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章 一槌破城(周一求紅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司马冰心知道武苍霓很强,无论是师长,或是身边亲友,都承认这一点,自封神一战后,帝国内所存在的强者中,武苍霓可名列前十,甚至前五,未入天阶,却能对天阶产生威胁,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不强?

亲自看着这位大嫂出刀,感觉更深,明明是地阶的她,连法相也不用,随手挥洒,将那些巨兽远远击飞,如抛石子,比单纯一刀劈杀要困难多了,自己虽然自负,但这样的境界……恐怕一世苦练都追不上。

……这个可恶的女人,一定是知道我讨厌她,故意这样向我***,真可恶!

心中不忿,小***气呼呼地鼓起了腮帮子,但相同的情境,看在温去病眼中,却有不同的解释。

武苍霓的战斗风格变了。

早年她直承虎禅杀绝,大开大阖的刀路,纯粹以力压人,刚猛无匹,尤其是晋升地阶后,法相结合虎禅刀意,横斩天阶,威不可挡,但此刻,法相不现,每一刀在六分刚劲中,还带着四分阴柔,刀路也转趋细腻,寻隙而击。

这不是力霸如山,也不是巧,而是走上了驾驭力量的道路,每一刀恰到好处,力道不多不少,配合击出角度、斩落时间,完美达成目的,如果不需要过多的力量,就连法相都没有必要使出。

司马冰心会以为这是***,温去病却知,这是修行!

藉着化身夜莺夫人,接触无神铺邪派武学的机会,武苍霓将自身技艺重新梳理,踏出新路,而一般来说,武者会舍弃沉浸多年的修路,彻底转换风格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卡在瓶颈上,茫无头绪,舍旧试新,累积感悟,以求突破。

……换句话说,自己这名老战友,很可能一只脚已经踏在天阶边上了!

温去病由衷替友人的进境高兴,而在武苍霓的开路掩护下,一行人势如破竹,高速推进。

有额顶的阵牌守护,江山社稷图许多厉害的杀着,时光、空间的演化,全数不启动,阵内唯一的威胁,仅余那些由神灵之力所化,形同盲聋的奇兽,被武苍霓一一打飞出去,不成障碍,一行人很快就到了大阵的边缘。

“当心,最强的一关来了1温去病声甫落,地面骤然震动,黄沙飞扬,遮天蔽日,一条数百米长的软件沙虫,破地而出,高抬起那参天巨躯,大张的嘴巴里,三排尖晃晃的利齿,迎光闪耀,跟着,从天顶覆盖下来,巨大的黑影,如巨神之掌,将三人全笼罩在内。

……三人?

巨沙虫没多少智力,只是本能地感察到危机,一道人影飙空直上,身后法相隐现,冲天而起的剑齿飞虎,乘风飙空,一下跃高到巨沙虫顶上,扬起手便是一刀。

沙虫不光体型巨硕,表皮层更是坚韧,又滑不溜手,能抗水火,等闲别说是刀劈剑砍,就是拿巨弩、火炮来轰,都未必打得出伤口,温去病自忖,飙风晶钻的一击,能造成伤害,却说不上多大效果,就不知武苍霓手执宝刀,一击之下,能否将这沙虫顺利斩开?

……不对,她那一刀……不是斩。

温去病微一扬眉,就见武苍霓的刀气落在沙虫头部,手势类似劈砍,实际效果却像是槌砸,而且还是撞城槌的级数!

一声闷响,沙虫躯体柔软,浑不受力,抗击力强,却被这一击槌得头部变形,扁平挤压,巨口内三排刀轮齿,一起被震得脱落,飞出口中,整个巨躯摇摇晃晃,如擎天之柱崩塌,垮砸下来。

司马冰心带着两名同伴高速掠出,在巨沙虫砸入地面前,先行掠出,就看武苍霓飘然落地,身手矫健如苍鹰,一袭轻纱摆荡飘扬,美艳无双。

“跟着我走1武苍霓一声呼喝,催着同伴全速离开,而这仿佛天罚之槌的一击,似乎也惊动了什么,闷雷似的错乱奔腾声,自远处迅速靠近,无论那是什么生物,都绝对没有人想去一窥。

一行人加快了脱离的脚步,而在即将脱出之前,温去病忽然有了动作,旋浮在他掌中,组成光阵的四张牌,随着他手一动,高速飞出,没入土中,一下就没了踪影。

司马冰心惊讶道:“你干什么啊?就算不想要,也不必丢弃啊1虽然不知道这四张石牌、木牌的底细,但江山社稷图是上古第一迷阵,等级奇高,这几张牌能护着众人在社稷图内畅行无阻,肯定不是凡物,温去病竟然将它们说丢就丢,这也实在太挥霍了。

武苍霓微微皱眉,看出温去病的动作不寻常,只是猜不出具体目的,然而,这种预留后手的作风,确实很像过去的碎星团,这男人……是在捕猎过程中,把猎物的特长全学了吗?

