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三十三章 安步当车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三十三章 安步当车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上古迷阵之中,天地生灵大变,无数异兽先后出现,有人首蛇身的怪物,有九头虎身、有羊身虎齿人爪……造型各自不同。

每一头异兽,各具不同异象,有的威煞如海,有的绵延千里,身躯雄伟,还有的高悬空中,如同星辰……恐怖的气息,别说是封神之后,很多在上古时代便已绝迹。

“九头虎身的那个是开明兽,守正辟邪,专噬奸佞,战力……地阶碰上了,就是个渣。”

“那个身躯一眼看不到边的,是烛九阴,又称烛龙,是上古神兽中极少的时光类存在。”

“……脚步轻一点,那头饕餮刚刚看了一眼,如果咬过来,我们都要跟一起陪葬的。”

温去病拄着新的杖,边走边说,对各类异兽如数家珍,而负责扛起米娅的司马冰心,在各种异兽的威煞弥漫下,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声,就怕引起这些异兽的注意,随便挨个一爪、一吼,连一堆骨肉渣都不剩下。

上古第一迷阵,加上神灵入阵,结果确实恐怖,外头如果要强攻,恐怕千军万马进来,都还不够填命的,狼王庙有此屏障,确实无惧外人入侵,自己掉入阵中,本来该立刻毙命的……本来是的……

不久之前,千百异兽群起涌来,危急的一刻,温去病一抖手,一组东西出现在掌中,几张木牌与石牌,不知是什么东西,但温去病闪电出手,从牌组中沾出几张,分别点在自己、司马冰心、米娅的额顶。

几张牌沾在额头,剩余的牌在温去病掌中旋动,散放光纹,运转成阵,阵式一成,三人的身影迅速失去色彩,归于黑白,与周围山水同化。

三人身上的色彩一失,满天、满地涌来的异兽,就像全然看不到三人一样,奔腾而过,对他们视之不见。

这一次,司马冰心没有目瞪口呆,与这男人同行到现在,他好像什么事情都摆得平,自己被吓得多了,此刻已经麻木,不大惊小怪了。

就是……连着这样下来,不知不觉,自己看他的眼神,从尊重、敬重,到现在已经几乎是崇拜了,自己见多了青年才俊,也看多了前辈高人,却好像没人能像他一样有本事,让自己心服口服……不过,好歹自己也是道门出身,多少也看得出些端倪。

“这些木符、石符是什么?残损的神器吗?看起来好像是神器等级……”

“这些不是符牌。”

“那是什么?”

司马冰心的问题,温去病笑而不答,总不成告诉这丫头,江山社稷图是神器而非纯阵,自己持有部分,然后由她满世界嚷嚷吧?

神灵的力量入阵,操持阵图,这绝不是普通人能抗衡的,若手上没有这筹码,自己肯定有多远离多远,不会跑进来送死,但有这筹码在手,状况就不同了。

社稷图本为一体,自己祭起手上江山牌组,对狼王庙的这部分既融入,也形成干扰,一经发动,自己三人立刻融为阵图的一部份,不受其害。

有这个筹码,迷阵对自己没有太大的效果,自己可以凭此抗拒光阴演化,阻挡时光长河的冲刷,更能不受错乱方位影响,直直走向狼王庙。

取宝之行的障碍,被一块块搬开了,眼下应该要考虑的,是手上实力的问题,因为即使出了迷阵,狼王庙内也不可能没风险,力量的准备仍是必要,幸好,术式武装已经填充完成,就剩下发动条件的准备,以及……

“对了,对自己的血脉,有什么了解?”温去病道:“玉虚真宗长于术数,但血脉觉醒的技术,道门也只是一知半解,为拟定的方案未必是最好,把情况让我多了解一些,说不定我能帮找个更好的方法出来。”

“少吹牛了!我承认你这人有点本事,但冰音咒护心,双极轮理气,是本门上仙研拟的方略,你……连地阶也没有吧?”

语带保留,意思却明显,连地阶修为都没有,如何能质疑天阶上仙的手段?

温去病一笑,“术业有专攻,如果玉虚上仙真那么有本事,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半调子?每次运使血脉力量,都像要命一样?”

“都是那个小贱……”司马冰心似要脱口而出,却又忍下,考虑了几秒,这才气呼呼地道:“都是那个坏女人害的,没有她,我怎么会这么惨?”

温去病心头一跳,故作不经意地道:“坏女人?谁?又是武苍霓?她害完哥又害,这么歹毒?”

