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一章 月光宝盒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一章 月光宝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太一手上的各种器物库存,辽阔一如星海,虽然说是应有尽有,想要什么东西,几乎都找得到,无有缺漏,但反过来说,如果只是想找东西,却自己也不确定该找什么,那就变成大海捞针,有限时间内想找出什么,难度非常高。

如果能请太一帮忙找东西,那倒是简单了,不过以太一的架子之大,个性之黑,要找作什么,就算能作,服务费也肯定很贵,很可能问题问完,金叶也花光了,因此温去病压根不考虑问。

龙云儿的异能突发,对温去病是一个意外之喜,虽然还没机会仔细问过,但看她那只龙眼的异状,再想到冥界尸龙的特性,大概也猜得到,这只眼睛所***的,应该是因果之线。

有能力操作因果的,在天阶之中,基本都是绝顶大人物,龙云儿还没上地阶,却提前拥有这份异能,对她本人、对身旁战友,都是大喜,哪怕这东西隐患剧烈,至少在眼前这一刻,她帮上了大忙。

顺应龙云儿的指向,最终出现在三人眼前的,是一整套的阵幡,幡旗古老,周围有云霞浮动,幡上更有星芒闪烁,黑色的幡面无限深邃,如似宇宙青冥,演化诸般异相。

温去并香雪都见过不少神器、神兵,可看到这组阵幡,两人都知道,这确实是不得了的东西。

“……这东西,有点眼熟。”香雪皱眉道:“燕无双手上的那柄神兵,什么天斗旗剑的,和这东西……好像是差不多的。”

“何止,就是这东西改的,我敢肯定这点。”温去病道:“旗剑是那个人送给她的,但后续的维修,基本都是拿来扔给我作,没什么人比我更能确认了。”

天斗剑阁的现任阁主,也是把一介破落小派,提升为当世八大派之一的女强人,燕无双,当初是碎星团的重要盟友,往来曾非常亲密,但碎星团被打成反贼后,她也曾是最主要的追杀力量之一,比四大派的另三家都猛得多。

对碎星团的成员来说,这一位的身分也相当特别,与其说她是碎星团的重要盟友,其实更多的形象是“团长夫人”,她与碎星团共同行动的时间,基本都是跟在那个人的身边,担任护卫,或是共同行动。

团长与燕无双之间,到底有没有爱?算不算爱情?这点旁人都雾里看花,恐怕当事人都无从回答,但一个矢志追随,另一个也大力帮助,给钱、给***、给各种资源。

天斗剑阁本是破落小派,什么宝刀宝剑,神功秘笈,一概没有,那个人授予苍穹闪之后,还亲自下场,逐一推演出苍穹六象交付,更相赠一件神兵,帮天斗剑阁打下了飞黄腾达的底子。

那件神兵,天斗旗剑,可化旗,可凝为布剑,亦刚亦柔,兼具阴阳之变,更能演化大道,着实厉害,燕无双恃之横行江湖,干掉无数神魔,天下无人不知。

温去病接手过天斗旗剑的维修工作,藉着这工作的进行,趁机感悟剑中奥妙,所得颇多,此刻更一眼便认出,这组阵幡与天斗旗剑实为一体,那个人当初可能就是从这里取来旗幡。

“……***开天十方大阵。”

香雪念着脑里浮现的名称,更好奇出现在脑里的资料中,不包括详细功能。

太一这里的各种物件,点开时都有详细介绍,叙述功能与典故,可这些旗幡除了名称外,就一无所有,非常奇怪。

“……比起看介绍,我更相信自己的眼睛。”温去病仔细审视,道:“从道纹与波动看起来,所谓的十方,上天、下地、东、西、南、北、生门、死位、过去、未来,这是时空类的法阵,基本全包了,最简单的判断,应该能把时空界线模糊化。”

龙云儿奇道:“那是什么状况?”

温去病道:“就是……在大阵之内,十方混淆,东南西北不分,过去未来同存,无生也无死,***线可分,完全混沌……天阶越走到后头,就越是接触一些形而上的地步,我们还没走到那一步,也无从想像,但总之就是这个意思。”

龙云儿转着脑筋,竭力去想像没有过去与未来,无生无死,方位也不存的混沌状态是什么样?想得头晕脑胀,这才放弃,问道:“这个旗阵有什么用?”

