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章 机会福袋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章 机会福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香雪的情绪,温去病六年来时时关注,从来没有一刻放松过,刚刚她一开口吵架,自己就知不妥,偏偏这种事还不能解释,女人要的从来就不是理性解释,说多只会错更多,于是,直接以这样的态度来解决。

……重要的不是道理,而是感觉,感觉对了就可以没道理!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好不容易蒙对了之后,千万别给女人机会深究,要立刻把注意力转开!

温去病仰头喊话,做着正常情形下,绝没有可能通过的要求。以太一的黑心黑手,只有占别人便宜的份,想要向预支报酬什么的,那真是想都不要想,绝没有可能达成。

不过,今天太一干的出格事,已经不只一件,如果连主动窜改命契,强势压人这种事都干得出来,那稍微放点水,让自己预支一下金叶,这也不是不可能,说到底,自己预支完金叶,也是用来添购装备,处理当前的任务,应该可以有得商量。

温去病的喊话,也让香雪、龙云儿的心都提起来,巧妇难为无米炊,她们身上都没有剩下什么贵重物,换不到金叶,温去病的这个尝试,哪怕荒唐,也似乎是当前唯一的办法了。

半晌过后,天地间一片寂静,太一没有任何回应,温去病耸耸肩,对两女摊手,“好像不行,在这上头,这家伙又恢复正常了,没有得谈埃”

香雪皱眉道:“那后头怎么办?时间很赶,要在这里先决定了,人类和兽族,你想卖哪一边?”

温去病道:“又卖?我们这一路走来,还卖得不够吗?看看我们现在身边还剩下什么?碎星团的收场,没有点感慨吗?”

“你脑子抽风了吗?这话外人能讲,你哪有资格说?”

香雪看温去病的眼神,像是看个怪物,“我们很喜欢牺牲人?很喜欢整天搞牺牲、玩阴的?你老母的,有神可当,谁愿意作鬼?我们常常在牺牲人,不是我们喜欢,是因为不这样就活不下去,不这样就要死更多人1

连串的喝问,香雪越说越激动,看在龙云儿的眼中,感觉也很震撼,碎星团毁灭后,墙倒众人推,把碎星团说得其黑无比,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所接触到的黑幕,自己真觉得……没有什么脏水比这滩水还黑了。

可看香雪的真情流露,自己仿佛也看到当时的碎星团:上了战场,眼前这关过不去就是死,要打胜仗就不能怕弄脏手,没有人喜欢整天当杀人魔,可不当又怎么打赢?努力想办法?如果想得到,还用得着这么烦扰吗?

香雪道:“***那些正义魔人,喜欢唱高调,说着一堆什么正义、人性的,这个不该作、那个不能作,结果讲半天也讲不出不这么作,又能怎么作?那我们不作是要怎样?就让那些家伙说漂亮的空话,然后***人死干净吗?你明明知道***是什么,现在忽然犯傻想当卫道狂?你五德之气吸多了?”

“不,我不是那意思!曾发生的过去,是我的一部分,我不后悔,但也不觉得那是正确。”

温去病摇摇头,道:“不觉得吗?这是那个人给我们设下的路,如果我们永远只会走老路,不说将来的结果,至少,我们永远在那个人的阴影下……我觉得,这是他给我们的挑战,我……不想输给他1

提到那个人,香雪的神情登时变了,一下沉吟,道:“你想对那个人挑战?可……谈何容易?你知道该怎么作吗?”

温去病道:“具体的还不清楚,但至少有一点要做出改变,要牺牲,就一视同仁,牺牲别人之前,我肯定要问问,我自己是不是第一个能作出牺牲。”

香雪怒道:“你疯了?”

温去病没再多言,仰头叫道:“太一,预支不行,买卖没问题吧?这里不是标榜什么都能买卖吗?刚刚你没成功,现在我主动卖自己给你,同样条件的一张命契,怎么算钱?”

话声方落,虚无的天地内,一声轰雷炸响,一道星光柱由天而下,落在温去病额头,整个身体闪耀发光,跟着,太一的声音响起。

“命契签订,可得金叶三千……”

温去病闻言耸肩,三千金叶不算少,狼王庙这么关系重大的任务,出生入死,非宝签模式下,也不过四千,自己签一份条件简单的命契能拿到三千,已经很优惠了。

但三千金叶,算起来也做不到什么,原本以为,情势如此紧急,太一都***急了,应该能开一点方便之门,可惜这盘算落空了,太一不愿放水,又或者严密的规章界条,让太一无法放水。

“……或抵换机会福袋一份。”

咦?

