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七章 穿越时空的讥嘲(周一求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管是什么样的术法,什么样逆天的神通,基本都存在一个必然的法则,就是质能守恒,等价交换,并不存在真正的无中生有。

古往今来,要推动大型法阵,比较常见的做法,就是接引***之力,或是沟联天地元气,但如果要完成的目标太大,就只能回归基本,用最原始的方式来推动。

血祭、黑暗祭典、活人奉祀……诸般不同的名词,指着同一件事。天、地、人三才的平衡中,生生不息的各种生命体,素来被视为最源源不断的永续能量,死完一批,很快又能再生一批,特别是以人形生物为主的灵智生命体,其血肉精华、灵魂烙印,堪称是纯度最高的能量。

人族出于各种顾忌,早早将活人祭视为禁忌,转而研究更先进的供给能量,文化层度不高的兽族,却仍继续这古老的传承,甚至还发扬光大,成为每次军阵的主力之一。

无可否认,纵然禁忌、纵然原始,生命奉祀仍有相当多难以被取代的好处,这一回……当完整的法阵构图,清楚呈现在眼前,温去病立刻明白过来,这个起龙脉***的能量,就是把这方天地内的生灵献祭,还命于天地,修补空间。

“法阵有没有假?”

香雪第一个提出疑问,“如果花了那么大气力,牺牲那么多人,最后法阵是假的,牺牲掉的人命白死,这笑话可不好笑啊1

听见这话的一瞬间,温去病觉得眼前时空仿佛变换,回到了昔日的碎星团。大战时期,为求胜利,不择手段,碎星团用的禁忌手段多到数不过来,每次在施行前,内部会议上,自己人都要先吵翻天,总在激烈争执过后,才达成共识。

通常,香雪最无牵挂,只要能胜利,牺牲什么在所不惜;韦士笔有点好好先生,大家说怎样就怎样;自己和尚盖勇则多所反对,觉得有些事情如果牺牲太过,取得了胜利也不能算赢,恐怕后患无穷,甚至不得善终。

随着战争进行,大家的情况渐生改变,韦士笔从好好先生,进一步走到了自暴自弃,遇到表决直接缺席或是投废票,连稀泥都不搅和;尚盖勇觉得胜仗为优先,如果打不赢眼前这关,可能明天就死光了,还管什么未来?不打胜仗,又如何对得起过去一路被牺牲掉的亡者?

香雪则是益发主动赞同两败俱伤、自伤八百无所谓,只要能伤敌一千就好的策略,甚至会趁机替自己捞点小好处。

『反正血祭的要件都满足了,完成主要目的之余,我顺便长长修为、炼一些血药,有什么关系?又不用为此多死什么人,那些人本来就是要死的,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下一场胜利,又不是自私谋利,这些血药、血丹,一会儿拿去大家分了;

应该是禁忌,应该是不可碰触的原则性问题,在更大的黑暗遮掩下,都显得不是问题,甚至在香雪“无私”地发散好处时,还显得有些光辉闪亮……

……但本就是禁忌与血腥的事物,如何能闪亮?应该是不能被原谅的东西,怎么可以被一笑带过?

在后期,决策群加入的成员变多,为了避免真面目被拆穿,山陆陵向来沉默寡言,纵然开口,说话速度也比不上香雪的连珠炮,所以与香雪争辩、拍桌、掀桌、摔桌、砸桌的工作,渐渐转移到以武苍霓为首的几个新来者身上,自己则成为他们的沉默后盾,尽管无言,却表达着相同的意志。

……那些时光,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怀念碍…

已经很久很久,不再有那样的气氛,但此时此刻,自己又感到那样的氛围,从看出法阵具体用途的那刻起,自己就晓得,这个麻烦大了,来自前后的两道目光,锐利到可以把自己从中剖开。

这场天地浩劫,是非得要救的,若不救,封神台倾,妖魔重临,世人毫无准备,妖魔的报复性袭击,摧枯拉朽,一个月内,整个大地上将不只是伤亡,而是近乎灭绝,相比之下,牺牲在西北补缝的人命,不过是寥寥小数。

但那只是对比而言,如果单纯来看,数以万计的生命消耗,总数逼近十万之多,这绝对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不是挥挥手,一笑带过,死完就算的。

这个设计,打一开始就藏着陷阱,法阵要求的是生命数量,主要针对的是人形智能生命体,人族为佳,却不是人族限定,也就是说……兽人也可以。

自己身而为人族,立场应该多少偏人族些,虽然人族对自己算不上友善,可兽族对自己也不会客气,两边勉强倒是平等,而从香雪的态度来看,她的用词是“人命”、“牺牲的人”,这应该不是口误,她打一开始就直接拿人族当理想目标。

十万人命……又是这种选择题,自己倒不是心慈手软,迂腐误事的圣母型人物,但什么事情要讲实行困难,三天内坑杀掉十万人族,姑且不论后果,这种事要怎么实现?

