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三十章 不能信的是自己人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三十章 不能信的是自己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出口承诺时,司马冰心大半精神都放在越追越近的狼嚎,想说以敌人之强,即使跳崖躲避,也未必避得了,特别是跃起一瞬的短暂滞空,尤其是破绽,自己或许要和强敌再拚一记。

可就当自己要凝运真气,预备出手,忽然温去病就一下倾身,又一次吻助了自己。

……我答应让你抱着我跳,不是答应让你吻啊!你这******,逮着机会就拼命占我便宜!

……假如早知道你是要吻,就算摔成一团烂泥,我也不会答应你的!

……等等,谁要和你摔成一团烂泥啊?我甚至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再等等,你到底是谁啊?我为什么会被一个压根不认事Я吮Я耍沽橇酱危?p> 惊、怒、羞,复杂而强烈的情绪,司马冰心脑里一片混乱,想要动作,但这一吻之中,似乎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一吻印下,连魂魄也为之麻痹,浑浑噩噩。

司马冰心隐约感觉,这一吻并不单纯,源自师门的见识,这里头似乎有某种咒式在运作,只是自己脑袋昏昏,无法仔细分辨,就这么跟着他飞跃而起,腾身半空,神驰物外。

相较之下,温去病的意识完全清楚,趁着这一吻,加上司马冰心刚才的亲口允诺,术式武装勉强可以构成,自己把发动条件差不多凑齐了。

高速下坠,温去病并没有把疯狂坠势放心上,眼角瞥向刚刚坠下的山崖,一道剽悍身影,已站在崖边,一臂扬起,臂上肌肉虬起,不住蠕动,似乎将全身劲道集中在一臂上。

兽族***战技。撕天之狂!

温去病认得这一招,甚至身上隐约忆起被这一式撕开的疼痛,兽族***战技,非同小可,托尔斯基在爆发之后,打出这一击,绝对是飙上地阶的强势大力,星榜之内,恐怕没人能接下这一击,飙狼族的第一天才,确实有着符合名声的力量……

这个距离……躲是躲不掉的,身在半空,只会被撕天之狂轰个正着,三个人一起粉身碎骨……温去病暗自评估,未完成的术式武装,不可能挡下这一击,唯一的倚靠,只有自己的鞋子……

逃跑、跳崖、亲吻结印,这一连串事情发生得太快,除了温去病自己,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跳崖飞坠的他,脚上所踩的轮鞋只剩一只,另一只不知失落在何方。

这一点,司马冰心看不见,将要出手的托尔斯基,更是注意不到,温去病注意着托尔斯基的动作,暗暗数秒,有些心急自己把引爆时间预留得太长……

“死1

托尔斯基重击出手,撕天之狂化为一股失控的狂暴力量,破开大气,威若雷霆,就要击中目标。

温去病暗叹一声,飙风晶钻悄然聚气,预备出手,但一道刀光,如月如诗,回荡而出,事前毫无预兆,却在凄艳之中,蕴含着斩开空间的强绝刀意。

只是一刀,撕天之狂的高度凝聚劲道,就被这轻描淡写的一刀斩开,以巧破蛮力,蕴含刀道绝旨,那至美的刀虹,在温去病眼中烙印出惊艳的痕迹,却也让他心中叹息。

……这一刀,虽然法相未现,却只有地阶武者才斩得出来,事先更无人察觉,假若这一刀不是阻截撕天之狂,而是把握托尔斯基出刀那一瞬的空档,直斩托尔斯基,有很大机会将这位狼族王子斩下,这是千载难逢的刺杀良机!

一刀破开撕天之狂后,出刀的人也现出踪迹,倩影横空,纱衣飘飘,体态曼妙,美艳***之中,轻盈的动作,仿佛蕴含天地至道。

对温去病来说,这并不是一个陌生人,无神铺第二把交椅的夜莺,九外道中一等一的高手,此刻的一刀,证明了她的实力,而不知为何会现身此地的她,在一刀劈开撕天之狂后,跟着的第二刀,顺势斩向托尔斯基,要将这位狼族王子诛杀在此。

虽然已错失了最佳时机,但恃强硬攻,仗着地阶力量辗压,这一刀得手机会还在七成以上……

“嘿!舍得出来了吗?”

托尔斯基面对这夺命一刀,未有慌乱,凶芒绽放的狼目中,闪耀着期待已久的兴奋。

“终于……等到了1

爆发的时限已过,又打出撕天之狂,托尔斯基的气息、力量回落,正处于低点,对着临头一刀,他一手直捅自身,刺入胸膛,形同自戕,但身上降至低点的凶戾气息,就从这一瞬开始暴增。

插入胸膛的一爪,迅速抽出,沾满鲜血的狼爪,迅速发生变形,好像附着了什么东西,迎风一晃,变大了五倍,一只巨大的狼爪,错落闪映着金属、晶体的光芒,更散发出令人窒息的恐怖威压。

司马冰心胸口如遭重压,喘不过气,温去病更双眼圆睁,想不到托尔斯基藏了这样的一手,更想不到自己这趟的最终目标之一,竟出现在他的身上。

狼族血脉至宝,转无穷贪欲野心,化血肉为兵,成就无匹之力!