太过形而上的东西,境界不到,真是难懂,更不知如何实用,龙云儿很怕自己的异能与直觉失准,反而坑了队友,但香雪立即耸肩,道:“模糊掉的界线,应该可以指向操作,针对时间……也不可能太长,几天而已就够了。”

龙云儿仍是不懂,摇了摇头。

温去病道:“配合引龙脉的大阵,十方大阵套在上头,倒错十日内的时光,现有的推动能量,不足以对实体事物产生影响,却能影响气与能量,那就能把云岗关毁灭时诞生的死气,转化为血祭能量,藉以生成龙脉。”

云岗关惊天一爆,在场丧命的人族、兽族总和,何止数万?若再加上之后战争的死亡数字,说十万都还怕估得少了,起龙脉所需要的牺牲数字,直接就满了,对温去病来说,这确实解决了最大的难题。

“等等……”

香雪皱眉道:“这东西的兑换数值,八十九万金叶,老温,你手上有多少?刚刚不是才拿了十万?”

龙云儿惊道:“差这么远?那怎么办?难道……是我弄错了?”

回想起刚刚所见的异象,诸般因果之线的连结,这里是最先断去的一个,该不会……就是因为天价付不出,所以因果断绝?

温去病笑道:“这个倒是不怕,太一这边的好处,就是什么东西都有劣化版,坦白说,***开天十方大阵,光看兑换值就知道这东西太猛,除了天阶顶的那些大能,普通人就是换了也用不了,劣化版对我们正实用。”

香雪道:“这阵听都没听过,哪来的劣化版?你打算去查书吗?我们可没这时间。”

温去病道:“用不着,劣化版有个最简单的制造方式……太一!这组阵幡的神元分化版,怎么算钱?”

声音不用特别大,在这空间之内,就算是窃窃私语,太一也会听得一清二楚,这话说完后,就看见价目表一下翻动,从八十九万,直接跳成了八万九。

天价一下砍去九成,这个优惠力度之大,令人咋舌,但神元分化的版本,基本都威能受限,或是只能发挥原物的部分功能,使用次数最多也就两次三次,甚至用一次就完蛋,考虑到这点,八万九也不能说是便宜。

“别人家开店,标榜的是童叟无欺,太一标榜的就是绝不干赔本生意……但如果是非要到手不可得的东西,也就不存在什么贵不贵了。”

香雪望向温去病,“还剩个一万一,你打算要什么?好歹是你卖命换回来的,你先挑吧。”

温去病笑道:“怎么不是我全挑吗?”

香雪没好气地道:“干了不值得鼓励的鸟事,还让你挑就不错了,如果让你占太多甜头,你以后上瘾了,我们不就头痛了?”

时间所剩无多,大方向已经定了,温去病想要一些辅助型的物件,有一样东西,是自己这些时候盘算良久,翻书找到的,这种时候正好合用。

“太一,我要月光宝盒,开一份给我!神元分化版的那种。”

月光宝盒,开启之后,放出一轮满月或弦月,漂浮于天空,化白昼为月夜,仅一次性使用,配合特殊天时,还可能产生一定范围内的时间暂停效果,时价五万金叶。

这样的神物,温去病入手了也没得用,但自己真正需要的,不是那么夸张的东西,只是打开来,能放出一片月华,真实纯粹,如此而已,只要劣化版就已足够了。

一如所料,太一的报价,神元分化版只要五千金叶,仍然是十分之一的价钱,温去病毫不犹豫就换了一个,正想说剩下的六千金叶要换点什么,香雪抢先开了口。

“换两个!我也要一个。”

香雪的要求,龙云儿着实吃了一惊,温去病要月光宝盒的理由,自己可以猜想得到,那肯定是为了乙太尸蛊的特性,要为了变身作准备,但香雪要这东西又作什么?

温去病略带困惑的目光扫过,香雪耸耸肩,“龙脉的法阵,关键有三个点,狼王庙、飞云绿洲、月煌滩,你一个人再猛,也顾不到三个点吧?”

这是个出人意料的***,龙云儿还不是很懂,温去病却已经明白过来,拍了拍老伙伴的肩膀,没有说谢,却是彼此都明白的心意。

兑换结束,温去病手上尚余一千一百七十金叶,龙云儿还剩下九百六十二金叶,双方再对分一下各种药草与装备后,即将退出这神魔空间。

香雪道:“还有一个问题要解决,被这样改动之后,普通的人命献祭是可以免了,但要确切发动,还需要一名天阶,这个谁来负责去找?”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