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七章 杀贼!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七章 杀贼!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无神铺内,夜莺夫人手握弯刀,气势慑人,忍住**伤痛,维持一副状态完好的架势,压住面前的众人。

不老仙身为无神铺之首,果然极不好斗,自己这些年来窥探他的破绽,多方研究,也在他面前隐藏实力,让他对己掉以轻心,做了诸般准备,真打起来,仍难稳操胜券。

这还多亏他运气不好,在冲击天阶,行功紧要的关头,不得不分身化影出来办事,却倒楣挨了小金刚阵一击。若不是分身,小金刚阵未必能重创他;若不是小金刚阵,寻常地阶也锁不住他的分身;最重要的,如果不是在那节骨眼上,正常分身被小金刚阵击破,绝不至于让他身受重伤,力量跌退。

几个难得发生的巧合,凑巧都碰在一起,那就是***他了,所以他被创伤后,便躲在闭关洞府里,连面也不敢露,而自己从司徒小书、龙云儿口中得知大致状况后,也知道这是取命良机,不趁这机会来杀,后头哪还有这种好事?

不老仙长年闭关,自己加盟无神铺那么久,早趁着职务之便,偷偷在他闭关处做下手脚,原本就有打算趁他闭关,潜入暗算,这***上用场,自己匆匆穿山赶来,进入飞云绿洲后,不惊动任何人,循先前伏下的后手,潜入他闭关处玩暗杀。

整个布置还算成功,但还是发生了误算,没有想到不老仙这么多疑的人,居然在不许任何人靠近的闭关处,暗伏了帮手。

那人似乎是不老仙的盟友,与之处于对等关系,两人正在商量什么,自己出手奇袭的一击,固然重创了不老仙,可那个身上气息锐利如刀剑,表情很冷的灰衣中年人,也在自己与不老仙拼斗,分不出手的时候,给了自己三刀,其中一刀捅穿了肺叶,险些透心,伤得着实不轻。

如果没有这个变量,自己是能够更简单地取胜,也不会伤得那么重,那个灰衣人在不老仙被斩废后,眼见事已无可挽回,就飞身逃走了,自己暂时无暇料理他,但这笔帐……自己不会忘记的。

“不过,在那之前……”

武苍霓嘴角挂起轻笑,弯刀微扬,指向面前不远处的那个小老头,“你该不会以为……我把你给忘了吧?”

不老仙嘴角溢血,身上多处伤口,部份深可见骨,这些还不是最麻烦的部分,有几道刀气侵入体内,斩断经脉,毁坏丹田,将他斩为废人,如果能活过这一关,不是没有治疗的方法,可……这机会显然没有了。

“我、我好后悔……当初不该引狼入室……”

声音尖细,气脉被破之后,不老仙的**迅速老化,皱纹布满全身,只有眼中的怨毒,持续投向身前的那个女人。

武苍霓冷笑道:“无神铺的规矩,白吃的午餐,早晚都是要还的,这些年来,你先是靠我的帮忙,驱逐前任总铺师,又从我手上拿取大量物资,壮大自己派系,真以为是不用代价的吗?你既勾结托尔斯基杀我,我对你也不用客气。”

“……”不老仙咳了两口鲜血,陡然双眼圆瞪,尖声叫喊,“大家别信这***,她就是……”

刀光闪过,血虹乍现,一颗头颅飞空而起,掉坠在地上,出手的不是别人,是临时出现的武战豪,一现身就斩了不老仙的头,持刀向武苍霓行军礼。

“贼已杀,幸不辱命。”

武战豪并不是独自出现,这趟武苍霓潜回飞云绿洲,挑的全都是高手、精锐,以武战豪为主,直属手下的游骑兵、碎星团旧部,全都带上,来到飞云绿洲的地下密道后,武苍霓独自刺杀不老仙,其余人则悄悄去解放那些被监禁的高手。

这一下现身,武战豪身后多了几十人,个个不弱,内中还有地阶人物,而更多的人则是从四面八方赶过来。

以武苍霓的统驭力之强,这些年来将大部分心思用在飞云绿洲,经营出的力量,几乎可以架空不老仙,绝不是仓促间说拔就拔的,这回先杀不老仙,再登高一呼,风向一倒,夜莺夫人的支持者登时蜂拥出来。

形势一成,原属不老仙派系的人们,看着眼前团团包围,只有傻眼的份,哪还能够顽抗?就算有什么别样心思,当前也只得按下。

武苍霓看着滚动到脚边的苍老首级,摇了摇头,纯以武道成绩而言,不老仙着实不弱,自己与他合作,企图是有的,却没想过要害命,他本来可以有个更好的收场,可惜……他偏要把脑袋送过来……

