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三十一章 同入阵中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三十一章 同入阵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神器级的防护阵势,绝不会只有平面,而是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无论是从上空或是地下侵入,都会被摄入阵中。

神灵入阵,想要绕过江山社稷图,空降狼王庙,这绝对是愚蠢的念头,但反过来说,从天上坠落入阵,被阵法转移换位,出现于阵内的某处,则未必还是从高空坠下……特别是,江山社稷图,主要功能是迷阵、困阵,不以杀伤力为主。

温去并司马冰心眼前景物变幻,一座座石山,拔地而起,犹如插天剑峰,无数江河,在山峰底下回绕,延伸四面八方,交织组成天地。

这片辽阔山水,只有黑白两色,山黑水白,看来就是一个泼墨世界,山峦起伏,比飞云绿洲地底遗迹要复杂得太多,三人置身阵中,一身色彩,既突兀又怪异。

“这是……”司马冰心记起道门典籍中的记载,失声道:“上古妖族的第一迷阵,江山社稷图?”

温去病笑道:“眼力不错啊,还有几分见识……”

一面说话,温去病微微笑着,缓缓坐在地上,躺平身体,对身外物全然不理,司马冰心道:“你又干什么啊?怎么在这时候躺下?你……”

话没说完,司马冰心骤觉体内气血激变,仿佛经历一场急退潮,体内精气消失,点滴不剩,手足软,连站都没有气力,一下跪倒,这样都还撑不住身体,颓然瘫倒,还是一个没有半点形象的仰八叉。

“你……我的身体……”

全身气力像被抽干,连说这几个字,都闹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司马冰心不解,就只听温去病的笑声。

“我早就说过,药效一过,人是会瘫的,还不如早点躺好,摆个安详点的姿势,现在还不是瘫了?”

说着,温去病发现司马冰心的神情不妥,似乎非常痛苦,手紧揪着***的胸口,玉眉紧蹙,似乎非常痛楚。

救命丸有九分钟的时效,时效一过,旧伤立时复发,回到吞服前的状态,还会把体力榨干,温去病的脚伤重现,而看司马冰心的痛楚表情,显然本身伤势也爆发了。

司马冰心的伤势,来源有二,一是昨夜重重自击,所造成的伤害;一是刚才发动血脉之力,强弹琵琶,累积出来的肉体负担。

手放在胸口,司马冰心凝劲运气,试图***本身内伤,可凶猛爆发的内创,如溃堤洪峰,不是简单的内力能压制,几下呼吸后,血沫已呛喷出来。

千钧一发,一只手掌落下,连着几根药针,从外锁住血脉,针的材质特殊,一入穴位,立刻融入血脉,药力行开,司马冰心的状态好了许多,寒冰真气发动,将内创冻住,***伤害,司马冰心的脸色渐渐缓和。

温去病皱着眉头,巧施药针,更藉此探寻血脉,先前心头的一些困惑,终于得到解释。

这个少女,体内存在着多种术式架构,靠着相互间的巧妙组合,来维持一个平衡。

在这娇弱的躯体内,血脉之力的源头,心房之内,蕴藏着一股异常强大的雷劲,这股雷劲强得过了火,已经到了一释放,不只会伤及肉体,而是一发不可收拾,造成肉体连锁摧毁的程度。

依稀可以想见,当初司马家为司马冰心初开血脉时,肯定造成大骚动,如果不是旁边有足够的高手帮着***、护体,当场就灰飞烟灭了。这种血脉强过头,超过肉体负荷的状况,虽然罕见,却非仅见,以前碎星团秘密研究后天血脉改造,过程中就遇到不少这状况,九成九都是当场灰飞烟灭。

司马家为了保住司马冰心的命,费尽心思,求助金刚寺无果后,找上了恐怕是当世术数第一的玉虚真宗,而道门上仙、教御,果真有回天妙手,以寒冰为屏,护住这颗雷心,后头又让司马冰心修练“太上忘情冰音咒”,靠自己的力量来护心。

冰音咒的威力强绝,司马冰心却甚少使用,因为这股力量是用来屏护心脉,每消耗一分,心脉的守护力量就弱一分,血脉力量一苏醒,随时有性命之危。

……然而,如果不用考虑肉体负担,这颗雷心中蕴含的血脉之力,就足以横扫千军!

……这个丫头,真是生错了时间,也生错了地方,如果碎星团还在,她这问题其实没那么难搞,在自己看来,玉虚真宗的应对方略,堪称拙劣,令人摇头。

“……好点了吧?”

