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章 酱油多黑,我就有多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武苍霓的怒瞪,温去病微笑承受,心头却是感触良多,有酸有苦,还有一种暗暗发笑的冲动。

……这位“武大妹子”,过往总当自己是老大哥,有事没事爱拍自己的背,说自己心善却面丑样衰,难有女人喜欢,以后恐怕很难讨老婆。

……每次自己都在想,将来有机会,定用真面目出现在她眼前,洗刷面丑样衰的污名,到时看她是什么表情?

……还有,看看谁才是真正的“老大姐”!

心里暗笑,温去病没忘记自己身处险境,相柳起码也是地阶高位凶兽,若随便被咬个正着、毒雾笼罩,不是闹着玩的。

一转念,身形忽然一滞,不知何时,相柳的九头九面,已经将四面八方围过来,九张人面如蛇头裂唇张口,威煞先发,瘫痪目标,毒雾、妖火跟着袭来。

上古时代便威名远扬的凶兽,全都极不好斗,地阶以上,不光是肉身强横,远超人族,就连对元素的驾驭、感知力,都远超过同级数的人类武者,更多存狡诈机敏,一不留神,就落入这些凶兽的陷阱。

武苍霓瞪视着凶兽的大口,暗忖自己若状态完好,就绝不会陷入被九头***的窘状,可若落入此绝境,凭着神兵与刀绝,当能先一步砍爆多个蛇头,减轻压力,却仍不可免地被其余蛇头轰中,唯有靠护身金绝硬扛,想全身而退是没可能的。

换了***的地阶武者,除非练到距离天阶只差半步,否则,十之**都要在这一击连轰下殒落,至于这个男人……

武苍霓目光扫过温去病脸上,忽然发现,这个男人没有丝毫惧意,哪怕是落在如此死地,他眼中仍是满满的自信。

……这不可能!相柳已封死去路,速度无用,逃无可逃,地阶内没人可以硬扛相柳九首齐轰的一击,除非是当年的“钢铁卫士”山陆陵!

对于目光中的那份质疑,温去病接收到了,却只是一笑,术式武装随着血脉切换,有着不同的特性与强项,夔牛本就不是以速度见长的神兽,它的威能全在力量上。

……前无去路如何?天地尽封又如何?凭我双手双拳,死地里也踏出生天给看!

“喝1温去病仰头一啸,紫色电甲骤然转黑,电光先是黯淡,跟着化为一股令人心悸的沉黑,天地刹时无声,温去病的身后,隐约浮现一个庞大的夔牛形象。

威煞扫过,毒雾、溃堤决流般的妖火洪峰,四面八方涌来,若天地同摧,但置身在中央的温去病,双臂抱人,脚下一蹬,踏在虚空,却有无数黑色裂痕,由脚下向周围快速延伸。

夔雷青牛.雷霆击鼓!

每一道裂痕,都是一道黑色沉雷,密密麻麻,疯狂伸展,一下就弥漫了整个天地,如海潮一般的妖火,被黑电一殛,迅速爆炸化消,连同满天毒雾,都被蒸腾得半点不剩下。

连环爆炸威力,伴随雷电笞击,不光清空了妖火、毒雾,更袭向相柳的九头,上古妖兽发出狂吼,表层血肉被殛得焦黑、开裂,几个蛇首人面流露恐惧的眼神,却还有另几个痛怒如狂,强猛吸气,吐出更强的妖火。

“……多头的妖物总是这样麻烦,很难一击搞定埃”猛击当头,武苍霓听见那个男人轻轻一声,自言自语,登时身如触电,想起久远的回忆,曾经也有那么一个巨汉,在与自己联手对战一个多首妖神时,说出了这样的话……

妖火涌至,温去病将一片石牌,贴在武苍霓额上,两人瞬息间消失了形影,熊熊妖火如同浪潮,瞬息将两人所在处吞没,却全无半分反应,相柳巨蛇怒极,疯狂摆动身躯,九张人面发出怒嘶,震山破岭。

与此同时,温去病降落地上,一放下武苍霓,就直接递上一颗丹药,“危难当前,同舟共济,温某的药,武殿下不至于不敢吃吧?”“……大名鼎鼎的温剥皮,帝国之内还有人敢从你手上拿药吃?”“武殿下雄姿英发,敢入兽族领地中刺杀敌首,区区温某,不过癣疥,何足道哉?”温去病微笑一下,自知武苍霓对己肯定防备极深,会否接受自己的好意,成数只有一半,希望她不会给自己添麻烦吧。

武苍霓看了手中药丸数秒,果断仰首吞服,她见识不凡,看出这颗药丸非同一般,当前自己伤势严重,又身分败露,太多事需要立刻处理,不是逞强的时候,纵有祸患,也只能一赌。

将那黑漆漆的伸腿瞪眼丸服下,武苍霓立觉有异,并不算强大的药力,却极为神妙,迅速化入血肉,填补本源,让严重伤势立即好转,转眼间,不但血止住,甚至结了一层痂。

这还是因为踏入地阶后,血肉变化,不同于凡躯之故,假若自己还是高阶,这药一吞服,穿腹重伤可能几十分钟便完全愈合,百族大战之后,世间何来这种神药?