“不老仙已死,从今之后,无神铺我说了算!凡属不老仙旗下的,俱是我无神铺同僚,凡归顺我者,既往不咎,我当天立誓,若违此诺,教我不得善终。”

武苍霓的声音远远传出去,进一步动摇那些正忐忑不安的敌对份子,而她在这声宣告后,更直接举手,将遮脸的面纱一摘,露出底下国色天香的真面目。

“我是帝国游骑兵武苍霓!有谁对我看不过眼的,现在就站出来1

无神铺内,知道武苍霓身分的人不多,里头有不少还都已被清洗亡故,现在这么当众自揭身分,先是那张倾城丽容,让一众左道强人眼前发亮,暗赞一声,跟着就被那个名字,如雷贯耳,震得呆若木鸡。

“天南武凤”武苍霓!

西北第一人!

单凭名气,未必能服众,可亲眼见她斩杀不老仙在前,数年积威之下,哪还有人敢出来找死?更何况,既往不咎,大家一切当没事,这也不失为一个好结果,过往夜莺夫人的行事作风,无神铺内都还是心服的。

无神铺的大局就此底定,武苍霓下令,开启大阵,屏护住飞云绿洲,提防可能的兽军来袭,同时,司马路平等人也将一杆漆黑的大旗扛了进来,就竖立在无神铺大阵的核心。

“……这边搞定了。”

换回一身白衣白甲,武苍霓将一头长长的黑发,绑起了马尾巴,也包扎好了伤口,明艳英媚,望之令人心悦诚服。

司马路平拖着伤躯,来向长官报告,“大旗竖起,余下就看另两路人马了,老实说……许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好像回到从前,各组人马分队行事的感觉。”

言谈中,司马路平摸着下巴,觉得自己想得太多,武苍霓一手插腰,朱唇不语,心里却有类似的感觉,打从碎星团崩毁,自己虽贵为统帅,也经历战争,却再没有在碎星团中,那种团队合作完成任务的感觉,反倒这一回……

“大势已定,这边先交给你们,***另外两边帮手。”

武苍霓整理了双刀,驺牙、冷月分别挂腰,马尾一甩,忽然皱起眉头,轻着胸口,但随即面色如常,像什么都没发生,只是这一幕,却没能瞒过在他身边的武战豪、司马路平。

武战豪担忧道:“阿姊,的伤……”

同胞姊弟,武战豪清楚这个姊姊的倔强,特别是在战场上打磨过后,受的伤再重再痛,都能行若无事,不露迹象,她胸口那一剑,几乎是擦心而过,相当危险,连护身的金甲禁绝都没扛住,如果不是她以绝顶修为险险避过,当场就毙命了,下手者的武功不是普通高,所持用的也是厉害宝兵,现在的她……很不适合继续战斗。

但作为一路追随的部属,司马路平更清楚,这是一个不会听劝的长官,至少不能用她个人的安危来劝。

“无神铺初定,算不上稳,在这时候离开,不妥吧?这边还需要坐镇的1

“我知道。”武苍霓道:“但三角任务,只有我这边完成,并无意义,而另外两角……我很担心,月煌滩集中了金刚寺的大批禅师,还有点底气,但狼王庙那边……还有平阳城,如果能顺利格杀托尔斯基,麻烦起码少了一半。”

司马路平皱眉道:“想兼顾这几个地方?虽然修为绝顶,但受的这个伤未免……”

武苍霓道:“相信我吧,我出去活动,比固守在这里,更能对整体大局有好处。”

主帅坚持若此,***人也无法再说什么,好在这边只要把大阵开启,哪怕十万兽军齐来,也能撑上几天,而听命于武苍霓的夜莺一系高手,都已恢复自由,足够控制局面,武苍霓做出这个判断,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紫色的光幕,无声无息落下,笼罩住整个飞云绿洲,武苍霓则化作一道白电,瞬息消失在黄土地的尽头。

“……那个方向,有灵波。”

遥远的距离外,香雪睁开眼睛,“飞云绿洲应该搞定了,旗幡竖起,武苍霓得手了。”

“拜托别说闲话好吗?这边很需要帮忙啊1

龙云儿用近乎哀求的口气,对着香雪说话,周围的沙地一望无边,平坦的地面,没有分毫遮蔽,这里是月煌滩,而大量的方形、锥形、三角块体,散落周边地上,就等着进行拼组。

近二十余名禅师,齐心合力,却笨手笨脚地照着蓝图,开始拚起这一***的装构体。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