“……好,好些了……”

司马冰心长呼了一口气,运转冰音咒,阵阵寒气从周身毛孔泄出,心口的剧痛渐渐减轻,先看了一眼温去病,神情复杂,又看了看昏迷中的米娅,吸了一口气,眼神迅速冷静下来,道:“现在怎么办?”

“不知道啊,有些事情越想越怪,要厘清一下。”温去病两手一摊,道:“刚才莫名其妙的那一战,不觉得怪怪吗?托尔斯基怎么会忽然跑出来?这位狼族王子,可不是那种没事会到处跑的闲人埃”

“这有什么难理解的?”

司马冰心有些哀伤地道:“这***一定是早想铲除自己兄弟,今天发难,让他手下来执行,自己也躲在暗中,找机会出手,我们撞到这件事里头,那***意外踢到铁板,这回够他受的……喂,你够本事啊,只差一点,就可以替二王子报仇了。”

“……哪有这么简单?他爆发后不但有地阶之力,还藏了贪狼之心这后着,血肉化兵,若配合得好,限定时间内,杀普通地阶像屠狗一样,哪是简单爆裂物炸得死的?”

温去病摇了摇头,道:“我原本想的也和一样,可刚才最后的那场战斗,不觉得……这才是托尔斯基的真正目的?”

“真正目的?你是说……”司马冰心思索道:“不计我们,那***今天对弟弟动手,其实是个诱饵,真正目的是为了引那女人出来,趁机杀她?”

“嗯,那女人是无神铺第二把交椅,无神铺为了飞云绿洲,这些年来与兽族内部的主和派暗中联合,试图避战……托尔斯基与这一派势如水火,会想在大军开进之前,拔掉这些眼中钉,为此设局,也是情理之中。”

温去病道:“不过,夜莺的到来,二王子应该不知道,她并不是二王子安排在这里的伏兵,那托尔斯基怎么晓得的?不晓得她到来,如何设局将她引出,还以身为饵要诱杀她?”

“你怎么晓得二王子不知道的?”

“如果他还有伏兵藏着,心里就有希望,一个还有希望的人,面要胁,会那么快就放弃***?”

温去病道:“托尔斯基设局伏杀,藏了贪狼之心这个杀器,可以理解,但他打出的那一击,一击破招,有什么感觉?”

被这么一点,司马冰心也察觉不妥。

破招有两种,一种一力降十会,管他什么强招,一击轰去,天地俱灭;一种看准破绽,趁隙而解,斗巧也拚精准。

兽族一脉的战技,基本都是强击、硬破,但托尔斯基的那一击,却是直袭刀招中难以把握的瞬间破绽,再凭着血狼爪的威能,重创可能还比自己强的敌人。

“你是说……背后还有人?她是被人出卖的?”

“而且还不是普通人,单纯出卖行踪,门口一个喽都可以,但能把武技的破绽也出卖,只有无神铺的高层……怪了,有一点说不过去。”

“还有什么怪的?九外道里没有好人,内斗狗咬狗,何足为奇?”

“无关九外道,是地阶武者的战斗,不该是那样的。”

“……啊!法相1

司马冰心见过的地阶强人着实不少,深知进入地阶之后,基本都是法相与法相的比拚,要充份发挥地阶力量,靠的全是法相,法相不出,地阶武者对高阶就做不到压倒性的全面压制。

夜莺袭杀托尔斯基时,如若现出法相,全力出手,就算招术被破,也有法相相应变化,没那么容易被克制住,血狼爪更未必能将她重创,为何她从头至尾,法相不现,如此托大?

“或许……”司马冰心沉吟一阵,脸色阴晴不定,“我知道是为什么?”

温去病好奇欲问,忽然一下停顿,侧耳倾听,司马冰心见状,也凝神去听,一听之下,脸色立变。

“有……有什么东西朝这边来了?数量很多,天上和地上都有,还有地下的……鸟兽虫虫,好像还有巨兽……”

“没有才怪咧。”温去病笑道:“神灵入阵,以为是怎么回事?本来只有江河山水的世界,多出了生命体,这就是神灵造化之能……让迷阵多了杀性。”

“别说得那么简单啊!你是说,我们掉进杀阵里了?”司马冰心道:“这不是开玩笑的,江山社稷图这种层次的上古幻阵,由神灵入阵,这里头完全可能出现堪比神灵的上古凶兽,能生撕地阶的啊!我们……”

“说得对啊!只凭我们,那就是死定了。”温去病微微一笑,“但我就很好奇,还有多少人和我们一起在这阵里?那些上古凶兽,会不会对他们客气呢?”

!--作者有话说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维码广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关注微信公众号“17K小说”,《碎星物语》最新章节随时随地轻松阅读!连续签到即可获得免费阅读特权;更多精彩活动敬请关注!!--二维码广告End--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