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九章 六道封灵锁印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章 六道封灵锁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石台底下暗藏玄机,这点让***吃一惊,却也不是太意外。随着石台碎裂,释放出来的特异气息,没有太多的危险感,司马冰心只是诧异,倒没有因此失态,却想不到见惯大场面的武苍霓,一下脸色大变,惊呼出声。

“六道封灵锁印1全然陌生的名词,司马冰心眉头一皱,这似是某种咒术,可出身道门,熟悉此道的自己,却闻所未闻。

“让开1武苍霓低喝一声,甚至全等不及旁人退后,直接一掌拍在石台上。

惊人的刀气,将石台一劈为二,往两旁断裂坠开,还没落地,就碎裂成无数细小石块,原本在石台上的遗物、遗骨,则散了一地,司马冰心惊得尖叫,第一反应就是冲上去和武苍霓拼命,但眼一抬,却看见她的身体在颤抖。

……面对百万军也无惧色的绝世女杰,竟然发抖了?是恐惧?还是激动?她为什么那么激动?刚才那一下,有种什么也顾不上的急惶意味。

司马冰心瞥了一眼温去病,发现他脸上虽然笑嘻嘻,眼神却也有些怪异,怪在哪说不出,却应该有事,跟着,她才发现,碎开的石台底下,另藏有物。

那是一柄黄金手杖,最前端形似弦月,在那优美的弧线中,镶嵌着一块拳头大小的紫色晶体,瑰丽奇幻,内中奇光不住流转,似乎蕴藏着一个宇宙、一个世界,演化无穷奥妙。

“这该不会是……”司马冰心倒吸一口凉气,“传说中的……天神兵?”神兵、神器,是天阶级数的强人所专用,唯有神兵,才能让天阶的实力完整发挥,但神兵同样也存在着等级,最***的那个位置,传闻只有个位数存在,被冠以“天”尊号的神兵,是为天神兵。

这等级的神物,百族大战中曾经出现,也曾相互交战过,但都随着战火而湮灭,连玉虚真宗都未有收藏,司马冰心是被两大势力捧在掌上培养,眼界、见识都不凡,却也从没见过天神兵,这一下真看得两眼发直。

传闻中,天神兵最大的特征,就是能够自成天地,甚至演化一界,完全苏醒时,打出来的每一击,都蕴含一个世界的威力,这支手杖的紫色宝石,奇光幻彩,就与天神兵的描述相合。

司马冰心不敢肯定,拿眼光偷瞥向旁,想得到一些确认,就只见武苍霓凝视着手杖,高耸的***,剧烈起伏,仍未能将心情平复下来,更对刚才的提问有若未闻。

天神兵,确实是能让天阶武者都失去冷静的东西,若传回玉虚真宗,恐怕连闭关的上仙都会被惊动出世,也就怪不得地阶武者会看得两眼发直,只不过……

司马冰心看了武苍霓一眼,蹲下来收拾祖宗遗物,暗暗腹谤着,还说一军之帅有什么了不起,什么无视生死,独对千万妖魔不变色,结果一个天神兵就吓到失态,虚有其名……

少女的臆测,在不知不觉中完全偏离了事实,更忽略掉一个重点。

武苍霓那声错愕的惊呼,喊的并不是器物名,而是封禁之名,在那个疑似天神兵的物体外,存在着一层肉眼难见的能量结界,也就是这层封禁,将神兵***,强制维持在沉眠的状态。

能封禁神兵的,都不会是普通技术,更不用说是能封天神兵,这样的封禁,不在司马冰心所知的几门至高道门封咒内,但武苍霓却一眼便认出来,因为……

虽然不是每个碎星者都有机会见到,甚至看到的人也不多,但只要看过,就没有哪个人能忘记。

六道封灵锁印!

六锁,封前后左右上下;六印,镇妖魔仙佛神鬼,一经打出,六面宇宙、六类神魔,全数封断,或是魂魄离散,或是次元永隔,威能强大到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完全是超***的技巧。

百族大战时,不晓得多少***神魔在这技巧下屁滚尿流,连主神级的存在,都曾在怒吼声中吃了大亏。

光在武苍霓的记忆中,就有两回,濒临绝望之时,六道锁印自天打下,前一秒还气势嚣张的神魔,瞬息灰飞烟灭,当场惨绝。

这门技巧的恐怖,强如武苍霓,也是想到就一阵寒意,但真正令她震惊失态的,却不是这门技巧的威力,而是来历。

六道封灵锁印,碎星团之主,“古歌雅虎”贾伯斯的独有禁术,除了他本人之外,碎星团内再无第二人能完整使用!

