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八章 狼王子的极痛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八章 狼王子的极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凝视战场的龙云儿,并没有发现自己身上的异状,武战豪、司徒小书却感觉到不妥,龙云儿的身上,有一股阴寒冷气,源源不断地渗出,这股气息阴邪至极,仿佛来自黄泉,这让他们立即转过头,确认龙云儿的状况。

龙云儿没察觉到这些,整个人进入一种玄妙的状态,一只眼睛绽放出森冷的青光,在这层青光照射下,眼中所见的景象也发生变化。

战场上,人族、兽族双方身上,都闪着不同的光芒。

人族一方,都是些明亮的光芒,修为越高,光芒越亮,尤其是那些催动金刚身的禅师,满身金光尤其亮得耀眼,化成千百条细线,飘飘荡荡,不知连往何处,只是,这些光芒虽亮,亮度却越来越弱,有强烈的欲振乏力感,随着时间,不住黯淡下去。

相较于这边,兽族的身上,则是个个缠绕着暗红血芒,仿佛无数血管缠绕体外,又像大批冤魂攀附肢体,狰狞可怖。

但这***的暗红血芒,却连成一气,仿佛浪涛,不住往前吞噬人族的亮光,虽然兽族的脚步还被挡在关外,两军攻防不休,可血芒气浪却早已化作惊天之涛,翻过云岗关,将整片山头淹没,压得底下的金光越来越微弱。

暗红血芒缠绕身上的兽族,血芒中同样有无数细线,往西方延伸过去,消逝在目光所难见的极远方,隐约可以看见,在那片漆黑的夜空尽头,也是一***惊心触目的红。

……这是……什么?

这幕奇景出现的时间非常短,仅只短短两秒,龙云儿心头一惊,神智一定,这幕景象就消失,眼睛回复正常,看到武战豪、司徒小书错愕地看过来。

“你们这样看我做什么?”龙云儿道:“采取点行动吧!我觉得那边情况不妙,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吗?”

战况紧急,司徒小书、武战豪顾不得追究,注意力都转回战场上,武战豪瞥看了一眼,摇头道:“老令公太冒险了,身先士卒虽是为将之道,但也要择时审势,否则反被人斩帅阵前,军心反而一下就崩溃,他年事已高,气血枯竭,徒凭义勇,很不适合做这样的事……”

司徒小书道:“想来也是迫于无奈,大阵意外打不开,意外那么多,他老人家唯有亲自出来,稳定军心,否则情势立刻会更糟。”

武战豪不置可否,只是缓缓抽出刀来,道:“我打算去偷袭兽军的尾段,制造混乱,希望能减轻上头一点压力。”司徒小书道:“就我们三个?”武战豪道:“看们的想法了,敌我悬殊,不去也不丢人,说实话,敌人必有兽王压阵,我们就这么去偷袭,遇上了也不知道怎么办……”

司徒小书望向龙云儿,“云姊,怎么说?”

龙云儿摇摇头,道:“老令公刚刚杀出来之前,好像也没问过碰上强敌怎么办,这种时候,哪还能只想着自己?”

司徒小书还来不及回话,武战豪已倒举起刀,向两女一拜,“两位都是为大义舍小我之人,武某佩服,之前走了眼,现在只想向两位说,能与你们并肩作战,武某……非常荣幸1

龙、司徒对看一眼,二话不说,直接纵身跃了出去,武战豪后发赶上,三人一同杀向兽军后方,作着全无把握的奇袭。

然而,还没等三人攻至,脚下就莫名一震,奇异的晃动,三人初时不查,没过多久,就成了非常明显的地震。

“地震?”司徒小书愕然停步,这地震来得太巧,她不觉得这是纯巧合。

武战豪脸色大变,“这地震不小,看得见的地方,恐怕整个苍凉山,甚至西北地方都受影响。”“你们看1龙云儿一声低呼,伸手指向半空,两人循着一看,只见在兽军后阵的上空,一道血色人影载浮载沉,不是很清晰,先前未有发现,此刻似乎因为地震,从虚空中显现出来。

司徒小书惊道:“凝神化体?是地阶顶峰,不,可能是……”

“是主持血祭的天阶兽尊1武战豪道:“是嘎古的凝血分身,他没有亲身到来,本人应该还在兽族内,太好了。”庆幸似乎过早了点,因为随着三人发现,那道血影也蓦地朝这边看来,只是被那边的视线扫过,三人就遍体生寒,如坠冰窟,好像全身血液都要冻住的感觉,全然无法对抗。

虽然都是高阶中的翘楚,武战豪更已半步地阶,可对上天阶的一道分身,承受着那股威煞,三人都不敢说,如果对方出手,自己会是什么结果?

