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一章 演技与泪水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一章 演技与泪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所以,武元帅如今离开了飞云绿洲,深入虎‘穴’,去刺杀托尔斯基?”难掩讶异之情,司徒小书不太敢相信自己听见的东西,虽然这行动若成功,能够让一场大战化消无形,可身为一军之将,在行此险着之前,其实有太多别的事情可以做。.访问:.。

武苍霓的整个计画与行动,对于并非身在局中的人来说,难以理解与解释,司马路平伤重、武战豪难以启齿,整件事情说到最后,司徒小书唯一‘弄’懂的,就是武苍霓亲自去刺杀托尔斯基这点。

“刺杀应该是两军‘交’锋,最不得已才使用的手段,云岗关位处天险,现在又有强人、雄兵把关,就算不能击退兽族,要安保不失也未尝做不到,哪需要一开始就行此险着?”司徒小书难以认同这样的行动,倒不是讲什么武者荣耀或是光明正大,战阵之上,不忌诡道,这道理她还是明白的,问题是一场战争的变量太多,即使杀掉托尔斯基,也不能完全确保止战,过早行此一着,可能白费力气。

再者,真要进行刺杀,那也该组成菁英团队,由这方面的专才,组队出击,而不是一军主帅独自跑出去干。

武苍霓虽强,但凭着一个高手,就可以猛闯敌阵,辗压一切,想杀谁就杀谁,这是绝对***的想法,兽族那边也是千军万马,地阶众多,更有各种布置,天阶杀进去都未必能全身而退,武苍霓孤身一个,能翻起什么风‘浪’?如果事情有那么简单,每次战争,只要请出自己爷爷,往敌阵一冲,见谁杀谁,不就什么仗都不用打了?

龙云儿道:“或者,武殿下她纯粹是不想看到伤亡,她在这片土地的时间比我们长,自家子弟兵的伤亡,应该让她非常伤心吧。”司徒小书闻言沉默,自己带手下人出任务,也不是每次都能全身而退,对于他们的伤亡,每次都是难以承受的痛,将心比心,武苍霓的出发点,也不是不能理解。

但眼下己方人该怎么办,仍是个问题……

拯救出的那批人质,据说武苍霓原本是扣留起来,等战争结束再释回,免得在战时自‘私’寻宝添‘乱’,落在兽族手里,成了云岗关的麻烦。

却不料,不老仙背叛发难,袭杀武苍霓所属人马后,将这批俘虏转‘交’给兽族,作为诚意礼,兽族既可向这些世家子弟的所属宗‘门’勒赎,又可以在过程中严加拷问,获取情报与***口诀,而此事若成真,武苍霓从此在人族再无立足之地。

正因如此,武战豪、司马路平不顾情势险恶,率残部奇袭劫人,本来成功希望渺茫,却幸运撞上龙云儿、司徒小书的援助,更引来金刚寺的助力,把不可能的任务变成可能。

现在,这群伤疲‘交’煎的俘虏,必须送回云岗关去,龙云儿和司徒小书却面有难‘色’,她们离关来此的两个目的,都还没完成,没法就这么转头回去,但要继续下去,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龙云儿低声道:“武帅西入兽族,现在恐怕已经在兽族里,我们……我们追不过去,枯荣长老的委托,怎么办啊?”

司徒小书皱眉摇头,“温家主可能还在绿洲里头,但刚才那一闹,我们两个身分暴‘露’,回飞云绿洲去,肯定自寻死路,这该如何是好?”

两边看来都是问题,但对于后者,龙云儿便不是那么担心,之前在战斗中,自己曾接触到香雪的传音,她明显已离开飞云绿洲,有很大可能现在正远远盯着自己,只是不现身,这也表示,温去病的状况很安全。

