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二章 消灭战争的行动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章 消灭战争的行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武战豪给出的消息,炸得龙云儿、司徒小书面面相觑,虽然之前有过许多猜测,怀疑武苍霓被免职外放一事不单纯,很可能与兽族、无神铺有关,却怎么都想不到,堂堂一军之帅,铁血忠魂的巾帼英雄,居然跑去加入无神铺?

说是潜入,但堂堂节制整个西北地方的大帅,有什么必要放着如山大事不干,跑去抢一介细作的工作?最后还搞到弃职不顾,这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而若不是为了刺探情报,这……只能说是自甘堕落,而且还是超级堕落!

司徒小书道:“武殿下她……她怎会……无神铺是九外道之一,是外门邪道,她、她身为民族英雄,身系人族气节,怎能做出这种事来?这让一直相信她的人怎么办?”又急又气,司徒小书的悲怒之情,溢于言表,连龙云儿看了都替她难过,相处日久,自己益发能明白她心中的那些坚持与美好,哪怕她与武苍霓缘只一面,近乎素昧平生,但武苍霓所代表的形象与意义,却是她一路向往的目标,现在偶像破灭,还是这样的不堪形式,对司徒小书的打击可想而知。

“……她为什么不能这么做?那些一直相信她的人做了什么?又做了些什么?”一声冷笑,话语断断续续地响起,说话者是伤势严重,胸口犹自淌血不止的司马路平,他被一击重创,几乎不能行走,全靠同伴搀扶,却对司徒小书的话有了反应。

“拜什么偶像?她有什么了不起的?就因为她守关戍边,所以伟大?就因为你们觉得她伟大,她就要年复一年,永无休止地守下去?”连声喝问,问得司徒小书莫名其妙,身旁的龙云儿也一脸错愕,弄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将士守边卫国,这是非常伟大的事,尤其是在战争仍持续的年代,顶着牺牲与孤寂,戍守边疆,为国为民,有什么比这些更值得敬重的?对这表示尊敬,难道也是一件错事?

还想不清楚,司马路平已经挣脱同伴的搀扶,甚至不顾胸前仍未包扎妥的血淋淋伤口,就朝司徒小书扑过来。

司徒小书要躲不难,但看对方神态狂乱,如果躲开,恐怕他直接扑跌在地,加重伤势,因此不闪不避,被他双手按在肩上,就听他怒声吼叫。

“守边卫土,是将士天责,但我们为了什么而战?我们战斗,是为了终止战争,不是为了打永不休止的战,春天打完夏天打,冬天战完隔年又来,这不是儿戏!我们每次打都有人要死,都在玩命1

“我明白。”司徒小书点头道:“我敬重你们,你们是人族的血肉干城,若没有你们守边,就没有后方人族世界的繁荣昌盛,但这些并不能成为逃避的藉口,兽兵年年来攻,这不是我们能操控的,我们所能做的,唯有迎头痛击,死战到底1

话说到这里,司徒小书觉得自己的话轻了些,颇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味道,连忙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五郡宗门对西北战事的冷眼旁观,确是不该,应当令他们共同出兵抗敌,只是此事并非一言能决,我愿留在西北,贡献一己之力,与诸君携手抗敌。”

语气真诚,龙云儿不由赞叹,这位小妹妹不单是有侠心,更有说干就干的义行,不是那种嘴上唱高调,却从不履行的无心人,而这样的释出诚意,应该能把心意传达给对方吧?

“明白?明白个屁1司马路平呛咳着鲜血,“兽兵年年来犯,这就全是兽族狼子野心,全是兽族的错,我们就全是对的,全部都没错?”如果说,早先的那个喝问,让司徒小书一头雾水,现在更是让她彻底摸不着头脑,侵略者狼子野心,年年来犯,这样还没错,那是谁错了?难道被侵略的一方还活该有错?

