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四章 命运懒人包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四章 命运懒人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关于老温的事,没什么好担心的,反正他死不了,顶多一时半刻回不来而已。”

平阳城内,香雪坐在桌案上,啃着梨子,对着龙云儿说话,“他小子随机应变的本事,是的一千倍,把他扔在兽族,是那些兽人该担心,替他操个什么心?”

长发的龙云儿,静静地听着香雪的话,单就自己所见的情况而言,实在是无法放心,不知香雪从哪来的底气,但温去病与香雪之间的默契,自己没法相比的,或许有什么他们彼此知道的秘密,让香雪有此底气也未可知。

来见香雪,固然是因为想确认温去病的状况,另一方面,也是有事要向她请益。

枯荣禅师一言九鼎,许诺的好处决不赖帐,武苍霓既然回来主持大局,委托给龙云儿的工作就已完成,先前允诺的报酬自然要给,刚刚已经请龙云儿过去,将所承诺的金刚禅定交付。

龙云儿对上乘心法的修练,异常心虚,拿了东西就只能来找香雪。照理说,得自金刚寺的***,私下拿去请教他人,是江湖大忌,但自己连金刚身都是香雪手把手教的,金刚身的相关***,似乎没必要瞒她。

“这么想的话,那就错了……”

香雪摇头道:“那个人为了平衡,总是两边各留一手,寰宇咒武分别传给四大派与碎星团,在核心***上,我们直接练寰宇万咒武卷,比四大派强了一截,可他却又辅助四大派开发应用技,这个他可没教我们……”

龙云儿都无言以对了,就从没看过这样的***,这已经说不上是两面讨好,根本就是双面制衡、两边坑人。

“那……应用技不会,怎么能教我大力金刚击?”

“应用技又不是天地法则,没那么难参悟,大战时一堆和尚轮着施展,我一开始不会,偷偷解剖……不,看多了还不会吗?”

香雪道:“但大力金刚击这种外门技巧好学,金刚禅定这种纯内部的东西,就没机会看到了……要弄到手也不难啦,但……我学这种东西干什么啊?难道我没事还要坐禅吗?”

考虑到香雪个性,龙云儿真觉得金刚禅定对她没吸引力,但如此一来,自己又要找谁来问?总不成回头去找枯荣禅师?但他授艺时的高深莫测,说的全是禅机,看来不太像会回答自己的样子……

“干什么这副表情?咦?”察觉到了什么,香雪扬扬眉,道:“怎么回事?老和尚给的不是纸本?那他怎么做?直接手指点脑袋,真意传承,对这么好?我看不会,他伤得不轻,要是还这么搞,现在就要圆寂了,应该是……”

正说着,已看见龙云儿探手入怀,掏出了一颗拇指大的圆珠,色泽昏黄,不是很亮的那种,却有一股氤氲黄光萦绕。

香雪摸摸下巴,哂道:“果然是这玩意儿,金刚寺下了好大本钱啊,如果不是因为老和尚出身司马家,和不是一挂,我肯定以为他是亲生老爸,不然舍利子这种好东西,怎么人家给不给我咧?”

碎星团一系的嫡传贱嘴,龙云儿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不过,金刚寺的慷慨赠与,自己也有些忐忑不安。

舍利子这东西,说珍贵也珍贵,说普通也普通,自从碎星团与金刚寺合作,开发出强提境界之法,以伤损肉身为代价,强化修为,更能提前凝结舍利,原本只有禅师以上才能凝结的舍利,就开始大掉价了。

以舍利进行传承,不但功力、***能够传递,耗损极少,质量上乘者连毕生感悟都能一并转传,是仅次于凤凰一族涅**的最佳传承,但使用的***却少得太多。

香雪接过龙云儿递来的舍利,连贴额头都不用,直接一道神念就扫过去,确认内里的东西。

碎星团开发出来的技术,向来以效果强、后遗症多而闻名,舍利传承在能量转移上还好,但牵涉到感悟转移,有时会连部分神魂也一并转来,吸收后影响接受者的心神,变成不只是传功,而是夺舍分身,甚至带精神病的夺舍重生,问题严重。

幸亏金刚寺持身甚正,清名清誉不容质疑,否则舍利传功早就变成大阴谋,但龙云儿对于太陌生的强烈好意,已学会戒慎小心,让香雪帮忙看一看。

“……还好啦,这只是一名高阶和尚的舍利,传的是***,不是感悟。”香雪道:“这样对最好,感悟传承虽然省事,神功速成,可未来性也被牺牲掉,再好的感悟,也不是自己的悟,一昧因循前人见解,那个人说这叫什么知见障,成就有限……不过,原来金刚禅定是这么回事?脱了裤子放屁,无聊1

