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二章 神元转移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二章 神元转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西北各兽族的主战力,基本都已经随托尔斯基出征,驻扎在苍凉山上,稍事修整之后,就要与人族决一死战,而这样的安排,也使得兽族领地内,青壮几乎一空,整个弱体化。

两军交战,这种后方空虚的情势,无疑非常危险,托尔斯基敢这么安排的底气,却是来自国师嘎古的存在。

天阶的兽尊,要用来吓唬人族,抵挡万军,确实是嫌不足,但一名术者在自己布置的地盘内,一身威能足可膨胀数倍,比同境界的武者多占优势。

再者,托尔斯基虽然孤注一掷,几乎将西北兽族的战力全数拉上前线,但兽族领地内并不是没有部队了,哪怕九成军力都往前线开拔,领地内仍有一批不可小觑的精兵。

西南联军!

此回遮日那王应托尔斯基之邀北上,随之同行的,还有西南十多个兽族的兽王,他们随行同来,也是接受了邀请,而除了他们本身,每一名兽王都带了百多名,甚至数百名的精锐护卫,反正西北同胞要充阔,就索性带齐人马,来白吃白喝。

十多个兽族的随行人马总计,也有数千,而这数千兽军,不是寻常的兵众,个个都是绝顶精锐,集体爆发之后,抵得过寻常数万兽兵,战力惊人。

“……不得不说,托尔斯基这小子,长处就在敢想敢做,有些策略别人不敢做,他却肆无忌惮,勇于把手伸进别人口袋,用尽一切能用的资源。”

走在石子路上,遮日那王感叹道:“他很了解兽族贪图小利,不顾大局的习性,把大伙儿请来,好吃好喝地招待着,自己跑个老远,不给我们机会生事,反利用我们替他顾老巢。”

西南各兽族之主北上,固然是遮日那王顺势的一声吆喝,但要说这么多桀傲不逊的兽王,会齐心合力来共举大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就算对人族同仇敌忾,但光是谁当老大这件事,就可以先厮杀一场,西南兽王们打一开始便存着看戏与生事的念头。

但这念头却落在空处……

托尔斯基早早地率军离开,各族兽王到来后,要面对的对象不是托尔斯基,也不是奄奄一息的飙狼老王,而是兽尊嘎古。

这些兽王基本都是贯彻丛林法则起来的,没了托尔斯基与主要战力的飙狼族,完全就是一块大肥肉,若照平常习惯,直接杀人放火,大肆掠劫一番,然后坐地分赃,他们肯定干得出来,可飙狼族无兵无将,仅仅一个嘎古在,就镇住西南各族兽王,让他们没法造次。

兽尊的地位至高无上,没有兽人敢在兽尊眼皮子底下乱来,更别说这块地方被他经营多年,鬼才知道他在这里准备了什么,搞不好一举手就能发动布置,把一票兽王杀荆

这种情形不会轻易发生,因为南方兽族也有兽尊,若嘎古打破规矩,妄下***,***兽尊肯定不会坐视。

双方都不能蛮干,只能照规矩来,高高在上的嘎古不得偏私,必须立场持中,作为南北双方的见证,南方各兽王也不能恣意妄为,需得以兽族大义为先,联手共抗人族。

“……托尔斯基不在,我们等若被飙狼族征用,义务替他们看家了,要是人族真有奇兵打来,我们也得帮忙打退。”

遮日那王道:“而若此事真的发生,托尔斯基更可以向北地兽王骄夸,说把我们玩弄于股掌之上,藉此展示他的智谋……这家伙,心眼特多。”

“……不过就是鬼点子多而已,想得多和想得仔细是两回事埃”温去病哂道:“他擅长异想天开,却没有够强的执行能力,若不是这样,他家祖庙怎么会一塌糊涂?”

遮日那王苦笑道:“兄长说得好轻松,被武苍霓干掉、重创的几名兽王,可都是我们南方人马,想来这白吃白喝兼白拿,却冤枉受伤,折了性命,好不值得。”

“有吗?那几个兽王又不是你亲戚,犀牛和刺猬平时就和你不对盘,刚好推送去死。”

温去病道:“更何况,用几名兽王的命与伤,换来狼王庙垮塌,血祭中断,托尔斯基功败垂成,这简直是大赚啊,覆巢之下无完卵,那边折损的兽王数目,比这边只多不少,如果我没料错,嘎古那老东西也伤了,天神兵的一击,你以为那么好接啊?”

