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七章 真的好累!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章 真的好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当龙云儿全神弹琴,连奏数首,接近尾声,忽然一声惊雷,满空染成赤红,点滴红雨飘落而下,她一下错愕,止住了弹奏,虽然感应到危机,却不知该如何处理?

“***!这是什么状况?”

在角落的香雪一下闪身出来,飙入三道旗幡的中央,双手持法诀,演化大阵,错引十方,空间骤然变动,落在城头上方的血雨,尽数被引入时空错乱中,一滴都没落下。

变阵所掩护的范围,也遮蔽了城楼外的部分,有些兽王坐在前排,受到屏障遮蔽,怡然自若,没沾着半滴血雨,但坐在比较后排,还有更后头的那些高阶兽人,就没有这么好运,给血雨当头淋了个正着。

血雨中浓烈的邪气,立刻就生出效果,那些被血雨淋中的兽王,骤感内心生出一股狂暴之气,想要疯狂破坏、杀戮,有的兽王嚎叫着站起,有些甚至直接催动了爆发异能。

“搞什么东西?”

“你们疯了吗?”

这边发狂,首先遭殃的,就是前头那一排的兽王,两边很快就打成一团。兽族以实力为尊,被安排在第一排的兽王,实力都超人一等,见到血雨当空,已有提防,后方兽王袭击,也不算什么意料之外,几下乱战,未落下风。

能成为兽王,肉身个个无比强横,虽然陷入狂乱,却不是全无抑制之力,被***兽王一压制,自身意识迅速占据上风,把那股原始的狂乱**给压住,只不过,兽王彼此间强弱有别,部分压得下,部分则压得异常辛苦,脸色胀红。

兽王级的还能压住内心蠢动,坐更后头的那些高阶兽人,就没这么好运了,他们狂态更炽,别说理智了,整个退化为兽,癫狂着扑冲上来,也不管什么招数章法,出爪便撕,张口就咬,哪怕面对的是兽王,也没有分毫畏惧。

受攻击的兽王,自然不会退缩,出手便还击,一边豁出性命去打,数量又多;一边诸多顾忌,还弄不清楚状况,虽然有境界差,一时竟然压之不下,迅速演变成了一场乱战。

城楼上,龙云儿错愕莫名,问道:“怎么回事?这算是什么情况?”

“……火***手的运气是负号,永远要记得这点。”香雪拍了拍额头,正色道:“现在可以告诉了,我当年之所以没和你温家哥哥成亲拜堂,让他痛苦到如今的理由,就是……我怕在洞房花烛夜,他开门进来的时候,看到我变成一具无头尸首,或是被大卸八块。”

“什么跟什么呀?”龙云儿眼睛瞪得老大,“你们关系有好到变成这样?也扯太远了吧1

“……适当比喻而已,让知道这家伙的运气有多衰,和他组队,灭团机会是很小的,但遭遇灭团危机的概率就大过天了。”香雪耸耸肩,道:“这阵血雨,笼罩足足方圆百里,不是手上有十方阵,未必能幸免于难,知道这代表什么?”

龙云儿侧头想了想,仍赧然摇头,香雪道:“天阶!搞出这一切的那个,必须是个天阶……血雨受到增幅,与整个飙狼族的守***阵相呼应,程度不厉害,但……嘎古!老温这家伙,办事手尾真多,连这么个半调子天阶都搞不定,没用1

“嘎古兽尊1龙云儿惊愕道:“这不是遮日那王承诺要解决的吗?为何会是温家哥哥?他……他哪有能力……那可是天阶啊1

“哼!被他干掉的天阶,还少了吗?的疑问很不礼貌啊1

“那是以前啊!现在的他,哪能……”

“别大惊小怪!该庆幸这不是当初的碎星团,否则已经被那个人按着头去吃泥,清醒脑袋了。”

香雪摇头道:“的温家哥哥,应该也对说过,高手是可以拆解分项的吧?只要把强的要素分拆开来,低段的天阶也就那么回事,更别说是嘎古那个根基有缺,上了天阶后,迟迟迈不过第一重天阶的货色……他不打没把握的仗,就放心吧。”

不过……话虽如此,要真是没有问题,眼前也不会出现这种纰漏,香雪暗自估算,多半是狙杀嘎古时,疏漏了什么,虽然得手,却遭到反扑……

血雨中的污秽之重、怨气之深,沾着后能令地阶以下陷入狂暴,发出这种血雨的源头,也不可能还保持理智,估计已被嘎古的执念所控,只剩下疯狂了。

被这阵血雨一淋,飙狼族中未死的族民,都将化为凶暴的战兵,疯狂袭击接触到的一切,狼王庙与此地首当其冲,有一场硬仗要打。

只是这样也还罢了,但摆下十方大阵的意义,在于吸纳云岗关之战阵亡的神魂精元,过程中,不可免地有惊人的血怨之气相随,如此钜量的血怨之气到来,对那个已陷入执念与疯狂的天阶存在,是何等的助益?吸纳之后,能发挥到什么程度?这些自己可是想都不敢想……

