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四章 我想念你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章 我想念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c_t 月煌滩上,众多兽王按耐着内心的焦躁,等待着表演的开始,绝大多数的兽王,耐心都不怎么样,为了面子与形象,这回强充素质,等了老半天,火气都上来了,更隐隐有鼓噪之声。。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w. 。

就在他们的耐心崩溃之前,一个美妙的倩影,出现在城头上,怀里抱着一张五古琴,绿裳素衣,身躯纤合度,气质淡雅温娴,仿佛一朵开在初秋的绿菊,盈盈绽在一众兽王的眼前。

只看身段,已经是一等一的美人,而那容貌……眼若秋水,眉似柳叶,小口樱‘唇’,这些高度文字形象的比喻,忽然间全都生动起来,有了实际意义,众多兽王瞪大眼睛,个个如饮醇酒的表情,凝视着这个绿裳美人缓步走出来。

“……不得不承认,‘女’人还是人族的好啊1

“那是,不过这个肯定比普通的人族美‘女’更漂亮,我以前买***里的人族美‘女’,就从没有这么美的,看看那腰、那‘腿’,唉唷,老子心馋死了!狮王真有一套。”

“你们……口水口水,收敛一点!这是来观摩文化,不是看‘女’人,别暴‘露’你们的真实素质,我们还要脸呢1

“……这妞的腰‘腿’好‘诱’人,俺……肚子饿了,可以吃吗?”

“你也收敛!把口水擦了1

还未奏琴,兽王群中的‘骚’动就不可抑制,龙云儿站在高处看了,心情着实紧张,打去到港市后,自己已许久不曾擦去易容,以真面目示人,刚刚回归本来面目后,在镜中一看,都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

此刻,‘胸’中这份紧张,小半是因为面对一群地阶兽王,真正令自己畏惧的,还是在人前弹琴这件事的本身。

姊姊是很擅长音律的,跳的舞更是一绝,完全遗传了母亲的美好资质,到自己身上就差得多了,只是耳濡目染,学了一点皮‘毛’。

但家里在这方面约束很严,尤其是姐姐不在之后,父亲更是不喜见自己姊妹再学舞习乐,觉得‘女’子卖‘弄’,徒惹祸事,哪怕学得再好,也只能在日后夫君面前展‘露’,否则便不是好事。

自己一向重视父亲的想法,特别是在那次偷偷向司马冰心学琴,为他所知后,虽然未有责骂,但脸上沉痛的表情,让自己难过了许久,从那之后,就将名琴赠人,管箫深锁,再也没碰过。

今日,不但要重沾琴,还要在一众兽王面前演奏,就像打开禁忌的盖子,直面内心的恐惧,这紧张……可真不是一点半点……

好不容易抱着琴坐好,摆正姿势,无视底下的兽王群,深深吸一口气,却惊觉背后冷汗涔涔,早已透衣衫,一颗心也怦然狂跳,跳到气喘难静的程度。

……原来,自己是这么害怕……

……不要怕!不要怕!要不断这么让自己相信!

……这一关,对温家哥哥很重要的,自己既然坐在这里了,就绝对不能失败,只许成功!

龙云儿深吸一口气,抑制住紧张心情,屏除杂念,脑里最后所剩下的,就是许久前司马冰心说过的诀窍。

“……其实,弹琴就像‘交’谈,不知道怎么弹的话,把想对人说的话,‘交’给琴声替说,尤其是会让心动的人。”

会让自己心动的人?那就是……

铮!

龙云儿雪白的手指一动,琴发声,不是很大的琴声,因为全场瞬时的寂静,而显得清楚,随着后头的音符连接流泄,仿佛一条蜿蜒清澈的小溪,缓缓自青山绿树中悄然流出。

这并不是那种让人非常惊‘艳’,一听就有如雷震的乐声,但只要静下心去聆听,就能感受到在这看似生涩的曲调中,蕴藏着生机与热情,那细腻的情感伴随音符,在调中极尽曲折,听入耳里,好像一条小溪从心头流淌,并不震撼,可流过的地方,却让人一阵轻松。

“……哇喔1

躲在角落旁听的香雪,本来闭目养‘精’蓄锐,根本不理龙云儿弹得怎么样,但听完一小节后,已经睁开眼睛,坐直身体,讶异地望向龙云儿。

这琴……弹得不能算很好,尤其是生疏的指法,别说曲调生硬,最开始的时候,甚至还弹错了几个音,委实让人皱眉头。

不过……最初的生涩过后,那澄澈到近乎透明的音‘色’,就让自己相当‘激’赏,这是颗有才能、有天份的种子,而且无疑懂得为曲子赋予灵魂,把情感透过乐声传达出来。

这是音乐的核心与基本,却有很多人一辈子也作不好、作不到,这丫头说是多年没练习,还能弹出这种音‘色’,如果不是有资质,就是***!

