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四章 天上掉下来的大礼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四章 天上掉下来的大礼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温去病所送来的这个“大礼”,砸晕了武苍霓,虽然说是礼,实际却是个***烦。

若是之前,双方南北有隔,武苍霓对此人了解有限,勉强当个普通兽王来处理,自己迳自也镇得住,但有过先前那番交锋,知道金毛的狮王虽然年轻,却是日后可能凌驾整个兽族之上的霸王,那就不能等闲视之。

更要命的,是这个将来的兽人王,手握皇道金剑,看那柄剑上的帝者天威,大势似乎已成,恐怕连同样修练皇道之路的李家天子,都未必有这逼人的气息。

皇道之术,是人族独有的技术,别开蹊径,既受万民愿力寄托,又承命于天,几乎没有愿力崩溃的隐患,修练至大成后,甚至能点人封神,个中神妙之处,匪夷所思,外人难以尽知,是人族在魔、妖、兽相逼下,仍能延续的重要底气。

修练皇道之术,要满足极其繁复的条件,所受的约束也极大,而在各种记录中,至少万年之内,从未有***种族能修练这门技术,更别说在兽族出现,是以当初看见那柄狮皇金剑,自己眼珠子都快突出来。

若有得选择,为了全体人族,应该立刻用尽手段,干掉这个狮子王,否则等到日后他声势大成,别说十座云岗关,就算百座、千座,都无法与其头颅的价值相比。

偏偏……眼前没得选择,这位狮王透过温家,主动找上门来,令武苍霓异常头痛,哪怕眼下需要这位的合作,但等此事了结,风声外泄,自己可能就会上“勾结兽酋,图谋不轨”的罪名,至少也是个骂名。

为策万全,这种事最好拉上司马令公、枯荣禅师,由他们在场参与、见证,这才稳妥一些,甚至即使有他们,也还嫌有些扛不住,最好能上报帝国,由官方使臣下来主持,才无后顾之忧。

不过这种事想都知道不可能,人族、兽族的合作,就算不是禁忌,也是个忌讳,遮日那王秘密联系,自己却要搞出一堆人在场,这种***行为,对方肯定连耻笑都懒得说,直接拂袖而去。

如果不为了这附近的百万军民,自己真心不想淌这浑水,一个不慎,甚至牵连武家,可眼前骑虎难下,推拖也只会失了气势,不是谈判之道,唯有先听听对方说什么。

于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成了双方会谈的开端,遮日那王简单地表达联手铲除托尔斯基,共谋双边和平的意图,条件是人族这边必须出力,弥平一场巨祸。

“武帅在苍凉山好一场大闹,却给我们添了不小的麻烦,因为的缘故,狼王庙崩毁,底下有个封印被打破,牵连周遭地脉……”

遮日那王道:“说起来很复杂,简单的情形就是,若不设法将情况稳住,将有很多人丧命,这不光是我们的同胞,也包括了你们人族……”

说话同时,地面开始摇晃,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袭击了平阳城,晃动不算太剧烈,持续时间却颇久,窗外传来人马嘶鸣,***之声,令武苍霓皱起眉头。

同样的震动,也出现在遮日那王一边,只是他似乎早已料到,不惊不乍,镇定微笑,“这只是个开端,类似这样的地震,在今后数日内将密集发生,震度一次强过一次,最终……武帅可以想像。”

一场地震的涉及范围与强度成正比,能同时震晃兽族与平阳城的地动,哪怕眼下的震动不算强,如果真如预告那样密集发生,代表的意义也非同小可,肯定是一场大灾变的预兆。

更有甚者,武苍霓想到了封神台上的异状,如果那道裂缝扩大,次元禁断被破,整个空间出现异变,那以连串地震作为表现,也没什么不合理,而这所代表的东西,比单纯两军开战严重多了。

太清楚封神台崩毁的严重后果,武苍霓心下寻思,以眼下情况,来个人愿意帮忙修补空间,阻止这场浩劫,自己固然求之不得,但这种好事,未免也来得太轻易了……

“狮王也未免太好心了。”武苍霓道:“以你的立场,立刻率众离开,放任灾难发生,坐看人族与西北兽族遭灾,最符合你的利益,不是吗?”

“哈哈哈,武帅哪的话?难道在眼中,只有你们人族才有悲天悯人的圣者,我们兽族就个个都是血腥残暴,好杀嗜命的生物?”

遮日那王语出嘲弄,令旁听的龙云儿脸红,但武苍霓脸上冷清未变,只是道:“你说呢?”

