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五章 横扫千军的仁刀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章 横扫千军的仁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飙狼族的祖殿,自然就是狼王庙。,最新章节访问:.。对此刻的温去病等人来说,这座神庙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光是一个江山社稷图,就足以打‘混’空间距离,陷千军万马于其内,永世不得脱出。

这本该是极难的一道关卡,难到足以让温去病了解完状况后,直接摊手说放弃,但这些困难,却随着飞云绿洲地底遗迹的阵牌取得,一下迎刃而解。

“我能在阵中藏住大家的气息,找出前路,靠的就是装乌龟1温去病道:“狼王庙祭祀的,是飙狼族的祖灵,这些古老神灵大多时间都在沉睡,所谓的神灵入阵,只是们将一部分神力寄存阵内,依设定好的模式运作,在不惊醒们的前提下,这些模式很好‘摸’透,找出针对方法来。”

司马冰心道:“什么啊,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原来是个闯空‘门’的。”“请容许我纠正一点,我是闯神的空‘门’。”温去病道:“如果小时候有读神话故事长大,就该知道,故事里的盖世英雄,差不多就是做我这种事的。”司马冰心道:“那只是神话故事而已啊,照你这么说,如果我们走到一半,那些神灵醒了怎么办?”

温去病两手一摊,“简单,顶上就行,从古至今,要抚平愤怒的神灵,祭品一概都是纯洁的处‘女’,不会说自己不是吧?我一看的行格,就知道那些老道士肯定常找去参加祭礼,捧什么祭器当灵‘女’,这是专‘门’的。”“连这你也知……”司马冰心强自把话咽回去,不想再被这个男人了解自己,轻轻哼了一声,“我在祭礼中所祭祀的,是人族先祖,可不是异族神灵,你别搞错了。”

武苍霓静静在旁看着,仍在琢磨温燃,虽然他没对着自己说话,但他说的每句话,却都在等自己的回答,只是司马冰心听不出而已。

“在不惊动神灵的前提下,我能做到大致的隐蔽,不过那是指在这个范围内,如果我们走向狼王庙,那边的防卫会更严,我的隐蔽手段可能被看穿。”温去病道:“万一来个天阶凶兽,或者烛龙那种踩在天阶顶上的,那就真是死定了,不过,这种猛过头的神兽,我不信狼族先灵能在沉睡中驱动,估计也就是个空架子,摆着充场面,实际具有威胁‘性’的,还是些等级没那么高的异兽。”

顾虑到现场有兽人在,温去病用词稍微做了点修饰,事实上,飙狼族先灵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兽族修行成就有限,生前最多也就是天阶,死后透过祭祀,承受香火而成神,除了转化生命型态,成为高次元存在,近乎不死不灭外,纯力量上并没有牛到哪去。

这些神灵,换算位阶,顶多就是九级天阶中的高位,和那些踩在天阶顶上,已经具有神格的异兽相比,不值一提,像刚刚看到的烛龙,那些狼族之神生前死后都相差甚远,不可能在江山社稷图内,重现真正的烛龙之威。

此类知识,打过百族大战的都心中有数,温去病知道,武苍霓也晓得,听他这么说完,便果断开口,“由我来开路吧,大致会遇到什么层级的阻碍?”温去病笑道:“不会超过地阶,就有劳武殿下了,一切……还请当心。”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来像另有所谋,温去病努力扮演‘奸’人形象,用这来覆盖本心,不希望被对方看出,其实自己很想走上前,问问她伤得重不重?像以往那样,叮咛她千万不要太勉强……

这是自己绝对不能做的事!

碎星团覆灭的这些时间里,她一个人在西北过得很好,不能再让那些属于过去的幽魂去打扰她,她应该要好好走向未来的,重新把她搅和进碎星团的麻烦里,是自己最不愿的事。

温去病道:“时间有限,我们走吧。”要上路出发,三个‘女’人是没什么问题,温去病反倒有些处境尴尬,他脚上的伤,行走不便,注定只能靠人搀扶,或是自己用拐杖。

之前司马冰心一路扶着,但被这男人狠整过一次后,要再扶就有些不情愿了,“你的伤‘药’不是灵得像神一样?米娅和她吃了就见效,怎么你不自己吃一颗,还要别人扶的?”温去病哂道:“没听过能医者不能自医吗?那‘药’其实只对‘女’人有效,要不然以为我不吃?”司马冰心闻言皱眉,“说得像真的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温去病笑而不言,其实也是有苦不能说,没告诉她们自己已经偷偷吃了一颗,然后没什么效果。

