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七章 随我破城!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七章 随我破城!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兽族大军并不是这么从兽族暗道出来,直奔云岗关而去,这段距离不近,想要这么直线奔袭,哪怕兽族体力超群,也禁受不起。

一段高速奔冲后,他们停步在苍凉山下,与顶上隘口的云岗关,直线距离不过数里,在这范围内,随时都会被上头的人族发现,白白浪费匿踪奔袭的机会。

这一幕,远在其后方十数里的龙云儿等人,看得一头雾水,怎么都难以理解,就算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喘口气,也犯不着选择如此近处,都已经到那么近了,为何不一鼓作气杀上山去?如果被上方云岗关发现了,岂不是白跑?

司徒小书思索片刻,道:“可能兽族有什么厉害手段,但受到时间***,停这一下,不只是为了回气,也是为了配合这手段,施用完之后,就集体强袭。”对战争手段略有了解,司徒小书猜测,这手段可能是某种激增战力的法门,虽然不是每个兽人,都有爆发的异能,却可以利用冲脉***、药物、咒术,达到类似效果,数万战力激增的兽人,集体冲锋,那个声势,就是灭世的大洪水。

龙云儿道:“都已经到这么近了,再不动作,就来不及了,我们行动吧。”在场的只有龙云儿、武战豪、司徒小书三人,其余的人,或是不敢,或是对本身修为没有自信,没法同来,就由三人来远远追着兽族大军。

一路远远跟踪,不敢靠近,为的当然不是单纯***,而是想在关键时候,给云岗关报信,哪怕这样可能惊动兽族,反被兽王级的强者追杀,也在所不惜。

为了不被兽族发现,三人距离数万兽族大军足足十数里,离云岗关自然更远,但如果要让那边警觉,只要发声长啸,或是打出火焰旗花,都能起到作用,至于道具,龙云儿和司徒小书手上都有。

“等一下!那边好像有动作。”武战豪压低声音,示意两女暂停,不要引起兽族注意,先看看那些兽人手上的底牌是什么再说,这情报可能更加重要。

大军停下,一个兽人出现在大军前头,那是一名长相极威猛的飙狼族战将,年纪很轻,却有一股锐气,龙云儿、司徒小书有了一个猜想,却不敢确认,就听武战豪低低喊了一声。

“……托尔斯基1两女闻言,都暗叫一声果然如此,但武苍霓进入兽族,就是为了狙杀托尔斯基,此刻托尔斯基亲身在此,武苍霓岂非凶多吉少?

只要想到这点,两女的心就笔直沉下去,然而,托尔斯基站在全军之前,挥了一下手,几个兽人士兵背了几件事物上来,距离过远,龙云儿看不太清楚,司徒小书、武战豪各展神通,眺望看远。

司徒小书的母系血脉,鹰血传承,体内气血一加催动,目光登时变得锐利,十数里的距离,完全不是问题;武战豪的破视凝绝,只练得皮毛,效果不甚理想,但十多里的距离,虽然模糊了些,却还是看得见的。

不过,一看见那些兽人士兵所带来的东西,两人便一起色变。

“怎么了?”龙云儿问道:“那边怎么了?”“那边……”司徒小书支支吾吾,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透过如鹰目力,看得清楚,被那些兽兵带上来的,是几个遍体鳞伤的狼童,身上虽然带伤,眼中却都是惊恐、愤恨。

如果没有先前的那段经历,自己肯定想不通,托尔斯基带这几个狼童上战场干甚么?这些狼童没有战斗力可言,带到阵上,连炮灰的作用都没有,意义又何在?

但现在,司徒小书一眼就认出,这些狼童就是早先被绑架到小村中,后来被司马路平劫走,带回无神铺,预备交给飙狼族二王子安德烈,由他把这些孩子带回飙狼族,秘密安置。

不老仙一脉发难时,那些狼孩也落入无神铺的手中,下落不明,却不想出现在此时此刻!