温去病斜眼瞥向天空,不晓得那个机会福袋是什么东西?但忽然冒出这句话来,或许有戏……

“机会福袋,内容包括金叶,或***、兵器、道具任一件,价值不限。”

太一平静无波的声音,作了福袋的介绍,听起来,似乎是赌很大,如果是兑换金叶,还可以有三千落袋,可要是换了福袋,去赌运气,要是抽到一个价值五毛金叶的道具,就只能跪在地上哭了。

温去病不喜欢赌博,一场战争的胜利,是靠算得多,准备得多,而不是赌运气。运气本就是人生最不好掌握的东西,难以计算,更难量化,自己不愿去倚靠,但……这回情况有些特别。

虽然声音又冷又平,没有半分情绪,温去病还是感觉,太一似在向自己作着暗示,这可能是自己的错觉,也可能是眼前的唯一机会。

“好吧1温去病耸耸肩,“我要福袋1

一个鲜红而喜气的袋子,应声出现在温去病掌上,不待他伸手去开,直接“轰”的一声,福袋包装消失,现出了内里的事物。

福袋中,没有什么兵器、***、道具,只有一张薄纸条,而这张纸条上,只写着一行字。

……金叶十万!

身为富商,温去病平时已不怎么把钱放在眼里,“钜款”也早就失去感觉,可这回看到纸条上的字,他瞳孔一下放大,呼吸短暂停顿,再次冒出不知多久以前有过,中了大奖,欢天喜地的跳、叫冲动。

“……什么鸟?”

香雪嘟囔一声,没耐心地凑近过来,夹手就将字条夺过,目光上下一瞥,表情僵住,像是一只炸了毛的猫。

“***1

勃然大怒,香雪举手就把字条撕粉碎,仰头大骂,“喂!不带这样的,为什么就他有我没有?我也签了命契,还签得比他早啊,就算不给我金叶,好歹也给我个福袋,让我试试手气吧!你这摆明是作弊啊1

吼喝叫声,只换得太一冷淡的一声,“尚余时间三十分钟,三十分钟后强制驱离。”

这是逐客令了,不过,这安排已经足够,手握十万金叶的钜额,温去病感觉复杂,哪怕见多了大场面,过往自己帐户里有十万金叶之多的次数,也绝对不多,眼前时间有限,该怎么兑换物件,必须尽快决定。

***之类的,全无意义,任务时间只有四天,就是卯起来狂练,四天也练不出什么东西来。

兵器、丹药,似乎用处也不大,究其根本,眼前的情势,根本不是个人武勇能够解决,就算武器打出惊天威能,丹药再神奇,能解决问题吗?

不能!

……那要如何解决问题?

温去病极为懊恼,一时还想不到主意,觉得恐怕只能在一些装备、神器上找办法,但到底该怎么选拳…这就头痛了。

香雪两手一摊,“别问我,动脑不是我强项,如果我知道该怎么办,今天就不用在这了。”

温去病压根没指望香雪,自己与她在碎星团中,都不是擅长智谋的人物,而现场的人……

望向龙云儿,温去病发现她神情怪异,一只眼睛散着幽幽碧光,在背后的黑暗衬托下,显得格外深邃幽远,一股邪气流露出来。

“喂!怎么了?”

“………适合温家哥哥的东西……”

龙云儿幽幽说着,缓慢举起了手,遥指向无垠星空中的某处,乍看好像没有东西,不过大量的目录,正堆叠在那边,等供选龋

“在那里1

在龙云儿的眼中,温去病的身上发散出无数红线,有粗有细,连往四面八方的各处,想要逐一追踪,根本看不过来。

但在温去病抽中福袋的瞬间,其中的一条细细红线,莫名断裂,同时断裂的红线不少,但就只有这一条,龙云儿特别留上了心,指着红线消失的方向,告知温去玻

“哦?有什么东西吗?”

温去病比出手势,那个方向的器物目录登时拉近,几轮变换后,龙云儿之前所指的地方,一团东西,伴随着金芒闪烁,在温去病三人眼前展现。

当看清楚这件事物的详情,温去并香雪登时眼中发亮。

“好家伙……居然还有这玩意儿?”

“你真是好狗运,想来什么来什么。”香雪道:“这东西能用的话,事情少了一半。”

温去病点头道:“看看这上头的云气与星光,觉不觉得……如果我没看错,天斗剑阁的那一套,就是从这来的。”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