温去病笑道:“不是丢,是设置点障碍物,这四面东西一下去,从现在起,起码五天之内,江山社稷图关不起来,外头就是千军万马,也别想进来,我们可以安全躲在庙里。”司马冰心奇道:“这样也可以?”异兽群追赶的声音,一下又飙近不少,武苍霓催道:“快走!时间宝贵。”喝完,武苍霓起手便是一刀,刀光如虹,分宇破宙,将屏障在正前方的一道白色雾幕展开,四人先后冲入,一阵天旋地转过后,已经回到正常的世界,脚踏实地。

成功脱出上古第一迷阵,回望后方,仍是一片白蒙蒙的雾障,伸手不见五指,分隔着两个不同的世界,但转头望向前方,一座由石材所堆建的神殿,造型朴拙,气派恢弘,巍峨矗立在眼前。

“……狼王庙1司马冰心低呼一声,感受着体内的异样悸动,整颗心都紧绷起来。

多少年来,无数司马家人都梦想着有朝一日,来到狼王庙前。这不只是象征着大破敌军,直抵敌人祖庙,更有着深层意义。

据说,不晓得多少年以前,可能几千几万,一个伟大的存在,在西北之地繁衍后代,其子孙随着时序流转,分为两支,一脉兽血深重,演变为如今的飙狼族;一脉渐化为人,成为现今的司马氏。

这个传闻,历时久远,无从肯定其真伪,但确实因为这传闻,***的人族世家对司马氏都投以异样目光,太平时候当他们是乡下人、土著,战争时就常常当西北人是潜藏叛徒来看。

司马冰心从小就为着这样的歧视眼神而愤慨,但实际站在狼王庙前,感受着血脉中的那股澎湃,她不得不承认,这传闻不是没有根据。

自己觉醒的夔牛血脉,并非狼系一脉,可来到狼王庙前,源于血脉深处的感应都如此激烈,那些狼系血脉觉醒的族人若到来,还不知道会有多强的反应,只从这一点,那传闻恐怕不错,自己与飙狼族的兽人,真有着相同的祖先……

这一点,想到就不愉快,不过侧眼看旁边的米娅,她跪倒在地上,对着狼王庙虔诚叩首,尊重敬畏的姿态,似乎不好在她面前说不敬之语……

“奇怪。”司马冰心道:“狼王庙是兽族重地,外头罩着江山社稷图那么厉害的迷阵,那些狼人是怎么来拜祭的?痴佬温,他们也有和你一样的作弊手段吗?”

“我凭的是个人实力,什么作弊?我保留法律追诉权啊1温去病道:“其实没有想得那么难,神灵入阵,操控社稷图的,乃是庙中沉睡的狼族祖灵,只要是王系血脉,在外遥拜,祖灵感应,就会关闭社稷图,开放入内……当然了,现在社稷图被卡住,就是他们在外头拜破头,也别想进来了。”

司马冰心道:“这我知道,但我们怎么出去啊?”

温去病道:“慢慢想吧,反正就算没有社稷图,我们也出不去,不是吗?”

狼王庙的正门,雕刻成一个凶恶的狼首,大张的狼嘴,即为大门与石阶,栩栩如生的姿态,仿佛随时会阖闭咬实,确实让人心惊肉跳。

四人先后穿过狼牙之门,进入神殿中,一进去,整个光线都黯淡几分,兽族没有人类香烛供奉之礼,整间神殿却不知为何,烟云袅袅,三四米外就看不真切,视线受阻。

神殿内的空间,较诸从外所见,明显宽阔许多,生出了空间变化,米娅不胜惊奇,温去病三人却没觉得有什么。

天阶开始,渐渐从单纯的元素掌控,步入对世界法则的探索,理解世界的运作法则,驾驭并且超脱,过程中必会接触时间、空间法则,这里是狼王庙,受狼族祖灵神力笼罩,小小的空间变化,不在话下。

温去病取出两颗珠子,交一颗在武苍霓手上,珠子大如龙眼,与人接触后,释放出淡淡的光雾,笼罩住一米左右的范围。

武苍霓讶然道:“迷神烟?你从哪里得来此物?这可是……”“这可是我从海外走私进来的超高价货色,其余出处,拜托别在这时候追究,太不和谐了。”温去病道:“打从知道要来狼王庙,我就准备了这个,有效时间六个时辰,专门屏蔽神灵感知,保我们平安。”司马冰心奇道:“屏蔽神灵感知?为什么听起来你好像……”温去病微笑不语。

……筹备多时,现在就是做贼的时候!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