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一章 凄艳如花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一章 凄艳如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温去病用着最快速度解除封印时,外头的兽军也闯入狼王庙中,急促的踏步声,不光米娅,连司马冰心都为之色变,因为温去病早已预告过。

“……外头有人杀进来的时候,千万不要去挡,狼王庙不是普通地方,小兵不敢进来的,能带着小兵进来,起码也是个兽王,们去挡,去了就是送人质或找死,别给我找麻烦……”有这话说在前头,当兽兵们杀入,司马冰心不敢擅离一步,守在温去病身旁,看他额头见汗,心里急得无以复加,想帮手却全然无力。

数十名兽兵走在这圣殿之内,也是步步小心,大气不敢喘一声,他们步步逼近,司马冰心取出了琵琶,认真备战,忽然,一声闷哼,来自米娅,一个蒙面黑衣人毫无预兆地出现在她身旁,一出现就住她的口鼻,把人制祝

司马冰心大吃一惊,自己正全神戒备,这人却能出现得毫无征兆,不是练有特异***,就是地阶,在这时间点上发难,肯定不怀好意。

“别动1一声低喝,温去病看也不看,专注于解印,口中迳自道:“你总算愿意露脸了,也好,把她带走吧。”意外的态度,司马冰心整个糊涂了,温去病好像认识这人似的,如果是友方,为什么一出手就制住米娅?温去病又为何让他把人带走?

温去病道:“安德烈去无神铺的时候,身边是有一个地阶护卫的,一回来就不见了,直到他死都没现身,为什么?这人如果是他的护卫,为什么没救他?如果不是他的护卫,又到哪里去了?”问题中带着提点,司马冰心一下醒悟,看着那完全是人族外形,气息却半点不漏的黑衣人,道:“你是……老狼王的人?”托尔斯基***上位,却还只是王子之身,本任狼王还未退位,有高手护卫,并不意外,趁着乱军之际,过来抢救安德烈的遗孀,显出老狼王对这媳妇的重视,但……他只是来救人的吗?

黑衣人目光闪烁,看看温去病,看看司马冰心,又看了封印将解的天谴杖,一时迟疑,似要有所作为,但远处却传来一喝。

“什么人?”声音雄劲,蕴含着地阶之力,显是兽王所发,更查觉到此处异状,黑衣人眼神一变,带着米娅便即消失,一如来时那样无影无踪。

“……真怪,这人所练的***,有很重的人族影子,真是兽人吗?老狼王身边的水很深啊1温去病长声一叹,语音中充满疲惫,一直快速结印的手,缓缓放下,司马冰心紧张道:“解开了吗?你不是放弃了吧?”话未完,连串沉重脚步声,踏进这最后的殿堂,兽王威煞,如同滚水,蔓延满殿,司马冰心全身紧绷,正要回身御敌,却被温去病一把抓住手。

掌臂相触,司马冰心骤觉这手掌不但冰得怕人,还满是冷汗,就听见耳边传来兽王的怒吼。

“人类!你们干什么的?”怒吼震慑,司马冰心胆颤肉跳,想要抢着奇袭拼命,就听见温去病淡淡冒出一句。

“将军,很遗憾,你来晚一步了。”“什么?”兽王咆哮,温去病未答,只是拉着司马冰心往旁一滚,两人才刚滚出去,前方的天谴之杖,骤然生出强光,仿佛一头沉睡的凶兽苏醒,杖顶端的那颗奇异晶石,就像凶兽之瞳,瞬息睁亮。

如果能有人无惧猛兽凶煞,直直与之对视,就会看见晶石之中,并不澄澈清晰,大部分地方仍然朦胧,代表着神兵的苏醒程度并不高,但仅是如此,也没人能够承受了……

炽烂的紫光,伴随强猛电流,如同海啸狂浪,瞬息间淹没了整间殿堂,所有兽兵精锐,在电潮倾泻之下,雄壮躯体化为焦炭,又随着电光而碎裂,最终化成灰烬。

月犀兽王的肉身之强,不是寻常兽人能比,本身也还处在爆发强化状态,虽然给首波电流殛得外焦内嫩,却终究还是扛下来,只是周身焦黑,白烟冒升,痛到几乎咬碎兽牙。

才挨过紫度神掌,对比特别明显,这电殛虽然没有雷丹内爆那么难防,但纯以电流强度来看,起码是紫度神掌的十多倍,等级全然不在一个位面上,月犀兽王惊得魂飞魄散,第一个念头就是想逃。

……这是什么见鬼的神兵?没有人操作,竟打出这样的威能?

