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三十一章 强迫合作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三十一章 强迫合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吊颈岭,位于帝国境内,沧溟龙家的地盘,当年曾经是人妖激战之地,爆发过几场极为惨烈的大战。

“……吊颈岭?”

嘎古没打算被人族小子牵着鼻走,却很自然地被这个地名勾动了记忆。

百族大战时候的很多史事,除了专门研究相关史料的人,***能清楚记忆的并不多,因为战争开打的频率太高,又是多种族大乱斗,光吊颈岭一地,大战两三次,小战十余次,有人妖战,也有妖魔战,还有人魔妖的混战,如果光说一句“吊颈岭之战”,鬼才晓得是指哪一场?

这还不包括那些打完之后,整个城市被打烂,重建后连名字也改掉的地方,虽然距离现在不过十几年、不满十年,却足够令旁人记不清楚了。

也多亏嘎古当年曾听前辈提过,否则真不会对这个与自身全无关联的地方有印象。

“……吊颈岭最后一役……那群可恨的碎星杀贼1

嘎古咬牙切齿,只要是兽族,提到碎星团,基本都是这个反应,“山陆陵得龙家之助,净瓶洗金钟,万古江山一声吼,震杀多名妖王,褒丽妲、尚盖勇联手袭杀妖尊,逆转战局,助龙家斩将夺胜……哼,好威风,好得意,但如今又是什么下场?”

“哈哈,难为您老居然知道,不过换个立场,那原本是一场很壮烈的崛起战役呢。”

温去病手拿摺扇,扇了扇风,倍显潇洒,笑道:“当时,碎星团刚入手神器江山钟,残损太过,根本无法使用,但为了完成吊颈岭一战的布局,不得不向龙家商借四海玉净瓶,由龙昆保尊者亲自主持,以瓶中的至净水精,洗涤江山钟上的血怨,这才得以改造完成,成为关键力量,运转阵法,击杀妖王……我知道您老对这无感,不过那一战,很多人族都津津乐道……以前啦。”

“人类,你想死吗?”

嘎古神色转冷,道:“老夫来这里,可不是来听你一通废话的,你若想保住命,最好能说点让老夫感兴趣的东西。”

温去病笑道:“理解,我与狮王一见如故,蒙他看得起,让我负责在这里的探测工作,不是我自夸,在这方面,我其实有点小天份啦,那个***就是我弄出来的喔,不过……现在遇到了麻烦,那个裂缝深处,有一层气罩,不知是封印还是什么的,我看不透底下的东西,尊者法眼如炬,可否助我?”

嘎古皱眉,可还没说话,那个明显话多的病容男子就抢着开口,“尊者堂堂天阶,难道还怕我一个小小蝼蚁吗?我就算装神弄鬼,又岂能骗得过尊者?”

道理正是嘎古心中所想,可被对方这么明摆着说了,反而感觉到不妥,嘎古道:“一个人族,夸夸其谈,我如何信你?”

温去病笑道:“尊者此来,本是为了确认地下的秘密,来了又没胆子看,为何要来?如果看都不敢看,那也别废话了,直接领了便当走路吧。”

“哼1

嘎古动了杀念,但对方技术人员的身分,让他一时不敢下***,决定先看完地缝中的状况再说。

来到地缝旁边,往下一看,异常深邃的地洞底,闪烁着灰色的奇光,以他的眼光,很快就看出来,这层灰色的怪光,并非术式形成,是过多的能量冲击在一起,彼此危险平衡下呈现的“混沌”。

要看透这层混沌,普通的道具或术者,绝对不行,确实只有神念突破凡躯,修成法身的天阶人物,才能凝法眼,一目看透。

嘎古目光闪动,凝法眼,往下看去,穿透灰色光幕,看见了底下的虚像结构,层层***后,脸色大变。

“这……不可能!这……”

兽尊是当前兽族最顶峰的存在,嘎古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土著,但这一眼所见,堂堂兽尊面如土色,仿佛见到浩劫来临,末日接近,一下法眼闭上,抬起头时已满额冷汗。

“兽尊,发生何事?底下到底是什么状况?”