“不是,她当然也是坏女人,不过这个也坏,还整天装模作样,表面正气,内藏阴险,虚伪到让人想吐1

“哦,是同门纠纷?理解,你们那边很多这种人。”

“谁说她是我们玉虚真宗的?”司马冰心杏眼圆瞪,怒道:“是封刀盟的司徒小书!她欠我的债,早晚我会讨回来1

“……仇家好多埃”

温去病暗自好笑,不知这两个丫头片子,如何会有恩怨?虽说优秀的女人容易彼此看不过眼,但司马冰心的愤慨,似乎不是那么简单。

略一询问,司马冰心连珠炮似的把心内不满倾吐出来。

时间是数年前,司马冰心修练冰音咒,正到紧要关头,在一次社交场合中,不记得是谁挑起了话头,谈及碎星团,她忍不住出言相讥,用简短却够辛辣的话,骂了这些居心叵测,阴谋乱世的匪徒。

碎星团策画封神,害死了兄长,司马冰心视之为仇敌,恨不能亲手宰几个来泄忿,只遗憾没有这机会,没想到这话一说,同参加这场宴会的司徒小书,却冒了出来,双方话不投机,言语交锋一阵后,终于摩擦起火,演变成动手,打出了真火。

大庭广众,旁观者多,双方都还有师门、亲族长辈在场,打不了几招就会被制止,偏偏两女都知道这点,所以把握着有限时间,出手都打出了狠劲,几招一拚,各自负伤。

两边都不能使血脉力量,似乎谁也不占便宜,但正修练到关卡的司马冰心,当晚受伤势所累,***不住体内雷劲,险些走火身亡,虽然靠着一堆灵药、教御相助,平复过来,却大损苦练积成的冰劲,严重拖慢了驾驭血脉之力的进度。

“……如果不是她,我冰音咒早就大成,怎么会是这样子?”

司马冰心不平道:“她整天摆什么侠义、正道面孔,私底下却和那些碎星者是一路,要不是她家势力大,早就被官府灭门了。”

温孺没想到啊,们两个在星榜里排名差不多,想不到们还有这样的恩怨,要不是碰面机会不多,们还不早就决斗了?”

“是啊,不久之前,教御们下令给我,让我南下力夏达港,保护一个正当商人……”

“正当商人?”

温去病扬了扬眉,先前力夏达港一场闹腾,封刀盟、天斗剑阁都有行动,连九外道都搅和进去,玉虚真宗全无动作,自己还觉得奇怪,现在看来,玉虚真宗并不淡定,只是任务所托非人了。

“是啊,他捕杀阴谋者,除恶务尽,不落人后,干的都是合法生意,这难道不是正当商人吗?”

司马冰心一本正经地说着,温去病的表情有些扭曲,自己这些年历练下来,脸皮自问也是够厚的,各种嘲弄讽刺,自己都已习惯,唾面自干,可被这丫头那么认真地夸奖,却有种被人狠打脸的**辣痛楚。

“……没搞错?”

温去病道:“那家伙是奴隶贩子,人称温剥皮、温千刀的,所有人都知道他不是个好东西,会不会武断了点?”

“是吗?有这外号?”司马冰心沉吟数秒,挥手道:“那也证明不了什么,商海阴险,有本事的干才常常被恶意中伤,流言不足信……反正杀碎星者的,一定不会是坏人1

首次被人这么全方位信任,温去病真心猛掬一把辛酸泪,如果这丫头不是那种只看立场,无视现实的作派,这还真是一番令人感动的发言……

司马冰心道:“我南下至途中,担心家里的事,就转向赶来西北,途中才接到通知,司徒小书去了力夏达港,我心里那个急啊,虚伪女一定是去为难人家正经商人,要不是西北快开战,我肯定立刻赶去……后来,我听说那个虚伪女栽了个大跟斗,心里超悔恨的,早知就该先南下,看那虚伪女怎么出丑1

小***鼓着腮帮子,嘟嘴赌气的模样,像只小兔子般可爱,温去病不由莞尔,想到***整个港市的那一夜,假若司马冰心在场,估计作不到心无恶念,被天阶威煞一扫,口吐白沫,晕死在地,仙女形象毁于一旦,这个糗比司徒小书的还大。

“喂1像是想到了什么,司马冰心斜眼看来,“你该不会也和碎星恶贼有关系,是站那边的吧?”

“怎~~么可能?”拉长声音,温去病拍着胸膛,大力保证,“我最痛恨的就是那些碎星者,看到一个就宰一个。”

露出阳光般的笑容,病弱青年说得斩钉截铁,“放心,我一定是站这边的。”

定徵求:

寰宇咒武卷的四部

,乾坤刀,金身,穹。

四部之外,需要定外部用技,分三,四,五,六的字,

目前定好了的三,但另外的三,想徵求大家的意。

乾坤四*?

金五*?

穹六*?

*字填空,大家自己的想法。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