然而,这念头才刚生出,月犀兽王便看见,紫色晶石内强芒窜闪,连同整支手杖,亮度遽增,这一回……没有广域型的电流倾泻,只有一道指头粗细的紫电,无声飙出。

细细的一道电流,只打单一目标,威能高度集中,速度更是和上一波不能比,月犀兽王还没生出抵御念头,就被电流命中,体内“轰”的一声闷响,整个表层无论是厚皮,还是眼珠,瞬间就焦了。

电流炸开,兽王的强横刚躯,摧枯拉朽般炸成数截,有些撞着墙后粉碎,有些则顺着冲击释放,一路直线炸出狼王庙去,而摆脱了封印的天谴之杖,爆出新一轮强光,电流竟穿顶壁,破空飞起,飙出狼王庙!

“这……就是天神兵?”司马冰心颤抖着声音,为着刚才所见的一幕所震撼。

自己的实力已经不弱,但与地阶的距离仍大,刚刚那个兽王,处于爆发强化的状态,自己恐怕连他一招也接不下,但这么强横的兽王,在天神兵之前,一击就***掉,全无抵御、还手的能力,这是……何等恐怖的威能?

如果没有温去病的那一拉、一搂,用拆解开来的封印之力为盾,挡住了那一波电流释放,自己别说是渣,恐怕连灰都不会剩下。

这个男人……在解封印的时候,就把这一切都已经想好了?

“喂!你……”话未落,就看见那个气息奄奄的男人,连滚带爬,从月犀兽王的焦尸余烬中,翻找出两件东西,一是洁白如玉的兽王犀角,一是半颗崩解中的土黄珠子……

……兽丹?

司马冰心认出了珠子,就见温去病像见着救命稻草一样,忙不迭地将崩解中的兽丹残块吞下,拿起犀角,就往肩头划了一道。

肉绽血流,流出来的东西,近乎是凝结的泥沙,司马冰心无法理解,怎么有人血成了这样,还能够活下去的?不过,犀角闪起了白光,短短数秒内,流出的鲜血渐渐改变形态,从本来的近乎固态,慢慢变成高度黏稠的浓浆……

“……行了。”收起犀角,温去病一下站起,脚步虚浮,险些摔倒,司马冰心连忙过去搀扶,“喂,老温,你这样真的行吗?”“

犀角是辟毒之物,再加上那半颗兽丹,勉强应急一下,现在没时间耽搁在这,走1温去病坚持,司马冰心扶着他猛往外赶,一面忙问道:“你未卜先知?怎么知道刚好会来个犀角的兽王,助你解毒?”

“我赌赢了而已!天谴之杖解封,见者遭殃,只要能干掉一个兽王等级的,就能夺丹急救,不管能不能辟毒,先拿来顶顶,如果没兽王进来,那就是我与阎罗王的事了1

司马冰心瞪大眼睛,“你……你拿自己的命来赌?”温去病冷笑道:“要赌的还不止这个咧,天谴之杖,掌握天罚,觉得天罚的标准是什么?天谴之杖被什么吸引出去了?”

“上天有好生之德,生生造化流转,杀生以害仁者,首遭天谴,杀孽越重,天谴越强1说着道门典籍中的文字,司马冰心陡然一惊,“那女人打过仗的,又手握大军,这里的杀孽谁比她重?你在坑她?”

“所以说……这是赌了!一般情形,她的杀孽比那些兽王重得多,但……”温去病一下冷笑,“外头可是在搞大血祭,如果主持血祭的那个天阶,没有跟着去攻城,而是来了这里,又或是化出一道分身……天阶之类的最喜欢搞这把戏,说会是什么结果?”

司马冰心一下愣然,惊愕看向温去病,“你……连这都想到了?”相同的惊愕,也发生在狼王庙外,处于高度戒备的两方,看着那截兽王残尸落地,一时弄不清楚是什么状况,忽然一声巨响,狼王庙被轰出一个大洞,一道紫电如龙,贯空而出。

强大的威能,震撼神魂,尤其是进入地阶的人物,对此感受最深,瞬间就知晓,遇上的不是普通存在,武苍霓更第一时间判断出***,毫不在意形象,就地一滚,借地气沾身,趁势运功遮断气息,躲避锁定。

***的人没那么反应快,就见贯空紫电,忽然大亮,一道水桶粗的电流轰出,直接打在半空中凝结的血色人影上,灿烂的电芒、火花,照亮得有如白昼,没人能睁眼直视。

遭受莫名一击,血影身上诸般异彩连闪,那是多重护身术式被激发,每一个都是能击杀地阶的强力咒术,却在天谴之雷前,形同虚设,逐层被破开,最终留下一声愤怒、痛楚的哀号,炸散开来。

满天血雨绽,凄艳如花!

!--作者有话说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维码广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关注微信公众号“17K小说”,《碎星物语》最新章节随时随地轻松阅读!连续签到即可获得免费阅读特权;更多精彩活动敬请关注!!--二维码广告End--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