温去病的叫唤,让嘎古镇定下来,就个人情绪,他连和这人类多说一句都不愿,但这里没有别的选择,而刚刚看到的东西过于骇人,让他急切想找个对象说话,哪怕是个非常讨厌的人族。

“底下……不是单纯的能量冲突,不是空间类的法则碰撞,是……更实际、更具体的实物……”

“是大地板块吗?我以前在书上读过,地震的原因,是地下的板块移动碰撞,天阶法眼入微,尊者是否看到了那……”

“不是!比那更强烈得多,底下的能量,比寻常板块碰撞强上亿万倍,不是大地与大地的碰撞,像是……世界对世界,多方天地的对碰……”

嘎古审慎用词,颇有些失了兽尊的威仪,但刚才一眼所见的事物,太过匪夷所思,超过了所有的常理,无可解释,在心神俱震之下,他也顾不上失态了。

而嘎古的话,同样也让温去病心中一沉,之前探测所集到的数据,无不指向同一个事实,自己最初还有些许怀疑,但现在透过嘎古的法眼,已基本肯定了这骇人的猜测。

狼王庙天地灾变的源头,现在已经很清楚,背后是两方势力的冲突,一方是急着打破次元禁断的神魔妖,另一方只有一人,却是始终掌握主动权的贾伯斯。

为了稳固封印,贾伯斯在狼王庙做下布置,而诸神、诸魔透过太一,发布任务引导,让自己一行人到此,摧毁贾伯斯留下的封禁,贾伯斯则可能隐身在帝都,透过军部,发下任务,藉自己一行人的手,把挽救危局的最后希望带到。

截至目前为止,神魔一方大获全胜,封印解除,贾伯斯预留的后手全被***,只能靠一个极难完成的起龙脉大阵,全不靠谱地试图力挽狂澜。

但……真是这样吗?

在温去病的印象中,那个人的后手一向很多,而且总是想得极为周全,务必做到无论发生什么变量,都能有相应的后手顶上。区区封印被破这种事,他不该没有料到,也不该没有任何准备。

这一点,一直令自己生疑,结果***终于显现,嘎古所见的东西,旁人多半不懂,连嘎古自己都不晓得该怎么说,但温去病却一下子明白过来,甚至有一种仰天狂笑的冲动。

贾伯斯,你的绝户计……太毒太毒!

天神兵与六道封灵锁印的***,稳住封印,直至封神台正常崩毁,但如果遭遇外力拆解,就会引发后手。

……不是等不及吗?不是想早点打破次元封禁,与人间接轨吗?

……碎星者一向予人方便,你们不顾一切敢要,我就敢给!

在异界,正等待次元封断被打破的神、魔、妖,恐怕万分错愕地发现,封印被打破后,重新接轨上的不只是空间、境界,更包括实际的天地。

人界、神界、妖界、魔界,即将对接,不是简单的相连,而是剧烈的相互对撞!天地与天地、世界与世界的碰撞,不管是多伟大的存在,当这些碰撞一连串地完成后,结果就是轰的一声,诸界毁灭,天地不存!

这种事情,说出来没人肯信,就连嘎古都没法置信,但也唯有这么荒唐的事,才能让诸神、诸魔、群妖都乱了方寸,急急达成协议,联合躯动太一,不惜一切,阻止灭世浩劫。

若非如此,太一不会打破万古以来的立场,主动违反诸多戒条,推动局势演变,发生那一连串反常的变化,这就是贾伯斯的思维与手段。

……你们搞坏的东西,为什么要我来补?世道公平,我就要你们亲手补上!

这样的思维与作风,正是那个人的风格,而现在,自己就在这计画最关键的位置上。

“……其实呢,兽尊,关于吊颈岭的往事,有一点误传,外界不太清楚,因为不太好给外界知道。”

温饶海玉净瓶发动,能洗涤万古江山钟上的血怨之气,但玉净瓶这件神器,必须由天阶持用,还限定是龙家血脉,才能起到最大效果……龙家实在不很厚道啊,帮着他们打仗,他们还狮子大开口,坚持索要血脉苏醒的完整技术,才愿意配合协助,否则,宁愿让妖魔多肆虐沧溟五十年……嘿,连这么混帐的话都说出口,真她老母的1

嘎古皱眉,觉得温去病的态度忽变,相当嚣张,必有后续动作,却不知他底气何来?

“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有何目的?”

“没啦,只是想说兽尊你也快要动手杀我了,想趁最后机会解释一下,我年轻时候呢,和龙家有点过节,所以那个人开发了一种技术,专门处理一些……需要天阶人物合作,偏偏人家不愿配合的时候,最终,他宰了龙昆保,燃烧他的元神发动玉净瓶。”

温去病举止优雅,笑道:“兽尊,请教一下,兽族将遭大劫,你愿意为族人舍身,以消巨祸吗?”

嘎古怒道:“你疯了不成?胡言乱语,真急着送死?”

温去病耸耸肩,“真遗憾,谈判崩了,那……请领便当吧,你喜欢排骨口味吗?不瞒您老说,我以前常被喂鸡腿的。”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