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三十三章 我恨我祖宗的脑洞!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巨大的狼魔形象,高耸如峰,手撑巨塔,脚定山河,周身血云缭绕,每一下动作,都伴随着体内世界宣泄的力量,那是足以轻易辗杀地阶的强大力量,如果不是被无量周天塔、江山社稷图给锁住,哪怕只是放出一丝,都会把这里疯狂破坏。

嘎古着实震惊,这个病容青年不但掌握了江山社稷图,手上更持有无量周天塔这样的道器,这恐怕是遮日那王在背后整备的结果,但两件异宝虽然厉害,对上天阶,却只能短暂压制,嘎古奋起了全力,估计只要半分钟,就能彻底脱困。

然而,这判断很快就出现问题,无量周天塔中,释放出的一丝威煞,直透神魂而来,无关乎修为,产生本源性的压制,嘎古瞬息间天旋地转,即使出尽全力去控制,稳住神魂,也徒劳无功。

这种状况,嘎古还是清楚的,如果以术数签订了命契,神魂悬于人手,命契发动时,就会生出这样的现象,即便是天阶也难以抗衡。

嘎古这辈子从未没了脑子,与人签订这样的契约,但在兽族历史上,却有这样要命的东西传下,昔日一百零八兽族会盟,以魂灵许下的圣契,存于契约之器上,凡兽族之血,皆得顺从。

这样的契约之物,就只有一个……兽王爪!

打从一开始,嘎古就不住提防遮日那王手里的这件大杀器,如果一早看到,肯定深自提防,却想不到却是在无量周天塔的***中,感受到兽王爪的威煞,贯顶而来。

其中道理,嘎古一想便通,定是兽王爪的神元被导引而出,灌入无量周天塔,以伤损道器为代价,在关键时刻作致命一击。

兽王命契镇魂,无量周天塔盖顶,江山社稷图封锁,三方夹攻,嘎古终于露出了惧色。

看起来草率、荒唐,但无可置疑,这就是一个能危及自己性命的杀局,有效时间不足一分钟,但这一分钟撑不过,便会殒落当场,如此鬼神莫测的手段,站在敌对的角度,委实不寒而栗。

“……人类,想杀兽尊,你还不够格1

年老的兽尊双目怒瞪,狂啸一声,一身术力源源而发,巨大的狼魔形象,燃起了熊熊血焰,像是将神魂内蕴存的精元,一口气全逼发出来。

燃烧神魂,这是天阶强人战斗的最后手段,形同玉石俱焚的拼命,无论是无量周天塔、江山社稷图,都还不足以将嘎古逼至如此,可要对抗源自祖系血脉的命契压制,就只能用上这个手段。

这还是因为血脉传承而来的命契,已经被大幅削弱,进入天阶后,神魂特别淬炼,也进一步抵销了命契的影响,如果是亲身亲下命契,就算练上天阶九重,也没有丝毫反抗余地。

……燃烧神魂以抗命契,持续时间不用太久,无量周天塔已经出现龟裂,呈现诸多不稳征兆,最多半分钟,无量周天塔就会崩毁,自己只要能支撑到那时,虽然燃烧神魂会大幅缩短寿命,但能逃过这一劫,就上上大吉,否则若动用留存于神坛内的后手,化血重生,伤损恐怕更大……

豁命力撑,嘎古已顾不得别的事,冷汗狂流,就想撑过这最后的半分钟,但在这关键时刻,他看见那个病容青年又笑了,那种笑容……仿佛站在岸上,看着溺水之人想要攀爬,就要举脚踢下……

“兽尊大人真是卖力,都这样了还死死撑着1

温去病手中光华变幻,笑着将光团投掷了出去,光团并不是很亮,也不特别显眼,但正处于内外交逼的嘎古,却生出极度的恐怖感,分神不得,眼睁睁看着光团砸来。

光团看似没有杀伤力,也不是针对嘎古本身掷来,是直袭他燃烧中的神魂,那个巨大的狼魔元神,两边一接触,千刀万刃难破的狼魔元神,赫然像被浇了一桶酸液,迅速蚀化。

出乎预期的嘎古,发出惨烈痛嚎,凄厉似鬼,脑里满满的疑问,如果是倚仗装备也就算了,但普天下有什么神功秘法,能够给一个连地阶都未满的普通人,横击天阶元神的能力?

如此匪夷所思的技法,嘎古不知出处,却本能地想起了一群专门创造奇迹、打破常理的人族,自己当下的遭遇,太像他们的风格,不由得抖颤出声。

“你……你是……”

“是啊1

温去病微笑点头,很满足于自己打出的这记杀着。

六道封灵锁印.封魔印!

