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四章 灯下黑的正义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四章 灯下黑的正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钱,并不是唯一的问题,奸淫掳掠,烧杀抢劫,这八件事情总是一起来报到,对于全体团员的行为失控,自己曾非常着急,如火之煎,但在这些问题上,别说那个人总当没看到,连四大武神之间的意见也不统一。

褒丽妲认为,碎星团目标是救世,团员整天拿命去拚,绝对没有人是活该拚命,也绝对没有人是可以在那边爽快纳凉,等待拯救的,既然不愿意去和妖魔拚生死,那么做出一点“奉献”,也是被拯救者所该付的应有报酬。

尚盖勇坚信,仗义每多屠狗辈,连那些名门大派,都约束不了所有***,各地抗魔势力都难免用掠劫来调集物资,何苦猛唱高调,自寻烦恼?眼前一切以抗魔为先,后方当以安定为主,什么事情都别在这节骨眼上闹。

韦士笔不在前方,没直接面对,在这类事上大多态度暧昧,避免介入,但当各方面压力冲突大了,他终于也有了动作,私下找来,委婉地表示“大局”为重,抗魔第一优先,为了战胜,些许代价可以、也必须容忍,有什么不妥之处,战后再一一处理。

自己则是担忧,碎星团救世的目的,不是为了用一群形同妖魔的人类,来取代妖魔统治,这是该守的基本,不是理想、不是唱高调,假若连身为义军的这个“义”字基础都不存,战后……还有碎星团的立足点吗?

团员中,为此发生的冲突、纷争也不少,以武苍霓为首的一批干部,坚持要清正团风,安内不成,何以对外征伐?而相对于此,有更多的团员将这看为故作姿态,如果不掠取战利品,自己拚命战死了,何以慰妻儿家人?徒留一世清名,狗屁不值!

这个争执,随着冲突,迅速恶化,变成阵营之分,世家门阀出身、草根出身,相互看不过眼,***味越来越重,几乎就要爆发内战,还给妖魔钻了空子。

闹到这个程度,自己已不得不退让,但感觉……非常糟糕,糟糕的感觉,并不光是***让步的屈辱,或是辜负了武苍霓等人期待的颓丧,真正最难过的一点,却还是……自己已不知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自己到底……为何而战?

……这种先见之明,没甚么好值得夸耀,因为自己确实不曾想过,事情最后会糟糕成这样。

封神一战后,早已对整个团队失望的武苍霓等人,愤然与碎星团割袍断义,而凯旋荣归,齐赴帝都,预备大享荣华富贵的碎星团,一夜惊变,悲惨覆亡。

这些年来,自己潜伏暗中,藉着猎杀碎星者,掩藏身分的机会,进行清洗,凡是通过自己测试,通过挑选的人,就藉死退向海外,而那些没能通过,或自己压根没给他们机会去测试的,就用他们的人头,堆积自己猎杀碎星者的功绩,完成……自己早在许久之前,就应该要坚持完成的事。

那些人……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战斗,用尽手段所聚敛的财富、物资,最后全都落在自己手上,成为温家崛起,碎星团再兴的资本。

香雪说,自己这样可说得偿所望,既惩戒了叛徒,又行侠仗义,应该大大满足了,然而,没有在应该站出来的时候,做应该做的事,这种行为……根本算不上行侠,甚至连亡羊补牢都不是,无非就是黑吃黑而已。

午夜梦回,自己经常梦到往日的同伴,其中也包括这些人……

“为什么?为什么杀我们?我们拿的,都是我们应得的1

“不是说好了只要能破城,就随我们怎么抢的吗?”

“别人就可以等着保护,我们就要拿命去拚?不是为了抢钱抢女人,鬼才和你上战场1

“我们随时会死,家里也有父母妻儿,想留点东西给他们,想让他们活得好一点,难道这也有错?”即使在梦中,怨魂们也是异常聒噪与愤怒,自己更时时为此惊醒,辗转难以成眠。

……自己的心,还不够静,不够坚定!

