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五章 司马家人永不放弃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五章 司马家人永不放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从狼王庙进行的传送,受到周边能量冲击的影响,进行得并不是很顺利,尤其是半途中还发生了意外。

传送阵一开动,正常来说,里头的人就是一下剧烈天旋地转,晕眩未止,就到了目的地,很难被外力从中截停,或者从传送状态中有什么动作,这都是很困难的事。

不过司马冰心是一个例外,她出身玉虚真宗,本身虽然没有术数修行,却接触过相关典籍,知晓术数原理,更因为身分尊贵,师门长辈动不动就赠赐法器,尤其是一次性使用的,赠得尤其之多,让她遇到相关问题时,有更多资源应变。

几乎是传送阵才发动,两女在原处消失踪影,传送遁光中,司马冰心的身体就亮起了另样色彩,武苍霓心知不妙,想要阻止,却在强烈的传送晕眩中,动作慢了一步,司马冰心化光消失。

“我不愿这么说,但不得不承认,比我强,想得比我周全,只有回去,才能起到关键作用,拨乱反正。国难当前,不要辜负我的信任,如果云岗关被破,我绝不会原谅的1司马冰心的身影,随着声音,从虚空中消失,那是术式护符的作用,武苍霓纵然神功远胜,也无法将人拦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姑子消失,还有她最后的话语传过来。

“司马家从不背弃亲友,不会让他们在那边独自断后,自己安全离开,我以哥哥为荣,哥哥不会作这种事,我也不会1音犹在耳,司马冰心已经消失,但所留下的话,却在武苍霓的耳边回荡,连带回想起当年的记忆,那个带著书卷气的傻子青年,久违的音容,依稀就在眼前、耳边。

……进攻妖都这一战,我总觉得内中不单纯,或许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各家各门都认为稳操胜券,竟然没有一家谨慎从事,这气氛不对,和那一次很像,我想……那个人必然有深一层的计画,一厢情愿的气氛,这是他最喜欢的氛围。

既然有问题,这次我也陪你出征吧,你我合力,有多大问题都能面对。

不,上一仗才刚受重伤,尚未痊愈,现在连一半的实力都发挥不出,去了反增风险。

那……你别去?”当时,自己就感到强烈的不安,想让他留下来避祸,却被他苦笑着拒绝了,他这一辈子作事,都有不得不作的理由。司马家人从不背弃亲友,看着他们有危险,却不闻不问,这不是司马家人的作风,更何况,机会是留给在场的人,如果我不去,就什么也不能为他们作,没有机会改变遗憾……我不想后半辈子为此难安。

那……你小心些,有什么事情,别一个人死撑,千万……量力而为。

别担心,我并不是一个人,山帅、尚帅、韦帅都在,他们都是可以信任的人,我相信不管遇到什么,最终都能解决的。

那个男人……这么坚信着。

但最终他没有回来,听***人说,他在妖都之中坚守到最后一刻,拒绝了山陆陵、尚盖勇的救援,只想尽量多救一些被抛下的人族弃子,一直到最后都没有离开……

这就是那个书呆子的作风……

原本,等他凯旋归来后,自己有很多、很重要的话想对他说。

……但他终究没有回来。

负责带着歉意,到自己面前来致意的,是那个从来就不善言辞的沉默巨汉,他的致意,并没有抚慰自己的伤痛,最终换来的,是自己的绝情一斩。

那一斩,将满腔的悲与怒,尽化凶戾杀意,堪称此生之最,往后数年,自己再没能斩出这样的凶刀!

斩出这记凶刀,自己便即懊悔,碎星团中那么多人该死,唯独他是自己不该怪的,明明自己一路伴着他过来,看见他是怎样的无奈与不被支持,更总要为了***人的过错,扛起本不该他扛的责任……一如这一刻。

挨了那一刀的巨汉,仍然沉默,带着歉意离开,仅在离别时,弯腰垂首,低低留了一句:抱歉,等到从帝都回来,我会再来,希望……这样能让好受些,我会回来,给一个交代。

……可他也没有回来!

言犹在耳,斯人已逝,事后自己才听说,帝都里那惊神一夜,他受未愈重伤所累,战力大减,受多名高手围杀,险些当场身亡,而他身上最重的那个伤,就是自己斩下的那刀。

……是自己间接杀了他!