当初四大武神,分学六道,自己仅得其一,由于宝相金身所凝化的战体,物理战所向无匹,却对那些无形无影的魔头没办法,所以在神鬼妖魔仙佛六道之中,自己选择修练封魔樱

兽尊非魔,以属性而论,较偏妖族一脉,中了封魔印,没有属性加成,但这始终是直击元神的杀技,嘎古受三方***,***燃烧元神,已是危在一线,再挨上这当头一击,不信他还能挺祝

果然,封魔印一出,打破了四边较劲的多角平衡,狼魔元神迅速消蚀,损伤神魂,更连带造成肉身的崩裂,嘎古大口鲜血喷出,身体出现诸多裂痕,眼中的愤恨几乎要烧起来,身上则亮起一道白光。

“哦!不愧是天阶人物。”温去病笑道:“居然还留有化血重生的手段?你留下的后手在哪里?不会那么没有创意,就在你家祭坛里吧?太好猜到的地方,很危险耶1

调侃的语句,传入正要舍弃**,化出元灵的嘎古耳中,堂堂兽尊,惊得魂飞魄散,同时,脑中激烈出现的危机感,也显现出一幕画面。

飙狼国师的神宫之内,神圣的祭坛旁边,倒满了神官的尸首,全数给人一剑封喉,瞬息毙命,下此毒手的人,站在祭坛前,手持金剑,龙行虎步,气势一派雍容。

遮日那王!

怪不得他不在场,发帖邀请,到底还是调虎离山的手段,一面用这个人族大意骄兵好暗算,一面亲身闯入神宫,杀掉一众神官,更要毁灭兽尊所留的后手。

就只见,金毛狮王的魁梧身影傲立,举起兽王爪,慢慢扫了一圈,祭坛中央登时多了一个红色亮点,透过兽王爪的感应,藏匿的分灵立时暴露,嘎古甚至看见遮日那王露出微笑,高举金剑,重重挥下,祭坛上的守护禁法,在皇道金剑之前,不堪一击,跟着,就是眼前的一片发黑。

“不~~~~”

嘎古惨叫声中,全身由溃裂开始大块崩散,元神受损之下,更无力抗衡含着命契的无量周天塔,就只见宝塔下击,将破损的狼魔元神一一吞灭,死亡的恐惧,吞噬身心,嘎古用最后的目光,怒瞪着夺命仇人,发出不甘的嘶吼。

“……我……我怎会死在你这小辈的手里……我不甘心……”

怒吼入声,以法诀操控着宝塔的温去病,只是微笑,“哈,好久没听见这话了,尊者,或许你不相信,但你这话,当年龙昆保临死前也喊过……”

意外的一句话,***了嘎古的意识,他忽然觉得,这个病容青年的形象,很像某个人,某个在传说中并不怎样,却似乎杀机深藏的人物。

“原、原来是你……你的真面目……”

“不是吧?这样你也认得出?以前我们好像不熟啊1

温去病心头一震,更多的是好奇,自己形貌大改,以前又和嘎古没交集,他是如何认出自己真实身分的?

寻思中,只见无量周天塔下压,将嘎古的元神、破碎肉身,一起辗爆,而嘎古的死亡吼啸,则在天地间不断回响。

“贾伯斯!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惨嚎之声回荡,温去病的表情瞬息僵住,好半晌才吐出一句,“靠,你那是什么眼神……不过这句遗言……让人有同感啊1

这句感慨,略带唏嘘,而没等温去病回过神来,控诀收塔,陡然一股巨爆,连同滚滚热浪袭来。

“……糟糕1

心神一动,温去病操控江山社稷图,幻化世界,层层山峦、河川屏护,空间演化,拉开万里遥距,将爆炸威力阻挡在远方。

爆炸威力极强,整座无量周天塔完全爆开,释放出的冲击热浪,将数千里的石峰、木山一一摧毁,大半天空燃成火红,连天也烧破一个洞来,江山社稷图崩了一角,但随即光阴冲刷,空间演化,缝隙迅速被补上,层叠江山一阵起伏后,恢复原状,天地寂静。

“……这老鬼!连一点渣都不留给我?”

温去病跺了跺脚,颇为气恼,晓得自己虽然击毁嘎古的肉身,吸其元神,却仍然失算了他身上的装备,他不知引爆了什么,把本已破裂的无量周天塔,从内部直接迫爆,自身固然完蛋,更让自己无利可图,既得不到他一身的装备,也不能折磨元神来拷问情报。

好在,猎宝不是主要目标,自己为防不测,一早打出封魔印,吞食封住他大量灵体,效果虽然差了点,可用来发动***开天十方大阵,勉强够了。

温去病手打法诀,江山社稷图消失,自己回到狼王庙遗迹,三根绣满不同星辰的黑色旗幡,迎风朝展,吸收天阶元灵后,与另两处竖立好的幡阵呼应,缓缓起阵。

同时,在平阳城内,攻杀狼王子的斩首战场上,一声悲痛至极的咆哮,伴随着强绝力量,震动全常

“贾伯斯!***你祖宗十八代~~~”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