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七章 命运之眼获得!(二版)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章 命运之眼获得!(二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七章命运之眼获得!

司马冰心作梦都没想到,会遇到这么个问题,虽然这也在情理之中,过往也不是没听过类似的事,可实际发生在自己身上,一下真是乱了。

遮日那王笑道:「很难答吗?看来你们关系也不是很好,他还想和我谈条件,要把给平安送出去咧,」

「真的?」

司马冰心吃了一惊,觉得既愧疚又感动,自己根本没能帮到温去病什么,他伤成这样,还想护自己平安,这真是……太让自己惭愧了。

「他对你们还很有用,你们不会把他怎么样吧?」

「……看来我们真的太好说话了,居然让你误以为,我们是可以商量条件的。」

金毛的狮王神情转冷,站直身体,「以人类来说,颇有姿色,我家兄长尚未婚配,挺适合给他当个小妾,如果甘心认命,往后侍奉我兄长,为他生下几个儿女来,我可以承诺将那个男人释放……」

司马冰心陡然生出一阵寒意,「你……在说什么?」

遮日那王眼中,绽放出一丝残忍意味,「不愿意吗?那我现在就下去,斩下那男人两只手来,告诉他是因为的拒绝,让他变成残废的!看看他对是什么想法9

「注住手!你千万别……」

司马冰心想要阻止,但遮日那王却一挥手,雄劲涌来,将她扫倒,跌落回干草上。

这一下摔倒,裙翻掀,露出一大截光润的小腿,肤光粉致,仍在裙内弯折的腿臀曲线,***动人,与美少女惊惶却仍带倔强的神情一映,格外勾起***的暴虐***。

「……果然不愧是司马家的第一小美人。」

遮日那王俯视司马冰心,眼神闪烁,似乎有着某种冲动,最后仍冷却下来,淡淡一句,「但却是我难以入口的东西,也不知兄长他为什么会喜欢这种型的?」

冷哼一声,遮日那王转身离去,司马冰心躺倒在干草上,心中忐忑不安,刚刚那头金毛狮王的眼中,确实绽放着某种***,有那么一瞬间,自己真以为他要做些什么,就不知他为何止住了?难道真是为了把自己留给他狮子大哥当妾?

但无论如何,自己若继续在这里傻着不动,那就太危险了,更何况,老温还在敌人手里,这头狮人***该不会真的言出而行,回去砍他双手吧?那岂不是自己害得他失了双手?

想到这里,司马冰心益发不安,决定冒险一试,自己是武将世家的子女,在师门习艺时,特别修过一些杂技,能够透过双极轮心法的转劲、卸力,腾借出部分力量,由内往外冲开被封的穴道,回复行动力。

虽然这门心法颇为伤身,更损元气,却是自己刻意暗藏的压箱宝,眼下也顾不得风险了,情况不妙,只能奋力一搏。

司马冰心一咬牙,在干草上原姿势不动,默运双极轮心法,开始腾挪冲穴,随着意念专一,体内真气也凝聚起来,连续冲击数次,眼看就要功成,身上陡然受袭,连着十多下指劲透入,凝聚起的真气被截断消散,气血翻涌,险些走火入

魔。

睁开眼睛,所看见的就是金毛狮王,他收回手,笑容高深莫测,「运气不错,正想说会不会趁机做点什么……幸好,回来得及时啊9

重新点倒了司马冰心,全然没得抵抗的姿态,诱着人去为所欲为,遮日那王看了少女一眼,如视无物,「很走运,这身皮肉是的主要价值,所以我不会拿怎么样,这笔帐只会落在同伴身上,如果再想跑,我连他双腿都卸下

来9

扔下这一句,甚至没给司马冰心再开口的机会,遮日那王开门而去,甚至连回手锁门都没有。

司马冰心看着狮王的背影,又急又气,想说自己这回又坏了事,这群没人性的兽鬼,还不晓得要怎么折磨温去病,一颗心急得都快碎了。

……如果,他真被自己害得缺手缺脚,成为残疾人士,那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担起责任,照顾他的下半辈子!