把这些狼孩带到战场,乍听是很可笑的事,不过那数万兽军,无分狼族与否,没有一个笑得出来,虽然因为声音阻绝,那里头的声音一下也传不到外头来,听之不见,却可以看见,那些狼孩在最前头,近乎呐喊地叫着、说着,而听着这些的兽兵,先是诧异,交头接耳,私语不断,跟着,慢慢沉默下来。

那是一种……蕴含着某种决心,虽不宣泄于口,却深埋在心,不雪此恨,誓不罢休的沉默!

哪怕听不见声音,哪怕距离很远,司徒小书都仍感受得到,在那份沉默中所蕴藏的意志、那份愤恨,动地山河沉,只待一个爆发点,爆开之后,便是不死不休!

没有声音,狼孩们边哭边说,里头也有不哭的,却是咬牙切齿,仿佛嘴缝里泄出的每一个字,都力重如山,司徒小书不会读狼族的唇语,却百分百想得到他们说的内容……在那小村中所发生的一切……

云岗关的守备并非虚设,这么几万兽军来到苍凉山下,就算隐匿气息、遮断声音,这么几分钟过去,上面也不会无知无觉,渐渐有些骚动,越来越多的火把,在关头上点亮,大批人马赶往关上。

万军之前,托尔斯基将手一摆,打住了狼孩们的说话,从旁边的兽兵手中,接过一个包袱,扯去包布,高高举起,在他掌中的事物,赫然是一颗已经腐烂的狼人首级。

一颗狼头,算不上什么稀奇事物,问题是,司徒小书认得那颗狼首,赫然就是去攻击小村,被己方所杀的其中一名飙狼战兵,自己甚至想像得到,这颗首级在此时出现,是怎样一个火上加油的效果。

首级现出,一名狼童显得特别激动,哭号着要冲过来,被身旁的兽兵拦住,托尔斯基仰首嚎叫,高声喊了几句后,伸手抹了抹眼,似在抹泪,跟着又抬头怒啸。

“……这个兽***,真是懂心计。”武战豪低声叹息,司徒小书点了点头,完全明白这话的意思。

托尔斯基看似为了族人的遭遇而悲伤,忍不住落泪,但如果真是那么仁心爱民,怎么能把小孩子带到战场上来?一会儿大军冲锋,小孩子们怎么办?看起来,这位“爱民”的狼王子,压根就不考虑这些。

既勇猛,又懂心计;能冲锋,更会用手段挑起族人的憎恨、愤怒,还顺势抢了大义名分当好人,一个兽人如此有手腕,怪不得短短数年间,就成为西北地方的人族大敌。

武战豪道:“那帮该死的贱贼,尽是在给阿姐添乱,现在果然惹出事来,若我知道是这样,一早就亲来西北,替她把那帮刁民杀光了1

司徒小书皱眉道:“我一直想问,武殿下没想过要处理吗?村里的事,我听说以前也有,应该不是一时、一村、一地,是本地风俗,不是单纯冲去见人就砍,便能解决的,灭了这一村,还有***村子啊1

武战豪摇头道:“阿姐一开始试图建立制度,以法来维持秩序,但那些刁民就跑到平阳城里,到处告状,说阿姐偏袒兽人,勾结外族,帮着兽人欺压人族,迟早开关迎兽贼,司马氏一直看阿姐不顺眼,拿着这些诉状,几次逼得阿姐非常难堪,进退不得,最终只能***放手……”

司徒小书无语,单纯一件事,其实不难解决,立下规矩,固化为律,依律执法,依法而行,以武苍霓的手腕,几年时间,并不是不能解决本地风俗所造成的问题。

但再搅上司马家的不满、敌视,借题发挥,一件简单的事,就变得极为复杂,更别说此事牵涉到人、兽族之间的敏感神经,看似单纯执法,进一步却被潮”耍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