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九章 热心的捆工兄弟们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九章 热心的捆工兄弟们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月煌滩上,双边势力冲突,还未交接,人族一方已是忐忑,这边固然是清一色的禅师,对面也有十多名兽王,一旦爆发起来,再加上***那些高阶、中阶的兽兵,源源不断,这里实在没有多少胜算。

金刚寺武学的特性,利守不擅攻,众僧心里早有打算,若在城楼组装出来前,遭遇兽族攻击,只能不顾一切死守,拚着让人强行坐化,运圆寂**,开结界死守,也要把这里守祝

兽族人马一出现,这边本来就该要先结阵,再观后续,可那个奇妙的女童所言,却让众位禅师为之一愣,再看她自信满满地迎上去,似是闲步,可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像要把那一片兽军给吞了似的。

众位禅师察觉有异,不敢妄动,姑且照着她先前的话,一面静观其变,一面加速完成手边工作。

龙云儿全速飙冲,想要追上香雪,与她并肩作战,可香雪虽然只是小步子走路,速度却快到不合理,自己怎么也追不上她,就看她越走越远,与迅速逼近的兽军接触了。

兽人来势如此猛恶,照这架势,仿佛都看得到,那么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在与兽族军队接触的瞬间,就会被撕扯粉碎,成一堆骨肉渣子。

龙云儿的预期比较不同,心里准备会看到的,是双方接触的一瞬,兽人之中就现大量死伤,香雪或是化身烟雾,或是变身***,放手大杀,让兽人军队看见炼狱。

凄厉的画面,仿佛已经出现在眼中,但到最后,龙云儿没有看见预期中的景象,反倒是见着了一幕奇景。

俏生生的小女孩,与高速奔来的兽人群接触,双方没有冲突,三言两语后,兽人们停下脚步,几名兽王模样的将领出来,和香雪又几句话交谈后,整个兽人队伍停了下来。

数目没有预期中多,总体大概数百个兽人,算不上大军,但除了十余名兽王,其余几乎都是高阶、中阶,实力相当强,算得上精锐之军了,可奇怪的是,他们与香雪交谈后,就停下脚步,原处站定,不断往这边张望,好像在期待什么。

金刚寺众禅师,不知见过多少大风大浪,与兽族的生死厮杀,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多惨烈的战斗,都不足以令他们动容,可这一回,他们目瞪口呆,全都看傻了。

“这……什么状况?”

龙云儿一下傻眼,不能理解这是什么状况,假如是温去病,还有可能凭着辩才,一通忽悠,让兽族停步,但香雪又不是特别会说话的,怎么几句话一说,那边就停下脚步了?她到底……说了什么啊?

正寻思着,就看到香雪缓缓朝这边走来,这次走得倒是很正常,慢慢靠近过来,也看不出身上有什么改变,而没等大家相问,小女孩已经扯开喉咙,对着这边张口大喊。

“喂!捆工兄弟们,再加把劲啊,快点把舞台给搭完,一群贵宾老爷还等着咧,事关人族颜面,咱们可不能丢脸啊1

捆工兄弟?

舞台?

一串不着边际的话,再次把所有人砸得头晕脑转,如果不是事实摆在眼前,那些兽人都停下脚步不动了,这边怎么都不会相信,因为即使是忽悠,也得有点根据,明明就是一座城楼,瞎子都看得出来,怎么会是舞台?这么过火的忽悠,为什么会有人肯信啊?那些兽人到底在想什么?

金刚寺的禅师们,面面相觑,即使以他们丰富的阅历与眼界,也说不清这是怎么回事,如果不是这种状况,或许还有被幻术愚弄、精神操作的可能,但对面那边还有十多名兽王在,基本没有这个可能性。

兽族并非个个体壮、无脑、神经粗,其中也有擅长智略,甚至长于幻术、精神操控的种族,金刚寺禅师们法眼如炬,看出对面那十多名兽王中,就有两名这样的人物,他们目光清明,全无被迷惑的痕迹,绝不是中了幻术。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众禅师陷入光怪陆离的疑问中,只依着那小女孩早先的话,当作什么都没看到,迳自工作,反倒是龙云儿,隐约看出一点端倪。

