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五章 狭路相逢龟者生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章 狭路相逢龟者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五章狭路相逢龟者生

在兽族之内,司马冰心看到王思退时,就心下大定,这位大师兄可不是普通人物,虽与自己同辈,但早在江湖上名声响亮,未满三十就踏入地阶,实力和那些教御相等,最重要的,是他长于遁术、卜算,一身气甲横练,更是了得。

玉虚真宗每次要搜救、保护什么人,只要出动他,比一些教御前辈更好使,他个性又温和谦良,人缘极佳,几乎就快变成一个好好先生,更与自己相处极好,有他在此,自己底气就足了。

对于小师妹的看法,王思退从来就是苦笑,如果以正常情形而言,未满三十就踏足地阶,堪比教御,在竞争严苛的星榜稳踏前三,这当然是了不起的成就。

问题是,以岁数算,自己这一辈当中还有武苍霓这样的***,距天阶只余半步,有这个例子在头上,自己这地阶还在星榜打混,简直没脸见人,哪还有骄傲自衿的资本?

王家易学,讲究谦冲内敛,自己练了几十年的易学神功,又在玉虚宫中修身养性,如果还真把眼前这么点微末修为当回事,像些毛头小子一样妄自尊大,就真枉费这些年的修练了。

“兽族之中高手无数,还有兽尊坐镇,必须要立刻送离开,是令公的孙女,司马樵峰的妹妹,落在兽族手里,他们平白得了大筹码,会对战局造成什么危害很难说。”

王思退道:“先把送走,的那个朋友,我稍后再回来找,尽力帮救回吧。”

天府王家子弟,话不说满,连承诺都不轻易说死,以兽族的危险程度,王思退能承诺到这程度,已经非常讲道义了,司马冰心感激师兄的帮助,不敢要求更多,配合着离开。

整个苍凉山都被兽族占领,中间地带都有兽军移动,想平安回去,绝不是那么简单,王思退擅长遁术,却也没办法一口气遁那么远,司马冰心灵机一动,想起了进入兽族时候的空间通道。

走这条通道,可以减去老大一段路,虽然不晓得通道具***置,但有同门之中,这位卦算得最精的大师兄在,找出大致方位不是问题,为一所虑者,就是那条通道似是兽族专属,别在那里碰上兽族大军就行。

“这问题不大,如果是普通的兽兵,数量再多,遁法加障眼法就能避过,如果隧道长度不长,就是兽王也能避过,只要别撞上兽尊就好。”

王思退对兽族建的那条空间隧道,兴趣不是一般的高,听见有这么一条通道,兽族独享,人族却不知,急急忙忙取出铜钱,占了一卦,测算方位。

想直接算出通道位置,别说地阶,就算天阶之中,也要较高段的术者才能施为,但凡是空间通道,都会因为次元差距,造成空间震波,只要侧个大概方位,到附近感应波动,就能抓个七七八八,对王思退这类遁术高手,不是问题。

司马冰心问道:“他们说云岗关被破了,是真的吗?这怎么可能的?”

王思退摇头道:“云岗关确实已被夷为平地,详情我不清楚,我一接到教御们的命令,马上就出发了,为了避免触动天机,引起天阶人物的警觉,一路上什么也不接触,不清楚那边最新的状况。”

司马冰心顿足道:“师兄,你武功那么高,怎么和缩头乌龟一样,畏畏缩缩的?”

王思退哂道:“这不是畏缩,是专业人员处理专案的讲究,天阶人物比想像中的要难对付,不是这么步步为营,我还没进飙狼族就给发现,哪能在里头逛大街?”

司马冰心想想也是这个理,但就是担心,云岗关破,平阳城直接面对兽军冲击,现在不晓得是什么状况了?

王思退祭起一块龟甲,龟甲在两人顶上旋转、碎裂,却撒下一片清光,清光过处,两人气息尽被遮断,他再发动土遁,两人身化遁光,在地下飞快移动,照着司马冰心所指的方位,没几下功夫就到了附近。

蓦地,王思退在土中一震,笼罩在两人身上的龟甲灵光被卸除,两人气息泄漏,更一下自土中浮冒出来。

“大师兄?”司马冰心讶异,虽然不是很懂,但也看得出来,这是被人破了法,解除了术法,“我们被人发现了?”

