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九章 岩浆洗脸的豪华待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短短时间内的骤变,司马冰心觉得自己恍若身在梦中,看着托尔斯基如断线风筝般被打飞,老半天没法相信这些是事实。

……那个男人,用等同地阶的力量,把几秒前还不可一世的托尔斯基,就这么血洒长空,凄惨败走,这……这是真的吗?那个实力深不见底的狼王子……

还没回过神,身边传来连声气爆,刚刚拉的那只手掌,从五指指尖开始,连串爆响传出,沿着指头、手掌、手臂,一路爆开,不见血、不见伤,但那套活像稻草人似的怪衣服,却出现多道裂痕,崩解飘散,回归早先的那件奇怪风衣。

温去病忙不迭地脱去风衣,仿佛连迟一秒都会烫手,急急将战衣卷缠成团,收入腰间袋里,在整个动作中,嘴角一动,将险些流出来的鲜血咽回去。

战衣一收,温去病取出一颗药丸,不由分说,塞进司马冰心嘴里,喝道:“吃下去,走1

莫名药丸塞进嘴,司马冰心第一反应就是要吐出,哪可能把不明来历的东西吃下去,但看温去病又掏出一颗相同的药丸,一口吃掉,就默默把药丸吞了。

药丸入喉,马上化为一道热流,跟着,体内就像爆出一团火焰,浑身发烫,那些因为内外伤而造成的疼痛、寒冷,一下都被驱走,精疲力尽的元气,更迅速恢复过来。

“走1

温去病又喊了一声,扛起半昏迷的米娅就跑,对于被打飞出裙基看都不看,脚下跑得极快,司马冰心见状,连忙跟上,脚下几步一跑,源源不断的气力,从体内涌出,伤疲尽去,不由得又惊又喜。

“喂,你的药……怎么那么神?”

玉虚真宗有诸多炼药的好手,但自己入口的这颗丹丸,不光强效,而且作用又快,比玉虚真宗的九成丹药都优秀得多,表现出来的特性,完全适合在战场上使用,司马冰心非常想要替自己家族取得此药。

温去病道:“不要高兴太早,这颗救命丸用了多种珍稀材料,贵到吓死人,大规模使用没望的,九分钟内,止血、止痛、补气,多重复合效果,但九分钟一满,体力透支,除了瘫在地上呼吸,什么屁事都做不了……运气不好,还会失禁。”

“什么?”

司马冰心几乎尖叫出来,神完气足之下,叫出来的声音也特别大,“九分钟?一下就会到了,我们……我们怎么办?”

托尔斯基虽然被打伤远坠,可兽族肉体强悍,那样的伤牵制他不了多久,很快就会追杀过来,自己吞服这药后,状态好转,本拟发动血脉力量,重新与托尔斯基拚个胜负,可一听说药效有时间***,本质还是透支,心里登时乱了。

“你、你给我吃这种药之前,怎么不先问我一声啊1

“闭嘴,跟着我跑吧1

温去病冷淡回应,趁着体能被药力提升到巅峰时,尽可能地快跑,连脚上的冻伤都全然不觉。

急救药的副作用,确实风险很大,不过自己手上还有“伸腿瞪眼丸”这个高级货,就算到时候真的瘫了,也能重新吃这药回复,先拿低档货出来用,才是合成本的作法。

“我们……要跑哪去啊?这里是兽族领地……”

司马冰心着实困惑,唯一清醒认识到的,就是三人绝不可能就这么杀出兽族地盘去。

温缺然是去一个距离不远,又让普通兽人,甚至连王子都没法随便进出的地方。”

“哪来的这种地方……”话说到一半,司马冰心陡然醒悟,“难道你想……狼王庙?”

惊愕的语气,就像听见***的要求,但眼下已没有选择余地,因为后方传来一声极其愤怒的狼啸,大意败仗的托尔斯基,重新追杀过来,更动了真怒,高速飙冲,司马冰心立刻判断出来,避无可避。

“跑不掉了,拚吧1

“……还未到时候。”

温去病冷笑着伸手,将司马冰心一下拦腰搂过,打横抱起,司马冰心一下惊叫,“你……这时候你还……”

“坐稳1

素来体弱的温去病,在救命丸药力催动下,肩扛狼女,怀抱司马冰心,百多公斤的重量,压得他呼吸一滞,脚步也停顿,后方狼啸一下逼至近处。

“你们跑不了~~~”崩山一爪打落,丝毫没有留手,要将司马冰心也一起打碎,司马冰心在男人怀里挣动,想出来抵抗,但温去病在腰间拍了一下,脚下所踏的布鞋,忽然生出八个轮子,之前拿在手上拄地的拐杖,末端喷发长长的火焰。