“……时间不多了,最多……十五分钟1

天象变化,香雪仰首苍空,说着龙云儿所不懂的话,“十五分钟内,要撑住飙狼族来袭的几波兵潮,还要干掉引发这一切的那家伙,否则,就是等那家伙出来扫场,稳死定的。”

“兵潮?”

龙云儿轻轻问了一声,记得托尔斯基把族内大军都带去攻打云岗关,至今未归,眼下飙狼族中,只有南方兽王的队伍,数量不多,怎算得上兵潮?

正要相询,龙云儿忽然看见,飙狼族中骚动起来,先是驻守在边缘地带的那些守兵,离开了林中的驻点,如癫似狂,嘶吼着朝这边冲过来,数目大概有几百兽兵,实力不知,但气势好惊人。

而在这一股兵锋之后,更远处的树林,可以见到很明显的人潮波浪,翻山越岭,冲奔而来,沿途的树木不住摇晃、震动,另一道兵潮正往这边过来,而在这一道之后,还有第谌馈?p> 就只见后方的山岭、丛林,不住震动,密集有若绿海的树林,从远处频频折断、碎裂,甚至连那边的山岭都开始崩塌,也不知是因为地震,还是奔跑过来的兽人们势道太猛。可看这声势……攻过来的兽人,起码有几千,而且后头还持续不断有来。

“还……还好。”

龙云儿拍了拍心口,道:“底下有这些兽王,有他们在,何止能档千军?”

“能挡千军?脑子浸水吧?”香雪道:“底下这些兽王,又不是老爸,凭什么认为他们会死死守在下头挡灾?”

话刚说完,城头底下,那些犹自在乱战中的兽王,看情形不妙,纷纷调转过头,朝着东方跑去。

那么多高大威猛,看起来不可一世的兽王,仿佛睥睨一切,无惧万敌,可看到兽潮袭来,他们竟然不约而同地拔腿逃跑,发挥着地阶级数的力量,一下子就跑出好远,前后的反差,龙云儿着实傻眼。

那些高阶的兽人,原本正与那些未沾怨血的兽王激战,这些兽王集体撤离,那些失去压制的兽人,目标转移到城头上的两个人,开始转而攻击城楼。

香雪冷笑道:“不读书不等于没文化,野蛮却狡猾,这就是兽人,他们平常时候很热血冲脑,但关键时候,也懂得跑第一个,没断后路,就想他们替挡灾,想得美啊1

“那怎么办?”

“多亏了……”

“又要***挡?”

龙云儿又一次傻眼,自己快变成****了,刚才被赶鸭子上架,弹琴现艺,那是单纯的勇气问题,现在难道要让自己去坦那么多的兽人?这可不是胆量,而是能力问题啊!

香雪道:“安啦,没要去扛这个,是说多亏刚才卖力演出,让我休息够了,接下来,看我表演了1

拍着胸膛,香雪的眼神变幻,虽然仍是小女孩的身体,散发出来的气势整个不同了,让龙云儿生出一股信心,或许,这一关守得住,就是不知道在狼王庙中的温家哥哥怎样?

月煌滩位于飙狼族领地外,已经受到袭击,狼王庙遗址位于飙狼族中心,受到的攻击只会比月煌滩更猛十倍。

温去病掌控大阵,演化障壁,能够有限抵挡外部攻击,但面对持续一浪又一浪的兽人杀来,又要分神主持大阵,早就支撑不下,之所以能挺过去,全因为得力助手的及时回防。

兽爪飞舞,金剑纵横,温去病周身十米范围,仿佛筑起一道铁壁,所有试图来闯的兽人,全数倒毙,堆叠起一道高高的尸墙,血流遍地。

“刷1

又一声轻响,一名兽族高手的头颅飞起,尸身倒下,遮日那王金剑挥洒之下,这些狂暴化的兽人,竟没人是他一合之将,他高速位移,一人挡三方,开辟出一个三角空间来,将温去病与旗幡护在中央。

“兄长!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遮日那王吼道:“杀掉他们,生出的血怨之气,会增加***人的狂性,如果不清除源头,只会越打越辛苦。”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后方的温去病,传来疲惫的声音,“大阵已经开动,等一下过十万数的血怨之气会到来,那时候,才真的叫辛苦。”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