与遮日那王并肩行走,温去病套着一件黑袍,遮着全身,又用上了兽族的幻形法器,看上去就是一名追随在霸王身旁的兽族谋士,***兽族远远看了,没起任何疑心。

两人来到狼王庙遗址的外围,大批兽军正在这里挖掘、清除砖石,基本全是南方人马,反正没有人族来袭,白吃白喝之后,由兽尊一声令下,遮日那王附议,把他们全拉来干苦力活。

遗址上,逾千兽兵来来去去,搬砖担石,这些兽中精锐,一个个力大无穷,干起苦力活来,比人族得力几十倍,渐渐把小山高的柱石给搬开。

早有现场人员把施工报告呈递遮日那王,他看了几眼,就交给温去病,现今的狮族在术数方面底蕴太浅,应温去病要求所监测到的这些现场数据,没人看得懂,还是只能交给温去病自己来。

温去病翻着报告,手指沿着文字,反覆划过几个监控的数字,不住皱眉,屈起左手的五指,开始计算。

金毛的狮王帮不上忙,随口问道:“兄长检测兽王爪,状况如何?”

“……还可以,不过……”温去病语带揶揄,“你小子干的事情,还真是可以啊1

遮日那王苦笑道:“果然瞒不过兄长,为了练养狮皇金剑,加速功成,我从兽王爪中抽取神元,度让金剑之中,造成了损耗。”

***的兵器、法器,基本难以照样重造一份,却可以藉由抽取神元的方式,制造“分身”,在短时间内发挥近似的效果,先前九龙寨就使用这种技术,将“归零轮钥”降临载体,带到飞云绿洲使用。

只是,抽取神元,等若抽魂,对物体的伤损极大,养护极难也极久,不是万不得已,根本没人会这样用,更别说是用在兽王爪这样意义重大的器物上,若让***兽人得知,必生波澜,而要是今天瞧出端倪者非温去病,遮日那王别说坦承,立刻就要灭口。

兽王爪如今的存在,是温去并遮日那王之间的大秘密。

当时,洞君山兽族大会在即,对于新近崛起,意欲复兴狮族荣景的遮日那王,南方兽族感到威胁,多族兽王打算将灾殃扼杀于未起之时,背后甚至有兽尊的支持,情况万分危急,狮族内就像是塌了天,连遮日那王自己都知道在劫难逃,只看是狼狈惨死,还是慨然赴难。

为狮族解去大难的,是日夜兼程赶到的温去病,带来策略,与遮日那王联手,寻找已消失于历史中的兽王爪,一场辛苦后,找到早就损毁碎裂的碎王爪残件,由温去病施以通天妙手,重铸成功。

洞君山大会上,遮日那王受多族兽王***,情势岌岌可危,关键时刻,遮日那王取出兽王爪,一击定乾坤,凭藉着千古兽族血契,***当场,一呼万诺,成了西南兽族共主,迈开霸业之途。

这些经过,让当日在场的兽人津津乐道,几乎当成神话一样说,可唯有两名当事人自己晓得,重铸的兽王爪有强烈隐患,勉强硬拼起来的兵器,不动则已,一旦使用里头的血契威能,基本是用一次少一次。

像这样的东西,拿来唬唬不知情的兽人可以,要拿来当倚仗,那就是嫌命长,是以遮日那王另外修练皇道金剑,谋求替补,而汲取兽王爪神元,滋养兽皇金剑之举,虽嫌杀鸡取卵,但温去病多少也能理解遮日那王的想法。

遮日那王低声道:“真是太对不起兄长了,兽王爪是你花了这么大心血才重铸的,我却未能珍惜……”

“不,别介意。”温肉点小事,影响不到我们的兄弟情,不用在意。”

“真的?”

遮日那王不喜反惊,做了那么久的兄弟,对于这位兄长的性情,哪会不了解?用坏了他做的东西,后果素来严重,如果事后还很好说话,肯定要大出血。

温去病道:“既然你也这么干了,那我老实说……刚刚我也抽取了一道兽王爪神元出来,最近你千万小心,别拿它和人动手,否则小心会碎的。”

“呃……老大你都这么说了,那就这么办吧。”

遮日那王只能苦笑,抽取神元虽是***,可要抽取兽王爪神元,哪有这么简单?除了获得血契认可的自己,也就唯有身为重铸者的兄长了。

温去病笑道:“别愁眉苦脸的,放心,我不白拿你东西,这回让你小小出点血,后头定然值回票价。”

遮日那王愕然道:“兄长莫非是想……”

问话出口,狼王庙工地陡然传出欢呼,兽人们挖出预定位置了。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