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三章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平阳城中,一身白裳白甲,英姿飒然,武苍霓看着面前的这卷文书,脸色凝重,偶尔打量一眼前头的香雪、龙云儿,眼中有着越来越浓的疑惑。

龙云儿心中忐忑,面对武苍霓,自己承受的精神压力可不小,尤其是……自己压根不知道那卷文书香雪是怎么变出来的?

刚刚从太一空间退出,回到房中,香雪二话不说就推门出去,与自己一路直奔武苍霓这边来,途中掏出一卷文书到自己手里,让自己拿去交给武苍霓,说这是温去病的建议书。

这着实让自己摸不着头脑,就算真的是,从太一空间退出来后,香雪也没时间书写,那是怎么弄出这卷东西来?太让人费解了。

武苍霓重掌大权,身边现在满是护卫人员,想见着实不易,但温去病之名于她显然份量不轻,龙云儿一亮出字号,她就结束正在进行的会议,先行与两人会面。

“这是我家家主经由秘密管道,刚送至我们手上的书卷,希望亲交武帅。”

“哦,温家主好手段啊,他根基在南方,居然到西北都还有这样的管道,不知是怎么经营的?”

武苍霓的质疑,龙云儿倒是早就想好,“武帅明鉴,我温家除了面上的生意,也有一些私底下进行,不方便摊在阳光底下的买卖,需要以特殊管道进行,自然有些上不得面的小手段,请武帅莫怪。”

“……龙秘书倒是好口才。”

武苍霓多看龙云儿两眼,对这名相貌秀丽,明显是好人家出身,身上又带着三分邪气的丽人,一直印象深刻,想要找她谈谈,却始终忙得没有机会,不料却是她先找来了……

心神略分,武苍霓又看了龙云儿两眼,虽只是不着痕迹的一瞥,但这女子眼角眉梢,举手投足的细节,无不尽入眼里,再次确定,这女子正合自己先前的判断,是个百分百的……

“喂!秘书,是***吗?”

香雪忽然冒出的一句,龙云儿最初没有听懂,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有什么搞错,当确认自己真的没听错后,她像是被***了***一样跳起来,错愕地瞪着香雪。

“……说话之前,好歹看看地方吧!这是什么人?又是什么地方啊1

“啊!反正我是小孩子嘛,没听过童言无忌吗?会看地方说话,那就不是小孩了1

香雪一本正经的态度,龙云儿觉得奇怪,平常这女子虽然把肆无忌惮当成座右铭,可每次惹了麻烦就会装小孩,现在这态度……怎么好像不怕被拆穿的样?

“我们是来说正事的,武帅驾前,怎可如此无礼?……老实点吧1

“我说的是正事啊1香雪正色道:“秘书姐姐那么漂亮,又是家主的贴身人员,家主那么好色,是不是***,肯定很多人都好奇,会把这列为第一观察重点的。”

龙云儿耳根发热,实在不懂香雪为什么偏执着于这问题,忍不住道:“别闹了,这世上哪有这么无聊又八卦的人?正事不干,观察这个的?”

香雪两手一摊,“是,最清高,我无聊,我八卦,我该死,可以吧?”

“咳1

武苍霓一声轻咳,脸上微红,打住了两女的交谈,装作继续在看桌上文案,却巧瞥了香雪一眼,很清楚刚才那些话是说给谁听,也意识到这丫头的厉害。

见多识广,武苍霓当然不会因为看见是个孩童,就大意轻心,世上奇人异士多有,其中有些去老还少,貌似孩童,真面目却是百岁老人,无神铺的不老仙就是这一路货,看外表是绝对不准的。

温家向来神秘,背后底蕴是什么也没人知道,这丫头如果就是藏身其内的异人,也不足为怪,说不定,其之权位、影响力,还在龙秘书之上,是真正温家的决策人物之一……

武苍霓作出这样的判断后,将注意力重新投回文案上,看到最后,皱眉道:“温家主身陷兽族当中,还能传讯出来,这固然令我惊讶,但他建议我远交近攻,与兽族内部的有力人士联合,消灭托尔斯基,这……有力人士从何而来?”

龙云儿正要解释,香雪已如冲天炮般回应,“可能是被严刑拷打的时候,花钱收买的吧,武帅一走了之,我家家主被兽人逮了去,又是剥皮,又是抽筋什么的,爽到不行,在水牢里自力救济,收买几个兽人,也是合情合理的。”

话中满溢的,何止是酸味,若靠虑到双方身分差别,这根本就是挑衅了!

