽然没能平复,却转化成另一方向,他们不再撕打、破坏,而是顺着琴音、歌声的节拍,摇摆着身体,又跳又叫,忘情地高歌起来。

雷轰、地裂的声响中,月煌滩上的兽人歌乐之音,震天价响!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