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十章 狮王的拍胸担保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章 狮王的拍胸担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兽族非常重视个人武勋,对于战利品、武勋纪念,都会尽可能地夸耀表现,以彰显强大。

在飙狼族领地,关押罪人的石牢外,旗杆上悬挂着一具残缺的尸骸,随风飘荡,吊挂的绳索不住发出“呀呀”之声,寒夜中,倍添凄惨的气息。

风里并不是只有这样一个声音,若在平时,大牢里关押的俘虏、罪犯,每夜受刑遭拷打,晚晚惨呼到天明,可因为刚进行过大血祭的关系,羁押的人犯与俘虏基本清空,这两天唯一传出来的惨嚎,就只有狮王抓到的那个人类了。

“矮~~~”

声声惨呼,划破夜空,温去病的声音,让看守监牢的兽人都觉得刺耳,佩服这家伙的扛得住,身体都残损成那个样了,还口硬死撑,虽然外表看来又病又弱,怎么都不像硬汉,可连挨多种酷刑,死死扛住的硬气,却是有这座监狱以来,人族从未有过的纪录。

他不像那些死硬的傲骨军汉,一面受刑,还一面“孙子、***”地乱骂,从头到尾就是惨叫,但哪怕叫得再惨,他就是死挺不招,直至力竭晕去,外头才听不到声音。

这一回,在痛吼大半天后,那凄惨的痛叫终于停止,没了声息,在监狱外的兽人们互看一眼,慨叹那个人类总算晕了,就不晓得还有多久时间便会被弄醒,重新开始又一轮的拷打。

“上次瞥了一眼,身上好像没有半块好肉了,不知道还能扛多久?”

“早死早好!让一个人族挺那么久,岂非显得我们很无能?”

“是啊是啊!遮日那王说什么英明雄霸,连这么一个人族也搞不定,真是没面子,如果大王子得胜归来,由他亲自整治,这人类哪能撑到今天?”

几名兽人窃语不断,却都把目光投向监狱内,好奇那个人类的状况。

“……篆…住手……再这么下去……要出人命了……停……”

监狱最深处的密牢中,刚挨过一轮酷刑的温去病,翻着白眼,悠悠回魂,低语出声,而他的**声一出,负责施刑的兽人也停下动作。

“……有什么不对吗?”

“当然不对1温去病怒道:“女人咧?马子咧?早上还好好的,怎么晚上就换成你们几只大牛龟?我是外貌协会的啊1

“这……厨膳班缺人,大王把她们几个派去,给太老爷烤香酥鸭盒子、煲汤,这边就只能靠我们几个兄弟顶了。”

“顶你个肺啦!我整天在外忽悠别人,现在你们要忽悠我?”

从铁榻上慢慢坐起身,温去病看着身后的粗壮兽人,摇头道:“手上还算有几分劲头,不过全是蛮力,太不够爽,这样替人***,还说不是忽悠?”

土***鬃毛的狮头兽人闻言,露出惶恐不安的眼神,立刻跪下,“太老爷,卑职愚钝,没能学好,请您恕罪。”

“算啦,反正我也不喜欢被男人按按摸摸的,将就一下吧1温去病挥挥手,道:“把药汤抬过来,然后可以下去了。”

“是,早就替太老爷备妥了。”

几名狮人慌忙应命,用他们孔武有力的手臂,把一个满满的大木桶给抬进来,浓郁的药味登时弥漫满室。

刚结束一轮***的温去病,懒得连站起也不想费劲,直接勾勾手指,自有兽人竭诚竭恐地将他抬起,小心翼翼地放入木桶中。

木桶中的药液,碧绿如玉,味道浓郁到呛人,看来像是一锅稀粥,非常恶心,但内中却蕴含多种珍贵药物,有些是来自帝国,千金购得的珍品;有些则是藏于兽族,平时罕见,非兽王不得享用的贵物。

这一桶珍药,温去病泡了进去,立刻感受到里头的药力化入血肉,形成一阵阵的热流,灌入体内四肢百骸,打通血脉,让新换的骨与肉迅速活化。

好半晌,温去病才睁开眼睛,一双眼中神光闪烁,疲态尽去,开口道:“喂,怎么有点凉啊?我难道没告诉过你们,我泡汤是最在乎温度的?”

狮人闻言惶恐,“可……可是,太老爷,你上次说在乎温度,是嫌水太热,怪弟兄们想煮熟你,所以这回才撤去柴薪,想说……”

“混帐1

温去病双眼一瞪,“上次是上次,这回是这回,我上次嫌烫了,这次就不能嫌冷?到底你是老爷还我是老爷?你那么多理由,干脆你来当这太老爷好了?”

理直气壮地挑毛病,温去病全没把自己当外人,而受他斥责的的兽人,更是竭诚惶恐,如同面对自己本族的大王,不敢有半分不敬,连连叩首称罪,跑去取来柴薪,依温去病的要求,不在木桶下直接生火,而是烤热了石头,分批投入药汤中,维持温度。

“太老爷,这样的水温可够?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混帐1

又是一声斥责,这次却不是发自温去病,而是一脚踏入房间来的金毛狮王,他隽朗非凡,虽板着面孔,眼中却蕴含笑意。

“听听你那是什么语气?你是想质疑太老爷吗?虽然你们都是跟随我多年的老臣子,但也不能失了分寸。”

“是,请王降罪1

“太老爷是什么样的人?他毕生对美与享受的追求,是不会懈怠的,没有满意,只有更满意,你们居然质疑他是不是不满意?要知道,他肯挑剔你们的东西,那是在教育你们,爱护你们,是对你们的恩典!你们还不知珍惜?”