倒是眼前,不晓得该何去何从,如果香雪能给自己点提示,那就不用多想,能省点事了……

龙云儿刚这么想,忽然,一阵隐隐约约的啜泣声,不知道从哪里飘过来,令人生出‘毛’骨悚然的感觉,似是孤魂野鬼,在这周边不见人的荒芜中啼哭。

“谁?”武战豪第一时间作出警戒,望向四周,有哭声却不见人,自己感应不到目标人物的位置,可哭声竟似近在耳边,这绝对不寻常。

“什么人装神‘弄’鬼?”武战豪执刀在手,也惊动了众人,举目四望,东北方出现了一层淡淡的薄雾,如同白‘色’纱帐,在四面无人的夜里,分外显得诡异。

“什么人?”司徒小书手握刀柄,也完全警戒起来,生怕是无神铺的妖人,有什么鬼域伎俩,那可难防得很。

“***看看1龙云儿异常主动,就往前头走去,司徒小书吃了一惊,伸手要拉。

“不可1一拉没能拉住,就看龙云儿直直往前走,身影没入雾中,一时不见。

在外的人心提到嗓子眼,龙云儿自己也不无紧张,但一进到雾里,就看见一个挟女’孩蹲在地上,呜呜咽咽地啼哭着,甚是惹人怜爱……虽然自己是一点也没有那种感觉。

“香雪大姊。”“呜呜,人家……靠!怎么是?白白‘浪’费我的泪水和演技1***出戏的香雪抬起头,对着龙云儿瞪了白眼,龙云儿连忙道:“温家哥哥呢?他上哪去了?你们怎么没有在一起?”

香雪抢道:“不用多问,抱我出去,配合我的话说,要是有半个不字,我就撕了的皮1

“……每次都拿这要胁我。”龙云儿无奈,自己面对香雪根本没得反抗,依言把人抱起来,带着出去,而专业演员的演技收放自如,一从雾里被抱出来,立刻搂着龙云儿,不要钱似的啼哭。

看到这一幕,众***吃一惊,连忙上前探问,司徒小书心里觉得古怪,之前的相处,自己已经觉得这孩子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貌似年幼,可不但酗酒,更时有惊人之语,现在忽然出现在这,自己全无察觉,绝不能当寻常孩童来看待。

不过,这‘女’孩却带来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什么?说……温家主和武元帅一起入兽族了?”“呜呜呜呜,爸爸不见了……和一个漂亮阿姨一起,被带到野兽里去了,呜呜呜。”挟女’孩哭哭啼啼,断断续续地说了一个温去病,被狼族王子、夜莺夫人绑架带走的故事,许多关节处虽然模糊,却直接牵动人们的想像。

“他们路上遇到一个好凶的狼人,叫什么拖拉死‘鸡’的……”“托尔斯基?”司徒小书惊呼一声,与龙云儿对看一眼,想不到会跑出这个煞星来,武苍霓还没到兽族,目标对象居然自己出来了?那……是吉是凶?

“漂亮阿姨被死‘鸡’打伤了,死‘鸡’旁边还有好几个酋长什么的……”“兽王?”武战豪悚然动容,能成为兽王的,都是在没有爆发之下,便拥有稳定的地阶实力,一经爆发,直‘逼’地阶顶峰,个别猛一点的,甚至可战天阶,这样的存在光是一个,想到就让人异常痛苦,连来两名,强如武苍霓也看不见胜算。

“漂亮阿姨的纱巾掉了,那些酋长一下好‘激’动,阿姨带着爸爸和我一路逃,躲到一个地‘洞’里……”挟女’孩娓娓道来,神态天真,语音娇嫩,在“小孩子不会说假话”的信任前提下,除了龙云儿,其余人们几乎全信了,没怀疑有假,只是思索为何如此?

武战豪和***的武苍霓手下,多少有些糊涂,他们知道的情形是,飞云绿洲来了个奇人,等不下去的安德烈王子提前动作,强行把人带回兽族,武苍霓也随后追去,这和挟女’孩所说的事情有差。

然而,武苍霓走后,路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有没有追上安德烈王子?这些谁也不确定,万一他们会合之后,遇到托尔斯基与兽王,甚至被伏击,那是完全说得过去的。

武战豪问道:“在飞云绿洲解阵成功的那个奇人,是爸爸?是温家主?”复杂的状况,武战豪一时厘不清头绪,但他的这句话,无疑让***人肯定,确有此事发生。

挟女’孩‘抽’‘抽’噎噎道:“阿姨要我出来传话,说我们带给她的那张银票,另有玄妙,她要你们把银票给我,由我拿去给她,让她可以解围……”“‘交’给?”武战豪质疑,如果大姊真的身陷重围,这小小丫头又怎么能带东西过去?

“当然是我1香雪道:“我有专‘门’技术,可以一个人穿来穿去,不被发现,但带了人就不行了,不信你可以问那个小刀子姐姐。”

被手指指名,司徒小书迟疑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是没错,这孩子身怀异术,不是普通的小孩子。”司徒小书这句话,形同作保,加上事态紧急,武战豪也顾不得别的,直接示意***人,把那张钜额银票给找出来。

香雪一脸喜‘色’,正要接过,龙云儿忽然像是想到什么,也不管之前香雪的威胁,二话不说,上前一把就将香雪拎起来,提着便往外走,‘弄’得余人面面相觑,不知是什么状况。

长长走出一段路,龙云儿把香雪往地上一放,压低声音却含着怒气道:“是专程过来骗那八千金币的吧?”

q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