这情形其实不太意外,自己的**构造异常,基本都由特殊材质与乙太尸蛊‘混’合共构,大异寻常人血‘肉’,伸‘腿’瞪眼丸虽然效应如神,却治不了自己这样的怪异身体。

再者,自己全盛时期已上地阶,练出法相,神魂构造生变,就算境界全毁,打回原样,恐怕仍有制约,七折八扣下来,伸‘腿’瞪眼丸‘药’效大减,糟蹋了一颗神‘药’不说,还白白‘浪’费金叶,心痛到不行。

朝着温去病所指的方向,一行人出发上路,途中山岳河川虽然不住变化,但温去病举着四面阵牌所组的光阵,很快定位出正确方向,没有‘迷’失在阵中。

沿途所遭遇的异兽,无分大小强弱,通通对四人视若无睹,司马冰心、米娅最初还对那些体态大如山岳,形象与传说中相合的异兽,心惊‘肉’跳,但时间一长,也就坦然,了解温去病所说,这些神兽只是装样子的摆设,是何意义。

温去伯操’控掌中光阵,试图心无旁鹜,但眼神却不自禁地常常被两侧引去。

虽然自己是惯见美‘女’的人,不过司马冰心的娇美,远不是赤壁大街上的俗粉能比,哪怕她现在没有梳妆,穿的衣服也很普通,但光是站在那里,细细的睫‘毛’、冰蓝‘色’的长发,自然就有飘然仙姿,脱俗出尘,这是长年累月培养出的仪态,半点也假不来。

但相较于司马冰心,自己的老朋友则是另一个样。

武苍霓今年……应该二十九了,当初她就是星榜的第一美人,放在如今,也是等同帝国十大美人之类,论容貌,绝不逊于小姑子,却更添一丝成熟风韵,体态多了几分柔和。

而且,兴许是因为要隐藏身分,打入无神铺的缘故,她刻意与原本的造型做切割,选择截然不同的形象,‘惑’人耳目,她换下惯穿的沙场戎装,披上一身单薄纱衣,变成夜莺夫人。

过往自己与她联手抗战,出生入死,她身上可不是这么穿的,有段时间,全身不是血汗就是泥,几天几夜也没澡洗,一个千金大小姐都快成了假小子,她甘之如饴,大伙差点把她的‘女’‘性’身分都给忘了。

此刻,单薄的纱衣、纱‘裤’底下,是藏不住的雪腻肤光,武苍霓人高‘腿’长,曲线丰满,抬头‘挺’‘胸’行走时,长发摇曳,一迈一跨之间,说不出的‘艳’丽,这是以前从未想过的情致。

今昔对比,温去病心中暗笑,也不禁有几许失神,而这反应落在司马冰心眼中,感觉更是复杂。

无论如何,这个男人是有才的,自己希望拉他入司马家效力,可他眼神却一直往那个‘女’人身上飘,好像魂被勾走一样,真是……让人有够恼火的,这样子,自己要怎么竞争呢……

一行人默默而行,随着越走越远,武苍霓的神情渐渐严肃,也开始有各种奇形走兽,密集地来回绕巡,并不特别搜寻什么,却横冲直撞,速度又快,形成了路上的障碍。

当四面都是奔牛般的角犀六足兽冲来,司马冰心甚至叫不出名字,只感受到那异类散出威煞,心头一阵紧张,还没及动作,一道刀光,如‘春’雷乍吐,惊破天地,刀光尽处,那头马车大的六足角兽,整个被打飞出去,像颗小石子一样,落向天的那头。

众人之前,武苍霓神情肃穆,一手执刀,所持已不是先前那把诸多珠宝缀饰的弯刀,而是一柄扭曲的长刀,刀身纤细,‘色’泽黯淡,形似锈铁,在柄与刃的相接处,刻了有一个“驺”字。

传闻中,驺为仁兽,力大无穷,却不喜杀生,堂堂正气,降伏百兽。

仁刀.驺牙!

很难想像,这柄偏细的长刀,能发挥出那么大的力量,像棍‘棒’一样,把那么大的异兽打飞出去,但仁刀在手,武苍霓的神情整个不同了,仿佛将军回到马背上,纵不刻意彰显,神态自然昂扬。

“跟着我走1刀光再闪,前方又是两头马车般的千斤巨兽,轻易被远远打飞,分别坠向天空的尽头。

武苍霓一马当先,冲入巨兽群中,像是一艘尖锐的破冰船,将厚重的兽阵轻易铲开,那么多的巨兽,被她随手拍出,左一个,右一个,一个坠得远过一个,夸张的情景,令人叹为观止。

强者在战场上,常常有横扫千军、万夫莫敌这样的形容,但此刻,亲眼目睹武苍霓如何开出一条路来,司马冰心、米娅在震惊之余,才真正有了体会。

……什么是横扫千军?

……这就是!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