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五章 兽族内部的分歧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章 兽族内部的分歧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司马冰心不认得兽族的要人,可这名年老兽人的身上,不住散发着一种气息,无限近似于自己在玉虚宫中谒见的那些上仙,这给予自己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遇到天阶人物。

经历百族大战的伤损,兽族的天阶数量没有人族多,在西北之地更只有一名,就是之前主持血祭,又被天神兵击破分身的兽尊嘎古。

之前遮日那王放出的话,飙狼族若要提人,除非兽尊嘎古、托尔斯基其中之一亲来,现在嘎古亲来,司马冰心为之忐忑。

遮日那王忙着拷打问话,一时间倒还没有伤害两人性命的打算,可若让嘎古把人提走,恐怕就不是性命不保,而是想死都死不掉的惨况。

邪派巫法之中,有些擅长控尸、拘魂的高手,兽族动不动就玩血祭,对这一套尤其擅长,嘎古又是天阶之尊,落到他手里,恐怕随手就能把人弄成不死活尸,神魂拘禁,永恒酷刑,那真是想死都死不成了。

年老的兽人,步伐很慢,喉中还不住轻咳,当来到水牢边,他抬起头看小窗瞥了一眼,昏白的眼瞳,没有半分生气,像是行将就木的濒死老人。

看上去,没有一点威胁性的眼神,司马冰心却不知为何,打从骨髓身处生出恐惧,靠着长年修练冰音咒,她压住要喊出口的那声尖叫,却压不住全身颤抖,瘫坐在地,双手环抱,不能自制地抖着身体。

“……玉虚门下,不过如此……精英种子,不过如此……”

老兽人摇了摇头,咳嗽一声,往脚边吐了口痰,望向温去病,“你不怕我吗?”

“怕啊,怎么不怕?”

被铐在架子上,温去病的样子显得特别凄惨,“伟大的天阶,连司马家的小女孩都被吓倒,我一个无名小辈,又怎么能不怕呢?”

承认胆小,但话语中却蕴含着别样意义,堂堂天阶之尊,居然对差了两阶的弱小晚辈施以威吓,以大欺小的污名,却肯定是赖不掉的。

含带讥讽的话语,嘎古闻言,未有动怒,只是饶有兴味地再看温去病一眼,道:“嗯,你不怕我,很好……很好,一个自称无名小辈的人族,有着让我检视不出的神魂,还有古怪的身躯,,,人族之中,很少有像你这么古怪的……”

温去病并不答话,自己从前没和这位打过交道,但能入天阶,那怕只是半步天阶,都不是简单人物,自己身上的诸多隐密,就是天阶也没那么容易看透,可正因为看不透,反而更为惹眼。

似嘎古这样的兽尊,玩弄灵魂什么的,易如反掌,在这样的近距离下,他一眼扫来,别说是解析灵魂结构,就连记忆也能读取,而自己虽然肉身重伤,神魂却仍保持着六年前的水准,再加上层层封印保护,即使天阶都不能一眼看穿……

“……云岗关被夷平了。”

嘎古慢吞吞地说话,似在说一件全然无足轻重的小事,停了半晌,才又补上一句,“哦,平阳城也被攻破了。”

连着两句,抛出两个炸雷似的消息,温去病着实一惊,肯定这是前方的最新战报,否则刚才遮日那王在自己面前,断不会一句不提。

云岗关被夷平?

这应该是不可能的事,姑且不论双方的战力比,将士用命与否,那座关城当初是由贾伯斯一手设计,在各种法阵层叠勾连后,几乎一夜建起的奇迹关城,以那个人的通天之能,云岗关等于挂保证,不可能被轻易攻陷。

但……如果是被夷为平地,那就另当别论了。

那个人的作风,就是边走边挖坑,他视平衡为完美,笃信物极必反,一件事物的最强处,也就藏着最致命的缺陷,所以难攻不落的云岗关,一旦被人抓住缺点,瞬间夷为平地都是可能的,这种残酷的笑话,正是他习以为常的嘲讽。

不过,大概没人能对这个嘲讽笑得出来,云岗关的夷平,必然伴随着天惊地动的巨大灾变,当时在场的人遭受波及,会出现的伤亡惨况,想起来都会让人发抖。

如果在云岗关在闭门固守的状况下,发生大爆炸,攻城中的兽军固然有不少要陪葬,城中守军更是十死不生,在那种毁灭性的爆炸下,活命的起码条件是天阶,人族这边等于是完了。

受了这种伤损,兽人趁势追击,如果还有败军可以利用,兵荒马乱之际,赚开城门,要一举拿下平阳城,绝不是什么奇事,如此一来,整个帝国西北门户洞开,基本都落入兽族掌握了。

“……呵,呵呵。”

想通了整个环节,温去病不自觉地发笑起来,虽然满身是血,却笑得肩头耸动,极度猥琐,猥琐到让嘎古都觉愕然。

“你笑什么?”

