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三十二章 无极返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三十二章 无极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整个战斗过程,司马冰心在旁看得一清二楚,受到的冲击也大得出奇。

那并不是单单某种特殊技术,让人一下窜上地阶,让人一下上手双极轮那么简单,“能用”和“用得好”是不同的概念,这男人对双极轮的运用手法,别说自己追不上,甚至直追玉虚真宗内最强的几名教御。

双极轮的借力打力,最难的一点,就是操控力量的流向,如何在本身放空,看似全然无力可发的情况下,借引外界袭来的力量,将之转向?通常,上乘者凭着本身根基,承受力量而化转;修为未至者,就只能制造敌人招法上的破绽,中断其攻势,让其发力停顿、重心偏移,而后再借力打力。

温去病的动作,乍看起来,只是掌、臂柔弱无力地画着圆圈,实则腕、肘、颈、腰,都有阴阳劲开阖圆转,虽无赫赫之威,却生扭转乾坤之力,而与那些兽王交手时,他也取了巧,总是紫电先一步打出,麻痹敌人,让兽王的动作僵住,再趁隙以双极轮转卸。

自己初学双极轮时,曾接受上仙的教诲,明言双极轮的精要,就是用最小的出力,发挥最大的威能,重点在一个“巧”字,妙不可言,哪怕取巧,也符合创招者原意。温去病的手法,不但正合这个方向,更替自己指引出一条道路。

一直以来,双极轮在自己手上,都有些鸡肋,自己的修为,不足以发挥双极轮的最大威能,防御自守没问题,用来攻击就颇现支绌,而自己最大伤杀力的血脉威能,却限于**负荷不住,同样发挥不出,明明身上有多种绝学,相互间却不能统合,战力也上不去。

可温去病的打法,却替自己展示出一条新路,如此揉合夔牛之力、双极轮,既不用催发太强的雷电,造成**负担,又能凭此增添双极轮的威力,相辅相成,只要运用得当,自己的力量马上可以拔升一截,至于实战效果,眼前已是明摆着。

想得兴奋,眼前温去病一下旋身,带着自己从容掠过两大兽王的夹击,双手一拨、一推,更让那两名兽王立身不稳,直往前扑去,一拳、一爪,轰向自后方袭来的另两名兽王。

四名兽王惊见不妙,全都连忙收劲,想避免误击,但温去病又岂会坐失良机,双掌错动阴阳,紫电如转轮,两手挥出,拍击在背对自己的两名兽王后心。

双极轮.天下卸!

三绝再次奏功,滑若游鱼的偏转劲,加重兽王的冲势,停不住脚,让四名强大的兽王,终于不可免地互击成一团。

能练至地阶,成为兽王,一身劲道基本都到了收发由心的地步,纵使误击,也能在触物瞬间收劲,把伤害减到最低,这一下尴尬互击,由于收劲得快,虽然闹得灰头土脸,可实质伤杀力并不大。

然而,就在四大兽王相互击中的同时,一股肉眼难见的无形念波,无声无息扫过,四大兽王都觉得脑里一晕,刹时间一片空白,什么想法都没有,只隐隐约约的一个念头,敌人有精神攻击的能力,自己已着了道。

人族地阶在修练时,侧重神魂,只要在兼练一些精神力外放的偏门***,对上专攻肉身的兽族、妖族,能占不小的便宜,虽然只有一瞬之机,但在战场之上,短短一瞬,已非常足够。

温去病又动了起来,动作似轻柔,却又好像蕴含着无比的力量,仿佛那轻轻一抹、一拖手,都含带万斤之重,司马冰心与他近在咫尺,觉得他整个人虽站在原处,气息全然化无,像成了一个空转的大漩涡,将周围的能量都往里吞去。

……这法门,自己不陌生。

……在普通的双极轮之上,还有一个极限运作的模式,威能远超过平常状态数倍,那是……

温去病双臂扬动如振羽,紫电飞窜,广散出去,四名兽王神智正昏,身形又不稳,被这紫电一殛,阴阳劲一带,身不由主地转动起来,两名离了地,两名在原处成了转地陀螺。

双极虚轮.无极返!

