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五章 倒在玫瑰园上的烂泥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五章 倒在玫瑰园上的烂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至于,就是彼此看不顺眼的程度,我没人性,她假惺惺,这大概是我们对彼此的印象。”

香雪笑了一笑,娇美俏丽的小脸蛋,却充分示范着什么叫皮笑肉不笑,“不过,想要一个人去死,不一定要深仇大恨,单纯看不顺眼就行了,大家都是女人,这感受……懂的。”

龙云儿悻然道:“呃,我觉得这和女不女人没有关系吧?”

香雪忽然一把拉住龙云儿的手,低声道:“那女人死了老公,又没有拖油瓶,还和那家伙有满满的旧情,是的劲敌,不早点把她干掉,后头会成大患。”

龙云儿肚内腹谤:不把干掉,对这个世界才真会成大患。口中却问起:“武帅当年和他很好吗?”

“一个是冲锋大队长,一个是冲锋副队长,两个人整天一起冲,今天这个输血给那个,明天那个又替这个折损修为,什么你救我性命,我为你舍命这种老梗,三天两头上演,我们这些观众都看到不想看。”

香雪摇摇手,叹道:“阿勇还加开赌盘,就赌他们两个几时好上?有段时间,他每次来这边,开口第一句就是问两个队长裤子脱了没有……”

龙云儿一脸木然,自己倒说不上忌妒,只是觉得,明明挺美的一个画面,铁马金戈,肝胆相照,从这丫头的口中说出,就像几车烂泥倒在花园上,只余脏污与腐臭……

“我告诉啊,别看那女人现在多威风嚣张,个个见她不是喊元帅就是叫殿下,女神一样的范,当初追着他时候的那个紧啊,就差没有整个人栓在上头了……嘿嘿,追那么紧,最后不还是追丢了?”

香雪全然是当笑话在说,龙云儿依稀可以想到当初,这家伙肯定是在旁看好戏,而自己推想起来,也有些同情武苍霓,因为……哪怕条件再好、追得再紧,如果一开始弄错状况,只会白白使力。

姑且不论温去病喜不喜欢比自身年长的女性,当时的他……是几岁啊?虽然他有早恋的经验,可战争时期,吃重的军务,恐怕早就磨光了他的情致,又要顾虑真面目被拆穿,不愿与人太接近,武苍霓即使精诚所至,也没法破开这颗超硬度的巨石,最终……只能落得身心俱疲,满满的伤痕……

想到这一节,龙云儿都同情起武苍霓了,满怀热血、一腔相思,尽如明月付沟渠,虚度如花一般的女儿年华,这是多么可惜的事……

“咦?那武帅后来嫁给樵峰大侠,是不是有点破……”

想得出神,“破罐破摔”四个字差点脱口,总算及时惊醒,龙云儿连忙重捶了自己脑袋一下,自我警告,却见香雪的表情忽地正经,想了想,又摇摇头。

“应该不是!不知道,那个书呆啊,真是怪人,明明傻楞楞的,可和他一起待着,自然就会心境平和,让人记不得痛苦,他对那女人……也是有心的,最后走在一起,应该是……她认可了臭书呆的优点吧。”

香雪说着,若有所思,喃喃道:“要是臭书呆没有多事做死,留下断后,就不会死,现在两夫妻在一起,应该真的是神仙眷侣吧?唉,那些都不重要了……现在真正重要的是……”

靠近龙云儿,香雪慎重道:“她对的山叔叔,还有多少感情?守寡六年,也该开始再婚大解放啦1

“……这些话敢不敢当着她的面问一次?”龙云儿没好气道:“要是武帅现在冲进来,和我就要死了1

龙云儿看得出来,香雪一直想挑拨自己,去和武苍霓争风吃醋,但事实上,有一个恐怕连香雪都没发现的大障碍,正横亘在武苍霓、温家哥哥之间,根本轮不到自己去吃醋。

武苍霓当初所喜欢上的,是从不存在的山陆陵,不是温去病,不是这个浮夸而放浪的男子,即便是之前的自己,在得知***后,都很难把这两个形象间的巨大反差,从心里克服过来,更别说是武苍霓了。

与山陆陵一路并肩作战,两人之间的羁绊越强,就越难接受山陆陵从不存在的那个事实吧?这样的武苍霓,有可能移情于温去病吗?

龙云儿想着这问题,忽然,外头传来呼喝,似乎平阳城中有什么动静,司马家的高手被惊动,纷纷跃出。

“什么玩意儿?”