“……也没什么,但我一个人这么惨,多少有点心里不平衡,现在听见生灵涂炭,千万人陪葬……唉,真是死都死得闭眼啦1

“你这是什么思想?”这***超乎预期,嘎古瞠目道:“我从未见过你这样***的人族1

“是吗?那可否劳烦尊者转告一下托尔斯基,请他杀人屠民时千万别手软,最好都像我这样吊起来,狠打一番,这样才痛快啊!哈哈哈~~”

幸亏司马冰心已然失神,否则听见这些话与狞笑,先前塑造的形象就要大衰,不过……温去病暗自好笑,自己可不会那么容易,就让兽人探出深浅。

嘎古不是三姑六婆,没事跑到水牢来传消息,目的只有一个,便是要藉着这些消息,***自己的反应,窥出讯息来。

事实上,他刚刚的两句话,就藏着陷阱,造成震惊是第一重,第二重却是考验智略,因为他说的是“攻破平阳城”,而不是“拿下平阳城”。

普通情况,攻破了和占领没差别,但如果真的占了平阳城,托尔斯基为何不回来耀武扬威?立下战功,足以抗衡遮日那王,托尔斯基怎会不立即发难,让友好的兽王发声,推举兽族盟主?

攻破了,为何不占下?

自然是占领不顺,给人很样衰地打出来了!

骄兵自以为必胜的一瞬,往往也是最容易被逆转的一刻,这不是不可能,但在如此浩劫颓势之中,逆转败敌,这手段除了武苍霓,不作第二人想。

两句话,透露出了这么多的讯息,却不是听话不会想的傻瓜能懂,自己懂了,却没必要表现给敌人看……

“……果然是奇怪的人类。”

嘎古眉头微皱,直觉告诉他,这个人族青年确实看出了什么,但如此油盐不进的对象,实在是没碰过,让他仿佛老鼠拉龟,找不到可下口的地方。

虽然有些顾忌,但既然简单试不出来,只得破格动手,就在这个地方,也不必什么道具、法器,只要手探着他的脑袋,保管什么讯息都藏瞒不篆…

“……尊者大驾到来,怎么也不知会一声?好让小王在此恭迎?”

在嘎古要采取行动前,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跟着,伟岸的狮影重新踏入,正是遮日那王。

“尊者,这人族嘴巴很硬,我已试过诸般酷刑,他还死不开口,既然您亲自到来,何不与小王一同合力,撬开他的嘴巴,把他所知的一切奥秘倾吐出来?”

遮日那王缓步踏来,语气恭谨,摆足了对兽族尊者的客气,但嘎古却一声叹息,摇了摇头,也不看遮日那王,便转头而走,相当不给这狮王面子。

金毛的狮王也没动怒,只是等嘎古走出了两步,这才道:“尊者是不愿看我成事?虽然您是飙狼族的国师,但大家都是兽族,何必分彼此?难道尊者真认为托尔斯基成得了大事?”

简单的试探,就把嘎古的意向试探出来,本来要对温去病下手的嘎古,因为多了遮日那王,竟然放弃了出手,这里透露出的讯息,一是嘎古不愿意将探知的秘密,让遮日那王听见;一是嘎古不愿为遮日那王逼问出他想知道的技术。

无论是两个理由中的哪一个,这都显示嘎古对狮王的心有所忌,留上一手,也表示,一直在南北之争里显得中立的嘎古兽尊,其实仍选择飙狼族,对狮族不抱好感……

遮日那王道:“早先,尊者拚着伤势加重,也要封住那支怪杖,让杖落入我们手里,我以为尊者真是绝对中立,双眼只看着全体兽族的利益,没想到……尊者真是让我失望啊1

带着指责的语气,份量不轻,嘎古顿时停步,一下转过身来,望向遮日那王手上的兽王爪,一下叹息。

“你有太多我看不太懂的地方,我不敢把兽族的未来,赌在你身上……”

嘎古道:“失传的兽王爪,能在你手里重现,并且受你驾驭,这是你不但没死在洞君山大会的围杀,还反而藉此上位,成为南方兽族共主的理由,兽族的天命确实在你身上,但我却有一个地方想不通。”

“哦?”

“早在数千年前就传说损毁的兽王爪,是如何在你手里得到新生的?”

嘎古目光移到狮王右手的金剑,道:“而你居然还私练人族的气运之法,对兽族而言,你的志向、你的野心,可比托尔斯基那小子危险得多啊1

!--作者有话说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维码广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关注微信公众号“17K小说”,《碎星物语》最新章节随时随地轻松阅读!连续签到即可获得免费阅读特权;更多精彩活动敬请关注!!--二维码广告End--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