司马冰心暗暗下了这个决定,但她并不是唯一一个正为温饶人,同一时间,在平阳城中,武苍霓与武战豪、司徒小书等人会面。

「们……」

甫一见面,武苍霓的目光越过武战豪,落在龙云儿、司徒小书身上,一下变

得锐利。

双方之前有过一面之缘,武苍霓更和司徒小书交过手,以她的眼力,一下就

看出她们两个的修为深浅,可短短时日不见,精、气、神状态突飞猛进,甚至可

以说是突破性的进步,这种不正常的进境,就让她困惑起来了。

「们……经历了什么?」

好奇心起,武苍霓问起了她们在战乱中的经过。

武战豪、司徒小书、龙云儿三人,冒险袭击兽军后队,冒了非常大的风险,本来人族军势大盛,兽族开始逃亡,但那惊天一爆后,兽族***,他们三人被卷入乱军之中,险象环生。

在激烈战斗中,本已负伤的武战豪,受多名兽族硬手***,险些不支,危急时刻,龙云儿、司徒小书神勇奋发,打退一波又一波的兽军,本身的力量连连提升,金刚身、乾坤刀重招频出。

那些禅师们奋力凝运金刚身,开辟庇护圈,保护周围兵将,坚持守护苍生的模样,映在龙云儿眼中,她隐约好像领悟了什么,自己施展金刚身时,一拳一掌,气劲更为霸烈,凝停不动时,渊停岳峙,手臂挥击,有着横扫千军的气势,将

一个个兽军打得横飞出去。

横冲直撞的势道,适合战场冲杀,但如蛮牛般的战斗风格,也容易殒落,龙云儿很快就承受数倍于***两人的压力,哪怕金刚身再坚不可破,她也觉得难以支撑,就在她力量大幅消耗,益发疲惫时,一股源自血脉深处的骚动,瞬息间澎

湃涌来。

先前出现过异状的那只眼睛,再次通红,泛起异样的血色,而透过这层血色,龙云儿忽然看见,那些兽兵的身上,出现了异常的亮点,自己不太明白这些亮点代表什么,却下意识地朝亮点出手。

结果相当明显,大力金刚击的重拳,简单打在兽兵身上,可以把肉身坚实的兽兵打飞,但打在那些亮点上头,基本就是一击毙命,全无例外。

血脉技能.「命运之眼」赐与!

龙云儿耳边,一下出现了这样的声音,她无暇顾及这声音由何而来,只专注于眼前的战斗。

另一面,司徒小书使着乾坤刀,这门上乘刀术,蕴含阴阳之变,拔刀的一瞬,斩开天与地,分隔万物,司徒小书远远没达到这样的意境,每一刀的挥斩,都要酝酿良久。

这回陷于乱军中,压根没时间酝酿,只觉得四面八方全是敌袭,无数爪、牙全方位袭来,这边才刚挡下,那边攻击已及身,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地挥刀、挥刀、挥刀。

本以为,这样失却酝酿,招不成招的刀,没什么意境可言,更发挥不出乾坤刀的威力来,哪知道,随着一刀又一刀的挥出,什么也不想,纯粹为了活命而出刀,道、速度,反而提升,让意识到这点的司徒小书大为诧异。

……为何,没有刻意专注招式之变,拆招破招,乾坤刀的威力反而提升?

……乾坤刀的精义,在于「准」与「巧」,自己胡挥乱斩,毫无准巧可言,为什么威力比平时更大?

脑里各种疑问纷至沓来,手上却顾不到这些,攻击来自周身各角度,每一个兽兵都力大爪锐,只要慢一分拦截,自己就会伤、就会死,想在这样的绝境中活下去,就只能什么都不想,每一刀斩出去,就要把敌人干掉,断了敌人的机会,

便是自己的生机所在。

自从在力夏达港,受挫于温去病,遭了不少的打击,司徒小书便踌躇不前,少了之前锐意上进的冲劲;在西北见过武苍霓,经历小村事件,更让她觉得前路艰难,不知该如何举步,也弄不清楚怎么走才是对的。

处于迷惘,挥出的刀就不能快、不能利,司徒小书早已察觉,自港市事件后,自己的修为不进反退,换了在从前,这是最要命的大事,一旦没有修为,少了实力,什么理想都无从实现,实力就是一切的根本,怎能不在意?

可连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港市事件后,自己对力量的衰退,并不积极处理,甚至在小村事件后,基本把此事抛诸九霄云外,勉强去探究,稍微查觉到那个***。

……前路不清的时候,就不该盲目奔跑。

……自己连踏出去的每一步,是对是错都不知道,胡乱出刀,要斩向谁?该斩的是谁?难道不怕一刀斩出,铸下毕生大恨?

太多的困惑未解,甚至开始质疑起过去的自己,让自己在弄清楚这些***之前,不敢也不愿在力量上操之过急。

可当自己抛开在力量上勇猛精进的念头后,力量似乎自行推进,此刻的挥刀应战,尤其证明这一点,明明只是胡挥乱斩,刀劲、刀速都较之前提升,更还不怕消耗,力量源源不断自体内涌出,一刀猛似一刀。

!--作者有话说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维码广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关注微信公众号“17K小说”,《碎星物语》最新章节随时随地轻松阅读!连续签到即可获得免费阅读特权;更多精彩活动敬请关注!!--二维码广告End--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