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三十四章 采菊何须问青牛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三十四章 采菊何须问青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温去病回答得毫无迟疑,心里很清楚这个回答毫无诚意,但司马冰心却沉默了一下,目光转开,问了一句,“喂,你有妻室了没?”

“我?别闹了,孤魂野鬼一个,就会点手艺,哪养得活老婆?”

温去病暗自腹谤,女人很多,不满意了就换一个,但老婆就真的没有。

“……没有订亲吗?”

“……有过,对方家里嫌我没出息,退婚以后浇大粪把我赶出来。”

边说边觉得晦气,打从自己艺成之后,就不曾当面对陌生人提过这事,这回逗着小丫头玩,居然搞到屎盆子扣在头上,真是搬石头砸脚……

温去病神情悻然,司马冰心却似乎很满意,点头道:“男子汉大丈夫,不要介意过去的小事,扔了它吧,你这么有本事的人,前尘似锦,何患无妻?不如入赘我家吧?”

“啊?”

听着前段话的温去病,真想不到最后会来这么一句神转折,愣在当场,不由得斜眼瞥向这小***,看她存着什么心思。

“何患无妻的人,为什么要入赘啊?的话不太合逻辑吧?”

“笑话,我司马家人才济济,我们家的女子,外面的怎么能比?你入赘进来,择良偶婚配,比起随便在外头乱娶一个,两个天差地远吧1

换了***世家子弟,这种趾高气昂的话,只会令人生厌,但同样的话,出自这个娇娇小***口中,就只让人感到一种带着傻气的可爱,因为她真心相信这些话,相信这么作就能给人幸福。

司马家一向自视极高,对***世家门阀都看不过眼,会有这想法不意外,但怎么会看上自己了?

“这……妥当吗?”

温去病摸着下巴,“我也是有点追求的,普通的女人我才不要,也看到了,凭我的本事,很多大世家都会抢着要,随便塞个女人给我就要我入赘,太看不起人了吧?”

晓得小***的高傲,温去病的话里有几分挑衅,没想到司马冰心全不生气,大有同感地点了点头,“说得也是,那么……你想要什么样的女子为婚呢?”

……还当真在考虑碍…

温去病哭笑不得,故作沉吟,道:“就这样的吧,我觉得挺好的。”

话出口,温去病做好了对方暴怒动手的预防准备,这小妮子心高气傲,江湖上想讨她便宜的世家子弟,基本都付出惨痛代价,自己冒出一句,她肯定当是侮辱,没反应才怪。

然而,对方的反应,却让温去病大出意料。

“……好啊1

司马冰心似乎压根就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直接跨过了那道,迳自道:“就这样吗?没什么***要求?你倒不是个太贪心的人呢。”

“……等……等等等一下。”

一生经历千百战,早已处变不惊的温去病,这回也不禁有些结巴,“没听错吧?我是说,要嫁我的话,除非自己来。”

“听见了啊,我也答应了埃”司马冰心道:“从今往后,你就是我们司马家的人了,你的那些什么丹药阿道具阿技术啊,全都要对我们家开放,不能藏私1

“……这是一桩交易?”温去病斜睨道:“家里没意见吗?”

“你也太天真了吧,像我们这样的人,哪有什么恋爱、感情结婚啊?本来就都是***联姻,用自己为家族换取最大利益。”

对着瞠目结舌的温去病,司马冰心异常激奋,握拳道:“大战在即,每个司马家的儿女,都愿意为家族奉献,只要能用你的技术、道具,为家族减少死伤,光我人族,我个人的牺牲,岂值一提?”

温去病不知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忍着没有一口血喷出来,这丫头说的全是认真话,更一早就打定了自我牺牲,为家族谋利的念头,那一脸大无畏的神情,庄严肃穆,看来是有点伟大,可只要想到自己成为这闹剧的一角,温去病便笑不出来。

如果是对上***女子,自己要求就地洞房,定能把人从妄想中吓回现实,但换成司马冰心,温去病便不敢拿这来说事,这丫头的本性虽然守礼自持,对男人不假辞色,但大战在即,只要是为了自己家族,她什么都干得出来的。

正为之无言以对,正前方不远处,忽然呈现诸般异象,光焰横天,气劲震击,一场战斗正在进行。

社稷图内的异兽,不会相互攻击,必然是有入侵者在那边,温去并司马冰心止住谈话,第一时间往前赶去。

一个脚上有伤,一个还背了个兽人,速度大受影响,但对面的战斗往这边移来,只见一头多首大蛇,人面蛇身,体长数百米,通体墨绿,抬起的蛇首大如马车,血红的双眼大如车轮,喷吐毒雾,张口噬咬,势动如风雷。