与兽人会面前后,香雪并没有什么改变,只有一点差别,和兽人说完话回来后,她的胸口多了一个小牌子,上头写着“经纪人”三个字。

经纪人……舞台……

清楚香雪的底细,龙云儿有了个猜想,表情登时僵硬,看着香雪朝这边走来,忍不住低声道:“这是一开始就准备好的吗?之前的计画,根本没提到这一节啊1

香雪绽开的微笑,如朝露中的鲜花,龙云儿每次看到,都有点自惭形秽,不晓得怎么才能笑得那么惹人怜爱、那么纯真无瑕,看了几乎忘掉去听她的话。

“别傻了,四大武神之间,真正要商量的计画,都不会给人听见的,不过就是站在旁边听而已,这样就被听出来,我们就白混啦1

香雪轻笑说话,龙云儿一下苦笑,真心佩服那两个人之间的默契,而眼前这座渐渐成形的城楼,若说是舞台……倒也是,人生如戏,整个天地,本就是一座无比巨大的戏台……

而在这朗朗乾坤之下,一场无数生与死飞快交错的大戏,正在比这里更大千倍的戏台上演。

平阳城中,人、兽两军死战,战况陷入胶着,兽军攻势虽猛,但前次在城内、城外两次中伏的阴影,确实起了影响,让兽人们有所畏惧,脚步快不起来,而频频发生的地震,也震得兽人内心惶惶,战意更减。

这种时候,就显出两边的不同,兽族是进攻的一方,有得选择,但人族是保卫家乡,退无可退,哪怕地震摇得心乱,也必须死守到底,这些心理上的微妙差距,表现在战场上,就是天与地的分别。

少了誓死言胜的斗志,兽族实力虽强悍,表现出来的就不是那么回事,虽然在托尔斯基的强势指挥下,兽人发动异能,暴发增力,狂猛的联合攻击,终于把未完全修复的城壁给打破,杀入城内,但战争却未因城破而结束,反呈白热化。

武苍霓的人不在,但她所做下的安排与布置,持续在发生效果。

金刚寺禅师级的人物,除了枯荣首座,其余全数调往月煌滩,这对平阳城的防卫实力影响甚大,但这里始终是司马家的地头,多少年的经营,地利之便不是一句空话,保家的意志、各种布置相结合,在城破之后,变成一股更坚强的守卫力量。

司马家的热血与义勇,也在城内各处的巷战中尽展,所有地阶高手、高阶武者,领着族中子弟,浴血死战,拼命不退,战至绝处,就用同归于尽的打法,一个换几个,或是一个换一片。

这样的打法,令兽族也为之震撼,在攻破平阳城壁,完成一个目标后,再遭遇这么强烈的反击,确实让兽军立在一个颇摇摆的位置上。

……死战玩命?见好就收?

每个兽人心中都生出这样的疑问,而最感受到这份动摇的,就是领够娣⒏械浇辜保韭砑业牡挚挂斐M缜浚硐殖龅木鲂牟蝗萸崾樱中饷创蛳氯ィ耆ハ缕窖舫牵鹚狄皇比蹋退慊ㄉ先逄於加锌赡堋?p> 以现在的状况,哪可能等上三五天?不尽快寻求突破口,这一仗就要被敌人给逆转了……

有如热锅上的蚂蚁,满身浴血的托尔斯基,接到了手下线报,发现武苍霓的踪迹,那边几名兽王正在攻杀,已经把武苍霓与司马家人冲散,持续追杀中,武苍霓不住呕血,伤势相当严重。

托尔斯基闻讯大喜,立即赶去,仗着神兵植体,异能加倍爆发,一路斩杀僧兵与司马家子弟,直闯至目标地,领先***的兽王,突破重围,来到一处三合院,虽然身上疲惫,战意却高昂到极点。

“武苍霓!出来受死1

高声呼叱,托尔斯基踏入三合院,脚才刚踏进门,里面空荡荡的寂静,异样的气氛,让他有如一盆冷水浇在头上,登时惊醒。

“不妙,中计了1

清醒过来,托尔斯基想要退离,但三合院中的禁法开启,将托尔斯基与外界隔离,而多名地阶武者,也在司马令公、枯荣首座率领下现身。

“……只有你们?”

托尔斯基横视周围一眼,起初睥睨狂态,但看武苍霓始终未曾露面,他陡然醒悟,脸色一变,“武苍霓不在平阳城?去了哪里?飞云绿洲?”

连着几声,思维变动迅速,听在枯荣禅师耳中,尤其慨叹。

……虽为异族,这名狼王子真是一代人杰,有勇有谋,阴狠毒辣,整个西北除了武苍霓,恐怕真没有第二人能及,可惜了……

“托尔斯基1

司马令公大喝:“你已身陷重围,今日就用你鲜血,祭奠我司马氏子孙在天英灵1

“……说得跟真的一样。”

浴血的狼王子,身上发出耀眼红光,邪气大盛,右手五指也迅速化为锋刃。

“别以为设了个陷阱,就有便宜占,一会儿你们就知道,这里到底是谁的坟墓1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