王思退摇头道:“不好说,这不是针对性的术法,不是针对我们而发的,是某种阵法的余波,扫过之后,强行解除了我们的术,这……不是兽族的路数。”

越感觉越是惊讶,王思退是术数行家,分别朝正西、西南、东北望了一眼,确认了这个大阵的三角位点,更为着阵势笼罩的范围之广而骇然。

“……不得了!西从飙狼族,东逾苍凉山,顺地脉蔓延,可能都逼***阳城了,阵的结构,涉及时空变化,是某种古阵……很古老。”

易学的本质是“算”,阵法更是数算大成的表现,王思退精研易算半生,一察觉是玉虚真宗所未见的古阵,登时如老饕遇美食,震惊之余,有更多的心痒难耐,反倒是司马冰心意识到问题,出言提点。

“大师兄,要不……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那个隧道应该不远了,我们现在这么傻站着,如果被兽人看见,你刚才就白遁了。”

一句话将王思退唤醒,稍稍感应了一下空间状况,判明了方位,要移动之前,多年修练的灵觉,生出一丝不祥之感,王思退一抖手,掷出六枚古钱。

古钱落地,正反分阴阳,凭此成为卦爻,以定吉凶,这个基本原则司马冰心还是懂的,但六枚古钱落地后,却像圆珠子一样,滚动了十几秒,这才躺平,还全数文字朝天,司马冰心就看不懂了。

“天机乱离,这一卦没起成,没用了……”

王思退叹息一声,声音里增添了几分警惕,“这个古老大阵影响时空,在这范围内,天机受到干扰,等闲手法无法窥探,但刚才的本源感应,那条通道大凶,兵凶之象,走不得,得另外觅路了。”

“大凶?兵凶之象?”司马冰心好奇道:“那边有战事?我们的人在那边攻打?那我们不是更该过去?”

王思退摇头道:“凶者,避之大吉,我的责任是把你平安带回司马家,不去参和别的意外。”

“……大师兄你真的是乌龟个性1

司马冰心忍不住牢骚小半句,换了个人听,这就是绝大侮辱,但王思退就只是莞尔一笑,“稳当驶得万年船,在同辈之中,我不是天资最好的,能够爬到今日,靠的就是够稳当碍…小心1

一声低喝,源自王思退,他右掌一推,掌中阴阳演卦象,八卦正位,出现一面一人高的气盾,挡在司马冰心的身前。

看见这一手,司马冰心就不敢再说什么乌龟壳技巧,这一式玄武气盾,脱胎自王家的玄武气甲,看似简单,但要练至放诸体外,屏护他人,没有地阶绝对不行,而气盾看似轻薄,防御效果却比别家的气墙更坚韧得多,是实力的铁证。

但这声心中赞叹,还没开口,就化为乌有,玄武气盾没能扛住那一记莫名攻击,应声炸碎,却好在有这一挡,司马冰心巧运双极轮,要把穿盾而来的余劲化开。

手掌与敌劲一沾,像是被一块大铁陀子狠狠敲中,猛烈的痛楚,司马冰心立刻知道接不下,这股破盾而来的气劲,仍猛到不可思议,自己的双极轮无法卸化,剧痛袭来,可能还要赔上一条臂膀。

一只手掌及时拍击在后臂,一拍、接着一转,使的是道门正宗“拔丝手”,劲道却是一脉相承的双极轮,司马冰心连忙配合,将手臂上所受的劲道,飞快转传过去,师兄妹联手,总算解了这一下碎臂之厄。

劲道尽卸,司马冰心的手臂仍痛得厉害,心更是像掉道冰水里。

这一道攻击,出手者是谁?玄武气盾都没能挡住,双极轮还卸得险象环生,出手之人是什么程度?是地阶中的猛人,还是……

光是想,就觉得胆颤心惊,司马冰心抬起头,只见大师兄已经抢着拦在自己身前,示意保护,而一个巨硕的身影,足两米半高,巨足没有踩在地上,却是漂浮半空,居高临下,斜睨着地上的两个人,那个扭曲的形体、满身的血渍、通红的双瞳……司马冰心感觉到阵阵凉气直冒上来。

“那……那是什么东西?是……兽人吗?那还是生物吗?”

一开口,才发现声音颤抖,而站在前头的大师兄,摆出来的架式,如临大敌,一等一的慎重。

“是生物1王思退声音沉着,却是前所未有的慎重,“但实力难以估计,恐怕……不是普通的地阶,可是也和天阶不同,像是倚仗了什么神兵器物。”

被这一句点醒,司马冰心看见半空中的那个东西,举起了右手,五指直接化为血红色的利刃,目中邪光,有若实质,不禁惊呼出声,“是……托尔斯基!他怎么变成这个样了?”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