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三十一章 双极三绝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三十一章 双极三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与初次发动的状况不同,装配上夔雷青牛的温去病,化为一道电光,高速位移,瞬间闪花了一众兽人的眼。

术式武装这门技术,自己既熟悉也陌生,有长年驾驭“宝相金身”的经验,自己在这方面的技术,当世无第二人能出其右,但这始终是一门还在摸索,远远说不上完善的技术,有许多地方,从理论转化为实际时,会出现误差,只能在亲身体验后,逐步确认。

这门技术的强大与否,操作者的自身修为占两成,血脉宿主的综合素质占两成,真正的关键因素,还是在血脉本身。

血脉源头有多强大,术式武装的连结最终就能走多远,如果血脉源头是天阶顶上的那种存在,在承受得住的前提下,能发挥出的力量简直无可想像。

当然,那种层级的存在,不会轻易让人窃用力量,倘若未取得授权,惹怒了们,直接一丝神念传透过来,把窃贼爆掉,易如反掌,所以在安全上,天阶等级的神兽、兽魔,反而是术式武装的最佳选择。

龙云儿的冥界尸龙血脉,原本该是这技术梦寐以求的第一优选,不过,冥界尸龙无比邪异,术式武装若使用得太过,龙云儿随时变成神魔显身,化为尸龙的傀儡,在她自身修为有所突破前,最多只催到高阶,就是安全容许的极限了。

相比之下,司马冰心的出现,是意外之喜,夔雷青牛的血脉,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直指天阶的奇特神兽可不好找,更别说司马冰心还是玉虚真宗倾注大量资源打造出的种子,两者结合,终点直指天阶。

司马冰心困于当年的走火,进境缓慢,玉虚真宗的栽培手法也过于老旧,使得整个培育计画远远未能功成,但这并不妨碍自己的行动,或者说,他们的计画虽未能功成,却妥善地替自己完善了准备。

相同的力量,交到自己手里,发挥出来的,将是完全不同的结果,眼前这一战,就是最好的证明机会……

化身紫电,纵横来饶兽兵,只看眼前紫光一闪,敌人就没影了,就连那些兽王,都生出目眩神迷的感受,挥爪截击,看似能将紫电截下,却每每差之一步,失之毫厘。

而在高速位移中,一身铠甲的温去病,侧眼一看司马冰心,“撑得住吗?”司马冰心点了点头,有了前一次的经验,心里做了准备,那种头晕目眩、精力飞快消耗的感受,就不是那么难挨,而且,由于自己主动配合,没有心存反抗,损耗与疲惫感远比上趟好得多。

“……很好,那准备吸一口气,现在……要来了1温去病的话,司马冰心不解其意,不知道什么要来了,但忽然间,五脏六腑像是破穿了一个大洞,精气源源不断向外流出,和之前的消耗速度根本不能比,她仿佛看到自己的血肉干瘪下去,照这速度,最多十几分钟,自己就当定人干。

此消彼长,另一边的温去病,加倍汲取夔牛之力,身上铠甲亮度更增,隐隐有更上一层楼的趋势。

……是时候了。

温去病意念转动,将神念集中,深入腑脏,直透经脉,从最深处、最根源处去驾驭一身力量。

从低阶开始,等级的增加,基本只是能量、力量的累积,大多数的高手、强人,一生勤修苦练,最终止步于地阶,这是普通人的极限,所谓“半步地阶”,实力惊人,拼命打起来,未必输给一些初段的地阶,可就是这艰难的半步,怎么跨都跨不过去。

普通人的认知中,地阶与高阶的那道槛,就是法相之别,只有修出了法相,才能大量调用天地之力,由“人”迈向“非人”,最终成为“神”,但如何修出法相,那就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人族的理解,法相的显示,是神魂的展现,通常是透过冥想、内观,增强精神力,强化魂魄、意念,投射于外,即是法相,此后循序渐进,练出元神,打开通往天阶的大门。

当初在碎星团,山陆陵就已迈入地阶,探索通往天阶的道路,如果没有那场惊变,最多几个月,突破点就会到来,而即使在那场大***之后,自己肉身重残,神魂却伤损不大,有了足够能量入体,有了足够承受力量的依凭,自己就能把能量增压,推发上去。

“喝1一声虎吼,温去病停顿下来,身后紫色电光交织,出现了一头脚踏山岭的独脚巨牛,足足二十余米高的身形,气震八方,惊人的威煞,伴随着电光,源源不断地向周围透发。

即使是兽王,也在这股威煞侵袭之下,心惊肉跳,寻常的兽兵更是不济,被这股威煞一扫,许多直接双膝一软,跪倒在地。

夔牛是神兽之属,源自血脉的威煞,对兽族尤其明显,如果不是在这里的都是精兵,素质够高,被这股威煞一扫,屁滚尿流都有可能。

司马冰心讶异地看相温去病,夔雷青牛的形象浮现,散出的威煞,整体情形看来像极了法相展现,但……难道这样就能提升上地阶?这门诡异的武装技术,能把一个战斗力只是渣的男人,简单提升上地阶去?这……怎么可能做得到?

