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六章 大厦将倾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六章 大厦将倾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依稀是在眼前,那个带着浓烈书卷气,甚至有点书呆傻气的青年,诚诚恳恳地这样说着。

“队长,这次任务,我可能没命回去,如果我真的回不去了,请你替我照顾苍霓,她性子倔,连我的话她都基本不听,更不会接受别人的照顾,唯有你,如果是你的话,她一定不会拒绝。”……但我不想答应,你如果真那么放不下她的话,平安回来,自己好好去照顾她!

“……还有,不晓得好不好这么说,但我有一个小妹妹,用我这个做哥哥的眼光来看,真是很可爱很可爱的,如果我有什么万一,请队长你帮忙照顾她……拜托你了,队长。”……够了没有?一个以后又扔一个,我不是专门帮你照顾人的,要不要把***都扔来压死我算了?

“队长!拜托你了,我祝愿你武运昌隆1……到最后,这个男人没有回来,不是这一次,但碎星团天天刀口舔血,不是这次,迟早也会是下一次,最终,他回不来了,只有他的嘱托,言犹在耳,偶然回荡于耳边。

“……拜托你了,队长1……我早就说过了,书呆,自己在乎的人,自己去保护,***的别总是吵我啊!

陡然睁眼,前方青色邪光飙射而来,不是箭矢,似乎是某种兽角,又尖又细,形态如针,而在这一边,司马冰心神情骇然,虽然武苍霓急拉抢救,但彼此都心里有数,已躲不过这一角的贯穿,除非……

……妈的!

飞身跃上,温去病狠命一撞,把司马冰心给撞出去,配合武苍霓的急拉,司马冰心成功脱险,但取而代之的,就是破空而来的这支角,直贯温去病身躯,插穿左肩,将整个身体带得飞出去,贯钉在后方石墙上。

“呜1强烈剧痛中,肩头仿佛火烧一般的灼烫,温去病可以肯定,这支角带着某种生物性剧毒,如此厉害的火毒,自己大概可以猜得到,是什么生物射出这种鬼角来。

还好,是插在自己身上,换了正常的血肉之躯,换了司马冰心挨上这一下,现在恐怕要命危了。

现在最重要的,并不是自己肩头上挨的这一下,而是为何会有这下?江山社稷图,原本已完全封闭,别说没有人能通过,应该是根本没人能进入,怎么有人能攻击过来?

不过,自己已经看出来,整个江山社稷图,正在迅速崩解,防护再不存在,而在越来越稀薄的白色光幕之后,大量的野兽气息,如同燎原野火,迅速蔓延逼近。

“温家主1

“痴佬温,你……你不要有事啊1两个***分左右赶来,司马冰心急着要替温去病拔刺,温去病的意识已有些模糊,见她这动作,仍低喝道:“别用手碰,有毒1司马冰心连忙缩手,武苍霓一抖手,驺牙刀斩落,长刺断成两截,温去病被释放下来,武苍霓重指刺在温去病肩上,指力到处,出血尽封。

“深呼吸,我先替你逼毒!这毒恐怕不简单,要立刻处理。”武苍霓看着伤处附近的出血,满面忧色,出掌要为他逼毒,却被温去病阻止,“别、别动……备……备战!兽王要杀来了!第一阵,只能靠来挡住1

江山社稷图的变化,两名美人也都感觉到了,武苍霓知道严重,没多说多问,司马冰心则追问道:“你不是说,怎样都能撑上四天?现在第二天还没过完咧,为什么会……”

“……错算了,他们……不是通过,是强行关闭了江山社稷图,这方法一用,正常情形,社稷图起码几十年没法重新发动,真狠……而且……”毒力发作,温去病喉咙干得说不出话,心里则担忧着最麻烦的那一点。

自己之前的笃定,并非无来由,想从外部强行关闭社稷图,那不是简单能做的事,以术力基础来说,起码要千人血祭,以此推动,更还要天阶术者主持,兽族为了突破进狼王庙,居然做到这种程度了?