狮王板起面孔的训话,让手下狮人更为不安,汗流满头,齐声道:“我等愿领罪,请王责罚1

“罢了1

遮日那王挥手道:“我和兄长难得相聚,心里高兴,他是个胸襟宽广的人,难道还真的会气恨你们?最多就是嫌你们长得不够美形而已,你们也别给他碍眼,先下去吧。”

得了这声训示,狮人们向桶中的温去病欠身行礼,口称“太老爷”,而后恭恭敬敬地离开,没有一个心怀不满,全都是非常振奋、荣幸的表情,离开关门时,甚至还带着几分不舍,想要多看一眼那个男人的身影,多看看……这个一手回天,带领自己全族发达的奇迹之男。

在狮族之中,这是绝对的秘密,在西南各兽族里,也没什么人知道,不过,这些从遮日那王仍弱小时,就跟着他一路褴褛走来的心腹家臣,都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存在。

与遮日那王相遇于微时,救了小小的狮王性命,更在百族大战结束后,将大量资源倾注,藏身幕后,出谋划策,卖来一大堆高端的武器、装备,让狮族面对王家、武家、袁家的多次战争,从容而退,还越战越发达,趁势扫平、收服周边兽族,成就霸主地位,连洞君山大会那样的绝境,都一举逆反过来,手段通天。

对于“太老爷”,他们充满了感激,哪怕他是人族,这份救命、兴家的大恩,他们也不会否认,至于这一位些许捉弄人的怪脾气,那全然不是问题,即使在兽族中,有本事的人物都性情乖僻……

让部属们全数撤到外头,戒护把守后,遮日那王转头,向大木桶中半闭眼的温去病抱拳,“他们都很想再见兄长,我勉为其难带他们来拜见兄长,兄长勿怪。”

温去病不置可否,从木桶旁边的小几上,随手抓了个果子抛去,遮日那王一下接过,想也不想便咬了一口,跟着才道:“兄长这样子,我家姊姊见到,必然欢喜。”

“……少来这套。”温去病没好气地道:“你有没有姊妹,难道我还不清楚?你压根就没有姐姐。”

“说的自然是香雪大姊,她看到兄长你这样安心惬意,一定高兴得很。”遮日那王耸耸肩,道:“没亲生姊妹算问题吗?我这辈子也从没吃过人肉,还不是你整天对外散播谣言,才一堆地方说我是***的野兽。”

“嗜***肉这形象有什么不好?听着就有杀气!威风八面,比什么战神、武神好多了,我当初要有选择权,一早就用在自己身上,好过顶着满身肌肉被人当盾牌用,天天骨折兼断筋1

温去病泡在桶里,斜看遮日那王,眼眉之中,完全就是一副长兄看幼弟的架势。

“一段时间不见,你小子好像架子越来越大了,不但姗姗来迟,见了面还要我装腔作势半天,才懂得配合?”

“这当然,好端端的,又不是三岁小孩子,谁想莫名其妙扮***狂与奸角?这已经不是以前刚起步时,需要用这种谎言来骗取别人畏惧。”

遮日那王一脸无奈,温去病却气愤一拍木桶,“什么当然?当然个屁!以前那次,要不是我扮黑心大魔头,帮忙骗你暗恋的那女孩,你能成功把到她,现在连孩子都生下了?我帮你就行,要你帮忙我一下,你就扮清高?”

“呃……这个……”

遮日那王一脸尴尬,像被长辈提起童年尿床的孩子,与早先在人前的霸主威仪,判若两人。

“照兄长这么说,司马家那小妞……兄长你是认真的?想要把她弄上手?”

金毛的狮王停顿两下,双眼一亮,连声音都充满干劲。

“你秘密传书,让我十万火急率队北上接应,就是为了这个?好!难得兄长认真,且让我好好作几出戏,一定帮你弄她上手,亍!?p> “哪可能啊?我有那么无聊吗?你傻也就算了,别当我也傻啊1

温去病挥挥手,没好气道:“那个笨丫头是樵峰的妹妹,人其实不错,就是傻得厉害,你当她是***的就行了,我只是想趁这机会吓吓她,给她点教育,以后行动别那么冒冒失失的,没有***意思……你别多想,也别多对她做什么啊咦?”

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温去病皱眉道:“我说……你该没有多对她说什么不该说的吧?”

金毛的狮王微愣了一下,暗叫糟糕,脸上却一本正经,连连摇头,拍胸道:“兄长放心,一句不该说的都没有,绝对没有1

!--作者有话说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维码广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关注微信公众号“17K小说”,《碎星物语》最新章节随时随地轻松阅读!连续签到即可获得免费阅读特权;更多精彩活动敬请关注!!--二维码广告End--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