托尔斯基高速追来,一爪正挥下,眼看要得手,近距离火焰喷出,连闪都来不及闪,被这偷袭喷个正着。

兽族体魄强悍,托尔斯基更是罕有匹敌,别说被火焰喷着,就算被火油浇上,焚身几分钟,都不会当回事,但杖端喷出的这团火焰,却不是那么回事。

火焰焚烧,瞬间激发出的高热,远超托尔斯基的想像,迎面泼来的这团光焰,像是一***岩浆,过千、焚烫,强悍的狼躯都承受不住,托尔斯基痛嚎出声,双臂护着脸面,全面发劲,抗拒这股热力。

不知多久未曾有过的感受,死亡的阴影,一下笼罩心头,十数秒过后,托尔斯基惊怒交集,看着自己皮毛尽焚,臂肉焦黑的惨况,除了狂怒,更还有一丝难以承认的恐惧。

刚才只差一点,如果没有事先“爆发”,没有鼓足强大的护身劲,没有及时举臂挡架,只要稍差一点,双目就要损毁,甚至殒命。

多强大的人族高手,都被自己轻易撕杀,居然被一个宵小暗算,险些赔上性命,偏偏放下痛彻心肺的伤臂,那个宵小早跑得没了影,托尔斯基怒不可抑,仰头狂嚎。

“人类!你们死定了1

怒雷般的吼啸,隔着老远的距离,传到温去病的耳里,他双臂抱撑司马冰心,拐杖夹在腋下,杖端仍在喷火,持续给予推进力,让温去病踩着脚下滑轮,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飞跃着。

原本做好同归于尽打算的司马冰心,又惊又喜,“你……你刚刚那一手……”

温去病道:“铝粉、氧化铁、氯酸钾混合成液态,然后通过镁引燃……好吧,这么说有点难懂,就理解成我直接泼一桶岩浆上去吧。”

“你身上居然还藏了这种东西?”

“我腿都被打跛了,不赶快作点家伙防身,难道真等着被人打断另一腿?”

“你刚刚变得像稻草人一样……”

“没有建构术式,纯粹战衣化武装,这样已经很华丽啦1

说着司马冰心听不懂的话语,温去病并不是滑行在开辟好的山道上,而是直接冲入周围的树林中,顺着山坡陵线,忽高忽低地滑行。

比起在山道上滑行,速度稍微慢一点,但隔着浓密的***树木,任何人想要追来都没那么简单,而他抱着一个,扛了一个,腋下夹着推进器,不时闪躲迎面而来的树木、树枝,所表现出的反应、肢体协调性,就连身为星榜前列的司马冰心都为之咋舌。

好几次,当前方树木或险坡到来,自己都本能地想弹跳起来躲避,可这个男人都及时一闪,轻描淡写地避过临头凶险,让人惊叹,几次以后,自己也安下心来,甚至……好像有点习惯他的搂抱。

细想来实在很好笑,自己为了维持冰雪仙子的形象,对于妄想玷染自己的男子,全都冷淡回应,今次给这男人又搂又亲又抱,基本都是出于无奈,可到了现在,自己似乎逐渐习惯他的拥抱,甚至……有点依赖了,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后方狼啸之声,又一次逼近,温去病听在耳里,暗皱眉头。

……这个飙狼族当前的第一号人物,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只是为了杀灭亲弟?

……发怒的伤兽,战力只会激增,看情形,托尔斯基会在“爆发”失效之前,追上自己。

……刚刚未曾“填装”的战衣,强行化为武装,使用飙风晶钻,偷袭打伤托尔斯基,却也造成内伤,战衣更因此受损,若再来一次,战衣就会损毁。

……要承受飙风晶钻的连续使用,必须要靠术式武装。

……龙云儿不在,自己填装的“冥界尸龙”失效,术式武装无从发动。

温去病抬眼瞥看,前方不远处,一个大断崖出现,绝壁孤悬,立于云上,崖下千米就是彩光冲天的神庙。

司马冰心也看见了彩光,看温去病冲势未停,狼嚎又越来越近,惊愕道:“你该不会想……想……”

“置诸死地而后生,只能冒险了。”

温去病的表情,前所未有地严肃,司马冰心也明白,这是要当机立断的生死关头,不容质疑。

“要过这一关,需要的协助,我要向借一件东西,愿意把的性命、灵魂交给我吗?”

话有些古怪,但情势危急,司马冰心只能点头,不能拖累同伴。

“好……”

承诺之后,本来要加一句“你跳吧”,却怎么都想不到,这话刚说完,嘴唇被温去病一吻印下。

司马冰心双目圆瞪,下一刻,三人的身体一同腾空而起……

!--作者有话说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维码广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关注微信公众号“17K小说”,《碎星物语》最新章节随时随地轻松阅读!连续签到即可获得免费阅读特权;更多精彩活动敬请关注!!--二维码广告End--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