还未及问出口,前面的温去病忽然几声重咳,身上的奇形异甲崩解开来,化为一件破烂风衣,温去病迅速脱下风衣,才刚一脱下,身上就有多处焦黑,冒起烟来。

旁人都是在战斗中受伤,这男人却是在战斗结束后才受伤,武苍霓秀眉一扬,微觉不解,却很快醒悟。

“……你这是咒武?建构术式,缔结约定,凭契约借力御力,术后承担反噬,你这技术从何……”话一转,武苍霓已知端倪,道:“温家主果然从碎星团的尸骨堆中获得不少好处埃”建构术式,与武道结合,这类技术从远古就不停有人研究,一度大盛,其后随着时光而烟灭,到了百年前,世上仅有少数残缺资料,多数保存在玉虚真宗、金刚寺,属于看得见却很难吃得着的梦幻技巧。

直至碎星团崛起,以不知从何得来的知识,填补万年失落空缺,再造咒武的辉煌,力挫神魔,但随着碎星团毁灭,那一度灿烂的技术高度,又出现断层,武苍霓曾以为此生再难见到,却不想……在这个碎星***的身上,看到了过往眼熟的痕迹。

“哈哈……”承受着过度发挥所造成的反噬痛楚,温去病干笑两声,“瞒得过别人,瞒不过对碎星者知根知底的武殿下,不过现在大家同坐一条船上,还请殿下……咳咳……不念旧恶,咳咳……依法行政。”越说话,越咳得厉害,像要把什么心肝脾肺都咳出去,比起前次发动“冥界尸龙”,这次“夔雷青牛”发动的反噬,要猛烈得多,几乎让温去病承受不祝

造成这状况的几个理由,温去病自己再清楚也不过。

术式武装的核心,就是契约力量,夔雷青牛的契约条件***,得以发动,但本质上却近似***,没有血脉主的全心配合,自己用起来不光绑手绑脚,事后反噬也强烈,这是术式武装的最大忌讳。

除此之外,相柳大蛇的威能,也远非上趟几个高阶武者能比,这东西是不折不扣的地阶凶兽,威能还名列前茅,自己靠着不完全的武装,能够打成这样,可以说是非常惊喜了。

温去病想到这个问题,就可能性来看,着实是个吸引人的大***,但想要实行,就必须让司马冰心甘心情愿……这可是超高难度任务埃

“……夜莺夫人。”低低的嗓音,带着几分不确定的疑问,却是狼女米娅,她已经清醒过来,由于境界低,在伸腿瞪眼丸的灵效之下,**完全复原,反倒是众人之中情况最好的一个,甚至还搀扶着司马冰心,一路找过来。

司马冰心面无血色,整个身体几乎全瘫软在米娅身上,连抬一根指头的力气都没有,汗出如浆,但看见武苍霓、温去病,她眼中就像要喷出火来,明明周身瘫软,仍激出气力,伸出手想要抓打渣男。

“你、你这坏蛋1像是被人抱住的小猫,司马冰心不住伸着手抓挠,却因为太过虚弱,没什么实质杀伤力,睁眼怒瞪的模样,反而让剧咳中的温去病,连声大笑起来。

“坏蛋!你……你还笑,还笑1司马冰心气苦,忍不住流下泪来,自己还是首次与家人、师长之外的陌生男子如此亲近,甚至有了略带依赖的好感,连师门里一直想与自己靠近的那些师兄弟都不曾有过,哪想到……这难得的初次,竟然就换来无情、***的欺瞒背叛!

“哇哈哈哈~~~天真的丫头1温去病抹了抹嘴,站起身来,“别那么愤慨,其实也没什么损失,一切都是情我愿,我没用强啊1乐看小***的怒样,温去病索性摆足渣男的架势,说着令人发指的台词,由于笑得太过夸张,本来要有动作的武苍霓皱了皱眉,决定先静观后续。

“……再说,又不是没尝到甜头?我姓温的作生意,一向讲口碑的。”“谁、谁尝到什么甜头了?你说什么***言语?”司马冰心怒骂一声,忽然愣住,“你说什么?你姓……温?”“没错,敝姓温。”温去病收起猥琐姿态,文质彬彬地欠身行礼,如谦谦君子。

“就是小姐之前谬赞的正当商人,温去病,人称酱油多黑,我便有多黑的岭南痴佬温1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