幸好,这个情形没有发生,地震又一下提升强度,群山摇晃,剧烈的震动令双方人马皆惊,而半空中的那道血红影,骤然一下晃动,有一种仓皇、惊愕的感觉,跟着,就在三人眼前硬生生炸成漫天血雨。

“怎会?”龙云儿惊讶得无以复加,司徒小书更是目瞪口呆,那道血影分身消失的方式太诡异,不像是正常消逝,倒像本体出了什么意外,牵连炸裂,伤害绝对不轻。

问题是,兽尊嘎古,那可是天阶人物,什么样的伤害能让他放弃分身?什么人又能伤害到他的本体?

“阿姊得手了?”武战豪又惊又喜,“定是阿姊伤了嘎古,逼得他停手,血祭恐怕也停住了。”对方是高不可攀的天阶,又身在兽族重地,重重雄兵护卫,人族这边唯一有可能创伤他的,只有深入敌后的武苍霓,除此不作第二人想。

但最多……武战豪也只敢寄望创伤敌人,毕竟那是天阶,要说武苍霓能够斩杀兽尊,这种美梦委实不敢奢望,倒是武苍霓奇袭得手后,能否全身而退?这就实在令他担忧了。

“是武殿下吗?”龙云儿喃喃说着,心里有一种别样的特殊感觉,温家哥哥行事,每有鬼神莫测之机,该不会……这件大功是他立下?毕竟,他现在也身处敌后……

这边三人的惊喜,在兽族这边而言,就是晴空霹雳,明明打得正顺风顺水,大批兽王不只是节节争先,快要占住那几个法阵缺口,最强的几名兽王还逼近到司马令公身边,战得杀声震天,尸积如楼,大有机会“斩首”成功,却在功成的前一刻,胜利的基础崩溃了。

兽族百年内最大规模的血祭,加持在总体兽军身上的,不光只是先前的隐匿踪迹,还包括了诸多增力、亢奋、敏捷、无痛之类的法门,一层套一层,打造出百年内最强的兽军。

正常情形下,就是血祭结束,术力消失,也就是疲惫感强些,不至于有什么大问题,但血祭被中断,非正常结束,就要面对术式反噬,血咒侵袭的问题。

无论是兽王、兽兵,都生出五脏剧烈翻涌,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抓掏住内脏朝外猛拉的感觉,先前倍增的气力、速度,一下加倍回扣,血怨之气更如沉重枷锁,让肢体动弹不得,跪倒、趴倒下去。

在战场上,闹出这种意外,绝对致命,旁边的人族士兵、高手,趁机攻击,下的都是死手,兽军瞬间出现开战以来未有的重大死伤,减员近一成,纵然悍勇无匹,这一下也给打得够痛。

血祭中断的反噬,不是只有这一下,在最初的剧痛之后,兽王、兽兵们像生了一场大病,手酸脚软,勉强抵挡着人族的猛烈***。

兽族军队的特性,攻时迅猛狂暴,悍不畏死,可一旦处于逆境,士气就崩得很快,一个小挫败演变成大溃逃的战役,比比皆是,眼下血祭反噬,不少兽人想到的,就是后方出事,敌人可能潜入兽族破坏,连兽尊都没能扛篆…想到这点,心下怯了三分,战意更如潮退。

连串的告急与撤退请求,雪花般洒落在托尔斯基左右,这名有异宝加身的狼王子,受嘎古特别眷顾,即使血咒被破,他也全然不受影响,悍勇无双,那双形同神兵的利爪,刚刚在司马令公的胸口、面颊,撕拉出血痕。

眼看就要再进一步,周围负责牵制的兽王战友却不给力,溃败下阵去,司马家的高手战将反包围过来,令其身陷重围,险些当场殒落,好不容易杀出去,与己方兽王会合,却见大军战意动摇,各支兽军都想撤退,还有些不待同意,兽王直接领着自家族人已经开跑了。

“不许撤退!我说不许撤退1托尔斯基双眼通红,暴跳如雷地怒吼,“谁阵前逃亡,我回去誓灭他全族1

“这是我们兽族最重要的一日,再不会有这么好的机会了!多坚持一下,人族必灭1声嘶力竭的嚎叫,响彻全场,但身边友好的兽王,却不是个个都能苟同,眼前兵败如山倒的窘状,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见,更重要的,是血祭崩溃所代表的意义。

“……大王子,你最好还是先撤了,情况不妥,或许,狼王庙也出事了。”

“绝无可能!有国师……”托尔斯基狂吼着,忽然间,一股源自血脉深处,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了祖地的毁灭讯息,更令他紧握双爪,两眼飙泪,痛极而嚎。

“不~~~~~~”

!--作者有话说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维码广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关注微信公众号“17K小说”,《碎星物语》最新章节随时随地轻松阅读!连续签到即可获得免费阅读特权;更多精彩活动敬请关注!!--二维码广告End--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