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八章 当时冷月在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八章 当时冷月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论见识、军略,武苍霓绝不在温去病之下,温去病所看出的东西,她基本也看得出来,当感应到外头越来越明显的浓烈血煞,确认兽族进行过血祭,她很快联想到,兽族必然出兵了。

……打就打吧,云岗关多年经营,又有金刚寺奥援,诸般布置,可不是那么简单能够打下的。

……以百族大战时的神魔为假想敌,云岗关的防御,不是随便来几个天阶,上一群地阶,就那么容易可以打破的,自己多年苦功,岂同泛泛?

……过往与兽族的大小战,都证明了这一点,大多数时候,兽族甚至还没碰到云岗关,就被扫回老家去了,能打到云岗关下的几回,则让兽族付出了更惨重的伤亡,狠狠踢在铁板上,也正是因为如此,自己才敢离职他去,执行更长线的计画。

……但为何自己心头,仍有一丝忧虑,萦绕不去?

武苍霓心念闪动,驺牙刀平平挥出,弯折轻薄的奇形刀刃,能削铁如泥,斩石如切豆腐,但加持“不杀之戒”后,威能转化,挥出的刀,如同独脚铜人、狼牙棒之类的重兵器,在自己手里,更如攻城的战槌。

“贱妇!别人怕,我可不怕1一道魁梧身影,张开双爪冲来,势若摧山,杀意如炽,“我乃虎族逐日王!且看谁才是虎中……”驺牙横扫,仁刀无匹,穿过虎王的攻势,闪电般斩中他颈项,仿佛战槌砸落,将白额虎王打落地上。

“……逐日妖王我也斩过,你这兽王又算甚么?”武苍霓身形闪动,本就位移快速的蹑影形绝,揉合无神铺的诡秘步法后,益发神出鬼没,斩落虎王之后,看也不看,驺牙刀往后如扇挥展,将一双来袭的熊爪挡住,跟着便一掌拍过去。

虎录七神绝.紫度雷绝!

一记神掌,直逼千斤体重的熊王,被震飞***,浑身电流缭绕,冒起了青烟,若是人族的地阶,挨上这一掌,不死也去掉半条命,但这名熊王连退数步后,便即站定,怒吼一声,又扑了上来,防御力之强,令人身武者瞠乎其后。

如此钢躯,并不是这名熊王所独有,在场的其余兽王,也都有相若,甚至更强与此的抗击力。

兽族、妖族的修练之路,与人族不同,迈入地阶后,不凝结法相,而是追求肉身的极度强大,提前修出法身,走肉身成圣的路子,在肉身攻击力、抗击力方面,无须爆发,就强过人类不是一点半点,大占便宜。

若只是单对二、三,武苍霓早已斩杀兽王,但五六名兽王联手***,甫才得手一招,马上就有***杀着攻至,不得不出手拆解,缠斗上一段时间后,早先的伤口隐隐作痛,气血翻涌不休,却未能对兽王们造成太大伤害。

但兽王们也个个颜面无光,长年为敌,他们素知武苍霓之能,这回联手为战,以众凌寡,想将她一举打残、***,自认胜券在握,哪知这女人影如鬼魅变形,这边的攻击,她每每在间不容发之际闪开,一下飘在左,一下飘在后,捉摸不定的刀,总从难以防御的位置攻来,力道还重得吓死人,连素以力量为优势的兽族,都讨不到丝毫便宜。

以众敌一,对方是女子力弱之身,却犹自占不到上风,这对雄性为尊的兽族,是**裸地打脸,颜面无光,更何况,对方法相未现,纯凭体术与刀技,就把他们压在下风,传扬出去,后头怎么有脸身居高位?

开战至今,他们都没有使用“爆发”,因为这个血脉异能的发动,是以伤损肉体作为代价,每用一次,都会造成不可逆的伤害,消耗掉的气血,永远也无法回复。

兽族的修练,走肉身成圣的路子,爆发的次数越多,肉体伤损越重,后头不但实力停滞不前,早病多残,严重的甚至壮年暴毙,名符其实是拿命去换力量。

能修成兽王,都是万中选一的资质,更不欠努力,谁都想更进一步,还要长命永霸,没到不得已,谁都不愿自断后路……

“顾不得了!就是赔上往后,也要干掉这贱妇1一名犀角兽王怒吼提劲,发动血脉异能,周身幻彩流光,气劲往四面冲击,白色雾幕吹散,地面翻掀炸裂,气势无双。

其余兽王见状,也不再保留,纷纷催动血脉异能,集体爆发,本已硕大的兽躯,血肉激变,体型足足大了两三倍,周身鼓荡的气劲,更撼动大地,如同擂鼓,周遭数百米地面,都在剧烈晃动。

地阶力量,经爆发鼓催,陡然提升到地阶中、末段,一股没法形容的单纯暴力。

相若的五股力量同时击出,如同五道不可摧的坚墙,向内推挤,一直凭着诡秘身法瞬动游击的武苍霓,终于***出,在白雾中显现身形,更受这暴力所激,一缕鲜血出现在嘴角。

兽王们联手催劲,要再发一击,却同时脸色剧变,身上的某处,血肉痉挛,扭曲成一团,而后,爆炸开来,猛烈电流,由伤处直透血肉,贯入经脉。

先前的混战,武苍霓的驺牙刀,杀伤威力不强,倒是紫度神掌的电劲,着实不好招架,电得周身发麻,但谁也没料到,在电流的表象之下,紫电悄然凝结的“雷丹”,植入血肉,一待血肉激变,吸收到足够的能量,雷丹立即引爆!