“有奸细1

“是兽族的鬼域伎俩,奸细定藏在左近,快搜1

老少不同的叫声,中气充沛,远远透窗传来,动静闹得不小,龙云儿担心会否兽族已发动首波进攻,想要出去帮手,却被香雪给拦下。

“急着送死吗?天阶特征的出现,代表血脉与肉身结合的速度,再次失控,不赶快开练金刚禅定,抢着出去用那邪眼***,小心死很快啊1

“可是……外头的敌人……”

“外头没敌人啦1

香雪哂道:“只是一批纸鸢飞书,从天上下来,乱数落往城中,想要与平阳城内的潜伏者联络。”

“还有这招?”龙云儿一愣,“从天上来,又用纸鸢,普通人是难以掌握,却怎么瞒得过那些地阶?现在都已经被发现了,想传递情报,难道……是纸鸢的量够大,同时坠落,以数量掩护,成百上千,让我们无从拦截?或者……”

龙云儿朝窗外一瞥,果然就见到大量的纸鸢,何止逾千,起码数千只纸鸢,正横渡平阳城的天空,同时往下坠落,如同星雨,蔚为奇观。

……这么多的纸鸢,全凭地阶、高阶拦截,确实难保没有漏网之鱼,但发送者又如何能确保信息顺利传递到目标处,而没有被这些高手截下?除非……

灵光一闪,龙云儿眼中陡然一亮,“声东击西!纸鸢引开注意,趁机进行真正的联系?”

“哇!变聪明了?该给盖个章啊1香雪神秘兮兮道:“我可以告诉,***不是第一个。”

……不是第一个?那就是后者的瞒天过海了?但香雪一直连看也没看,怎能对事情把握得如此清楚?

龙云儿错愕道:“难道……是……”

正说着,香雪面前的桌案上,忽然出现一抹鲜红,像是几滴鲜血落在桌上,数目还不断增加,很快就变成了一滩血,像是香雪割了手腕。

然而,香雪小手好好的,没有伤痕也没有裂口,反倒是那滩异常殷红的血珠,不住透着妖异,在桌上一颗颗滚动起来。

龙云儿好奇心起,发动命运之眼看去,在眼中青芒闪烁下,这些血滴被放大许多倍,赫然浮现虫子的形态。

换了别人,未必认得出来,但追随香雪习艺,稍微知道她底细的龙云儿,却猜到了那个可能。

“这是……乙太尸蛊?”

当年金山毒霸恃之控尸,现在更用来维持温去病肉身的神物,龙云儿还曾经短暂受益于斯,只是一直也没机会具体瞧见,料不到……居然是这模样?

香雪笑道:“乙太尸蛊,是另一个文明的巅峰结晶,我们称其为尸蛊,可在那个文明中,未必是这名字,所以别光听名字,就把这东西当成***之物……它的主要威能,不是控尸或是凝物,而是完全解析其运作之理后,延伸出的无限可能性。”

龙云儿不甚理解,却见桌上的血珠,有秩序地滚动,竟然排列成一个圆形法阵,跟着,一下便亮起来。

香雪道:“利用乙太尸蛊之间的共振来联系,会散发特殊波动,有可能被人察觉,特别是那群贼秃……不过,现在上头几千只纸鸢,每一只都散发类似的灵波,拼凑还原后的讯息似是而非,夹杂在这里头,我倒,谁这么有本事找出我来?”

说话中,法阵大亮,在中心投射出一个模糊的身影,明显在层层干扰之下,画面不清,只有里头的两个身影,依稀看得见。

“咦?兄长,大姊旁边那位……”

“靠1

一声怒喝,两个人影中的一个,飞起一脚,将另一个踹出屏幕去,跟着就是一连串的叫骂。

“喂,这习惯能不能改改?接视讯之前好歹清一下场啊1

“有这必要吗?我除了沐浴时间,***时候从不清场,没什么好怕别人看的啊1

“现在这状态,也没东西好给人看啦1

被这一呛,香雪差点翻桌,盛怒往桌上一拍。

“哎呀!你小看人啊?信不信我现在衣服一脱,往外一招呼,看看有多少人会冲着抢进来流口水1

“去啊去啊!有种就说好,事前别变身长大,事后别屠城灭口,这样还一堆人看着流口水,明天起我就跟姓1

“贱男人!真有种你也别耍滑头,跟我姓又怎样?记得现在我好像是姓温的吧?”

双方一碰上就唇***舌剑,龙云儿根本抢不到开口的机会,直过了好半晌,才惊喜地叫出声,“温、温家哥哥?”

对面的声音一下停顿,似乎为着忽然碰上,有些尴尬,道:“的事我听说了,做得很好!先把事放一边,们撕钱掉出的那些东西,仔细对我说一遍。”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