三绝之中最难练也是最强的杀着,伴随着温去病双掌击出,打在两名兽王身上,两名兽王能抗千刀万刃的刚躯,响起了凄厉的骨折声,两道血线自他们口鼻飙出,如两团***般坠砸出去,撞在另两名兽王身上。

又是两道带着紫电的血线,由口鼻狂喷,两名被撞着的兽王,同样扛不住,踉跄后跌多步,脸上满是狰狞鲜血,险些跌倒。

司马冰心看着这一幕,又是惊喜赞叹,又是扼腕可惜,温去病竟能以双极虚轮,打出无极返,其中举重若轻的手段,若不是自己熟悉他的底子,肯定会误以为是天阶到来,因为他谈笑败四王的技巧,似极了那些天阶的上仙。

但可惜……最后还是露了底。

双极轮讲究不着于形,杀伤力越大,外表越是没有显著痕迹,自己看见那些兽王骨折、喷血,就知道那一式无极返未能全功,若非如此,如果那两掌的力量能渗潜内藏,而后爆开,两名兽王根本没喷血的机会,直接就毙命了。

但无论如何,这男人已经亲身证实了那种可能性,让自己亲眼看到,世上有这样神奇的***,借助血脉之力与技巧,让一个原本连中阶都未必有的人,瞬升地阶,随手秒败四大兽王……这种不可思议的荒诞传奇,当真存在!

过度的惊喜,司马冰心连脑里的晕眩感都忘了,眼前一阵发黑,视线短暂一断,再次回复,只见温去病双掌一错,阴阳劲转,要向被击伤的兽王补上一掌,但一道冷冽亮光,正由他看不见的侧面死角刺来,他似乎全没发现。

“小心1司马冰心用尽力气,惊喊出声,温去病闻声惊醒,双掌回拍,紫电炽吐,迎上飞刺而来的那缕金芒,险之又险地拍夹住,电光灿烂,却仍无法尽消剑上威力,被这一剑刺破电铠,戳穿早先的伤处。

在温去病眼前,金色鬃毛的狮王,一手持剑,一手套爪,神情从容,明明是平视,却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睥睨感。

“你们人类有句俗话,鹬蚌相争,狮王得利……”遮日那王笑道:“朋友,下次你大发神威,自以为无敌的时候,要记得注意左右埃”

“哼1温去病夹紧金剑,不让剑锋再进半寸,“堂堂狮王,暗剑偷袭,还得意洋洋?”

“这么说对我们是没意义的,你看过野兽捕猎之前,还先给猎物打招呼、下战书的吗?这只是让猎物逃跑的***作为。”遮日那王道:“狮子搏兔用全力,这才是我们的礼节,你非常幸运,能得到我们的全力招待。”

一语甫毕,遮日那王身形一闪,拔剑后撤,温去病不得不撤手,更看出狮王的意图,抢先一步拦往司马冰心身前,阻截他的攻击,抢着要带司马冰心离开。

“来时容易去时难1遮日那王一声长笑,金剑撒出光雨点点,阻住温去病前路,兽王爪随即袭来,其势如山崩,若万兽其奔,温去病双掌一翻,紫电流泻,隐约化龙形,正要一挡,另一边司马冰心却大口呕出血来。

司马冰心本身修为只到高阶,术式武装强行汲取力量,推升至地阶,不合理的消耗基本都由她扛下,撑到现在,终于不行了。

夔雷青牛之力,源自司马冰心,她承受不住,术式武装登时不稳,温去病身上的电铠,乍隐乍现,任谁都看得出问题来。

遮日那王眉头一皱,却不抢攻,后退了一步,笑道:“有点意思,朋友,你的力量问题不小啊1

“快走1司马冰心大急,刚刚支撑不住,喷出那口血,就知道事情要糟,自己没能撑住,更在关键时刻连累了战友,真是万死莫赎,如果还因此让武装技术外流,自己就真成万古罪人了。

“走不得1遮日那王冷冷一笑,四名兽王已经重新靠近过来,包围住温去并司马冰心,眼中闪着怒气与恨色,若不是顾忌遮日那王另有打算,直接就要扑上来撕人。

“朋友,你的力量非常有趣,我很感兴趣。”遮日那王笑道:“你可以试图离开,或许我们真拦不住你,但……我看不出你有多少机会……”温去病没有开口,身上电铠乍现乍消,铠甲底下的皮肉也冒出轻烟,似遭受焚烧。

遮日那王道:“或者,你可以束手就擒,我可以担保你,还有你那小美人的生命安全,这对你们该是个不错的条件。”司马冰心急道:“老温,不行,你……”话没说完,温去病已抢先解除电铠,把身上的战衣脱下来,动作带着一丝急惶,只要再慢一瞬,就是烈火焚身的下常

“看来没什么选择了,如果你能保障这丫头的安全,我可以和你们合作。”温去病道:“不过,话说在前头,大爷我的技术很贵,可别以为那么容易就能到手。”

“这个……”遮日那王微笑道:“根据我对人类的了解,这从来就不是问题。”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