“相柳1

温去病面色一沉,认出这上古凶兽,而在九个人面蛇首间,一道飞影纵跃如电,在九首撕咬、毒物喷吐中闪躲,相柳大蛇的攻击虽猛,开山碎岭,却未能有效伤害。

“是她。”

确认了夜莺的身影,温去病更注意到她闪躲时的身法,那不只是迅捷如电,每每在相柳蛇首噬咬到之前,身躯呈现诡异的扭曲、弯折,从不可思议的角度闪躲出来,其中妙处,令人叹为观止。

司马冰心见着这超卓技艺,冷哼一声,“哼!无神铺的鬼域伎俩。”

声音中展现出莫名的敌意,温去病看了司马冰心一眼,道:“她仍未发动法相,纯以本身体术抵御……不过,她已伤重,法相恐怕也催不动了,现在只靠体术拖时间。”

地阶强人若是不动法相,纯靠肉身力量,比起高阶巅峰强得有限,对上相柳这等级的神兽,随时都有性命之忧,能以种种身法、技巧,拖延至今,一身武技之***,登峰造极,是年轻一辈的星榜武者,想都想不到的高度。

“不能见死不救,得动手了。”

温去病望向司马冰心,“上吧,大家好歹是同路战友,负责去引开一下相柳的注意。”

简单的要求,司马冰心的反应激烈,立刻道:“要***救她?休想1

看着这态度,温去病心里的一个猜测,大致获得肯定,这丫头能用音感来辨人,脚步、心律都能当特征,比自己看得更准,自己的猜测应该没错……

“唉,那就没办法了……”

温去病叹了口气,取出烂披风换上,对司马冰心道:“现在要说的话,仔细听好,首先,听过咒武吗?那就是……”

用快到没有片刻停顿的速度,温去病把术式武装的架构说完,司马冰心还似懂非懂,没了解这套技术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总之,术式武装的首次填充,必须要在敌人面前解释完,才能发动,而所谓敌人的定义……其实动过手就算。”

“喔,那就表示……”

司马冰心说着,忽然发现气氛不对,登时醒悟,“你……”

“不好意思啦。”

长笑声中,温去病一掌拍出,正中司马冰心的肩头。

……渣男守则第一条:与站同一边,就是为了在适当时机出卖!

大力涌来,司马冰心踉跄后跌,连退数步,险些坐倒在地,又惊又怒,还来不及开口骂,温去病身上的披风闪动强光,物质分解、变换,转瞬之间,竟凝化为一件青甲。

青紫色的金属甲胄,造型奇特,顶上头盔生有双角,从胸甲便开始倾斜,护住半边身体,却把一边腹侧、一手、一脚,完全空出来,处于不设防状态,大异甲胄护身的原犁光窜闪,冻气散发,明明是金属,质地却近似寒玉。

从甲胄着身的那刻起,司马冰心一阵头晕眼花,通体骨如酥,站立不稳,一跤跌坐在地,而温去病望向身上的奇形青甲,表情怪异,喃喃自语。

“……靠,搞半天,原来是这东西,怪不得……”

话未完,温去病纵身而起,整个人化作一道紫电,弯折转逝,飙向天空。

术式武装。夔雷青牛!

武装加身,温去病取得司马冰心的血脉之力,配合本身运用,力量暴增,更化身如电,冲向激战中的相柳大蛇。

半空之中,一再躲避相柳攻击的夜莺夫人,终于不支,被其中一个蛇头扫撞过,垃圾般摔坠出去,先前所受的穿腹伤,鲜血大量喷洒,画出一道惊天赤红。

相柳的***蛇头,持续追击,就在危及性命的一刻,紫电先一步赶到。

人面九头蛇喷出的毒雾,被紫色电光轻易突破,不受阻碍,紫电从夜莺身旁掠过,凝现一道人形,将她打横抱起接过,跟着一下转折,远掠出去。

夜莺伤势极重,本来神智都已经迷乱,全仗着最后一丝灵识在行动,一下被抱住,涣散的双瞳骤然一凝。

温去病所有的外型伪装,在发动术式武装时,就已经粉碎、解除,现在露出来的,是百分百的真面目,夜莺夫人一看见,像是被几百根针一起扎了,双目圆瞪,惊叫道:“是你!温去病?”

“是啊,正是我。”

抱着人在空中飞驰,温去病淡定一笑,“夫人,未请教芳名?”

强风吹过,早已破损的遮面纱巾,扬起飘飞,露出底下国色天香的明艳芳容,那有若猛虎般英气勃发,又尊贵美丽如同凤凰的眼眸。

天南武凤。武苍霓!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