命运总是弄人,自己的武道始点,便誓言守护,后来被樵峰所打动,也是因为他有一颗守护的热心,只不过,他的心比自己更大,想要守护的对象多过自己千百倍,令心高气傲的自己也服气。

但到最终,誓言守护的自己,没有护住应该要护住的人,还伤了自己不该伤的人,所谓誓言,不过是笑话一常

这六年来,怀抱着背负骂名的觉悟,抛开一切,进行从第三方、从内部撬动兽族,终止战争的计画,眼看也是功亏一篑,自己的人生,真是充满失败的一连串笑话。

传送结束,眼前骤然开朗,烟岚、光霞缭绕,针落可闻的寂静中,生出无可言喻的神圣感。

“这里是……英灵殿?”武苍霓喃喃自语,虽然有惊讶,但还说不上震骇,早在传送之初,就已经猜到这个可能。

涵盖整个帝国的超广域传送中枢,这样的***术数成就,碎星团内唯有英灵殿。对于普通团员来说,他们只知道团里砸下大量资源,建造英灵殿,但不晓得具体状况,也不知到底完成了没有,但身为核心阶层的自己,却看过建造中的英灵殿,甚至接触过英灵殿的核心……

“封神台1武苍霓拎着被封印的天谴之杖,缓缓走到封神台前,顺着晶阶而上。

封神台是碎星团的绝密,也是碎星团获取各方资源的关键,既从神魔手上换取物资,也从各大世家、门派手上作交易,最后差点搞成一个大市场,自己也曾负责替武家带秘笈、丹药过来换,因此看过封神台。

能上封神台的,只有团长与四大武神,其余碎星团干部,最多就是在相当距离外远观,甚至不能看到与神魔交易的过程,武苍霓能认出封神台,却不知怎么利用这座术数共构体与神魔交易。

不过,撇开这些不谈,起码自己还晓得,这座建筑的另一个秘密……

武苍霓伸手抚着晶石祭坛,心中不胜唏嘘,当初自己知道封神台能够与各界交易,却从来不晓得,它还能封断空间,将神、魔永隔,那个人把这秘密藏得够深,摆了所有人一道。

欺敌先欺己,为了战术进行顺利,这个秘密没告诉任何人,是可以理解的,如果单只是如此,自己绝对会竖起大拇指,一生拜服那个人的筹谋布计,神算鬼谋,但为何……非得要做得那么绝?

即使诱敌,也没必要把所有友军一起坑掉,那已经远远超出必要的牺牲,碎星团根本就是把各派、各家的天阶存在,一早当成敌人,趁着最后的战役,驱虎吞狼,把所有敌人一起消灭。

……明明大家都是同族,明明大家携手抗战,浴血奋斗,为什么要如此区分彼此?

……有行为,总要有动机,铲除异己如果是为了争权夺利,可最后那个人藉死引退,碎星团土崩瓦解,谁掌了权?谁得了利?

……难道,是帝室看出碎星团的危险,先发制人,让苦苦算计的碎星团,最终图谋成空,枉作小人?

太多太多的事,这六年来自己日思夜想,怎么都想不清楚,到现在,反而越来越迷惘了,而眼前的困惑又多了一个。

武苍霓在祭坛之前,选了一个空位,将被封印的天谴之杖放到里头,虽然天神兵价值连城,不过温去病的嘱托,自己既然承诺了,就一定算数,天神兵必须要留在此地。

……温去病,你到底……是谁呢?

想起温去病,武苍霓觉得很乱,山陆陵重现人间的消息,自己接到时,简直没法相信,但身边诸事紧缠,无暇旁顾,只有暗中集相关情报,还没有个结果,温去病就来到自己面前。

这男人与山陆陵,两者之间没有半点相似,他所作所为,一言一行,更是山陆陵绝不会有的,从理性分析,这两人怎么可能是同一个?

问题一时间没有***,但天谴之杖插落后,前方的传送阵台骤然一亮,一个虚拟的仪表投射出来,清楚标明能够传送到的位置,几十个据点,分布帝国各处,但其中大多数都没亮起光来,传送断绝。

最理想的传送点,自然是平阳城,赶去云岗关最快,但平阳城的据点没亮起光,通行不得,武苍霓望向神都的光点,皱起眉头,构思对策。

忽然,脚下一震,这个不存在于正常空间的英灵殿,忽然摇晃起来,而仪表上的平阳城据点,莫名其妙亮起,通行管道打开了。

“……怎么会……真是苍天庇佑1武苍霓大喜过望,不假思索,冲入传送阵中,开启术式,传送阵发动,身影消失的一瞬,回瞥英灵殿的最后一眼,却看见一幕难以置信的画面。

……封断空间,***千秋万代的封神台,裂了!

……一道裂痕,连裂开封神台的两级晶阶!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