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六章 伪天阶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章 伪天阶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司马令公向玉虚真宗求援时,已是云岗关兵败之后,虽然伤亡惨重,却得到敌人的第一手情报,所以托尔斯基的相关资料,王思退早已知晓。

兽王等级,爆发异能,这两个条件相加,是非常棘手的强敌,爆发出来的力量,不能与天阶相比,但足以击毙一些老牌的地阶强人,对天府王家的玄武气甲,是一大考验。

可真正棘手的,却是资料中提到的另一点,托尔斯基借助某种异物,身同神兵,指爪、手臂变异,如晶如铁,一击之下,能断宝兵,司马令公就被这样的攻击给重创,险些丧命。

这个情报让王思退觉得很不妙,神兵是什么?能让天阶发挥实力的武具!身成神兵是什么概念?就算打不出天阶的一击,恐怕也是地阶内无敌了,兽身化兵,赌上了觉悟,拚着严重代价,那威力肯定***到家!

晓得敌人那边有这棘手脚色,王思退希望能避则避,若真避不过,也不是没有应对之法,但此刻看见半空中那个家伙,王思退心知先前想的所有策略都没用了。

那个巨体,将近三米高,狼首人身,但与其说不似兽人,不如说,根本已经看不出生物形态了,通体不见血肉,像是大量的六角晶块堆叠成形,肉身异化,周身萦绕着一层黑红血芒,污秽邪祟。

最让王思退心惊的,还是那一双通红的血狼目,看不见分毫理智,只有执念深深,充斥着双瞳,与这目光一对,已踏足地阶的他,一颗心笔直沉落……

半空中,托尔斯基往地上两人看一眼,目光到处,司马冰心觉得自己像是掉进血河之中,不但全身发冷,更有一股污秽的寒气,直透心神,恍惚之间,眼前出现大批血影幢幢,如无数冤魂,浪涌而来。

“抱元守一!用冰音咒护住心神,莫堕魔障1

王思退一喝,蕴含道门先天正气,破邪除祟,司马冰心登时清醒,忙运本身冰音咒,护住神魂,阻止邪氛入侵,心里更大为惊异,这狼王子怎么厉害了那么多?

先前交手,托尔斯基虽强,却在温去病的诡变百出下,被整得灰头土脸,着实够呛,可短短时间不见,这家伙不但变成了妖物,身上邪氛还能影响心神,这不单只是强,还转职到了术者那边去……

或者……还有一个可能……

司马冰心想起,以前正是大师兄告诉自己,上了天阶之后,术业虽有专精,但在本质上,天阶武者与术者的界线,已相对模糊……

想到这,司马冰心不禁低呼,“大师兄,他该不会……”

“别分心1

王思退神情严肃,一掌过顶托天,掌中八卦运转,雷火相生,旋绕展开,将两人周围的邪气尽数焚灭、净化,开辟出一片安全地带,但在雷火纵横的范围外,就不是这样,黑红邪气过处,草木尽枯,虫兽倒毙,一派凄惨光景。

定睛看去,托尔斯基由北而来,一路都被邪气所侵,惨况让人不忍直视,而他身上点点怨血洒落,黑红邪气缭绕间,幻化怨魂之形在哭号,似乎刚刚在某处大杀了一场,死者连魂魄都不得挣脱。

“……唬……”

交错的兽牙间,发出模糊不清的呓声,托尔斯基漂浮半空,牧礁鋈怂迫粑薅茫椿饭酥茉猓谌龇轿惶乇鹜A簦袢啡狭诵┦裁矗牛溉谎鍪祝簧窈浚炱频亍?p> 一道赤红色的妖异雷电,自天上莫名而降,劈落在托尔斯基身上,与他身上的秽邪祟结合,暴闪出强光。

托尔斯基身上,强烈的污秽邪气,陡然沸腾,浓稠如血,腐坏腥臭,逆着闪电劈下的痕迹,直上九天!

瞬息间,风云变色,日月无光,沛然邪力直上云霄,化作九天邪云,遮蔽四方,阴雷阵阵,一阵巨大的轰雷响起,凝化万千血雨,朝四面八方疯狂洒落,笼罩方圆百余里。

“不好1

王思退掌中八卦运转,先是阳气最盛的“干为天”,逐一轮转主八门,落下八卦爻光,护住自己与师妹,不受血雨邪气外侵。

司马冰心暗叫侥幸,这血雨气势磅礴,不是普通的邪祟,天上邪云持久不散,每一下阴雷轰响声中,地面似有相同的血怨之气呼应,恐怕是飙狼族这些年来血祭所累的生灵怨气,都被唤动,导引天地变,更隐约贯通冥府,连引九幽。

事情有古怪,能够随意一呼,就引动飙狼族血祭所累的成果,要嘛是天阶顶峰的那种强绝存在,要嘛……就是主持这些血祭的术者,托尔斯基凭什么能够?