“唔1“哼1这等若是以兽王们爆发的力量,猛力回击一记,又是从内部爆发,什么刚劲都承受不起,五名兽王之中,有四名都给炸得不轻,踉跄跪地,就只有一名通体生着青刺,形如刺猬的兽王,仗着浑身尖刺,先前武苍霓未有近身,没挨着紫度神掌,此刻不受影响,连忙冲上前去,想要牵制强敌,争取时间。

却不料,他才刚要动,武苍霓就朝着他直飙过来,不顾已被触发的内伤,无视***更好的对手,身形一闪,分光幻化,如影似梦,再一清晰,竟已来到自己身后。

……岂有此理?当我是好欺负的吗?

毒猬兽王怒从心起,满身毒刺突起,根根闪着青光,光接触到地面,立刻将地面腐蚀掉,他确认了敌人的位置,飞身倒撞,更有部分尖刺先飞射出去,强逾劲弩,含带破岳碎岭的大力,甫一射出,劲风便将大气撕裂,附近地面被疯狂破坏。

武苍霓看见眼前数百根毒刺,密集射来,后头更有一名兽王的鼓劲冲撞,将自己的退路完全封死,欲避无从。

……但我何曾想过要躲?

……如要逃避,我打一开始就不会在这位子上!

沉静如水的气息,瞬间变得刚猛炽烈,一道金色强光,自纱裳丽人身上绽放,如花娇躯,似若披上一套金色甲胄。

虎录七神绝.金甲禁绝!

千刀万剑,我令禁绝,俱不能伤!

七绝贯通之下,金甲禁绝发动,不只是如披金甲,刀剑不伤,更爆发出一股大力,武苍霓的速度爆炸性提升,悍然撞向数百毒刺,两边互撼,毒刺不住撞得筋骨剧痛,全没有一根能够破皮、入肉,全给金身气甲弹开,她本人直撞向毒猬兽王。

惊觉敌人悍勇无匹,竟顶着毒刺雨,正面冲来,毒猬兽王惊出一身冷汗,脑中却生出一个奇怪的疑问:这贱妇手中有刀,为何不出刀格挡,要以身硬挺?她留着刀不出,是因为要掩饰什么?还是有什么目的?

念头横过,乍见………冷月一闪!

自始至终,除了手中驺牙,武苍霓还有一柄得自无神铺,悬挂在腰间的弯刀宝兵“冷月”,刀芒乍现,清冷月虹横过,一道血色喷撒,染入周围渐散的白雾,绽开一片艳红。

钢铁般的身躯、爆发强化后的坚体,赫然挡不下这月虹般的一刀!

被分劈开两半的兽王残尸,坠落两旁,武苍霓闪电伸手,在尸骸坠地前,抓住了其中一颗飘浮起来,青光闪烁的圆珠,那是兽王元丹,有了此物,就能解开刺上的剧毒……

……追击、杀敌,远没有救护同伴重要,自己营造种种形势,迫开所有兽王,就是为了斩杀此獠夺丹,不让他有机会自爆毁丹,不让***兽王插手阻拦。

……贪狼之心的贯体一击,伤害极大,强压下去的伤势,经过高强度的战斗,已到了崩溃边缘,不过,总算成功抢到兽丹,能够救人了。

……打那一日之后,自己就不愿再看见任何同伴倒在面前,这是一生一世的椎心之痛!

紧握兽丹,武苍霓胸中气血翻涌,眼前陡然一黑,脚下踉跄,就听见附近齐声兽吼,如雷轰炸,不只四名兽王,后头还有数千兽军精锐,也终于赶至了。

“一起上!今天绝对要杀掉这贱妇1吼声震动,狼王庙中,温去病心头一震,莫名的悸动,让他停止飞快动作的手,朝外望了一眼,跟着,剧烈晕眩,一口鲜血喷洒在尚未完全开启的封印上,人往后倒下。

“老温1冰白色的身影飙至,将人撑住,司马冰心情急之色,溢于言表。

“你别死啊!这里没你不行的1

!--作者有话说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维码广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关注微信公众号“17K小说”,《碎星物语》最新章节随时随地轻松阅读!连续签到即可获得免费阅读特权;更多精彩活动敬请关注!!--二维码广告End--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