“带他进去!交给了1武苍霓一声低喝,手握驺牙,凤眼之中,冷冷煞气发散,身形一闪,高速冲入侥白色光幕中。

江山社稷图瓦解,外部的兽兵群起杀入,但在结界将消未消之际,寻常的兽兵还过不来,能强闯过来的,全都是兽王级数,个个鼓荡着地阶力量,发出震天兽吼,高速迫近。

武苍霓的身法也是极快,却没有赫赫之威,瞬间隐没在将散的白色光幕中,短短数秒,白色淡雾中,就传来一声愤怒已极的兽吼,半途便转化为惨嚎,短短数秒内,一名地阶的兽王就此殒落。

其余的众位兽王,大吃一惊,朝着惨叫声响处赶来,在雾中与武苍霓交手,气劲交击声、金属碰撞声,在雾中一下急促,一下间断地响着,每一下对碰,都是力与力的碰撞,鲜血在白雾中喷洒着。

响起的不光只有声音,气劲交击的震波,更往四面八方扫去,震荡空间,正扶着温去病往庙中深处赶的米娅、司马冰心,都暗自心惊。

兽族不同于人族,地阶级数的武者没那么多,平时更难得碰头,米娅贵为王妃,这辈子也没见过多少兽王,司马冰心见过的更少,此刻感受着背后的风压,暗自心惊。

“别……别扶我,有事情要们帮忙……”温去病喘着气,制止两女把他继续往里头扛,用自己所剩的气力,作着临危不乱的嘱托。

“…………去宫殿西北角,我在那边,准备了一个法阵,……把同样的法阵,在东南、东北、西南,各复制一个,快!性命攸关1着实庆幸的一点,在这里的人有司马冰心,她出身道门,对各类术数略有涉猎,自己交付的工作,唯有她才能完成,同样工作扔给武苍霓去做,自己就能准备***了。

司马冰心匆匆应命而去,米娅扶着温去病进入最后殿堂,重新又回到天神兵之前。

看着沉睡中的天神兵,温去病心中暗叹,真是太轻忽大意,明明身处险地,居然还天真到以为还有数日能慢慢思考,自己的这辈子,向来没什么机会得到充裕时间的……

天幸在这里的战友是武苍霓,她不但武功高绝,地阶之内,已是少有人及,更重要的是能打,即使对上实力相若的敌人,也能善用天时地利,以种种战术、策略,力争上风,甚至以一打多,不在话下。

当别人以为,凭着数目优势,就能强行将她压倒,结果可能被她直接反杀,这种事情,百族大战时已出现过多次,碎星团主要干部都有这种能耐。

有武苍霓在外把关,别说五六个兽王,就算十个八个,她若意在拖延,也能拖上一时半刻,甚至趁机干掉几个,而一群地阶武者的混战,排场大、牵连广,那些小兵绝对闯不过来。

这是不幸中的大幸,如果没有武苍霓在,敌人兵锋将势如潮水般涌来,己方连反应时间也没有,势将一败涂地,然而,情势发展至此,一切并不乐观。

首先,江山社稷图被关闭,外头的气息隐约传过来,自己依稀可以感受,那浓得化不开的血怨之气,正不住涛涌而来。

在己方被封闭于此的时间,兽族施行了血祭,牺牲者为数逾千,甚至数千,这绝对是很大规模的血祭,平常时候,自己肯定想不出,兽族如何凑到这样的牺牲品。

但现在就不是问题了,托尔斯基与无神铺若暗中联手,直接买卖人口过来,可以弄到大批奴隶,再加上安德烈垮台,托尔斯基将与安德烈亲善的那些兽人,全部推去血祭,大量祭品一次搞定,而自己才不相信,他们满足血祭条件后,会简单只关闭江山社稷图就算了。

数千人规模的大血祭,等同一个超大的魔力池,配合天阶术者,可以干出很多平时想像不到的事,尤其是在大范围、集体施放的术式上。

……他们……肯定趁机攻城拔关去了!

西北战事终于正式爆发,云岗关血战进行,己方再没有时间继续闲耗着,但不得不说,己方几人抢占狼王庙的事,还是起到作用,光是牵制住部分兽王在这,就让云岗关减少了相当压力。

说到底,武苍霓这三字太具引诱力,她不但武功高绝,更能振臂一呼,激起云岗关乃至西北的军魂、民气,是非除不可的人物,兽族纵使攻城,也要分出部分人力物力,把她先解决掉,以绝后患。

而武苍霓目前的状况,绝对不妙,她虽然强,身上却带着伤,托尔斯基造成的伤害,这么短的时间内绝难痊愈,兽王那边不但人多,也尚未爆发变身,如果集体爆发了,她更难支撑,最重要的……

敌人那边,可能有天阶兽尊!

假若施法的那位兽尊,没有随军攻打云岗关,而是留在这边,冷眼待机,那武苍霓的处境就非常危险了,而能够助她一臂之力的人,只有自己!

“扶我起来,我……我要解除六道锁印1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