涉及那么大规模的人员移动,没有大人物帮忙,难道自己登高一呼,就让十万人傻头傻脑,集体***吗?如果要找人帮忙,在西北地方能做数万人调度的***物,司马家老令公、武苍霓、金刚寺方丈……不砍了自己就不错了,哪可能帮这种鸟忙?

或者……把目标移到兽族身上?兽族的生命能量没有那么高,大概等于人族打八八折左右,若全用兽族替代,那就要十多万了。

和武苍霓等人合作,歼杀托尔斯基为首的兽军,就算全杀光了也不够,哪怕再计算上人族这边将出现的死伤,还是欠一些,得把念头动到兽族老百姓身上,或是人族平民……

往人族动,武苍霓等人必是抵死不从,一定直接就砍过来了,若打兽族的主意……这念头,遮日那王想必也已经料到,从刚刚开始,不在屏幕显示范围内的他,透射过来的目光就非常锐利。

当着遮日那王的面,推数以万计的兽人去死,干了这种事,他心里不会有什么想法?就算不咬牙切齿,恐怕往后也很难再合作,双方的和睦关系,到此为止了。

况且,与武苍霓同样的问题,如果牺牲目标是兽人,自己又要从何着手?十几万兽人,自己同样不可能喊几句话,让他们集体***,兽族中谁又能协助自己搞这种大事?

香雪静默地等着回应,龙云儿似懂非懂,只知道事情很大,非同小可,一时不明究竟,全都等着温去病的回答。

温去病心念急转,情、理、法、人、兽,方方面面的冲突与禁忌,动辄得咎,好像一颗随时会爆炸的***,自己有心拆解,引线却缠成乱麻似的,怎么动手都会出问题,哪怕不顾一切,豁出一切去干,也全然无处着手。

这种大事,除非把武苍霓、司马令公、兽尊嘎古、托尔斯基、遮日那王等***两族的头子抓来坐一桌,大家精诚合作,这才有可能做到,但这种荒唐的想法,本身就没有可能……

回溯源头,造成这进退不得局面出现的,是那个人,法阵是他所设计,一切是他所预料,甚至有可能他就在某处,注视着整个情况……

当初接触太一的任务模式,是因为香雪相信,任务模式中可以追寻到他的足迹,这想法如今获得证实,只不过,为何当追着他的行迹至此,却觉得像掉进他事先掘好的坑中?

做与不做,该与不该,能与不能……那个人仿佛就站在前方,抛出一个个的问题,似质问也如讥嘲。

……你们都认为我手狠心黑,若我不在,同样的困局,你们能否另开新天?

……我一路走来,埋葬多少敌我?又完成多少必须得做的大事?如果认为我不对,给你们机会,你们能否走出不一样的道路来?

……如果没有了我,你们仍只能用同样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问题,那被牺牲的人命,是因为我的***?还是你们的无能?或者,你们所憎厌的***,仅是你们的一厢情愿?

仿佛看见那个人的揶揄与讥嘲笑意,温去病心潮起伏,一掌拍在传影阵中,愤然怒道:“我会证明,你的路并不是唯一解法,我们不会一直活在你的阴影之下1

突来的反应,把两边的人都吓了一跳,香雪立即会意,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正想开口,眼中陡然一花。

周遭的景物、画面,瞬息幻动,所有的一切,仿佛全都停顿下来,温去病不是没有过这种经验,但这一回,情况有所不同,不光是自己身边,就连传影阵的对面,香雪与龙云儿所在的位置,都整个停顿下来。

……这是什么状况?

温去病心头巨震,就看身边景物整个拉大,由斗室之内,幻化成无限旷远的星河宇宙,跟着,一声震动苍穹的巨响,回荡在宇宙中。

『我是一,也是万,我是初始,也是结束,我是太一;

!--作者有话说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维码广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关注微信公众号“17K小说”,《碎星物语》最新章节随时随地轻松阅读!连续签到即可获得免费阅读特权;更多精彩活动敬请关注!!--二维码广告End--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