打从感受到这熟悉的灵气波动起,武苍霓的情绪就平复不下来,她以为这是单纯的憎恶与恨意,可肢体的不住颤动,却不知该怎么解释,正当她想更进一步上前确认,旁边有人先动了。

温去病撑着杖,一步跨前,仔细看着封禁中的一切。

身为四大武神之一,温去病所知的远较武苍霓为多,六道封灵锁印,虽是那个人的专用技,却不是只有他一个会使。

为了欺敌战术,那个人曾经把六道锁印分拆开来,让四大武神修练,自己和香雪当时忙于抗敌,只学了一点皮毛,尚盖勇下了苦功,修成两印,但最终仍是韦士笔秉性最合,练成了三樱

这多少让自己明白,己方四人与那个人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虽然,那个人的恐怖根本不在武力上……

“这东西……有层封印1说着全然没意义的废话,温去病一瞥之间,已经看了个清楚,六面封镇完整,六印***,果然是只有那个人才使得出的技巧。

……为什么,这里会有那个人的六道锁印?

温去病脑中思念急涌,分析各种可能。

……这个六道封灵锁印,看来痕迹很新,最多不会超过五年,绝对是碎星团覆灭以后的事。

……那个人,果然没有死!

一直以来的猜测,终于获得证实,温去病的拳头握得死紧,虽然这半点也不值得意外,但证据的出现,仍在自己心湖砸出了滔天骇浪。

……这一趟,真没有白来!

……啃噬你的骨头,天涯海角,碧落黄泉,无论在哪里,也要把你拖出来!

……欠我们的交代,你要一笔一笔还清楚!

恨火,在体内焚烧血液,数年来不甚积极的颓废心境,六年来积压的痛楚,化作一阵阵的强烈波动,冲击着理智,几欲疯狂……

“……咦?”正收拾完遗骨、遗物,司马冰心忽然听见一串奇异声响,转头看去,就见到温去病站在那里,拐杖落了地。

“喂!你拐杖掉了。”司马冰心急忙去拾拐杖,就怕温去病摔倒,拾起了拐杖,才暗骂自己***,应该先去扶人才对,没了拐杖,人肯定要跌倒,但一转头,赫然发现,没了拐杖的温去病,伤脚直接踩在地上,两脚站得稳稳,似乎全然感受不到痛楚。

奇异的声响,来自他紧握的双掌,是一种非常让人发寒的骨节摩擦声,能搞出这声音来,拳头上所施劲道可想而知,承受着这么大的力量,他居然哼也不哼一声?

带着困惑,司马冰心的目光上移,好奇会看到怎样的一副表情,好奇这男人会否因为见到天神兵,激动得全然忘我了?

目光移动,所接触到的,是一张非常奇特的笑脸。

那个眼神、布着血丝的眼晴,紧咬的牙关,无疑是一种恨不得生啖仇敌血肉,咬牙切齿的怒容,类似的悲愤,司马冰心不陌生,常在自家人的丧礼中看到。

但在那些悲怒表情中,却从没有哪一个,像眼前这个一样,明明死咬着牙关,却仍竭力维持笑脸,拉出一个……不知该怎么形容,仿佛硬生生割开血肉常庑Α萌嗣倾と弧?p> “啊1感到害怕,司马冰心失声一叫,在旁边失神的武苍霓立刻被惊醒,跟着注意到这个诡异得邪气四溢的鬼笑,瞳孔刹时紧缩,一幕似曾相识的光景,从记忆深处跳出来。

大湖边,夕阳西下,野火般的余晖照映,那个铁塔般的巨汉,魁梧的身影,在刚刚发生那件事之后,也显得失意、伤感,他应该是有话想说的,但在这个位置上,他什么也不能说,那垂首身影……连自己也打从心里难受,想劝慰几句。

……山大哥,其实,你已尽力了!

话出口,垂首的巨汉蓦地转过头来,挤出了一个笑脸,那笑容……好像勉强用刀割肉划出来的,自己从未见过这么“痛”的笑脸,还有那满是血丝的眼珠,刹时间,脚下退了小半步。

这动作,让巨汉惊觉自己吓到人了,他连忙……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啊?看到天神兵也不必这样吧?”司马冰心一下惊叫,更气恼自己的失态,上前拍了温去病一记,这个动作不只让温去病惊醒,也让武苍霓的意识回到现实。

……真诡异的巧合,有生之年,居然还会再看到那个笑脸?还是出现在一个绝对讽刺的人脸上……

无奈自嘲,武苍霓甫才定神,却看见温去病好像怕吓到人一样,连忙一下闭眼,深呼吸一口,再次睁开眼睛,眼中血丝不见,连笑容都回复云淡风轻,又是什么都不在意的懒散模样。

……如出一辙的动作,不应该存在的过度巧合,两个截然不同的形象,瞬间重叠。

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一瞬间,武苍霓感到强烈的晕眩,脚下站立不稳,只听见耳边传来轻浮的笑声。

“哈哈哈,难得见宝,打了个尿颤,抖了一下,勿怪勿怪1温去病笑着和司马冰心打哈哈,后者正想踢上一脚,忽然,一声亮响。

铛锒!

丽影踉跄后跌,驺牙刀落地,仿佛敲响前世今生的钟,回荡于空灵殿堂……

!--作者有话说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维码广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关注微信公众号“17K小说”,《碎星物语》最新章节随时随地轻松阅读!连续签到即可获得免费阅读特权;更多精彩活动敬请关注!!--二维码广告End--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