如果自己不是先与大师兄会合,独自在兽族内遇到这场血雨,结果肯定会完蛋,因为虽然处在八卦爻光的守护中,阵阵邪气仍在外翻滚、蒸腾,不住试图入侵,而自己竟然生出阵阵神魂动摇,仿佛随时会离地飞起的感受。

这代表,大师兄的掌中八卦,并无法完全挡住邪气,而看血雨笼罩范围百余里,这根本就不是地阶的应有能为,堂堂踏入了天阶。

血雨中充满狂乱的气息,如果被沾染,立刻失去神智,成为傀儡,此外还会有什么不良影响,暂时看不出来,但要在这灾难中自保,最少得要地阶,恐怕……飙狼族要灭了。

……这个狼王子发什么疯?变成丑陋妖物后,不是去杀敌,却第一个跑回来灭自己的部族?莫非真是疯了?

“……这已不是单纯的兽身化兵,遭到反噬,肉身变异了,他的理智,被某种执念吞噬,必须要那道执念满足,才可能恢复意识……也可能不会。”

王思退自怀中取出一块龟甲,与先前用完就碎的一次品不同,这块龟甲闪烁五彩光华,是天府王家请玉虚真宗炼制的宝兵,司马冰心在后头一看,就知大师兄的认真。

天玄宝甲,过往自己向大师兄商借过几次,他从不答应,表示这件宝兵以本身气血祭炼,发动后,不但能增幅玄武气甲、掌中八卦的威能,还能守护心神,增益卜算效果,是最重要的家当,不轻易拿出来现,这回一照面就拿出来,果然是谨慎得很了。

“……等闲的反噬兵主,神魄不会有这样的影响,除非,那是一件已通灵的神兵,兵主为其所控,或者……”

天玄宝甲发动,飞升到王思退头顶,飞快旋转起来,洒落一片又一片的五色玄光,将他完全护住,同时,早已凝运玄武气甲,进入最强的防护状态。

天府王家的子弟,素来有铁乌龟的绰号,只要练成玄武气甲,在七大世家中,就是防御第一,虽然护身劲强度较诸金刚身逊之一筹,但与本身内家气结合,如果要斗长劲,肯定玄武气甲胜出,这是本身的最大底气。

然而,这身保护自己度过百族大战,光耀至今的不破气甲,这回却没能给自己带来安全感……

“有一定可能是他人神魂附体,甚至融合,如果这假设成立,入体神魂恐怕是天阶兽尊,唯有如此,一切才都解释得通。”

王思退盯着半空中的妖影,几乎一字一字地说道:“天阶牵涉神魂之变、内世界的开辟,不可能靠灌功灌上去,但如果是以神兵为骨,变异血肉,负载天阶的神魂,两者相结合,就有可能成就……伪天阶!***之法……暂不知,实力无可估量……”

慎选用词,王思退不知该称这异常状态算什么,它没有正常天阶所应有的威能与神异,至少开辟内世界的征兆完全看不出来,恐怕也没有什么成长性……但无可置疑的是,它极度强大,足以衡击天阶。

这些话听在后头的司马冰心耳中,却生出非常怪异的感觉。

……危机就在眼前,大师兄怎么还一本正经地在分析,还像老师教学生一样,把分析的内容一一告诉自己?

……战斗随时开打,面对实力强大的敌人,不是应该专心一志,不去想什么敌人能不能打得过,激昂本身斗志,拼命去打一场的吗?

……尽说这些削减自己战意的话,有意义吗?

越想越是困惑,听到后来,司马冰心更从大师兄的语气中,听出一丝不祥意味,惊道:“大师兄,你该不会是想……”

“我如果回不去,就把这些话带回玉虚真宗!告诉他们,要铲除这妖物,必须要请出上仙1

王思退声音转厉,不让司马冰心有再开口的机会,回身出手,一指点在她额上,玄光闪烁,本来旋转于他头顶上方的天玄宝甲,一下转旋到司马冰心头上,洒落五色玄光,保护她不受邪祟伤害。

“走1

交付护命宝兵后,王思退手起一掌八卦,巽为风,推拍在司马冰心肩上,将她击得轻飘飘飞起,身不由主地猛往后飙,高速远退。

“大师兄1

司马冰心情急而呼,如果托尔斯基的力量等同天阶,王思退这个星榜顶尖的高手,留在这边独自面对,根本就是送死。

“走!我之间,要有一个人把消息带回去,这情报不能断在这里1

身披鹤氅的高冠男子厉声一喝,不管平时的他,是怎样平和谦冲,这一刻,又回到百族大战时,那个从生死场中历练过来,有勇有谋有决!

面对天阶级的战力,自己所做的这些可能全无意义,但自己仍只能尽可能、尽一切努力去做,因为……这是最正确的判断,也因为……百族大战,当自己还弱小时,那些前辈、战友也是这么掩护自己,让自己带着情报逃开……

壮志不绝,人族千秋!

“师兄1

司马冰心顺着掌力远飘,心里涌出不甘的冲动,但随即想起上次自己折返,反害得温去病遭劫,只能死咬下唇,凝运轻身***配合,随风加速远飘。

前后甚至不到十五秒,眼角余光便瞥见大师兄的方向,积溅起一片血光……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