龙云儿讶异地看着香雪,不明白既然是来说服武苍霓,为何香雪一副很看对方不顺眼的样,处处针对?若说这是激将,自己怎么又看不太懂?

隐隐约约,龙云儿猜想得到,虽然温去病没机会说,但恐怕昔日在碎星团里,褒丽妲和武苍霓的关系就不是很好,今次……应该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而且,女人之间的仇怨,最没理由可讲,哪怕是一双盖世女杰也不例外。

“唔,有兽族内应,自然是好的,但能够被简单收买,估计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武苍霓对香雪的敌意视若无睹,心里一方面能理解,毕竟是自己扔下温去病,独自逃出,让温去病在兽族自力求生,温家人对自己有看法,也是合情合理,为了不***到对方,自己甚至连司马冰心的安危都强忍着不问。

另一方面,又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不知为什么,这种敌意刺身的气氛,有些熟悉与怀念,不是普通的敌人,而是许久之前曾有过,近乎宿敌那样的气息……

抑住恍神,武苍霓正色道:“我们很需要兽族方面的盟友,哪怕只是个普通小人物,帮不到什么实质,能够提供点情报也好,不过……信中最后所说,希望能与我当面会谈……”

这一句让武苍霓着实困惑,温去病帮忙拉的这个盟友,如果能与自己会面,肯定不是个小人物,双方位阶不会差太远,难道还是个兽王?

如果真是兽王,那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香烧饼了,自己潜身无神铺,敌后工作搞了几年,殚心竭虑,也从没拉拢到这么高位阶的兽族,连接触都不容易,他温去病是有什么神通?竟能拉拢到兽王级的大人物?

武苍霓沉吟道:“时间紧迫,会面之事,如何进行?对方要过来?还是要选个中间地?”

情势紧张,自己潜入兽族密会,这种选项压根就不用考虑了,会提出这种要求的盟友,不是居心叵测,就是脑子进水……

香雪笑道:“不用麻烦,时代不一样了,我们温家拉和平线,一向是有先进技术的。”

说完,香雪不客气地探手桌上,收起文书,一抖手,文书自燃成灰烬,跟着她又取出一个银盘,扔到桌上,巴掌大的银盘往外旋转弹开,一下就变成了直径一米的大银花。

银花造型古怪,但一打开来,立刻就一股咒力波动放射,术式发动,灵波震荡,冲天而起。

武苍霓皱眉,这股咒力波动太强,透发出去,恐怕方圆数百米内都能察觉,如此大的动静,遮掩不住,恐怕等一下还要向人交代。

而这么强大的术式发动后,银盘中心浮现影像,赫然是个传影设备,就看那模糊的画面中央,似乎是个相当魁梧的兽人身影,还很热情地举起手来,像是要与这边打招呼。

“速度好快啊,大……”

刚开机传来的语音模糊,听不是很清楚,却仍可听出那股如沐春风的欢喜,但似乎有什么不妥,因为画面中的那个魁梧身影,察觉画面这一边的人物不对,一下伸掌,画面全黑,镜头那边还传来连串跌跌撞撞的声音,似有什么东西被扫下桌,什么人被踢飞出去。

跟着,画面那边重新亮起来,武苍霓看见的,是一个体格魁梧,金色鬃毛粲然的狮王,霸气凛然地端坐在前,脸上所挂着的笑容,既有锐气,又信心十足,眩目到烧痛眼睛的程度。

“武帅,又见面了。”

“……遮日那王?”

武苍霓一下瞪大眼睛,即使镇定如她,瞬间也失了分寸,这是一个从天而降的大***,一下把她给炸懵了。

“武帅1

十多名巡守在外的卫兵,被气息惊动,连忙冲了进来,探看究竟,画面中的遮日那王虽闻异响,却稳坐不动,尽显霸王风范,却是武苍霓脸色大变,对闯进来的属下喝令。

“全都出去!守在外面,不得我令,谁都不许进来,违者斩1

一声斥喝,三军无不从命,这些护卫连忙退出,留下武苍霓对着传影过来的显像,犹自难以置信。

……真是兽王?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兽王,遮日那王的份量,当世恐怕难有***兽王能比肩。

……温去病,你也真是太会拉关系了!

武苍霓掩下心头剧震,表情回复冷静,对着显影阵中的画面,淡定道:“料不到这么快又见到狮王,不知你想怎么合作?怎么谈条件?”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