香雪骂骂咧咧了一阵,龙云儿静心听着,想起温去病之前的叮嘱。

那个女人碍…靠着血脉天赋吃饭,起点比人族武者高得多,虽然力量是高阶上下,却具有天阶特征,能入她眼的东西不多,可对来说,那些仍然很有用,所以她的评价,等上天阶之后再去在意吧。

有这些话作底,龙云儿可不敢看不起金刚寺的这门禅定技法,况且,自己要这门***,不是为了变强,而是为了压制血脉效应,自从战中有所突破,气血澎湃,难以压制,自己甚至不敢闭眼睡觉,怕会出什么意外。

温去病不在,这些事没别人可以商量,也就只能找香雪了……

“哦?战中突破了?”香雪不当回事,喝着烈酒,随口道:“怎样的突破?力量强了还是速度快了?还是感知?这些全是屁事,想卖弄还早咧1

龙云儿道:“不是啊,是眼睛……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但那一战中,我一只眼睛忽然可以看到别人身上的破绽,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线条……”

“看破绽有什么了不起?的对手都是杂碎,随便找个高阶武者看过去,都是满满的破绽。”香雪一开始不当回事,但听见莫名其妙的线条,却为之一怔,动作停顿了一下,道:“有点意思,把详细状况说给我听。”

终于引起了对方的兴趣,龙云儿把战斗中发生的一切,全部说了一次,香雪起初还不太在意,但听到后来,她眼神变化,看人像在盯一块美味糕点,龙云儿都心下发怵。

“怎、怎么了吗?”

“还真是够走运啊,难道***就比较走运?没道理啊,也不见得比我更正,怎么我就不走这种运?”

香雪的抱怨,龙云儿着实困惑,难道自己真得了什么好宝贝?但照温去病的说法,自己源自血脉所得的一切,好处越大,后头越是要命。

“我看见的东西……那到底是什么呢?”

“这个啊,要解释有点难度,对现在的说这些,有点早了。”

香雪抓了抓一头金发,举起酒瓶,道:“进入高阶之后,武者凭着血脉或自身努力,开始驾驭周边的自然能量,武力也提升上去,而踏入地阶,则是进一步建构法相,将这些自然元素与肉身结合,最终建构一个初步的内世界……总之,绝大多数的武者,到地阶为止,就是在搅弄水火地风这些东西……”

说完,香雪停顿了一下,五指摊张,指上依序出现金、木、水、火、土的元素意象,火光、水雾、雷电、微尘,逐一变换,驾驭自如,藉此印证自己说明的内容,却没多言语。

龙云儿皱眉苦思,晓得这是开给自己的试题,想了想,道:“那天阶开始,是在搅弄些什么呢?”

香雪点了点头,道:“有点样子了,方向正确,天阶开始,那些没出息的还在继续当元素战士,这种的不难搞定,但有些生猛的,会去搅弄那些看不见也摸不着,玄之又玄的玩意儿。”

龙云儿脱口道:“天地法则?”

香雪道:“差不多,有这观念,说明沧溟龙家还是有些底蕴的,背后的冥界尸龙,之所以神魔忌惮,不是因为够毒够凶,而是长年占据轮回通道,涉及因果之道,能有限度地操控命运……为什么翻白眼?我说的很难懂吗?”

“……有一点。”

太过跳脱的讯息,龙云儿头晕脑胀,有听没有懂,虽然能初步理解,天阶以上都是很牛的,力量的本质渐渐与天地法则结合,能做到很多近似于神的事,但什么操控命运、影响轮回,这些听来还是太匪夷所思了。

然而,龙云儿随即把握到一点,自己最初的问题,与香雪此刻所说的内容,必然有某种相关,若顺着这想法去理解,结论就是……

“我看到的东西……是因果、命运?”

讶然于自己的结论,龙云儿的声音有些发颤,香雪摊手道:“没那么了不起啦,目前的命运之眼,说得好听是略具天阶特征,说得实际点,不过就是个懒人包,打打杂鱼可以,地阶以上无效,不信去看看武苍霓,试试瞧不瞧得出她的致命破绽来?要瞧得出,我们就直接联手把她宰了1

“啊?为什么?”龙云儿惊道:“与武帅有旧怨?深仇大恨?”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