龙云儿却想起了村落里发生的事,那些狼孩与村民……闪过脑海的念头,让她脸一下煞白。

就看见司马路平身旁的几名军士,一脸愤慨,紧握着拳头,虽不说话,却可以看出他们的心情,而司马路平则说出他们的想法。

“我们保卫疆土,是阻止兽族入侵,不是让自己人有恃无恐,整天对外挑衅的!立和约的时候许一堆好处,约立完了就撒手,榷场高兴开就开,不高兴开了就扔一旁,你们想过没有兽人的反应?一句生活所逼,就出去偷兽人孩子,惹出了事就来求保护,元帅秉公处理,就被斥责失了民族气节,这些都明白?你们根本什么也不知道1司马路平怒道:“事情是你们惹,命就要我们去拚,我们天生活该吗?元帅她想做的,是彻底终结战争!你们……”伤势实在太重,透过**的孔洞,甚至能清楚看见受损的脏器,身负如此重伤,强行激动说话,司马路平终于晕死过去,身旁同僚涌上,急切地抢救。

司徒小书语塞当场,她不觉得司马路平的话正确,却晓得那是前线将士绝不应该出口的话,他们已经在质疑本身为何而战,累积了相当的不满,只要再往前跨一步,那就是兵变的开端。

不过,武苍霓的目标,是消灭战争?这是什么意思?

司徒小书一下愕然,司马路平却已经晕死过去,没人能回答,而在旁的武战豪轻咳一声,道:“家姊的谋划,我不予置评,武家也不参搅在里头,但现在的情况是,她的计画已经被人出卖,她本是趁不老仙闭关,统合了无神铺内***各派系联合行动,不老仙却反将一军,趁她离开,勾结兽族发难,现在她的情况非常危险。”

龙云儿和司徒小书都想不到,武苍霓的行动如此彻底,短短数年时间,以一个外来者的身分,竟已统合无神铺各派系,能够向宗主不老仙叫板了,无论她有什么打算,只凭这份力量,就能有不小作为。

司徒小书抢问道:“武殿下离开?不在飞云绿洲?她往什么地方去了?”武战豪道:“姊姊与兽族的和平派系合作,希望能从内部瓦解这次战争,稳住***两边往后的百年和平,这个计画,恐怕已经失败,她临行前对我说,如果事情真的无可控制,她会全力干掉托尔斯基,以阻兽族兵锋1孤身潜入兽族,试图刺杀主帅,正常情形下,这是成功机率低到渺茫,百分百的无脑愚行,但武苍霓作为百族大战中极度出色的***高手,天阶之下,敌手几稀,被这样的绝顶人物盯上性命,再严密的戒护也难言安全,龙云儿、司徒小书惊讶得不知该说什么好,更不知……武苍霓的状况如何了?

而远在兽族之内,负担起人们的期望,化身为夜莺夫人的武苍霓,情况相当不妙,托尔斯基的贯体一击,普通的地阶武者早就***掉,她全靠一身绝顶修为强撑,在与相柳这等凶兽战斗前,已奋力斩杀另外三头级数类似的妖兽,伤势极重,只能拖命而逃。

血流如注,连意识也渐渐昏迷,武苍霓仿佛回到许久之前,百族大战仍炽时,那些出生入死的日子。

……当时,分分秒秒,性命从来就不握在自己手上,无比强大的敌人、惊险的战局,更强大的敌人、更惊险的战局……简直没完没了的要命日子,重伤濒死好像家常便饭,自己却从未被吓倒过,因为,身边总有战友共患难,即使自己倒下,他们也会护着自己平安。

……战争结束后,自己武道大成,成为近似宗师的大人物,所向披靡,受伤重创什么的,基本不曾发生,忽然命危,感觉到的不是恐惧,而是无比的孤寒。

……曾经在身边支持,给予无比安心感的那些生死战友,已经一个都不剩下了。

……或为情、或为仇,或为不可原谅的理由,这些故旧友人伤亡殆尽,连曾以为或会在多年后,随着时间流逝,有重修旧好机会的几名故人,都随着一夕惊变,成了梦幻泡影。

……回首身边,就只剩下自己孤零零的一个,持着刀,无比坚强,但茫然四顾,找不到继续坚强的理由。

或许,不应该再坚强下去,自己的敌人、友人都不在了,与其前途茫茫,不知去向,不如就在这里打上句号,再也不用烦了……

这个念头闪过,相柳的巨口阖上,自己没有挣扎,但恍惚中,好像有什么东西高速靠近,一种曾经熟悉的感觉,像暖水一样浸润伤疲之身,好似以前的那些战友,从地狱伸手来拉……

……尤其是那个身躯巨硕,心却温柔的汉子!

被这感觉惊醒,武苍霓一下睁眼,命危的一瞬,一道电光及时飙来,将她救出相柳的大口,电流炽烂,模糊的形影,渐渐清晰,却不是自己想见的那名巨汉,而是……

“是你?温去病?”“是啊,正是我。”电光中显形的苍白青年,淡定一笑,“夫人,未请教芳名?”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