又听了几段,香雪面‘露’诡异微笑。

听乐知人,可以理解这丫头在想些什么了,一首祝愿远方亲人平安的古雅诗曲“催天雨”,被她弹得……好像从头到尾都在反覆两句话:我担心你……我想念你……我担心你……我想念你……

……居然在一票兽王面前弹这个,这妞还真不怕‘肉’麻的……不过,充满情感的乐声,总是让人心动,哪怕是兽人也一样……

香雪的目光投向底下兽王,虽然大部分的兽王似懂非懂,有些还面‘露’不耐之‘色’,但确实也有几名兽王,闭上眼睛,指头敲着拍子,兽头微微摇晃,听得出神,甚至还有一名豹王,敲着拍子,不自觉地流下两行清泪。

……靠,你们几个也太夸张,共鸣到这种程度,不是情伤深深,就是这辈子没被爱过,心里一定很孤独吧?

不过,托了这几个“知音兽”的福,那些对音乐钝感的兽王,也深自小心,不敢‘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免得后头被人讥笑是蛮兽,好在,自己推上台的是大美人,‘胸’‘挺’腰细‘腿’子长,光是看她在那边俯身,前倾弹琴,就够值回票价了。

……倒是底下那个獐子头,刚才喊肚子饿,现在还冲着那丫头身体直流口水的,越看越讨厌,不如等会儿找个机会,把他‘弄’死算了!

目光扫动,香雪将底下整个情况,尽收眼底,看整个情况都在控制中,她悄然闭上眼睛,十指结印,‘操’控着已经发动起来的幡阵。

术力透出,三面黑‘色’星晨旗幡无风飘扬,微微发亮,周围的空间出现涟漪水‘波’纹,往外蔓延,无声无息间,影响周天十方。

普通人无可察觉的‘波’动,勾连三处幡阵,不只传到飞云绿洲,也传到更近的狼王庙,‘操’控本地幡阵中的温去病,正准备逆‘乱’十方,藉由天变,改易时间,开启自己脚底地下的元气锁。

“……等不及用日蚀来开锁了,只要能变动时间,加快时光流转,时间一到,元气锁就会开启,打开后入手元命心火,托尔斯基要生要死就不是他说了算的。”

喃喃自语,温去病默控法阵,从中接收到***阵角的回传讯息,心中大定。

与香雪合作早不是第一次了,四大武神中,自己虽和老尚是***情感,肝胆相照,但合作得最顺手的肯定是香雪,自己通术数阵法,她也熟于此道,两人合作,互辅的作用最大,今次多个阵点要兼顾,还好配合的人是香雪,若否,谈笑用兵基本是没可能了。

然而,碎星四大武神,每个人出任务都有不同的缺点,自己是吃亏在天运太糟,意外变量太多,香雪的要命问题,却是在她‘私’心、玩心太重,总会在公务里夹‘私’货,顺道完成自身目的,有时甚至为了一己之‘私’,不顾大局……

云岗关之变,香雪夹‘私’货的可能‘性’相当高,至于眼下,除了阵法‘波’动,还有些画面传来,那是……

读了香雪所传过来的画面,温去病先是微笑,龙云儿曲中情韵,自己一听就能明白,实在没想到,在最兵凶战危的时候,会听到这样的曲子。

画面中,龙云儿还归本来面目,绿裳绿裙,披着一条素白缎带,说不出的淡雅好看,碧发披垂,长长的睫‘毛’轻眨动,全神贯注地弹琴,琴声颇有些未尽理想处,可内中所满溢的情感,却是再清晰也不过。

……温家哥哥,你可平安?我想念你,我牵挂你,云儿祝愿哥哥平安……

反覆不断的情韵,随着琴音流转,传递过来,自己听了都想立刻取笛来应答一曲,告诉她:没事啦,不用担心啦,回去再和算帐啦,洗干净***等着我踹啦……

想到这一节,温去病不禁莞尔,但想到香雪为何送来这段画面,这个笑登时多了几分苦意,希望……一切尽在掌控,不要再有什么变化了……

旗幡飘扬,十方大阵的逆‘乱’效果飞快蔓延,笼罩***范围,虽没有太多的异象,但术数高手和一等一的强人都能察觉。

手握驺牙,从空间隧道中走出的武苍霓,先是抬头仰望,确认术力的延展,跟着就注意到浓烈的血腥味。

嘎古‘花’大力开辟出的这条空间隧道,连通飙狼族与飞云绿洲,在飙狼族这边,有兽兵把守,自己本打算出来时免不得大战一场,但目中所见,死伤狼藉,本来在这里的兽兵,全都被残忍地杀害,一眼看去,竟找不到一具完整的尸海

“……这是怎么回事?遮日那王作了什么?”武苍霓姣好的眉头微蹙,想到了另一个可能,“有人先我一步来?是谁?”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