贪狼之心!

托尔斯基悍然一击,翻涨数倍的猛暴力量,如怒潮般宣泄而出,更好像抓准了刀招的破绽,巨大的血狼爪,直攻破绽而入,夜莺手中的弯刀,刹那破碎。

自己的一刀如此轻易被破、佩刀更被粉碎,夜莺心头剧震,怎么都无法相信,脑里闪过的唯一念头,就是自己……遭到出卖了!

………是谁出卖我?

不及多想,也不及闪躲,血狼爪前端的锋芒,堪比最顶尖的宝兵,破开血肉,插入小腹,将夜莺重创。

一击得手,托尔斯基陷入狂喜,自己费了无数心思,花费偌大人力,更甘冒奇险,提前融合贪狼之心,就是为了亲手打出这一击,此刻,战果已在掌中,只差最后一点,就能完全掌握。

血狼爪势如破竹,就要将整个身躯拦腰打断,托尔斯基的狞笑,忽然冻结在脸上,一股急速升起的高热、一股骤然释放的冲击波,就从脚下爆开。

风暴、火焰,转眼间吞噬了整个山头,强劲的风压,不但炸崩了山崖,更把托尔斯基、夜莺炸分开来,分别朝两方摔去。

托尔斯基全然不知这爆炸因何而起,但好不容易布下陷阱、重创强敌,如果不彻底将她斩杀,纵虎归山,后患无穷,更不会再有这么好的机会。

顾不得肉体连续受创,托尔斯基急催气血,舞动血狼爪,在火焰风暴中硬开出一条路来,追击夜莺,但才刚鼓劲打穿了前方层层大火,就看见一件东西,画了个漂亮的抛物线,掉落在自己面前。

……那是一个镶着滚轮的布鞋,只有一只。

目光越过这只布鞋,托尔斯基看见往下坠的夜莺,也看到那个一面下坠,一面还维持抛物动作的人类男子,他嘴角一抹微笑,无比嘲弄,微微张口,虽然无声,却可以看出口形。

……享。受。吧!

燃烧中的火焰,吞没了那只布鞋,刹那间,另一阵新的巨爆,以布鞋为中心,在托尔斯基面前,猛烈释放。

“人类~~~~~”狼人王子愤怒的嚎叫,震天动地。

巨爆,直接炸崩了大半山崖,簌簌落石落下,原本就在下坠的人,被冲击波一扫,断线风筝般摔得更远。

千余米的高度,摔坠而下,就算是高阶武者,也要毙命,特别是被冲击波一扫,本来抱团在一起的三人,分散开来,连同坠崖的夜莺,一起往下高速坠落。

温去病身遭强风吹拂,心里一笑,好不容易恶整了托尔斯基一道,连着给他洗了好几次脸,如果自己这么摔死,那可真是搞笑了……

“你、你还笑1

同坠中的司马冰心怒骂一声,声音被强风吹得模糊,看似愤怒,却有掩盖不住的惊喜。

托尔斯基的强悍,远在自己预想之上,不但基础力量强,还有化血肉为兵的后着,别说星榜武者,恐怕连普通的地阶都能击杀几个,但这么样强悍的兽人,却在这男人手上连连吃瘪,处处失据,最后还又挨了一轰……这男人看来明明没什么力量,上了战场,却比地阶强人还要有用……

“我们怎么办啊?”

救命丸药力仍在,司马冰心的实力大致完整,凌空翻身,抓住了昏迷中的米娅,但看着底下的近千米高空,心里也全然没底,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致命危机,尤其……己方不只是一个人。

“放心啦……我计算过角度了,加上冲击波的推送,这距离正好,准备着陆吧。”

温去病的话声甫落,下方笼罩住整座狼王庙的氤氲彩光,化作七色光柱冲天,将领空范围内所有下坠中的事物,全数吞噬进去。

司马冰心和温去病眼前一花,整个影像扭曲成一团,跟着,天地倒转,江山改易,原本的峰峦、狼王庙,全数消失,眼中所见,仅余***石墨山水,绵延千万里,如龙蛇走伏,黑山白水。

江山社稷图,发动!

!--作者有话说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维码广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关注微信公众号“17K小说”,《碎星物语》最新章节随时随地轻松阅读!连续签到即可获得免费阅读特权;更多精彩活动敬请关注!!--二维码广告End--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