还有人在旁边窥看,自己不能让人看出什么来……

几下呼吸,将心跳平缓下来,温去病脸上不曾有分毫变化,耸耸肩,笑道:“确实无从抵赖,那些人侵吞民脂民膏,手上不晓得染了多少无辜百姓的鲜血,死有余辜,从他们手上抢钱,事后超有满足感的1

“理解1司马冰心大声道:“又行侠仗义,又有钱收,这种事情简直超爽,下次再干这样的好事,请千万叫上我,我也和你一起为民除害!杀尽那些碎星恶贼1

“其实我偶尔也会担心,不晓得自己这么做对还是不对……”

“百分之一百是对的,你要坚持相信自己的正确1看温去病出现动摇,司马冰心有些焦急,“帝国中,大多是夸夸其谈之辈,如你这样勇于实践的人,已经太少了,你要坚持下去,我会透过真宗,奏请朝廷,为你表扬正名。”

“但是……我杀了很多人碍…”

“你是为了大义而杀1司马冰心鼓励道:“不要有心理负担,你为民除害,杀得越多,造福越大,为了正义,不得不染黑自己的双手,我明白你的苦处,将来天下人也会明白的。”

温去病点头道:“听这么说,我心里好过多了,谢谢,下次***猎杀碎星贱贼,也通知吧。”司马冰心满意道:“好,钱我可不要,只要有亲手击杀他们解气的机会就够,凡是最危险的任务,全都由我来吧,逼供我也有一手的1

“那成啊,将来抓到人,拷问他们老婆孩子,老爸老妈的时候,就上场吧,这工作很危险的,愿意来,我也松口气了。”

“好,我一定……等一下1司马冰心眼中有迷惘,也有震惊,“你说什么?不是拷打碎星贼吗?怎么会牵扯到家人的?”

“但很多的碎星贼,都是硬骨头,打断几条鞭子,他们还不松口的,你只能拷打他们在乎的人,让他们听那些人哀叫说什么也不知道,他们才会哭着把一切告诉你。”

“这、这也太过分了。”司马冰心愣道:“那些人里头有妇孺老弱,欺负这些人,算不上正人君子1

“那些碎星者之中,还有病有残咧,也不见同情他们,战争打了那么多年,有份在战场上冲杀的,谁没病没痛?谁家没老没小,关心过吗?”温去病一笑,淡淡月光下,整个笑容显得非常邪异,“我本来也觉得这样不太好,但谢谢鼓励,现在我明白了,为了正义,我不得不染黑自己双手,天下人虽然暂时误解我,但将来有一天,他们会像一样,理解我,尊敬我的,对吗?”

“不,我觉得这……这事……好像……过火了1司马冰心支支吾吾,因为前面说得那么慷慨激昂,现在认输,自己岂不是糗到不行?可如果要把心一横,维持立场地夸奖下去,自己又怎么都夸不出口,甚至,有股怒意油然而生,别说英雄豪杰了,这他妈是人该干的事吗?

“好像在生气啊,那不是很奇怪吗?”温去病道:“不是一向看重立场,多过大道理的吗?现在我明明和是一个阵线的,我就算有什么小错误,看在大家一个阵营的份上,也该支持我,而不是扯我后腿啊1

“我……我是……”“这么容易就动摇了,以后怎么和我一起去猎杀碎星贼呢?”温去病摇摇头,讥嘲笑道:“我本来还很看好,很想夸奖咧1

这句话抛出,司马冰心愣了几秒后,像是一只炸毛的怒猫,愤然道:“谁要你夸奖?你这种人的看好,我才不稀罕咧1奔腾的热血,小***本来还想采取点实际行动,但长年修练冰音咒,到底是有效果的,一句话出口,人也迅速恢复理智,跺了跺脚,转头就走了。

温去病静静地看着眼前,那蓝光流转的封印,默不作声,过了半晌,凄清的月色下,一个白色纱装的曼妙人影,悄无声息地出现。

……自己原本以为,她会静静离去,没想到她却现身出来。

“……谢谢你。”出乎意料的一句话,温去病不解抬头。

“谢我什么?杀了那么多的碎星者,替出气?听说,不但与他们闹到翻脸,尊夫樵峰大侠也是死在他们手上。”

“是因他们而死,不能说死在他们手上,他们之中,有几个人……”武苍霓斩钉截铁道:“只要有那几个人在,我绝不信他们能主动对我夫君下毒手。”

“……哦。”温去病只能这么回答,下意识地摸了***口。

……时间还真是个好东西,当年听闻丧讯,气到在我胸前砍这刀的时候,还真看不出有这种想法……

“我是代冰心谢你,这孩子天分绝佳,但这些年所接受的培育,所走的道路,如果我夫君仍在,绝不乐见,我有心劝她,可她绝不会听,今天你的点拨,或许能让她明白那些问题,我要代她、代我过世的夫君谢谢你。”武苍霓道:“相对的,我也有个问题想请教。”

“什么?”

“你杀人夺物之后,那些人的亲属,你怎么处理了?”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