还在目瞪口呆,前头的兽王们已经先发制人,吼啸着奔冲过来,要趁着敌人不再闪躲,一举把他干掉。

足足四名兽王,高速奔冲而来,势若拔山倒海,直接封死了温去病可能的退路,而那狠恶声势,司马冰心一阵寒颤,晓得这一合击,绝对接不下来。

“老、老温,你还不……”“躲吗?还不至于埃”温去病微微一笑,左臂一挥,身后的巨大夔牛形象也一扬蹄,重重踏下,连串紫电,自温去病掌间释放,如同一张电网,往周围延伸出去,笼罩百余米方圆,那些兽王全在电网范围内,被紫电一殛,痛楚难当,嚎叫出声,脚下顿停。

蓦地,一声女子低呼,猛烈的紫色电网骤然消失,却是司马冰心承受不住,刚刚那一下威猛发劲,气血耗损陡然倍增,几乎掏空体内,她眼前一黑,冷汗猛流,差点当场晕去,温去病见情形不妙,顾不得再提升电力,发出杀着,只得先停手。

几名兽王不知究竟,对于刚才那片紫电之威,心有余悸,生怕对方故技重施,齐齐一声吼喝,抡拳、挥爪,拔山震地奔来,继续刚才未尽的一击。

司马冰心一声低呼出口,就知道要坏事,又看温去病真因此停手,不由大急,紧张道:“你别管我啊!快继续,该怎样就怎样。”

“……我若真不管,直接就要没命。”温去病低声道:“一死,术式武装直接瓦解,仍然是没戏。”

司马冰心也猜到这情形,道:“那怎么办?”

温去病笑道:“强有强的打法,弱也有弱的应对,现在开始的动作,记仔细了1“记什……”司马冰心犹自困惑,就见温去病双臂轻举,面对四名兽王轰雷般的猛势,他不慌不忙,松腰垂肩,上半身看似浑不着力,双手画弧,如抱圆球,如羽般飘动的两掌,牵引周边气流,有一种说不尽的***之意……司马冰心刹时如遭雷击。

“你这是……”惊呼声中,首两名兽王的拳、爪已然轰至,温去病五指挥出,夔牛紫电集中泄散,拳掌未接,高度集中的紫电,已让两名兽王肢体麻,动作慢上几分。

就是在这将慢不慢的一瞬,温去病带电的双掌,已搭了上来,牵拉着两名兽王的利爪、重拳,连拉带推,瞬间改了方向,千斤大力,凶猛地轰向对方。

“呜1“啊1两名兽王反应极快,连忙收手停劲,避免误击,但猛力回抽,自身重心剧移,破绽大露,温去病双掌开阖,一拍、一推。

双极轮.天下卸!

认出师门绝学的司马冰心,错愕到差点喷血,早先和这男人动手时,已察觉他会使双极轮,只不过劲道似是而非,并不正宗,不知从哪胡乱偷学的,这让自己心里好过一些。

可这一回,他打出的双极轮,劲道圆熟醇厚,是完全正宗的阴阳劲,甚至还打出了连自己这嫡传***都没练成的双极三绝,这怎能让自己不骇然欲绝?

双极三绝,卸、化、返,是双极轮的外门应用技,相辅相成,能将双极轮的威力数以倍计地增幅,但对个人修为的要求极苛,连自己都还只是一知半解,说不上能用。

其中,天下卸一式,侧重在“滑”,以滑不溜手的气劲,偏转一切碰触到的有形、无形物,终至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的绝顶境界,表现在具体的威能上,那就是……

温去病阴阳两掌,似缓实疾,拍中两名兽王,他们就像脚底踩在滑油上,已经不稳的重心,瞬间大乱,几欲翻身栽倒,还来不及稳住,温去病已带着司马冰心,从他们身旁掠过,反手一推,他们身不由主地撞向另两名朝这攻来的兽王,撞成一团!

p.s

於香雪的故事,想做充。

我希望喜她的人,是喜她的,她的悲哀,她的狂,唯不是喜她的可小任性。

因小任性,就可以便人全家?因可,就到放毒?可以被接受,可以有粉?

那和傲天之流,不就了小弟受辱,千里仇人全家,被捧血的表,有何不同?

碎星也一有,一有不把人命人命,但基本上,就是蛋的事,

要喜蛋,自便,不把她成值得的行。

喜黑的就大喜黑,不用洗成白的。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