一句话,显示钢铁意志,不会轻易动摇的姿态,让遮日那王必须更“认真”地面对。

“好吧,我也明说,人族安危不关我的事,但西北同胞的愿力,于我皇道修行非常重要,是更上层楼的关键,所以,我希望能与武帅联手,给予他们庇护,完成我的修行。”

“你若成为兽皇,对我人族危害更大,我为什么要助你?”

“哈哈,也可以拒绝啊,牺牲百万人性命,就为了阻我修行,这种事情你们人族向来擅长,最终也无非稍稍拖慢几步,我无所谓啊1

遮日那王豪迈大笑,武苍霓无奈也无语,就因为自己知道得比对方多,所以压力也更重,倘若把次元禁断将破,神魔重临的消息抖出来,这个狂妄的狮王搞不好被吓得屁滚尿流,抢着过来合作,但偏偏……这个消息,自己谁也不能说。

武苍霓自己清楚,背负着这个秘密,自己其实没有拒绝的余地,如果谈判破裂,遮日那王掉头走,自己还得追上去,降价求售,当前遮日那王的态度,已经是出奇坦诚,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及时大礼了。

……但正因为事情好过头,自己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这个金毛狮王肯定有什么***理由,或许他比自己更急着想完成双方合作,这不是身为将帅的判断,而是一个女人的直觉!

……基于这直觉,或许能争取一点更好的条件,但直觉全无根据,如果要求得过分了,就怕对方翻脸,谈判破裂,自己得不偿失。

“……这么吧,我和武帅初次合作,不能让武帅太吃亏,合作之前,我会先释放司马冰心,以示诚意,如果合作能成,我再替武帅干掉托尔斯基和老头子,如何?”

遮日那王用不是很在意的口气说话,武苍霓这一惊非同小可,本来关注于司马冰心的心神,完全被后面那句话给引过去。

托尔斯基已是意外之喜,毕竟于情于理,对方该让托尔斯基与自己拚个两败俱伤,才最符合利益,主动干掉托尔斯基,于他有何好处?这简直是赔本大放送了。

至于那一声“老头子”,武苍霓不知自己该怎么理解,能和托尔斯基并列的老头子,兽族当中只有两个。

干掉病弱的狼族老王,全无意义,也只会惹人讪笑,遮日那王没理由提出,可若说是要干掉嘎古……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遮日那王虽强,不过地阶,就算纠集上***兽王,难道就能杀天阶了?

连这种大礼都能送,就算接下来遮日那王说要举手投降,自己大概也不会被吓到了……

掩住内心的困惑,武苍霓镇定了一下,道:“这份礼未免太大,受之有愧,据我所知,戕害同族,勾结外族,在贵方也是重罪,狮王要修练皇道,就不怕惹出什么不良后果吗?”

“武帅会这么想,只因不明皇道之术,皇者为君,君要臣死,臣不死不忠,只要为臣为民,就没有什么问题。”

遮日那王微笑道:“武帅且拭目以待。”

对方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武苍霓也没有退缩的理由,双方简单议定配合的要点后,就此切断联系。

武苍霓看了一眼香雪、龙云儿,点了点头,跟着就在仍未停歇的地震中,踏出门去,下达命令。

“传我号令,立刻撤离平阳城中所有非战斗员的普通百姓1

只是这一声,平阳城中炸了锅,无数人马惊动,而在切断通讯的另一头,看着黯淡下去的传影阵,遮日那王抬起头,看向始终坐在对面,旁观会议内容的那个男人。

“兄长,你这也未免太大放送了……”

遮日那王的豪情消失,换上不以为然的苦笑,“不是我爱说,女人如衣服,兄长你为了这个旧情人这么牺牲,会否……”

正在喝茶的温去病,一口险些呛到,咳了两声后,茫然抬头,“什么旧情人?别胡说,我与她清清白白,最多就是扁过她几次,***连手都没牵过,你别散播不实的谣言啊1

“是吗?但我听大姊说,以前你是大队长,她是副队长,你们两个整天眉来眼去,说没有***,全团人都不会信啊1

“荒唐!我是那种人吗?如果我与她真是一对,她又怎么会嫁给别人呢?”

温去病对谣言不屑一顾,遮日那王却一本正经地说道:“大姊说,是你玩完不认,始乱终弃,她带着孩子嫁人,后来孩子流掉,她才气得斩了你一刀……”

“……什么跟什么啊?”温去病拍桌道:“这么扯的话,你还当真啊?”

“那可不好说,毕竟她是大姊,而且……”遮日那王摊手道:“兄长你别看我豪迈帅气,王者威仪,本质上,其实我很八卦的……”

温去病真心傻眼,想要发作,但始作俑者不在这边,气也没用,只能摇摇头,道:“好像有哪里不妥,再和***狼王庙走一趟。”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